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蜀山魔门正宗 > 046 红云城主
    陈嫣挥动拂尘,放出一股浑黄的光气,十数米粗,数百米长,里面夹杂着千万点黄星,似一条蜿蜒巨蟒,随她拂尘甩动,席卷天地而来。

    傅则阳不能以本身当众使用魔道法术,只能以其他旁门手段应对。

    陈嫣是土精转世,最精擅土系道法,正是玄溟真经水系道法的克星,而且在山中斗法,土多水少,她占据地利,手上更有新炼成的一柄专克乙木的金刀,自忖取胜不难。

    傅则阳不跟她一板一眼地斗法,两手各扣了一枚冷焰神雷往黄光里打出去。

    两点寒芒似流星般射入黄光里,骤然爆炸,随着“噼啪”一声刺耳爆鸣,黄色“巨蟒”四分五裂,散成漫天黄尘,里面的黄星蜂蛹向冷焰爆发之处聚集,依然镇压不足肆虐的寒流。冰寒冷焰,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顷刻间将黄星撑开,排布开来,化作一道极寒冰云,将四周温暖的水气冻成冰霰,随着陈嫣的气机感应齐往她身上飞去。

    陈嫣没想到他随手打出来的两点雷珠竟然这样厉害,急忙将手里的拂尘抛出去,咬碎舌尖,喷出一股鲜血,掐诀施法。

    “噗——”拂尘碎成一股细尘,空中被炸散的尘埃受到吸引,如子恋母般蜂蛹汇聚,合成一道横亘数十里的黄色尘云,挡住迎面撞来的冷焰寒流!

    红衣女子好整以暇地问:“陈道友,可要我出手帮忙吗?”

    “不用!”陈嫣急忙拒绝,“我一人对付他足以!”她摇动肩膀,放出两世祭炼的五口飞剑,分作青红黄白黑,是用五行精英按照生克变化洗炼而成的仙剑,以黄晶土剑为主,坐镇中央,带着其余四剑化作彩虹飞斩低首,又取出一个葫芦,放出熊熊烈焰,里面夹杂许许多多的火雷,排空胡乱炸过去。

    傅则阳不跟她斗剑,又接连弹出三枚冷焰神雷,不管对方是土是火,是水是木,全部炸碎崩散,那五行仙剑也被神雷冲击,卷进乱流之中。

    银色的冷焰跟黄色的尘沙搅在一起,炸成混乱烟云,将半个天空遮住。

    傅则阳取出在北极炼成的垂云宝扇,强占西北乾天高出,左手掐诀,凝聚罡风,右手挥动宝扇,扇出一股泼天寒潮。

    这垂云扇是用玄翼身上的翎毛炼成,以癸水精英和月华真水反复洗炼,再在极北之地收取寒潮凝成玄魄珠封印其上。这一扇,扇出一道横过十余里,长达百余里的极地寒潮,像一辆巨大的火车,狠狠撞在乱成一锅粥的无形乱流之中,将其统统席卷,冲向下方的城池。

    红衣女子惊叫一声:“你敢毁我仙景!”急忙掐诀喷吐精气,自城中蒸腾起滚滚红霞,结成一大片似火焰般的云雾将城池遮住。

    不过寒潮并没有撞入城中,傅则阳这下只想看看她的虚实深浅,寒潮在距离地面还有百米的时候突然凝出头尾麟角,化成一条巨大的冷龙,在城池上方打了个旋折而向上,拐个大弯,扑向陈嫣。

    陈嫣万没想到敌人竟然有如此厉害的宝物,她咬紧牙关,将跟自己性命攸关的后土神珠打出去一颗。杯口大的金珠撞向冷龙,被吞入腹中,继而爆炸。

    这一声巨爆使得苍穹颤了三颤,大地抖了两抖,冷龙被炸碎,寒气、尘沙,以及各类五行元素失却了统御,向四面八方扩散喷涌。

    如果任由这些狂暴的元素肆意发泄,方圆几十里之内都要成为废土,不但所有生灵都要灭绝,连树木岩石,溪水矿藏都要被打磨粉碎,化为劫灰。

    傅则阳飞到地面,奋力将垂云扇连挥几下,掀起极地风暴,凛冽的寒风将乱流推动,直线上升,转眼间到了九霄云上,只剩下一小片彩色云团,依旧能够听得密集的爆炸声。

    经过这一番试探性地攻击,双方都知道了对手的高低深浅,傅则阳持扇问道:“可还要继续打下去吗?我倒是想问这位道友,你跟陈嫣是什么关系?这次你是要替她出头,你俩联手跟我不死不休么?”他感知到红衣女子道法极高,但似在观望,故如此发问。

    果然,红衣女子抢在陈嫣前面说话:“我抓了桓家人到我这红云城里,一来是帮陈妹妹的忙,将那老桑逐走。二来是专为等你,要跟你讨一样东西!”

    傅则阳奇道:“你要跟我讨什么东西?”

    红衣女子淡淡地笑:“你莫要再问,我也不会说,要想知道,你跟我进城,咱们找个妥当的地方再谈。”

    陈嫣急道:“红云姊姊,咱们……”

    红衣女子摆手制止她说下去:“这里是红云城,不是你的后土宫,一切有我做主!”

    傅则阳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能不打最好不打,他这次来是投胎转世,避开敌人的追踪,若是在这里大打出手,极其容易暴露身份。陈嫣法力不弱,这位红云城主虽然没有出手,但感觉比她更强许多,自己不能使用魔道功法,以少敌多,胜负难知。

    他答应入城谈判,红衣女子微微一笑:“我以此城为号,你唤我红云便是。”

    红云处女公主先将云霞收敛,投入城里去了,她座下一个女弟子迎过来:“家师在晚枫殿相侯,请前辈随我进城。”

    傅则阳随之进城,大脑里飞速旋转,从尘封百年的记忆当中翻找昔日的记忆。

    终于,他把过去一目十行看过的内容记忆起来,只到了这位红云城主的来历。

    原来在这世界上,有两对十分著明的残疾修士。

    其中一对叫天残地缺,是兄弟俩,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一个缺左脚,一个缺右脚,隐居在崆峒山修炼,拥有能够毁灭大半个中国范围的超强核武级法宝混元一气球,跟前不久遇到的朱由穆和姜雪君是对头,只是不知现在是什么情况。

    另一对叫天缺地残,是姊妹俩,连体婴儿,以左右分长幼,一个长得极丑,却很忠厚,是姐姐,另一个长得极美,却性情偏激,刚愎自用。两人上辈子本是一男一女,相互爱慕,这辈子成了连体婴儿,反生龌龊,天缺守着师父申无垢的遗命,低调修炼,这地残却修炼上古巫魔之道蚩尤三盘经,性情越发狠辣,总想搞出一点事情来。

    原来是她,也不知道找自己为的是什么事?

    傅则阳一边走一边盘算,方才自己跟陈嫣试探性地斗法,她都看在眼里,应该是忌惮自己的实力,不能强行力取,便改为谈判,只是不知她想要自己身上什么东西,为了换回桓家人,只要不是血神经,不管她要什么东西的都可以答应,大不了事后再把场子找回来,她家大业大,惹恼了自己,把这红云城彻底抹平,让她尝尝后悔的滋味。

    到了晚枫殿,红云城主将其他人全部支出去,连陈嫣也不让跟着,领傅则阳从一条通道向下,随走随用法术将来路封禁,设下了层层禁网。

    傅则阳看她满脸郑重,感知到她确实是有重大事情跟自己商量,不然就要怀疑她是否要借用地利困住自己,来个关门打虎了。

    两人深入地下三千丈,来到一间石室,空间不大,也很简陋,只有两张席子。

    红云城主在一张席子上跪坐:“我打算请你来,匆忙开辟出这么一个所在,蜗居简陋,还请道友不要介怀。”

    傅则阳在另一张席子上跪坐:“我们恕不相识,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无他。”红云城主面带诡笑,“我只要血神经而已!”

    听见“血神经”三个字,傅则阳差点挑起来,他千防万防,小心翼翼,远走两极穷乡僻壤,又杀死天乾山小男,嫁祸师真童,为的就是掩盖自己拥有血神经的事实,却没想到被这个从未见过的人一口叫破!

    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傅则阳面上却不动声色:“真是奇了,你怎么跟我要血神经?”

    红云城主道:“你那大舅,修炼的就是血神经!别人不认得,我可认得。当年邓隐跟我师父结为夫妻,我和姐姐随侍左右,没少听闻这部盖世魔经的传说,后来邓隐跟魔教圣女有了首尾,又哭求我师父原谅,中间发生了好些事故,我曾亲眼见过他出手。血神经的路数和练法,我绝不会认错。”

    傅则阳心中杀心大起,绝不能让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人知道自己修炼过血神经,不然很可能引来长眉真人那样一个超级敌人。

    他沉默片刻,低声问:“你难道以为,我为了桓家那几口人的性命就能够把血神经双手奉上吗?”

    “当然不会!”红云城主说,“以己度人,若是我拥有此经,别说是几个转世因亲的性命,便是十万家族,也不能让我吐露一字一句!不过我知道长眉真人当年跟石神宫主结下一段因果,要让这部魔经彻底消失,他若是知道你修练了此经,必不会放过你!”她见到傅则阳双瞳里血光闪闪,让她心神动摇,与当年邓隐一般无二,不禁心下惴惴,强自镇定,“你看我这里有什么能入得眼的,尽管开口,除了这座红云城,我都可与你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