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蜀山魔门正宗 > 159 白骨不净
    听了傅则阳的话,魏枫娘在后面说:“师父师叔,就帮助这位哥哥把那恶鬼除了吧,师叔你不是常教导我说,除恶务尽,不能放虎归山吗?”

    广明师太沉吟:“夜叉帮我没听说过,不过庐山白骨神君夫妇我是久闻其恶名的,那两口子把好好一座庐山胜境,洞天福地弄成白骨皑皑,鬼气森森,这些年也害了不少人。只是咱们眼前的敌人尚不知深浅,实在不宜另竖起强敌……”

    傅则阳拽过杨鲤的手:“哎,不过是一群枯骨腐尸而已,算得上什么强敌?管他是什么神君、夫人,敢招惹我,必以匣中双钩枭其首级,这事你们不管,我管了!”他让杨鲤放心,“待会天黑以后,那二鬼不来便罢,若来,我必杀之。”

    广慧师太本来要反驳广明师太,打算揽下这桩事,听傅则阳如此说,便改口道:“年轻人,莫要学了点武术便不知天高地厚,你那剑气只能杀人,不能杀鬼。鬼乃灵体,有形无质,厉害的能隔空吸你魂魄,什么功夫都没使出来就飘飘悠悠,成了人家的囚徒,如同一场永远醒不过来的噩梦,到那时候,后悔晚矣!”

    傅则阳摆出一副年轻气盛的样子:“我才不信有什么鬼怪能吸走我的魂魄!”

    广慧师太本是个骄傲的人,看不惯同样骄傲的别人:“你既然这样自信,待会鬼怪来了就由你去对付,看看你的剑气、你的飞钩有没有斩鬼之效,杨鲤你不必害怕,到时候只要你在我身边,绝无任何孤魂野鬼能够还得了你!”

    杨鲤作为一介凡人武夫,对于仙家的手段都停留在传说水平:“二位莫要置气,那夜叉帮供奉的恶鬼十分厉害,曾经也有会飞剑的异人想要替天行道,结果连人带剑都给恶鬼吃了。若要为民除害,我虽不才也有三分丹气,只是咱们得精诚合作,共同面对才好。”

    太阳很快落下西山,余晖消失殆尽,夜幕降临。

    杨鲤和魏枫娘不能辟谷,中午没吃上饭,大家在路边拢起篝火。

    杨鲤费了半天劲打到一只野兔,两个大尼姑都不吃,自去树下盘膝念经,也不让小尼姑吃,只许她去采些野果野菜充饥,可是现在这年岁,凡是能吃的野果野菜,早都被饥民们撸光吃尽了,干粮又都在路上吃完,只能饿着。

    傅则阳不管这些,在杨鲤还在为如何弄到斋饭踌躇的时候,他已经用剑气把兔子拆解完毕,皮毛内脏全部剥掉,只剩下白生生的,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从乾坤袋里取些产自光明的调料撒在上面,再弄许多野草做掩护,用木棍穿了在火上烤。

    很快香气四溢,魏枫娘馋得不行,傅则阳撕下一条腿偷偷扔给她,她看着兔腿连吞口水,委屈得眼泪汪汪,终于没敢捡起来,哭着跑去树下,跟老尼姑控诉:“师父!他们两个不是好东西,故意引诱我!”

    广明师太便教她坐在一旁背诵心经:“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你就这他这香气,好好体会,什么是空,什么是色,六根如何被六尘勾动,如何生成六识,悟得真空妙有,你就是菩萨!”

    魏枫娘盘腿坐好,双手合十,眼睛闭着,弱弱地念经,念着念着,眼泪便大滴大滴涌出来,挂在长长的睫毛上,越来越多,念经的声音里,哭腔和颤音也越来越浓。

    广慧师太听得心里直发酸,呵斥道:“小尼姑念佛,有口无心,你念着色即是空,脑子里想的却是人家兔肉的香味,那有什么用处?莫要念了!白废功夫!须知世间万法,唯心所现,唯识所变,你想什么就来什么。赶紧修白骨不净观想,观想那兔肉乃是一个皮囊,包裹着骨架脓血粪便,本是恶臭,经火一烤,上面满是燎泡脓水,再沤起来,蚊虫叮咬,白花花的蛆虫内外乱钻滥爬……看你还馋是不馋!”

    魏枫娘睫毛颤抖,眼泪狂涌,恨不能大声哭泣出来,却终是不敢。

    杨鲤很是尴尬,香气四溢的兔肉下咽也很艰难,傅则阳却不在乎,用最精致的手法烹调最简单的食材,烤好之后,撕下肉丝慢慢品尝。

    一个兔腿还未啃完,林子里忽然阴风乍起,乌云聚合,将本就不甚明亮的月光遮住。冷风匝地平推,草木树叶纷纷扬起,篝火摇摇欲灭,傅则阳把剑匣往迎风地方一拍,入土三寸立在那里,匣中发出一声金铁相击的脆响,阴风立止。

    广慧师太诧异地看他眼那剑匣,露出惊异之色,不过现在来不及开口说这个,因为恶鬼已经来了!

    两团黑雾离地十数米高飞卷而至,恰似妖精出山,黑煞滚滚。

    到得近处,黑风里面现出两个大家伙,都有三米多高,骨架极大,一个穿黑,一个穿白,露出一个头颅,便似皱皮抱着骨头,一对红眼,血气闪闪,鼻子腐烂干净,只是个豁口,嘴里面尽是奸细的獠牙,脑袋上还长着长长的绿发。宽大的袍子将全身遮住,只露出这恐怖的头颅和一对脸盆大的尖爪,黑鬼拿着一柄白钩,百鬼提着一根黑链。

    一看这两个东西,傅则阳终于知道为啥会出现有剑仙被连人带剑吃掉的事情发生了,因为这俩东西并不是普通的恶鬼,而是两个魔头,使用魔教正宗手法祭炼出来的白骨神魔!

    广慧师太也吃了一惊:“乐至小子,你不是说要自己对付恶鬼的吗?还不快动手,放出你那匣中的飞钩,让我们见识见识?”

    广明师太惊声喝道:“原来是魔教中人祭炼的魔头!这不是他能对付得了的,你们会退到我们身后面来,千万不要被他们靠近三丈之内!师妹,与我除魔!”

    两位师太同时扬手,放出了自己的飞剑,两道白色剑光分别迎上一个魔头。”

    神魔本来就极难对付,这两个魔头也不知已经吃了多少人了,已经长全人的身体,再过些年,便能把皮肉长出,外形跟人类一模一样。两个师太的剑光十分凌厉,但他们根本不怕,晃动钩锁,张开魔爪,硬抓飞剑。

    杨鲤看见尼姑放出飞剑,十分激动,赞叹道:“两位前辈果然是剑仙一流的盖世奇侠!这两个恶鬼也真厉害,竟然不怕仙家的飞剑。”

    傅则阳也点头表示认可:“他俩的剑术确实很强,天山派剑诀,果有独到之处。”

    正说着,广慧师太忽然大喝一声,剑走偏锋,精芒爆闪的白色剑锋从钩锁回旋的缝隙之中穿过,横向一撩,将黑袍神魔拦腰斩成两段。

    杨鲤刚要叫好,发现那魔头虽被腰斩,却不流血,也不消散,上半截身子呼啸着张牙舞爪凌空扑过来,广慧师太剑虹似匹练般回环甩出,将魔头拦下,那魔头的下半身遁入地下,因天色黑暗,大家以为神魔只剩下腰胯和双腿的下半身已无灵性,到底灭亡,都没注意,唯有广明师太眼力非常,见双腿遁地,急忙放出佛光:“小心那东西从地下杀来!”

    金色的佛光刚把众人罩住,那魔头的下半身就从地下钻了上来,腰胯上面又长出一个小小的身子,上面顶着个大大的头颅,一双胳膊又细又长,双手好似鸟爪,就这么从地下顶着佛光硬钻上来,一双大长腿半截留在土里,双爪本要从背后去抓两个尼姑,因被佛光压住,力道极大,够之不着,只把魏枫娘抱在怀里,随后把身子一拧,重新遁回地下。

    从神魔下半身出现,到抓人遁走,不过一瞬间的功夫,广明师太一手御剑前面的神魔,一手使辟天神掌打下来,金色凝聚的大手从天而降,只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深深地掌印,魔头已经走了,他那上半身仍然在空中飞来飞去,不断师徒扑到近前。

    广慧气得大骂:“魔头!你敢伤害枫娘半根指头,我把你打成骨头渣子!”脖子上的念珠被摘下来,飞到空中,一百八十枚佛珠里面,各隐藏着一柄诛魔神剑,光芒爆散,金剑齐出,狂风骤雨般向一个半魔头身上乱劈乱刺,将双魔刺得千疮百孔。

    杨鲤见魏枫娘被抓走,急得直跺脚,挥动铁伞,朗声喝道:“妖魔!你们要杀得人是俺杨鲤!莫要对不相干小女孩下手,你们想要俺的心脏,自己来取!”

    二魔斗不过两个尼姑的佛光和飞剑,只能被动挨打,这回在剑雨光幕之中飞速旋转,张口大叫。这叫声于傅则阳听来,好无声响,只张嘴,没动静,落到其他人的耳中,却是千差万别。杨鲤听来就是一个十分威严雄壮的声音,告诉他:“我们只要你的心脏和魂魄,你自己挖出你自己的心脏,然后跟我们走,我们就放了那个小女孩。”

    杨鲤听到这个条件,皱着眉头,天人交战,忽然远处闪烁数道红线,两团碧火,听得广慧师太大声喝骂:“五台派的小崽子和魔头的主人到了!”

    杨鲤听说又有强敌赶到,便把心一横:“你们要我的心脏,我给你们便是!”他抽出一把匕首,就要自己自插心口。

    傅则阳把他拽住:“你傻了,魔头的话你也敢信!”

    由于他是魔神之体,神魔不敢对法发动魔法,这魔音并没有对他发送,不过傅则阳另有神通,能够听见神魔对每个人说的话,对广慧师太说的是“老贼尼,我家主人带着我们的兄弟到了,你们难逃一死!”对杨鲤说的则是让他用心脏换魏枫娘的安全。

    杨鲤被他抓住手腕,本打算用一点内力挣开,哪知感觉上傅则阳抓的并不紧,仿佛没有用多少力气,他一挣之下竟然没能挣脱,二次发力、三次发力,连挣了五下,手腕仍然被傅则阳抓着。他急道:“若没有两位师太,我今晚也是必死之局,枫娘妹妹完全是被我拖累。况且这等佛魔斗法,我根本帮不上忙,有我没我,都无关大局。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我死了以后变成厉鬼,或许还能跟他们斗上一斗。”他把铁伞交到傅则阳手里,“等我死后,还请乐大哥若有空把它送到襄阳铁伞冈,交给我师兄谭簏,就说小弟无能,终未能找到则阳师祖,未来寻找师祖,光大本门的千钧重担就落到他一个人的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