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灾荒年间
    时光过得飞快,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现在赤水已经学会了两千多个字,戈大夫家的一些医书都被赤水翻看过。赤水也认识了众多的药草,学会了一些简单的药方,已经算是半个小大夫了。戈大夫对赤水学习能力之快也是很惊讶的,连说可惜,要是个小子,就收做徒弟了。

    现在家里人有个头痛脑热的小毛病,也由赤水去采药草来治,如果不见好的话,赤水就去请教戈大夫,也算小有经验。不过只限于家里人,村里其他人可是不敢的,他们也不敢让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娃给他们治病啊。

    在乡间田埂上,一个小女娃背着一个小药娄,快速的往邻村跑去,两根麻花小辫在脑后晃着,土里土气得可爱。

    其实赤水也很无奈的,她是打心里的不想这样,但当所有人都这样打扮的时候,她也只有跟随着潮流走。

    赤水冲进戈大夫家门,就看到戈大夫,戈大娘和青木都在,她微笑着跑过去,放下背娄,“戈大夫,看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说着拿出一个小布包,放到圆木桌上。

    戈大夫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小布包,又看了看赤水,问道:“小丫头,是什么啊?这么神秘?”

    青木笑着摇了摇头,一副已经很习惯的样子。

    戈大娘则从旁拿了一个木碗,舀了一碗山泉水,递给赤水。

    赤水谢过戈大娘,咕噜咕噜一下子把水全喝完了,才放下碗。然后不紧不慢地把布包打开,递给戈大夫,让他自己看。

    戈大夫眯眼仔细的看着布里包着的东西,那是一颗云芝,有百来年的样子。他的脸沉了下来,“鬼丫头,你是不是进山内圈了?”

    赤水一脸受惊吓的模样,“这都被你老猜到了?”知道戈大夫担心她深入山里采药出事,连忙又解释道:“就挨着山外围呢,不远,真的。”

    “是不是你娘又病了?”戈大娘爱怜的看着赤水。

    戈大娘的儿女都在青山乡里做事,每年也就回来几次。这两年多来,赤水隔三天就往她家跑一回,早就熟得不能再熟了,戈大娘也把赤水当成了小孙女对待。

    “嗯,这几日酷暑炎夏,我娘身子中了暑,很虚弱,下不了床,我就想去山里碰碰运气。”说着还嘿嘿笑两声,一副运气很好的样子。她娘自从生了弟弟后,身子就虚了下来,常常小病不断,一年有近一半的时间都是躺在床上的。

    “你这孩子,万不可再这样胡来了,有事叫当家的先去看看。”戈大娘也有些不高兴了。

    赤水心里很感动,戈大夫一家是真的把她当亲人看。嘴里连忙说着以后再也不敢了的话,把药草交给青木,换成了银钱,这是给她娘抓药的。又和青木说了一会,借了戈大夫一本医书,才离开戈大夫家。

    走在路上,赤水的小脸已经笑不出来,忧愁的望着两边的稻田。今年的气候异常恶劣。都说春雨贵如油,今年就没有多少雨水,夏天又格外炎热,已经很久没有下雨了。稻田里的泥都已经龟裂,抗不住这连连的晴天。

    家居地势高的地方,打的井都已经干枯,都要到地势低的地方去提水来喝。就连戈大夫家都是每天清晨到一里外去提山泉水。

    赤水家的井早在二十天之前就枯了。这样下去粮食要大量减产,明年可怎么过活啊?越想越是忧心忡忡。

    回到家,赤水把从戈大夫那抓的药和剩余的银钱交给大姐,歇了一会,就看到邻近的袁家九岁的小丫头往她这走来。

    走近了,赤水就看到袁丫两眼红肿肿的,像金鱼的两个大眼泡。忙问道:“怎么了?被谁欺负了?”

    因为住得近,她们两家还是常有往来的,她俩年龄又比较相近,她跟袁丫也比较熟悉。

    “我来跟你拜别的,我过几天就要走了。”袁丫揉了揉眼睛,说着。

    赤水很惊诧,“走?去哪啊?”边说边拉着袁丫坐下。

    小丫头听到赤水一问,眼眶里的泪一下子又冒了出来,怎么也止不住。赤水边帮她擦边听她抽抽咽咽的说,好久才理清楚大概。

    原来今年大旱,袁丫的爹娘眼看着粮食要减产,明年肯定是不够吃。袁大袁二又都还没娶媳妇,就算着趁早把袁丫卖到城里当丫环,还能卖个好的价钱。要是等到大家都饿肚子开始卖儿卖女的时候,可就不值钱了。反正早晚也要卖的,总比全家一起饿肚子的强。她爹娘已经联系了刚好回家探亲的苏牙子,七天后来领人。

    赤水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又不能陪着袁丫一起哭,好不容易把袁丫劝住了,安慰了一番,送回她家去了。

    回来转过头一想,她家也比袁丫家好不到哪去。她娘身子一直不见好,如果粮食再大幅度减产,肯定是会出现经济危机的。

    大姐十五岁了,下半年就嫁人了,二姐也已经订了亲。小弟又才两岁多,就只有她高不成低不就,又是个丫头,要卖的话她爹娘肯定是卖她的,想着想着,赤水心里立马涌出强烈的危机感。

    吃晚饭的时候,赤水仔细的观察着她的爹娘,貌似她们还没有往这方面想。可不想不等于就不存在啊,她心里很是难过,又有些伤感,她已经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了,要离开他们,她也会舍不得的。

    可有些事强求不来,都不过是为了生存而已。她爹娘肯定心里也不会愿意把她卖掉,亲亲的骨肉啊,又养了八年,怎么会舍得的。

    可赤水不能这样想,既然是这个家的一份子,总要帮着解决家里的困难。袁丫她爹娘有一点说得很对,早晚都要卖掉,为什么不趁早卖个好价钱?

    赤水在心里整整挣扎了三天,终于还是决定挑起这担子,出去看看也没什么不好。她是个成年人,又不是真正的八岁的小姑娘,也不会那么害怕外面的未知的世界。

    当天晚上,她就把袁丫的事跟她爹娘说了,包括袁丫她爹娘的想法,她爹娘还一脸的莫名,赤水又说了她自己的想法,阐明自己想跟着袁丫到外面去看看。

    赤水她娘一下子就哭了,直说是她的身子拖累了这个家。她爹则在一旁脸色黯然。他们都是一辈子种地的老实人,没见过什么世面,也不可能想到这么远,现在由赤水提出来,让他们心里是说不出来的愧疚。

    他们都知道赤水是个孝顺的孩子,小小的个子就跑到山里采药补贴家用了,现在又听她说是自己想到外面去看看,那能不知道赤水是为他们着想才这么说的,心里更是百般不是滋味。

    可赤水主意已定,一心要跟着袁丫走。赤水她爹去了一趟袁丫家,打听了苏牙子的情况,听说就是送到青山乡大户里去当丫环,就同意了。跟袁丫她爹娘打了一声招呼,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屋里闷了一宿。

    赤金赤木听说赤水要走,急得直哭,很是舍不得,赤木更是嚷着要卖卖她的话。赤水连忙把她劝住了,丫头年龄大了不好卖的,值不了几个钱。最好卖的就是八至十岁的小丫头,已经懂事了,又好调教,价钱也会高些。

    第二天,赤水又去了一次戈大夫家,还了医书,作最后的告别。戈大夫,戈大娘,青木听了后都是很无奈,只好将外面人心险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以及各种为人处事的道理仔仔细细的叮嘱了一番,才把赤水放走。

    接下来的几天里,赤水哪儿都没有去,只在家尽量的陪着亲人。但那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