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蜀山魔门正宗 > 282 邓隐之谋
    赤尸神君以后,坐着一位身材胖大的和尚,长得圆头圆脑,整个脑袋圆得跟个球似的,顶上没毛,耳朵也紧紧贴在两侧,鼻子也扁,下巴内收,圆溜溜的怎么看怎么怪异。肚子很肥很壮,四肢却偏偏干枯细弱,仿佛是过年时候,小孩子堆得雪人一样,上面一个圆,下边一个圆,再插上四根笤帚。

    这和尚长得又丑又怪,傅则阳却不敢小瞧,从这和尚身上的气质可以看得出来,也是一位凶横强悍的魔道祖师,坐在那里安如泰山,一旦出手,将会势不可挡。

    和尚之后,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傅则阳看得清楚,他们也都修炼血神经,但远比邓隐差了许多档次,应该是他的徒弟,而且他们也都不是用的自己本身,尽是用血影神功从别人那里强行夺来的躯壳,离着老远便能闻到血腥气味。

    摩黯坐在龙骨皇座上面,颇有些俯视众生的气势,他的声音很空灵,仿佛在对着前方的空气说话一样:“小六儿,你说,你要离开我们,跟你的主人回终南山去?”

    郢哥儿十分内疚:“大哥,实在是……我当时跑下山也是一时兴起,后来听了哥哥的宏图大志,便也想做下一番事业来。只是师父跟我一起几百年,我时常想他,本以为我做错了事,从此恩断义绝,没想到……师父不但不怪我,还千里迢迢来接我回去……”

    “所以,你就忘了我们兄弟当初一起发下的誓言了吗?”摩黯质问。

    “没有……我……”郢哥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哥哥对我怎么样我都记着呢,我即使回去,也仍然还是哥哥的弟弟……”

    “不,你今天跟那公冶黄离开紫禁城,以后就不再是我的兄弟。”摩黯声音冰冷。

    郢哥儿没想到向来疼爱弟弟的大哥竟然有一天会这样跟自己说话,他很错愕:“大哥,我……你……”

    摩黯眼睛里流露出决绝和感伤,目光从郢哥儿身上快速移开,看向殿外,灰蒙蒙的远方:“我们这次,是人族和妖族之间一决生死之战,事关两方生死存亡的一战!你留在紫禁城,跟我们共同打拼,与极乐妖国共存亡,咱们就是同生共死的好兄弟。你如果跟着公冶黄离开,代表你背叛妖族,投靠人族,你便是‘妖奸’,咱们就是不共戴天的敌人!从此以后,妖族上下都要嚼汝骨,食汝肉!”

    郢哥儿有些说不出话来,他没想过这么多,他虽然活了好几百年,但几乎都在山林之中,从未外出,后来遇着公冶黄,公冶黄是个性情淡泊的人,与绝大多数的人类又不相同。遇着摩黯等人以后,他只为遇着同类而感到高兴,后来玄翼加入,直接做了第二把交椅,其他兄弟都反对,郢哥儿也没觉得怎样,玄翼法力高,道行深,见识广,眼光毒,又肯拿出仙药灵丹为他脱胎换骨,他是很感激的……

    现在公冶黄来接,郢哥儿很感动,觉得自己应该跟他回终南山,这在他的概念当中并不是多么惊天动地的事,却没想到摩黯竟然把话说得那样重。

    “大哥……我……”郢哥儿有些哽咽,“我没想到师父还肯要我,我以为……”

    “是的,是我不断告诉你,你回不去了,你吃了人肉,他不会再要你了!”摩黯声音里面透着破罐子破摔,“我也没有想到,他作为一个人类,竟然……”

    坐在第四把交椅上的妖王是个天狐,身穿漆黑的反毛长袍,手里拿着一把小鸠杖,闻言冷笑一声,阴测测地说:“大哥你是没想到,那个公冶黄是个‘人奸’,养出来的畜生是个‘妖奸’,怪不得他们两个那么投缘。”

    被四哥这样说,郢哥儿心中涌起的除了委屈还有愤怒:“咱们当年结拜时候曾近许愿发誓,要情同手足,便似亲兄弟一般,怎地今天就要你这般口出恶言?”

    狐妖冷哼一声:“你若是选择站在我们这一边,仍然留在这里,跟我们共同对抗人类大军,咱们自然还是好兄弟。你若是在这个危急紧要的关头跟一个人类离开,于公背叛妖族,背叛国家,于私也是背叛了我们,自然也就不是我们的兄弟了!”

    郢哥儿左右为难,想起哥哥们过去对自己的照顾,很不愿意就此反目成仇,而且他也不愿意做“妖奸”。

    沉默片刻,他妥协道:“那好,我就留在这里,帮助大家一起对抗光明军,等打败了人类,咱们一起杀过黄河,杀过长江,彻底占领中土,到那时候我在功成身退,不要哥哥的封赏,我自告老还乡,这样既全了咱们兄弟的情义,也不负了我师父对我的恩情。”

    听他这样说,摩黯落下目光,落在他身上,二人目光相对,互见真诚。

    天狐却说道:“现在是人族跟妖族争斗得危急存亡之时,你先想好了退路,准备逃之夭夭,被我们拿话将住,才决定暂时留下,谁知道你还有几分真心?你那师父是人类,你与人类拼命搏杀之际又能出得几分力气?”

    郢哥儿怒道:“那你们要我怎么做才能相信?”

    “很简单。”天狐说道,“那公冶黄不是已经来了吗?现今就躲在你的王府之中,你带我们去,将他除了,我们方能相信,你是破釜沉舟,真心与我们……”

    “你混帐!”郢哥儿大怒,“你竟然让我去杀我的恩师?”

    “那又如何?”天狐音量也大起来,“他是人,我们是妖!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他们人类常说的,我们要杀光天下十分之九的人类!剩下的都驱逐流放到四极八荒去,你师父就算再如何不问世事,难道会枯坐神山,眼看着不管吗?我们之间将来必然有一站,你不现在把他除了,将他他还会找你,要你倒戈投降,来害我们弟兄。”

    “不可能!”郢哥儿大声道,“我师父要杀你们,何必用这等下流伎俩?以他老人家的法力,直接来就完了……”

    “六大王如此说,未免太过抬高你那位师父,也看轻你这帮兄弟了。”坐在客座首席的邓隐开口了,“方才四大王说的话确实有点不中听,按照你那么说,我们几个也是‘人奸’了?那我这次来紫禁城,帮着你们去对付光明军,必然是会图谋不轨了?”

    邓隐他们这次之所以能来到这里成为座上宾,主要就是这里的三、四、五三位大王合伙使力的结果,天狐被邓隐说完,面上讪讪的:“我绝非此意……”

    邓隐略带三分瞧不起的神态:“不是我说,人类自当年三皇五帝扫荡四极八荒开始,就主宰天下不是没有道理的,佛教讲众生平等,道教讲万物齐一,我们魔教呢?万物有灵,早已经跳脱了人、妖、神、鬼种种外形躯壳上的分别,修我道者,既我弟子,何问是人是妖?这次光明教大举入侵,他就不是人跟妖之间的战争,人类世界里面也有许多妖精,甚至连光明教下也有许多,譬如那最有名的天狐宝相夫人,跟四大王你还是同宗呢,一样修仙修道,哪里比人差了?天下那么多的散仙修士,俱都不如她。”

    狐妖讪讪点头:“神君说得是,说得是。”

    邓隐懒洋洋地指点江山:“三位大王都是有智慧的,愿意请我来,证明三位大王不会似那位二大王和七大王那样,一味地以人族、妖族为念。如今天下十分,光明教独得八分,佛教得一分,大王得一分,若要翻盘,须得联合佛门一起去斗光明教,方有胜算。”

    摩黯问:“邓先生不是和佛教……”

    “哎——”邓隐挥了挥手,“只要能赢,一切都不必在乎,我们魔道讲求的,只要能够达到目的,要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东西,我要魔道大兴,利用一下佛教有何不可?那些秃驴,都是念经念傻了的,如今正当可用。”

    “哦?那还请邓先生为我说说,到底如何跟佛教联合?”

    邓隐笑道:“此事易耳,据我说知,佛门早有跟大王联合之一,早在多年前,嵩山少林寺的白眉和尚,就派座下二雕之一的白雕来河北,宣扬佛法。在他们佛门眼中,光明神教也是魔教,傅则阳更是令它们最头疼的大魔头,我俩同样修炼血神经,我修炼恶册,是真小人,他修炼善册,是伪君子。对于他们来说,真小人好对付,伪君子却无法下手,为此佛门内部都分成了两派,一派坚决跟光明教划清界限,必要斩妖除魔,另一派则想要交好下注,司机寻找机会,要在紧要关头予以致命一击。”

    听他这么说,摩黯来了兴致:“邓先生说的都是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大王制药派一个有分量的人,到嵩山少林寺找白眉和尚,就说欢迎佛门到河北传教,希望极乐国中也能有佛光普照,请白眉神僧来紫禁城,为他修建一座旃檀寺,最好要一两位大王皈依佛门,做个佛教的护法,再由他劝说,改了国内允许吃人的法律。如此一来,你给足了借口佛门那帮贼秃必定借坡下驴,欢欣鼓舞地到河北来,到那时候光明军再打过来,你就叫你治下的妖族百姓都去寺庙求救,那帮秃驴必会出面跟光明军斗上,到那时候大王自可坐看双方斗法,以收渔翁之利。”

    “妙计!妙计啊!”狐妖拍手叫好,“神君果然是有大智慧的人!”

    对于邓隐的提议,摩黯还是有些动心的,光明军四面围攻,大兵压境,他虽然已经做好了决一死战的决心,但若有转机,不必死战还能抱拳国土自然是要选择后者。

    他的目光又落到郢哥儿身上,沉吟道:“既然如此,六弟你就……”

    “不可!”邓隐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急忙出声阻止。

    摩黯感到意外:“邓先生有什么话说?”

    “大王魔王要着急,听我慢慢道来。”邓隐用手一指郢哥儿,“他的师父公冶黄,绰号百禽道人,是个隐居避世的散仙,法力却是极高,他当年走火入魔,全身瘫痪,在莽苍山坐关八十一年才能出来活动,但却有一点阴渣不能炼尽,无法修成阳神,练就形神俱妙,飞升仙府,必须得用一种万年冰蚕点化心火,使得水火既济,由坎离还乾坤……”他入魔之前修炼的是玄门正宗九天玄经,对于道家修行原理十分清楚,境界也是极高,“而据我推算,那万年冰蚕,现在光明神教教主傅则阳手中!你若放他回去,公冶黄将来必定被傅则阳请出山,就算为了飞升避劫,也会与傅则阳沆瀣一气与咱们为敌的。”

    “哦?”摩黯对郢哥儿要离开他跟公冶黄回终南山也十分生气,“那该怎么办?”

    “就该这么办!”邓隐突然喝道,“乌萨齐!”

    他话音未落,坐在圆头和尚身旁的一个中年道士身子便在椅子上瘫软下来,头向后倒,从他的身体里面飞出一道血影直往郢哥儿身上扑过来!

    “你干什么!”摩黯抬手放出一道金光,从半路上拦截,被邓隐发出一道血光拦住。

    郢哥儿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会突然出手对付自己,按照他的设想,就算是惩罚自己,哪怕要杀死自己,也是大哥出手,哪里轮到他们几个客人动手的?而且看大哥方才的意思,是有意要答应自己和平离开了,他心中刚刚升起希冀,邓隐便叫弟子出手。

    血神经发动时候又快又狠,血影子来时,红光一闪,便扑到近前,他双手掐诀正要施法抵挡,坐在他旁边的狐妖手里的鸠杖上面的鸠口忽然张开,喷出一片寒光,从侧面将他罩住,这下更是出乎他的意料,瞬息间全身冰冷,脑海里一片空白,再想运用真炁相抗,募地眼前一红,便失去了意识。

    摩黯发射出的羽毛被血影神光挡住,短短数秒之间,两人对拼了一千多下,他竟然没能占到丝毫便宜,那黄金剑翎始终未能越过雷池分毫。

    他动了真怒,从王座上站起来,居高临下喝问:“你到底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