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蜀山魔门正宗 > 327 上官红
    石生想不明白枯竹老人的用意:“枯竹老人是得道千年的前辈真仙,虽是太乙散数,却一心要肉身成圣,道行深不可测,他让你找得到底是不是我,也难揣摩。”

    上官红问:“那小师叔你是否有对付妖尸的手段?枯竹老仙说那人是妖尸的克星,能够对付得了妖尸的九疑鼎,你可有对付九疑鼎的法子?”

    九疑鼎?石生听傅则阳说起过,讲那鼎是宇宙至宝,能够吞纳万物,衍化混元,比昊天宝镜还要多了许多奥妙,并说此宝就在妖尸谷辰手里,教他遇着千万避开,不可硬冲硬撞,否则一旦被收进鼎去,无人救护,时间久了,哪怕练就血影法身也要被炼化。

    他摇头道:“我没法对付九疑鼎……”见着上官红眼中难掩的失望,他又说,“若说克星,也未必仅限于有对付他们的手段,如命理相克,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也能无意之中致一个修炼多年的鬼仙丧魂。我虽然没办法对付九疑鼎,但枯仙法力无边,必不会空说大话,想必还是有些缘故的……”

    上官红对这番话听得不是特别明白,她本是官宦人家的小姐,亲娘亡故,后母相逼,偏又无意中撞见后母跟其族侄幽会私通,得婢女相告,奸夫合谋打算将她害死,她吓得不轻,赶忙连夜逃出家门,跑到这大山之中。

    她本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小年纪在这山中挣命,好在这里天气暖和,又没遇着什么毒蛇猛兽,半是自强,半是天养,总算活了下来。

    后来她得到圣姑留下的来的玉符和两册天书,炼成遁法,总算才好过一些,如今也不过才十四岁,前不久拜师易静,随后便是幻波池大战,并未来得及了解更多的仙门之事,大多都是从峨眉派小一辈弟子们那里听说来的。

    石生虽然外表看上去是个小少年,但在仙魔两道已经厮混多年,虽然不用异法,三言两语之间,也能随心所欲,想取得她的信任便能得信任,想知道什么信息亦能得信息,这会又让上官红相信,他就是枯竹老人所言的那位“妖尸克星”。

    “既然如此,还请小师叔快去北洞。”上官红说,“听我师父她们商讨,北洞上层是妖尸崔盈盘踞之所,下层是全洞水力枢纽,动力源泉,妖尸们将那里辟做根基,不但以水克火去对抗南洞,还能分治东西二洞,得先把那里破了才行。”

    石生点头:“嗯,我去北洞不难,不过得先问你一个事情,这幻波池里面,除了我以外,是否有其他男子进来?是不是有个叫齐承基的?”

    “对对对。”上官红说,“我听师父他们说过,啊,齐师叔跟你都是掌教真人的儿子,只不过分托生两世了,你们还是隔世的兄弟呢,那么你这次就是为了救他而来的吧?”

    “我这次来,就是为了他而来!”

    石生随傅则阳修炼魔门正宗,寻常修魔的旁门外道通常信口胡说,自己为主动,靠谎话去给别人编织出一个虚假的故事,构成世界,从而起到蒙骗的效果。

    但是,整个故事都是由许多个谎言构成,谎言和谎言之间都有逻辑联系,如同经纬编织,一个谎言的成立,需要靠无数个谎言去维持,一处破洞,整个世界就崩塌了。

    魔门正宗的手段并不需要许下任何一个谎言,而是让对方自己去编造那个虚假的世界,对方会不断脑补填充那个世界,并且潜意识里希望那个世界是真的。

    前者殚精竭力,神思不安,战战兢兢,虚构的世界越庞大越复杂,就越累。

    后者无为而无不为,以逸待劳,虚构的世界越大越精密,目标反而越相信是真的。

    石生这次来幻波池,确实是为了齐承基和文瑾而来,不过不是为了救他们活命,而是要及时收走他们的元神,还有他们俩手上的几件法宝,以免落入峨眉派的手中。

    上官红脑补出来的,却是另一番情景,于是毫不隐瞒地说:“师父说齐师叔手上有圣姑昔年的镇洞之宝太乙流珠扇,文师叔有前古广成子所遗的天遁镜,二者都能克制妖尸。西洞底层是圣姑昔年炼丹之所,有好几件妖尸觊觎已久的灵丹,事前被圣姑设法隐藏,直到前不久才出现,妖尸必定要去谋夺,正好借此机会将其诱出水宫,便请二位师叔亲自在西洞金宫坐镇,现在应该在西洞地层看守丹炉呢。”

    齐承基和文瑾在西洞最地层,石生和上官红在东洞的最顶层,双方正好隔着幻波池整条的对角线,这里面的通路左一条右一条,千变万化,又有各种禁制,若是不知道路径要想过去恐怕得多费不少手脚。

    石生跟上官红说:“你带我去西洞,先找到他们两个,我得先拿到他们的法宝。”

    上官红觉得有道理,枯竹老仙说这位李仲基小师叔是妖尸的克星,师父他们说文瑾师叔手上的法宝能够克制妖尸,这位小师叔去拿到文瑾师叔的法宝,人宝合一,都是妖尸的克星,然后大发神威干掉妖尸不就是顺理成章了吗?

    她自己找着了“答案”,顺从地给石生带路:“要去西洞,得从这里走。”

    石生抓住她的手:“咱们不要走这些现成的道路,穿墙过去。”

    上官红惊了一下:“这里是圣姑她老人家的洞府,如此穿墙行地,对他老人家太过不敬,况且这里好多地方都有埋伏,一不小心触动禁制,可就糟了!”

    “不怕,事急从权,圣姑她老人家会理解的,妖尸凶悍,咱们能早一点完了此劫,她老人家也能早一刻得享清净,走啦。”

    上官红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也不抗拒,只在心里默默向圣姑祝祷了几句“弟子无意冒犯,因事态紧急,还请恕罪宽宥”之类的话。

    石生的母亲陆蓉波是感灵石地气受孕,可以说,他是大地之子,天赋能穿山透石,在沙土之间穿行,如鱼儿游行水中,毫无挂碍,他又精修五行真经,带上一个上官红,依然快捷,先穿过一道墙壁,再过几间石室。

    上官红说她师父易静和癞姑就在东洞最地层主持,可以去向她们求助,石生自然不肯,非但不去东洞下层,连比较安全的经由南洞绕往西洞的路线也不选,而是从更加危险的北洞绕过去,上官红表示担心。

    石生笑道:“怕什么呢,我不止能克妖尸,天底下一切邪魔鬼怪都怕我怕得要死,我所忌惮的,不过是妖尸手上的九疑鼎,咱们趁势见识见识他们的虚实,也不跟他们打斗,从顶层穿行过去,直往西边去。你说他们都在攻打中洞圣姑寝宫,那是正好,咱们就来个避实就虚,去找崔盈的寝宫,看看能不能捞着点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