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陛下免礼 > 第208章 请客
    待李弘冀哭了个痛快,吴驰这才上前安慰道:“亲手杀死自己的叔父,这滋味确实不好过。可你要明白,他若不死,便是你亡。”

    李弘冀哽咽道:“此番道理,我怎能不知,只是伤怀叔父,为了帝王之位,竟然如此狠毒待我……现在想想,真是后怕,若不是有吴兄相助,今日化为灰烬的恐怕便是我李弘冀。吴兄,李弘冀有礼了!”

    说着,李弘冀便要闪开身来,向吴驰作揖行礼。

    吴驰连忙止住,道:“吴王万万不可,兄弟我也是贪图自己利益,天上人家可以没有齐王,但绝对不能没有吴王。”

    李弘冀稍一怔,道:“难得吴兄如此实诚,能交到吴兄这样的朋友,实在是本王……哦,不,从今往后,在吴兄面前,只有李弘冀,再无吴王。”

    吴驰哈哈一笑,道:“吴王终究是吴王,将来还会是大唐国君,我吴驰今生能与吴王称兄道弟,已是万分荣幸。”

    李弘冀面带愁云,道:“此一战,我大唐军溃败,尚无脸面回金陵,又何谈继承国君啊。”

    吴驰淡淡一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吴王整理旧部,卷土重来就是。”

    李弘冀道:“可南闽军有那怪兽助阵,如何反败为胜?”

    吴驰想了想,道:“依我看,那怪兽应该是齐王伙同那道士所产生,如今那道士跑了,怪兽也应该随之而去。吴王,空在这儿犯愁发呆总不是个办法,当下理应归拢残军,能战则战,若不能战,再行计议就是。”

    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二人当即下山,找寻收拢被怪兽冲散又被南闽军虐杀的残部兵将。

    。。。

    天庭之上,洪波和吕清风看到了这一幕,却是既忧又喜。

    忧的是,吴驰干掉了李景遂,如此大好桥段,却因牛奔的掺和而无法录制播出。喜也在牛奔身上,这货居然调教出十数头灵兽残害了上万兵士的性命,有此借口,便有机会说服打妖除魔委员会的孙主任,从而除掉这个节目组的心腹大患。

    当下,吕清风立刻去了恩师的五庄观,讨要了六枚人参果,精致包装成了两份,便马不停蹄地赶去了皇宫,找到了后勤管理部的猪司长。

    三枚人参果送上,猪司长登时喜笑颜开。

    “说,兄弟,什么事尽管开口,只要我老猪能办得到。”

    三百年前,猪司长陪陈祎西行,与五庄观同吕清风有过一面之缘,只是,那次见面闹得并不是很愉快,之后,这二人便无交集。

    幸好猪司长是一个贪财好色之徒,而吕清风送上的人参果又是天庭罕见之物,故而那猪司长见到了吕清风就像是见到了多年挚友一般,将胸脯拍的砰砰作响。

    “兄弟想请孙主任吃餐饭,所以来麻烦猪司长,想弄点稀罕的食材。”

    猪司长呵呵笑道:“请我猴哥啊!好说,好说。我猴哥最爱吃的便是龙肝和凤翅,我这就给你去取来。”

    不多会,猪司长取来了五条冰鲜龙肝和一对冰冻凤翅,交到了吕清风的手上。

    吕清风要付钱。

    那猪司长登时瞪起了眼来:“见什么外?孝敬我猴哥本就是应该,再提钱的事,别怪我老猪不交你这个朋友。”

    话说的好听,但吕清风明白,能从猪司长手上拿到龙肝和凤翅,全是看在了那三枚人参果的面子上。

    当晚,在电视台自办的贵宾餐厅中,吕清风洪波宴请了打妖除魔委员会的孙大主任。

    酒过三巡,洪波将凡间发生的事情向孙主任做了细致汇报。

    吕清风随后总结道:“那牛奔虽然没有亲自残害凡人,但其调教出来的灵兽却残害了上万条性命,如此行为,罪孽深重啊!”

    孙悟空平心静气地听完了二人之词,却是沉默不语。

    主观上讲,牛奔那厮确实令孙悟空憎恨,甘做他人炮灰而给自己添乱,这种人,不打不杀实在是难平心中愤恨。

    客观上说,那牛奔确实有错,身为天庭神仙,吃的喝的全都是凡间供奉,可他却因一己之怨而使得上万凡人丢了性命,与理与法,均不可容。

    可是,牛奔所犯之错,却并不归孙悟空的打妖除魔委员会所管辖。

    就比如。

    政府不得干涉企业的自主经营。

    若是那政府官员借助手中权力,强行干涉企业的经营活动,导致企业大幅度亏损,如此错误,纪委当然有权力有责任予以调查并加以惩处。

    可是,那政府官员只是调教出来了一名企业管理者,之后从未就该企业做过任何干涉行为,而他调教出来的这名管理者却使得企业陷入倒闭边缘,大批员工被迫下岗失业,那么,此官员之错,如何惩处?

    眼下,孙悟空所面临的的正是如此难为。

    “如此罪孽,还不能办了牛奔那厮?”吕清风不在其位,很难理解到孙悟空的难处。

    孙悟空端起酒杯却又放下,迟疑片刻,道:“单是那牛奔,莫说有此罪行,即便仍在你电视台任职,办了他又有何妨?先抓后审,总是能找到他的罪证。只是如今,这厮背后的势力蠢蠢欲动,我听说,你们电视台进驻的工作组,便是那帮势力活动之后所产生的结果。吕台啊,如此关键当口,必须小心行事呐!”

    吕清风道:“那牛奔罪证确凿,我想,他背后势力也不会蠢到为一触犯了天庭律条的人说话吧。”

    孙悟空轻叹一声,回道:“关键点就在于那些灵兽是否受牛奔指令而肆虐行凶,方才听洪导描述,牛奔仅仅是打了声唿哨,这唿哨能代表什么呢?可以说是对灵兽发出的指令,也可以说是闲来无事胡乱一吹,这其中,能够拿出来扯皮的因素实在太多。”

    洪波插话道:“难道就没办法处治那厮了?难道还要任由那厮在凡间胡来?”

    孙悟空淡淡一笑,道:“办法倒是有,只不过,和两位的期望值相差甚远。”

    吕清风面露期望之情,急道:“说来听听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