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蟒行 > 第五十四章 虫行
    对于邢意的话,一袖也没有在意,看着邢意与杜金龙斗嘴,一袖只是笑笑。当杜家家主邀请四人进府时,林镇南一把拍在了一袖的脑袋上。

    “看着没,这就是眼中的江湖。”

    “这就是江湖?”一袖愣了愣,似乎有些不明白林镇南的话。

    林镇南揉了揉肚子,双眼微微一眯。“江湖并非中原才有,侠客剑士也只是迫于无奈才提剑而行。若是这天下太平了,哪里会有这么多的苦命人。”

    “苦命人。”

    一袖重复念了一遍林镇南的话,想到了自己的爷爷,那个手提酒壶凯凯而谈的神医。

    唉……

    一声长叹,一袖跟在了林镇南的身后。刚走了几步,杜金龙和邢意便从一旁凑了过来,二人俱是争得面红耳赤。待见到一袖后,邢意一把搭在一袖肩上,撇着嘴瞪着杜金龙。

    在那一刻,一袖的思绪竟是变得有些恍惚。他想到了那个陪他一起去云水大牢救爷爷的茶摊小子,李木。

    正在一袖愣神之际,杜金龙晃动着壮硕的身形来到了一袖的面前,左右看了看,管家以及小厮已是走远,杜金龙这才微微低头,叫了一声长兄。

    “这……”看着邢意得意的眼神,一袖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杜金龙的,张口欲问,杜金龙先是给出了答案。

    “我问了爷爷,他老人家让我以后跟着邢爷爷习武。因为……因为意哥比我大,所以……”

    一袖的脸上再次多了笑意,并非是因为杜金龙的表情。而是他这个自幼在山中摸爬滚打的少年,多了两个朋友。

    随后,杜府大摆宴席,繁华之重当真如圆月十五花灯节一般,整只的猪,各种果子,佳肴美酒,珍馐百味。

    宴席中,坐于上位的自然是邢老以及杜家家主二人,凯凯而谈当年之事,下手位的一袖听得仔细,依稀明白了这二人之间的关系,若真要用一句话说之。那就是邢老当年只身一人提双刀救下了杜家家主杜五。

    酒过三巡,话至正题。邢老也便趁着酒兴说出了自己想要开宗立派的事情,一语出,直让杜家家主不禁咳嗽了一下。左右看了看,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我说老东西,你不知道开宗立派这种事是要一手好武艺的吗?你这把老骨头了,还来折腾什么。丐帮?叫花子的路数,算不得算不得。”

    邢老倒没还嘴,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酒杯,抬手指了指狂吃不止的林镇南,随后又将手指向了杜家家主:“宗派自然是要开的,只是我何时曾说过要自己开宗立派了?老五啊,适才与你比试一番,我看你身手尚可,不知可否来我这丐帮做个长老?”

    杜家家主略微沉吟片刻,看着席上众人的眼神正了正身子:“哦?我原以为你是因为我孙子的事来的,可你这话一说我才明白,你竟是要拉我这个家主入伙。早知如此,刚才和你交手的时候就不那么卖力了,哈哈哈哈。”

    “这么说你是同意了?”邢老不露痕迹的将一盘上好的卤肉推到了林镇南身旁,林镇南也不客气,先闻了一下,待确认这盘卤肉为上品吃食之后方开始了进食。

    “这……”杜家家主再次沉吟,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席间只剩下了几个少年的低语以及林镇南的咀嚼声。

    “你们怎么不吃呢?”林镇南一把扯下手里的肉,顺势在一袖身上抹了抹油。一袖微微撇嘴,将林镇南面前的一碟卤花生端到了杜家的管家面前,杜家管家受宠若惊的点了点头,未等开口,一旁的杜金龙抓起一把花生塞进了嘴里。

    席间又多了一个人的咀嚼之声。

    见林镇南发声,杜家主似见到了救星一般,面向邢老问道:“老东西,不知这位壮士是?”

    “林二,赵木,城中偶然相识。”邢老简单的报了林镇南与一袖的名字之后,依然玩味的看着杜家主,似乎在等他的回答。

    席间,一袖一边抹着身上的油一边注意着几人的动态。从邢意到邢意的爷爷,从杜金龙到那个来回端着吃食的婢女。

    看样子,那个婢女的年纪只比他大一点吧,一袖这样想到。

    气氛有些安静,一袖开始打量起了杜府的富丽堂皇。

    做木材生意的,自家的府衙总不会差到哪去。从雕花到屋梁,从上面的花纹到木质的纹理,一袖就这样来来回回的看着,直到他在一处松木花纹的缝隙中看到了一只虫子。

    不知名的虫子。

    在一袖注视到它的时候,它正沿着雕刻好的花纹来回的爬着,似乎这手工刻画的花纹就是它此刻的使命。它就这么来回的爬啊爬,从上到下,再沿着花纹又回到了起点。

    “老东西,你来真的?”杜家主端正了脸色。

    “你看我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假过呢?”邢老不露痕迹的扯了扯衣领,露出了一条暗褐色的疤痕。

    气氛再次静了下来,那只虫子依然慢慢的爬着。来来回回,吸引着一袖的注意。

    “当年你就这么执拗,现在还是这样。”

    “人这一世,总要有个奔头。”

    “开宗立派不是那么好做的。”

    “那总要试试才知道,我行走江湖数载,世事已然看淡,或许这是我最后的心愿吧。”

    松木花纹中,爬了一遍又一遍的虫子慢慢停了下来,搓了一下触角,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爬了过去。

    “既然已是晚年,何不安然度之?”

    “屁话,那年你也说要做个大侠的,可后来呢,不知道是哪个孙子去做起了木匠。”

    “时也,命也。当年是当年,此时是此时,你看我这杜家上上下下,如何能舍之!”

    木梁之上,方向爬行的虫子似乎找到了新的乐趣,爬行的速度比之前快了许多,一旁吃空了数个碗碟的林镇南伸手在一袖面前晃了晃,打了一个饱嗝。一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再看向木梁时,只见那只原本爬行的虫子旁边又多了一只虫子,越过数道沟壑,来到了花纹中间。

    “人生一世,总是要为了梦想拼一拼的。”

    邢老一句慨叹,引得一袖林镇南俱是转移了注意力,反倒是杜家主低下了头,一袖摇了摇头,视线转回松木花纹处,只见两只虫子已是爬出了花纹中,沿着木梁直直向上爬去。

    “也罢,老东西,那我便应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