看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布武 > 第393章 新的教义
    穆鲁得到了圣池之水的力量,已经恢复到能够交流,这是一件好事,因为桑拉和莉亚德琳正在弄新的圣光教义,就缺一个能传教的家伙,而穆鲁无疑是合适的传教人。

    纳鲁是天生便散发着圣光的种族,他们的信仰是天然的圣光,当然,他们的圣光信仰之下并非是某种恒定的内容,仅仅是天生的无私秩序,至于具体内容则由他们个人去感悟。

    也因为天然的圣光信仰,穆鲁才不致于被辛多雷抽取圣光折磨的时候黑化,因为无私仁爱的内心,无论面对什么事情,他都会把问题的源头归结到自己身上,而不是去怪罪辛多雷的粗鲁与野蛮,总结来说,是一个天生的圣徒。

    桑拉参考了前世的佛教,对圣光进行了新的定义,首先是圣光的终极,圣光宗教的终极很模糊,有些派系认为是成为英灵,有些支脉认为是救赎奉献,还有些则是升华与圣光合而为一,而桑拉则将其定义为彼岸。

    圣光教义因为不同的种族和认知而分有不同,但是每个不同的圣光信仰都有着一个相同点,那就是世界分光明与黑暗,善良与残暴,正义与邪恶,天堂与地狱,大家应该要远离邪恶残暴,投向善良正义。

    桑拉在不破坏圣光原有的特点上,对光明、黑暗进行了重新的定义,人生是一片黑暗,充满了苦痛,而要照亮这片黑暗,摆脱那些苦痛则要运用自己的智慧照亮黑暗,也既是光明与黑暗都是人的感受,而非世界的状态,世界不是对立的。

    穆鲁对于桑拉的意见感觉非常的新奇,他作为散发着圣光的生物,与生俱来就携带着神圣,很多的时候都是他教别人如何体会圣光,而没有别人来教他如何定义世界、理解圣光!

    也因为内心的认知不全面,因此在听到桑拉的言论后,穆鲁用来比照一下自己的经历,发现这种说法还真特么有道理。

    “桑拉金,请问我们应该如何运用智慧来照亮黑暗?”穆鲁对照着自己的人生经历,向桑拉请教道。

    “信、解、行、证;信,乃是能入之门,在解得圣光之义后,再行实践,最终验证结果。”桑拉也一家不求二主,继续把佛教的修习理论借过来,感谢他前世写小说时搜的资料。

    “那么人生的苦难有哪些,又应该怎么解脱呢?”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相聚引发的怨恨憎恶、离别引发的不舍、想要而得不到的请求,接触、感受、思想、行为、意识等五感受到障碍,要解脱这些苦难只有到达彼岸……”桑拉将佛教的一些名词进行修改解释。

    “那如何才能够到达彼岸?怎么样才能算彼岸?”

    “人行走在世上遭受到苦难,这就像是一条大河,穿越这条河流,进入到一个不生不死的境界里,就是圆满的彼岸,而要到达彼岸则需要摆脱轮回。”

    “什么是轮回?”

    “轮回既是循环不息,从开始到结束的因果,便如同阿尔萨斯,他最开始要为国家摆脱瘟疫与恶魔,因此前往北方夺取霜之哀伤,却最终导致堕落,要摆脱瘟疫与恶魔是开始的因,而最终取剑堕落是结束的果,而结束的果又是另一个新的因。”

    “我们一生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不停得开始结出因果,在这循环之中,能够清醒光明的时候少,而黑暗无知的时候多。”

    “那应该要如何摆脱轮回呢?”

    “我们停滞在这轮回之中,是因为三种毒瘤,这三种毒瘤分别是贪欲、愤怒和痴迷,而解除这三种毒素,就必须要通过三种方式,完善品德,内心平静,增加智慧。”

    “那又应该如何具体得达到这些呢?”

    “要完善品德,应该严于律己,遵守戒律,像是圣骑士一样对自己进行严格的要求,忍受一切,要内心平静,则应该学会思考感悟,而要增加智慧,则需要实践和冥思。”

    “无论做什么,都是阶梯式的,我们必须要保持镇定,再继而寻求智慧,用自己的智慧去照亮黑暗。”

    “…………”穆鲁的问题一个又一个的蹦出来,桑拉则依次根据佛教的理论进行作答,相继抛出因果、轮回等新颖的学说。

    虽然问答很是平淡,但是里面却蕴含着大量的哲学知识,有对人生宇宙的理解,当这样的问答差不多后,穆鲁和桑拉开始进行辩论,举例论证结果。

    就在穆鲁与桑拉进行问答辩论的时候,莉亚德琳站在一边,旁听之余还将两人的问答辩论用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最终校检刊订成册,用来作为新的圣光经典,传播崭新的教义。

    就在为了全新的圣光教义,桑拉和穆鲁进行问答辩论,而莉亚德琳埋头苦记的时候,在东部大陆的壁炉谷中,时间进入黑暗之门二十四年的二月。

    春风吹开大地之际,血色十字军已经进入暗地蓄力的阶段,准备对被遗忘者发动攻击,夺回一口作气得洛丹伦王城。

    然而就在这种即将开弦张弓的时刻,一个不好的消息传到了壁炉谷,浑身污血的雷诺慌乱得闯入血色修道院。

    血色修道院既是苦行修道院,曾经位于洛丹伦北部海岸的神圣地方,因为天灾的涂毒而凋蔽,血色十字军将这里重新夺回,并且将其作为对被遗忘者战争的指挥部与后勤基地。

    “父亲,达里安,达里安他被亡灵抓走了。”浑身污血的雷诺闯入会议室,双目恍然若失,神色与声音里充满了焦急。

    “什么?”亚历山德罗斯正与自己的副官阿比迪斯商议,即刻发布战争的命令,让大家作好准备,但是却不想如此到了儿子的不幸消息。

    “我不是让你看着他么?”亚历山德罗斯在微弱失神后,瞬间暴怒起来,狠狠得盯着雷诺,有些气急败坏。

    “这不是我的错,我提醒过他,他不听我的话。”雷诺为自己进行辩解。

    “快点带我去,他被抓去了哪里?”亚历山德罗斯咬了咬牙,达里安是他最疼爱的小儿子。

    “斯坦索姆。”

    “不,灰烬使者,你不能这样,我们已经积聚好了力量,就等着你的命令开始作战。”阿比迪斯在雷诺的回复时,试图对亚历山德罗斯进行阻拦。

    “阿尔弗雷德,你要清楚,那是我的儿子,我不能放下他不管,放心吧!这里一切交给你,我不会带走多余的士兵,会及时赶回来的,以灰烬使者保证。”亚历山德罗斯脸色焦急,小儿子的失踪,完全影响了他的判断与心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