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入阁得竹
    自遭遇夺舍事件过后,赤水就没有闲情逸致在外逗留了,匆匆的赶回千云门内。

    到执事处报备并领了这几个月的丹药和灵石后回到木屋,听到消息的齐俊秦钰秦襄三人已候在了她的木屋前,赤水忙请他们进去,泡了茶,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后,赤水才坐下,开始细细的给他们讲起她此行的一些经历。

    特别是在讲解到遭遇夺舍的事件时,赤水更是讲得仔细,齐俊三人听着脸色都是一变,惊骇异常。

    赤水也知道,他们虽然修为比她高深一些,但实际上都是未经风雨的小菜鸟,而且他们灵根资质优异,比她更有可能遭遇此种状况,仔细的给他们说说,让他们警醒一些也是好的。

    齐俊三人认真的听赤水讲完,面色都是难看不已,即使赤水说了她因此修为也达第五层的顶峰,他们的脸色也没有缓和过来,只是他们三人也没有多说话,只是让赤水先好好的休息,就相继离开了。

    她也有些累了,这一路上都没有好好的休息过,她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就沉沉进入梦乡。

    再次醒来是又已是神轻气爽,她伸了一个懒腰,起床洗漱后,方坐下来,掏出从青年男子身上搜出的那个储物袋,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全移出来摆在桌面上。

    只见桌上一把蓝芒飞剑,几张符筹,一瓶上品凝气丹,一本修仙的功法,二十来块下品灵石,一些换洗的衣裳和干粮若干。

    赤水首先拿起那把蓝芒飞剑,长约一尺,宽约寸许,剑刃薄细,尽显锋锐,剑身表面磨砺光滑,铭刻着流云图案,整把飞剑覆了一层蓝色耀眼的光芒,看这飞剑的成色,应该是一件上阶法器,等她修炼到了炼气第七层就可以用了,先收起来,话说秦钰秦襄突破到第七层后,就到门内天材阁去挑选材料各做了一件上阶法器,秦钰的是一把飞剑,秦襄的则是一把攻击的刺回环。

    至于那几张符筹,她还认不出具体是什么符筹,只好先收起来改天问问齐俊大哥。

    一瓶上品凝气丹,有九颗,是她三个月的量呢,是好东西,收起来。

    那本修仙的功法对她没用,她已经有了,也不打算再更改,随手进储物袋,干粮,先放着吧!那些衣裳,她用不上,随手招了一个火球术出来,眨眼间,就变成了点点灰烬,她衣袖再一挥,彻底消失了。

    现在,她要开始突破到第六层了,先将第六层的口决记熟,然后拿出从执事处领的中品凝气丹,服了一颗,在床上静坐下来,入定,潜心进入修炼中。

    日起日落,对于赤水来说,时光平平无奇的从指逢间溜走,她都没来得及注意,就已经十五岁了。

    因为她是孤身一人,她及笄的时候,秦襄来给她穿了耳洞,表示她可以嫁人了。

    这两年半来,她的身体也开始抽条了,噌噌噌的一路拔高,现在已有一米六,貌似还有再向上噌的趋向,她的脸庞也由原先的圆脸变成了现在的鹅蛋脸,眉眼已经长开,没有女大十八变,依然只能算得上清秀而已,赤水对此倒是很满意,不美不丑,刚刚好。

    她也在突破第六层后,又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才突破到了第七层。

    果然再一次证明了五行灵根的修行之艰难!秦钰秦襄已经突破到了第九层,和她相差两层。你可别小看了这两层,那同以前的七层跟五层不是同一个概念。

    总之,一句话,这差距是越发的大了。

    而齐俊也已筑基成功,外出做任务去了。

    依照门规,她突破到炼气第七层后就可以到天材阁去挑选一样炼气材料,让门内炼器师炼成一件法器,法器的成色则要看所选的材料、炼器师的炼器水平和一定的运气。

    天材阁,其实是一座四层高塔,成锥形,第一层空间最大,第二层次之,以此类推。第一层放置的是炼气期弟子所需的材料,第二屋是筑基期修士的,第三层是金丹真人的,最上一层则是元婴前辈的。

    赤水来到阁前,将她的禁制玉牌交给看门的青衣前辈,待他验过确定没有问题,再把那玉牌递还给她后,那位前辈打开禁制,带领她走了进去,以赤水的修为肯定是看不透那位前辈的修为层次,但能够来看守这宗门重地,修为绝对不低就是。

    所以赤水也没有费心去猜,直接将目光落到了周围的架子上,只见天材阁第一层,密密麻麻摆放着数十个架子,而每个架子都有五层,每一层上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材料。

    赤水也不慌,开始一一的看过去,很多材料都是她不认识的,但她还是看得出来,这大多数的材料都是此矿石,金属材料,毕竟千云门是以修剑为主,绝大多数千云门人都是御剑攻敌,以攻代守。有些神通厉害的更是能一人御剑十多把,有攻有守,面面俱顾。

    当然,阁内也还有一些其它的材料,比如刚木等各种硬木材料,天蚕丝织的各种丝帛等,都是可以炼制成法器的主材料。

    赤水一个架子一个架子的看过去,那位前辈则跟在她的身边,每当她的视线停留在某一种材料上流露出一丝兴趣时,那位前辈就会跟她讲这种材料的来历及适合做成什么样的法宝,

    赤水连连看了好几种,那位前辈也没有不耐烦,依然详尽的一一讲解,这反而让赤水感觉这个老头真的是深不可测。

    但在听过老头的解说之后,赤水也并没有选中她之前看上的材料,仍旧继续的往前走。

    其实这些材料也并不是很稀有,大多都是中低级的材料,只是赤水心中本就没有具体要挑选材料,她本就对这里面的材料不熟,她就想先了解过后,然后再选总不会有问题。

    突然,赤水的目光无意识的一扫,扫到一旁架子的最下面一层的角落,那里单独放着一截竹节,赤水有些好奇,走过去,蹲下把它拿出来仔细的观看,只见它约在一尺多长,极细,全身呈黄褐色,但色泽极不均匀,一团黄,一团褐,很是难看。

    那位前辈看到赤水拿出那截竹节,脸色终于变了,眼神有些许复杂,面色又有一丝古怪。

    他见赤水拿着那竹节不放了,才随即解释道:“这是天极真人从地阶秘境里带回来的一截竹节,约有五十年竹龄。”

    “天极真人?”赤水疑惑。

    那位前辈叹了一口气,方才说道:“那是一百多年前的一位金丹真人,他在带回这截竹节不久,就疯魔了,残杀同门金丹真人三名,筑基修士十六名。”他的语气很沉重,仿佛又想到了什么,想必当时的情形定是混乱之极。

    赤水听了也无法言语,毕竟这个时候,她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这么久。

    过了好一会儿,那位前辈才从沉思中醒来,他看了一看那竹节,又再看了一眼赤水,说道:“这竹节用来炼器是不太好的,你看它年龄较短,不够硬实,颜色也不好看,用来炼器的话最多也就炼成中阶法器,跟敌对阵的时候,它受到攻击很容易就会破裂。”

    “炼成飞行法器也不行吗?”赤水想了想,问道。

    “飞行法器?”那位前辈一怔,可能没想到她不是要炼攻击类的法器,而是炼飞行类的。毕竟她们这些修为层次只在炼气期七层的,最先想到的应该都是炼一件攻击类的法器来自保,而不是想着炼飞行法器。他也不是说这样的人就没有,只是说比较少。

    “这倒是可以的。”那位前辈有些奇怪的又扫了赤水一眼。飞行法器对硬度的要求并不是很高。

    “那我就选它了。请问,我可以先不忙炼器吗?等我找到了辅助的材料再一起炼,可以吗?”赤水有些高兴,因为她一眼看到这截竹节,她就想把它炼制成一支竹笛,长短正合适。但制作一件竹笛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还要软木塞,丝弦等辅助材料。

    而她现在恰恰没有,只好以后去找了。

    “可以,你到时候材料准备好了再来找我就是。”那位前辈见赤水已经选定了材料,就带着她往外走去。

    赤水谢过了那位前辈,将那段竹节放入储物袋,方才离去。

    (眷念有话说:求推荐,求收藏,求众位亲的评!今天眷念已经A签,以后会更加努力的,还请大家多多支持,你们的每一张推荐票,每一个收藏,都是对眷念最大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