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家女儿是教皇 > 177 洛家合唱团
    从紫云潭影视城到六里竹海,直线距离并不算太远。

    换算成正常上山的盘山路,也不过十几里的山路而已。何况前半程到紫云观的山门路,都可以乘车。

    后半程的六里竹海,就只能依靠脚程走路。

    “每天都要爬这么高的山,简直累死我了。”洛云枫一边念叨,一边往城内的方向走去,他的路径完全与进山的道路背道而驰。

    洛独秀看看高耸入云的群山,她的眼神又瞟了瞟身后,最终选择一声不吭的跟在爸爸身后。

    父女俩在影视城转了几圈,又坐着出租回到了市内。洛云枫先去领了一个上门自提的快递,又带着女儿逛超市,总之就是没有回去的意思。

    四个小时后,洛云枫拎着大包小包,准备继续逛步行街。

    藏在暗处的人终于蹦出来,拦住了洛云枫前进的脚步。

    “你在耍我?”

    说话的是个年轻人,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

    他脸上表情倨傲,一副从小就没有受过良好家庭教育的架势。

    “你是谁?我认识你吗?”洛云枫根本没有拿正眼看他,绕过对方身边就要往前走。

    “无须在我面前装傻充愣。如果不想无辜的人受伤,今晚十点市一中的教学楼天台,不来后果自负。”年轻人丢下这句话,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去。

    居然有人找我约战?

    最近我也没有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啊?

    洛云枫有些不解的自语道:“难道女儿多,也是一种罪过?”

    为了防止被人追查到他的动向,洛云枫特地带着东西回到出租屋里。

    确认一切无误之后,他才打电话给洛神秀,让她开一个通往家里的传送门。

    小家伙很听话,立刻就开门把老爹弄回来。

    “呵呵,欢迎爸爸回家的仪式还真隆重。”洛云枫和洛独秀刚进紫云别墅的客厅,就看见三个女儿站成一排,虎视眈眈的望着他——身后的洛独秀。

    “爸爸站到一边去,这里没有你的事情!”洛嘉宁率先发话道。“未来的妹妹独占爸爸的时间,将近五个小时之久。”

    “根据洛家女儿党代会一大的会议精神,洛独秀同志,请交待清楚你贪污爸爸时间的问题。”

    “宁丫头,洛家不准拉帮结派、更不准搞家庭斗争打击报复。你老子我,才是名正言顺的洛家主席。没有主席在场,你们开哪门子的一大?”

    教育完女儿之后,洛云枫笑眯眯的举起手中的大塑料袋:“猜猜老爹买了什么给你们?”

    洛嘉宁瞟了一眼洛云枫手里的袋子,她心有不甘的点头道:“看在爸爸的面子上,宝宝就换一种温和的斗争方式。姐妹们,操家伙——”

    小丫头的话音未落,洛未宁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个长号,五岁的洛神秀也用异能幻化出一台烤炉。

    随后,姐妹三人同时戴上了墨镜。

    如此眼熟的场景,让洛云枫忍不住笑道:“长号加烤箱的表扬,不是要趁妈妈不在家的时候才能进行?宁丫头,今天妈妈可是在家呢!”

    洛嘉宁无视了老爹的调侃,一本正经的宣布道:“声讨洛独秀的演出正式开始,第一幕,洛独秀你到底把爸爸带到哪里去了?”

    “啊——啊——啊——啊——啊啊——”

    “嘟——嘟嘟——嘟——”

    “咣——哐哐——咣——”

    在两件乐器的伴奏下,洛嘉宁语气愤慨的唱起来:“今天中午,妈妈煮了午餐。突然想起,爸爸还没回来吃饭。”

    “我打给你,二十六个电话,你妹没有接,你没有姐。”

    “你回话了!”

    洛神秀不失时机道:“喂,干啥?爸爸带我逛街!你们自己吃吧,还没那么快回去。”

    “可是洛独秀,你这个混蛋!”

    “你说的任务,是逛商场——”

    “任务是让爸爸带你去逛商场——就、是、让、爸、爸、带、你、逛商场——”

    “嘟——嘟嘟——嘟——”

    “咣——哐哐——咣——”

    三个女儿对洛独秀的指控,洛云枫听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要不要这么夸张?不就是单独带秀丫头出门一次,宁丫头你的反应过度了。”

    洛嘉宁冲着老爹怒目而视:“宝宝怒了,妹妹也怒了”

    “连未来宝宝,也都生气了!”

    “你就是忘了、你就是忘了!”

    “家里还有仨女儿。”

    “爸爸那么偏心真的可以吗?爸爸、那么、偏心、真的、可以吗?”

    “嘟嘟嘟嘟——嘟——(卡祖笛)”

    洛云枫无奈举手投降:“好吧,好吧,今天是我的错。为了表现爸爸道歉的诚意,你们开出一个条件来,老爹能答应的绝对不会借口推辞。”

    三个女儿看似埋怨洛独秀的话语,实际上是敲锣打鼓指责老爹偏心。

    “妈妈买了两只鸵鸟,爸爸负责把它们养大,然后烤给宝宝吃。”洛嘉宁趁热打铁,逼迫老爹签订城下之盟。

    孩子她妈老说我无底线宠女儿,其实她的水平也不差嘛。

    洛云枫心中嘀咕了几句,他满口答应了女儿的要求:“既然材料都有现成的,老爹当一回鸵鸟饲养员又有何妨?鸵鸟在哪?”

    “连宁丫头这种小磨人精,老子都能养得健健康康白白胖胖,两只鸵鸟算什么?”

    听见洛云枫的回答,几个女儿都把目光投向洛嘉宁。

    小丫头理直气壮的仰起头:“你们都看着宝宝做什么?洛未宁比宝宝白还胖,爸爸刚才说的宁丫头小磨人精,显然是她!”

    洛未宁有些底气不足的抗议道:“本宝宝不胖!”

    “你比本宝宝要胖!”洛嘉宁幸灾乐祸道,“事实胜于雄辩。”

    “不对,”洛未宁纠正了她的认知错误,“我是洛未宁,就算爸爸要喊我的昵称,也改叫我宝宝宁——宁字必须放在后面。宁丫头的称呼方式,是把宁字前置。”

    “所以说,爸爸说的不是我。”

    小丫头回头望了望二楼,“据我所知,把宁字放在前面的宁丫头,咱们家只有一个。”

    “妈——妈——”洛嘉宁唯恐天下不乱的喊起来:“爸爸在说你的坏话。”

    宁红叶捧着一叠衣服从二楼走廊探出头来,女人笑意盎然道:“好孩子,爸爸说了什么?告诉妈妈,就奖你一根雪糕。”

    “爸爸说,妈妈是个小磨人精。”洛神秀抢先一步,打算从姐姐手里把雪糕截胡。

    女人先是一愣,随后俏脸绯红。

    “砰——”

    半秒之后,一叠衣服突然从天而降,结结实实的砸在洛云枫头顶,随即散落满地。

    他一眼扫过去,基本都是女人的贴身衣物。

    有不少还挂在洛云枫身上。

    “洛云枫,把衣服给姑奶奶捡回来!”

    宁红叶含羞带怒的声音同时响起,听得洛云枫心神荡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