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蜀山魔门正宗 > 233 紫玄宝珠
    古神鸠对于芝仙的指责很恼火,他一双神眼看得清楚,刚才吞下去的只是绿袍老祖的分化元神,是绿袍老祖利用法术以其他蛊虫元神为基础炼出来的,充其量也只是绿袍老祖元神的一部分。而有过上次在黄山的惨痛经历,他在吃东西之前是会仔细判断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的,这些年他在傅则阳的指导下,成功将玄牝珠跟自己内丹相合,练就玄珠,就算是再吞掉几千只百毒金蚕蛊,他也能够消化得了。

    芝仙对于他来说就是个小不点,都不够他一嘴啄的,被这么个小家伙当面指责,让他很没面子。他张开双翅,分离煽风,低下头,两颗眼睛彩光乱闪,盯着芝仙狠狠瞪过去。

    芝仙根本不怕他“你跟我凶什么凶?你莫要看我小,就这般居高临下地跟我炸毛,我的岁数做你祖爷爷都够格呢!过去你总吃坏了肚子,这次恐怕要吃坏了脑子!回头师父又要怪我没有照顾好你们。”他飞向古神鸠头顶,呸呸两下,将口水分别吐入古神鸠眼睛里。

    古神鸠大怒,奋力甩头,扬起爪子想要把芝仙抓住,芝仙早化作一道白光投入下方。

    石生自小跟芝仙一起玩,相比古神鸠更亲近些,红绿瞳仁看出下方滚滚无形煞气渗出地面,生怕芝仙遇着什么危险,也御剑随后追过去。

    古神鸠见两个小的都走了,气得扬爪抓翎,恨不能把自己的羽毛扯下来几把。他长啸一声,张开翅膀俯冲大地,扑到山峰顶上,张口喷出一颗喷涌紫炎的宝珠。这正是当年傅则阳从绿袍老祖手上夺来的玄牝珠,被他多年苦炼,已经跟内丹融合,化作一颗紫玄珠。

    此珠从古神鸠口中喷出,像一发炮弹般狠狠轰击在山峰顶上,也就是绿袍老祖的琉璃寝宫的穹顶上,期间蕴含着古神鸠苦修五六千年积攒下的功力,他本就是猛禽,这真元刚猛霸道,随着一声巨响,整座山峰剧烈震动,喀喇喇,崩落许多岩石,那琉璃穹顶上流光异彩,各种光润来回波动荡漾,爆散出夺目光辉,急速化解紫玄珠的轰击力道。

    古神鸠看出那里是这百蛮山的关键所在,本想一举将其轰碎的,竟被对方挡住,心有不甘,口喷真元,操纵紫玄珠第二次轰击。

    绿袍老祖此时就在寝宫里面,隔着琉璃穹顶看着古神鸠和那颗紫玄珠,脸上僵硬地恍若古尸,一动不动,任由古神鸠用紫玄珠不断撞击。

    就在琉璃寝宫摇摇晃晃,看上去再来一下就要撞碎的之际,古神鸠见珠子收回到头顶上,蓄足了力气,再度向下轰来。

    古神鸠有十足的把握,这下肯定能够将下面透明的乌龟壳轰碎,他双翅扬起,卯足了劲,准备等那穹顶撕裂以后,他就冲进去,把绿袍老祖撕碎扯烂!

    紫玄珠携带者比先前每一次都更大的力道撞向琉璃穹顶,堪堪砸在上面,却没有在引发刚才那样的轰动,琉璃穹顶好像消失了,又似乎只是一道光影幻象,并非真实存在,紫玄珠毫无阻碍地透射进去,砸向里面的琉璃榻。

    一动不动跟僵尸似的绿袍老祖终于有了反应,他张口喷出一道绿光,化作一个巨大的骷髅,绿骷髅张口把紫玄珠给吞了进去。

    “砰!”绿骷髅崩塌消灭,只剩下一团绿云,紫玄珠表面的光焰也都散去,只剩下一颗翠如绿玉的宝珠,上面燃烧着紫色的火焰,被绿云托着在宫中旋飞。

    古神鸠大吃一惊,急忙设法要把紫玄珠收回来,却那珠子好似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感应极其微弱,他接连法力,宝珠只是在寝宫里面旋转,并不能摆脱绿云的吸摄。他愤怒地鸣叫,张开双翼往下方扑去,双爪抓在又重新恢复的琉璃穹顶上面,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各色光润同时涌起,光焰之中,飞出许多毛毛虫,蜂蛹扑来。

    上次在黄山,古神鸠在百毒金蚕蛊面前吃了大亏,让他对这种蜂拥而至的虫豸类十分警惕,没有了紫玄珠,他不敢大意,急忙振翅飞起,同时口喷紫焰,这些毛虫没有百毒金蚕蛊那么厉害,纷纷在他的紫焰之中化作灰烬。

    绿袍老祖强夺了紫玄珠,这本就是他的玄牝珠所炼,他口喷绿光绿火,再次炼就的第二元神从火中飞出,投入到玄珠里面。

    “老妖受死!”石生又从地下钻进来,放出南明离火剑来斩绿袍,别的飞剑绿袍老祖可以不在乎,这南明离火剑却不行,扬手打出一件法宝,正是当年收自武当四友的分野殳,金光迸射,将南明离火剑抵住,石生法力远不及他,接连变换剑诀,南明离火剑都被分野殳挡住,不能再接近绿袍老祖。

    忽然石生感觉到危险临头,回头一看,一个超级大的绿袍老祖,仿佛用气吹起来的一般,张开双爪,正从他背后扑过来。

    他急忙扭动身子想要遁入地下,哪知这次绿袍老祖有了防备,琉璃寝宫不比普通洞府,是绿袍老祖练就的一件镇山之宝,在他向地下遁入的时候绿袍老祖施法催动,那块地面突然变得坚似金刚,让他只把下半身遁入琉璃地板一下,胸部以上还漏在外面。

    他左手随身体被禁锢住,只有右手还在外面,连忙掐诀召唤南明离火剑回来,剑光一闪,将扑过来的“绿袍老祖”斩成两半。

    绿袍老祖将他禁住以后也不理会,只全神祭炼那颗紫玄珠,连喷绿火,烧得紫玄珠上紫炎迅速散去,渐渐恢复碧光本体,他再把第二元神纵身投入珠体……最后,他张口把紫玄珠重新吞回腹中。

    过去绿袍老祖经常仗着这颗寄托第二元神的玄牝珠横行霸道,几乎无人能敌,自从在黄山被傅则阳收走以后,他便觉得事事都不顺手,处处蹩脚,犹如戴上了一套无形的枷锁在身上,行走坐卧,怎么都难受。

    如今宝珠失而复得,重新寄托第二元神,让绿袍老祖浑身舒爽,他在榻上蹦起来,仰天大笑“便是傅老魔亲至,又能如何?这天下还有谁能奈何得了我?小子,就先拿你的心肝开胃宽肠!”他扬手放出分野殳去,将石生的脑袋铲下来,再解了禁法,把无头尸体隔空摄来,却发现腔子里并没有血流出来,吃了一惊,用化尸神光一照,尸身显了原形,竟然是一枚朱果肉脯,上面有乳白色的汁液。

    “是血神经的滴血塑形!”绿袍老祖怒哼一声,将朱果肉脯塞进嘴里,用尖锐的牙齿大力咀嚼磨动。

    突然,他把眼睛望向前方的角落,双手发出十指化尸神光,凭空扫去。

    碧光所过之处,显出一个五个道者,正是灭尘子和武当四友,五人同时放出自己的飞剑,接住化尸神光,剑光与毒光相互辉映,剑光可弯可直,如蛟龙戏水,毒光一路向前,似长箭透空,金绿交加,红白相绕,煞是好看!

    时隔多年,灭尘子和武当四友剑术比当初在黄山顶上时候都精进了许多,上次败给绿袍老祖跟峨眉派,武当派上下视作奇耻大辱,尤其是灭尘子,他向来心高气傲,这个也不服,那个也不服,黄山一战,让他知道了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辞去了掌门之外,在后山寻了个山洞,闭关清修,勤学苦练。

    这时候,他的九宫神剑在太乙分光剑诀的运作之下化成十八道金芒,爆散出来的金光都带着仙剑的锋锐,上下翻飞,左右缠绕,不再似昔年一位刚猛凌厉,而是有进有退,有刚有柔,虽然不能抢攻速胜,却步步为营,压迫着绿袍老祖的百毒化尸神光向琉璃榻方向推进,绿袍老祖接连变换好几种法诀,竟然不能扳回颓势!

    绿袍老祖长啸一声,将身体一分为二,两个绿袍,分占两个角落,同时发射化尸神光展开反扑,但是灭尘子剑术高妙,九宫神剑更是昔年黄帝大战蚩尤时候的千古神兵,还有武当四友相助,斗了片刻,仍然落于下风。

    外面古神鸠见着里面打起来了,再度扑落,抓在琉璃穹顶上面,绿袍老祖仰头看了他一眼,纵身腾空飞起,从琉璃穹顶上透体飞过,将玄牝珠放出,变作一只遮天大手往古神鸠身上抓去。古神鸠终于把他等出来,恨得眼中迸射出超过丈许长的彩光,一面将十二支百毒烟岚连珠飞弩全部喷吐出来,射向绿袍老祖,一面狂喷丹气,跟绿袍老祖争夺所有权。

    那颗玄牝珠是绿袍老祖寄托元神数百年的宝物,而且绿袍老祖的元神境界也胜过古神鸠,不过这些年珠子都在古神鸠肚子里,被他反复祭炼,已经边做他的东西了,两边互相争夺,竟然拼了个半斤八两,绿色的遮天大手抓向古神鸠的途中,忽然掌心喷吐出紫色光焰,五根碧绿的手指迅速熔化消失,重新还原成一颗紫炎宝珠,被操控着砸向绿袍老祖。

    不过古神鸠没能高兴多久,宝珠在打向绿袍的途中,紫炎又快速散去,重新变作绿色大手,再重新抓回来。

    两人争夺的同时,还在面对面斗法,百毒烟岚连珠飞弩是红发老祖所炼的镇山之宝,等闲剑仙连稍作接触都不能,又被古神鸠祭炼多年,绿袍老祖也不敢小视,白骨飞叉抵挡不住,只能以双手化尸神光硬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