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黄阶秘境(二)
    待稳住身体,她的面色就是一沉,怒声道:“你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一下?”

    先前,她之所以会听从小白的话,往右走,是因为她和它有着同生共死的契约,它应该是不会害她的,但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

    这算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打斗,虽只有十数息的时间,但其中惊险万分,若是算漏一步,她今天就得交代在这儿了。

    而小白,在打斗刚开始时,就飞离了她的身边,只在一旁空中悬停观看。

    它听到赤水的怒声责问,眼神飘忽不定,东瞄西瞄,就是不看赤水,一会儿,赤水的心里才响起它微低的声音,“我这里还有一份黄阶秘境的地图。”

    “黄阶秘境的地图?”赤水听了就是一惊,先不说它怎么会有的,这八成又与它的那血脉传承有关。关键在于妖族怎么会有这秘境的地图呢?难道……

    想到此,赤水双眼盯着小白,问道:“你们妖族也可以进此秘境?”

    就见小白朝天翻了一个白眼,才答道:“莫非你以为就靠那十个元婴期的小爬……,人类,就能把这禁制打开?”

    赤水想了想,“不是说每十年的这一天,禁制都会弱上几成,所以他们合力,才能将之打开么?”

    小白看赤水脸色缓和了几分,它开始往赤水的方向移了几尺,才说道:“若不是在另一端入口,有我们妖族先将禁制击弱,你们能如此轻易就将这禁制打开?”

    “那你的意思是,这秘境同时还有妖兽进来?”虽然秘境内有些珍稀贵重的灵草,在生长时,都会自动生出妖兽守护,但那些妖兽大都灵智未全开,以她们的修为,还是可以应付得了的。但若是有外界的灵智已经全部开启的妖兽进来,就完全不一样了,它们拥有了相当的智慧,能力也不会比人类弱。若是碰上,绝对会是一个让人头痛的麻烦,说不定,还会因此而命丧它手。

    想到这里,赤水突然一顿,问道:“以前那些入秘境丧命的人,是不是就是因为你们妖族的缘故?”

    小白瞪向赤水,说道:“妖族所需的灵草,与你们人类所需的灵草不一样,大多生长在秘境的外围,一般是碰不上的,若是碰上了,当然也有可能。但是,你们人类杀人夺宝的也不在少数。”说完,还不屑地扫了赤水一眼。

    赤水听了,点了点头,知道它说的是事实。就因为人类的自相残杀,六大宗门才在数千年传承下来,都没有发现这秘境,还有妖族同时进来。

    不过说到妖族所需的灵草大都生长在外围,赤水不由眯起眼睛,轻声问道:“你把我指到这条路上来,不会就是因为这条路上有你需要的灵草吧?”

    小白见此,一下又往远处移动了数尺,才期期艾艾的答道;“在那边,有几株芝兰草。”

    赤水往它所指的方向一看,果然,在那儿,立着五株约两寸高的暗黄色灵草,灵气淳厚,每株相隔约一尺,成梅花形。

    赤水又把目光移向躺在地上那只已经死去的妖兽,大概也就猜出来了,这只妖兽八成就是守护这几株灵草的。

    它见赤水走来,以为是来抢夺灵草的,所以才主动用尖利飞石攻击她。

    想到此,赤水又狠狠地瞪了小白一眼。

    然后,她才走到那只妖兽面前,只见她的数枚遁影针,全身没入了那只妖兽的颈部。这妖兽的身体之强横,连她的蓝芒飞剑都砍不动,而这遁影针,却是可以全身刺入,可见其锋利程度。

    赤水对这遁影针,很是满意,她调动感知,将之全拔出来,小心的收回袖内。

    接着,她又看了看这只妖兽的尸体,想了一下,才施了一个冰冻术,将之冻住,收回储物袋内,这妖兽,就留着以后给小白解决吧!

    然后,她才走向小白所指的那五株芝兰草,蹲下,掏出玉锄,将之一一挖起,放入玉盒内,收了起来。

    她站起身,正打算继续往前走,突然想起什么,说道:“小白,即使我帮你找到这些灵草,到时候出了秘境,也是要交上去的。”她可不认为,她能瞒得了元婴期的前辈,将灵草私自扣下来。

    他们肯定也会采取某种措施,防范着赤水她们这样做,毕竟这些灵草,都是珍稀异常,特别是筑基丹的灵草,在外界已是寻不到了。

    小白看事情已经过去,又重新移回到赤水肩上坐下,道:“你放心,我自有办法。”

    它有什么办法?赤水听了有些疑惑,难不成?它也有储物空间?

    不过她也没有再问,这小白因为那什么血脉传承,神秘的东西多了去了,她也无法细问,只是沉着脸,严肃道:“你那还有一份秘境的地图,那么,前面有什么,你得先同我说,若再像这次这样……”

    说到这里,赤水重重哼了一声,她也是有脾气的,这一次就算了,若还有下一次,她会让它知道,惹恼了她的后果。

    小白可能也知道捋到了赤水的虎须,乖乖的点了点头。

    赤水这才提脚继续往前走去,期间,因为她们离云雾草的所在地并不远,而云雾草必须要第二日清晨才能识别。

    因此,在小白的指引下,赤水避开了一些危险,在那片沼泽地周围,斩杀了几只妖兽,又得到了几种小白要的灵草,同样的,赤水也把那些妖兽的尸体收回储物袋,相信在这之后很久,小白都不会缺肉吃了。

    几度奔波之下,夜晚终于来临,赤水在一颗参天巨树上,找了一根巨枝作为休息地,坐了下来。

    虽然夜晚或者白天,赤水用感知来说,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她今天灭杀了数只妖兽,灵力耗去了大半,在这样危险的地方,没有灵力,是很不利的,所以她才会找地方停下来,借此恢复耗掉的灵力。

    虽然是坐在巨枝上,离地面有百余丈,但赤水也不敢掉以轻心,一整夜,也只是闭目静坐,感知放开,时刻注意着周围,并不敢进入修炼中。

    一夜平安过去,清早,赤水就赶到了那云雾草的所在地,果然,那云雾草是群居类植物,赤水一眼望过去,上空飘着十来朵小云雾。

    赤水见之就是一喜,但她也没有立马奔过去采挖,而是小心的靠近,那地图上注明了,这云雾草也是有妖兽守护的,而且还是赤水最不喜欢的蛇类妖兽。

    赤水背部绷直,一步一步小心的往前行进,猛地,一股凉意袭来,赤水条件反射,一下往旁边跳去数丈远。

    待她回过头来一看,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刚才的凉意,也只是巨树树梢上的露珠,不知道被什么摇落,如玉珠般洒落下来,刚好落在赤水所站的位置而已。

    赤水又抬头往上看了看,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见此,赤水反而更慎重了,她不敢再贸然前进,只在原处又静立了一刻钟,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她才开始继续往前行去。

    又过了一盏茶的工夫,赤水终于来到了一株云雾草旁,她一看,这株云雾草刚好有四片叶子,正是她需要的。

    她又用感知观察了一下周围,仍然没有发现什么,她才掏出小玉锄,正要往那云雾草一挖,就在这时,在旁边巨树上,一根如大腿粗的绿莹莹的条状物猛地往赤水的位置射来。

    赤水却是早有准备,直接往旁边一跃,就躲过了它的攻击,待她再细看时,才发现那条状物就是一条粗大的妖蛇,有十来尺长,混身的底纹与树枝相似,其上布有绿色如树叶般的花纹,隐在巨树上,不知道用了什么神通,竟是骗过了赤水的感知。

    此时,那三角扁平蛇头上,两颗如黑豆大小的眼珠正紧锁住它的猎物,数寸长舌一伸,露出两颗尖利的毒牙,身躯一弹,又往赤水袭来。

    赤水本就最怕这类妖物,再加上它眼神阴毒,紧盯着她,让她头皮发麻,寒毛顿时倒竖起来,反应一下慢了一拍,眼见它已经快袭至跟前,才慌忙运起小钟,将钟口对准那妖蛇一挡,那妖蛇就一下撞入了小钟内,赤水忙将小钟往地下一扣。

    哪知,那妖蛇反应却是迅速异常,就见它在外的躯体一扭,它整个头,就在赤水扣下的一瞬间,滑了出去,让赤水扣了个空。

    赤水不敢大意,驱动蓝芒飞剑,往它的位置快速攻去。

    那妖蛇见此,一个摆尾,身躯往旁一移,居然就真的躲过了蓝芒飞剑一击,只见它蛇口一张,一束水柱就射向再次向它击去的蓝芒飞剑,那水柱一接触到飞剑,就哧溜溜冒出一缕寒气,然后迅速的,蓝芒飞剑全身,就被一层厚厚的冰包裹住,赤水与飞剑的联系被那冰层隔断,那蓝芒飞剑失去控制,一下就掉落在了地上。

    赤水见此,就是一哼,你还是一条冰属性的妖蛇?

    在那妖蛇掉转蛇头,对准她时,她的手往储物袋上一拍,十数张金黄色符篆就出现在她的手心,她直接将那一把符篆往妖蛇的位置一挥,顿时,那十数张符篆在空中时,瞬间变成了十数个如圆盘大小的火球,同时往那只妖蛇袭去。

    那妖蛇喷出的水柱浇熄了几个火球,但另外绝大多数的火球,都击中在它的身躯上,顿时,那妖蛇似是疼痛异常,蛇尾一扫,一下就将旁边一颗大树的根拔起一半,再一扫过去,那颗大树就已横躺在地面上。

    赤水忙往巨树上一跃,躲过那蛇尾的几度攻击,然后,就见那妖蛇的动作越来越小,最后,竟是没有再动了。

    赤水可一点不敢大意,先是用小钟将那妖蛇的头部扣住,然后掏出一枚遁影针,单独调用一大缕灵力注入其中,就见那遁影针开始变粗变长,不一会儿,就变得四五寸长,手指头粗,她运起遁影针,往那妖蛇的七寸处,猛烈扎去。

    一下就将那七寸处刺穿,就见那妖蛇的整个身躯猛地抽搐了几下,再次不动了。

    哼,原来刚才真的是在装死!还好我防着这一招,赤水不由哼道,看来真是一点都大意不得,连一只尚未完全开启灵智的妖兽都有如人一般的智慧。那些已经全部开启灵智,而又拥有强横肉体的妖兽,定是更加厉害了。

    赤水将小钟和遁影针收好,然后又看了看那把蓝芒飞剑,只见那飞剑上寒气直冒,但那冰层却是在慢慢的变薄。

    还好,没有被废掉,赤水不敢直接去碰,丢了一个火球术过去,将那面上的薄冰化掉后,才将之收了起来。

    那妖蛇的尸体,她就不要了,她重新走到那云雾草旁,拿起一旁的小玉锄,这才开始真正采挖。

    采挖的时间并不需要多久,不过一刻钟,赤水就将附近的四片以上叶子的五株云雾草全部收入了玉盒中。

    至此,楚旋前辈交代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她终于消除了心里的一件大事。

    之后,她与小白合计之下,选择了一条危险系数较低的路,终于在快正午的时候,走出了那片沼泽地。

    赤水轻松了一口气,这期间,她又斩杀了数只妖兽,得到了几种灵草,但都是小白需要的。

    出了沼泽地,赤水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眼前的景色一下亮堂了许多,使得她的心情也无端愉悦了几分。

    赤水现在的位置,已经在地图中间部分的外围,也就是说,周围已经开始有一些她们需要炼制筑基丹的灵草可以采挖了。赤水默想了一下地图,那些标记着大量灵草的地方,一定早有人光顾了,不如一开始就去那些灵草较少的地方,或许还会有所收获。

    她打定主意后,就往离她最近的一处灵草所在地走去。

    果然如她料想的那样,这里的灵草虽然只有两株,但是还没有被别人挖走。而且,赤水观察了许久,也没有看到有守护妖兽出现,她不心翼翼地将那二株灵草挖起,收了起来。

    看来,她的想法是对的,她开始继续想着下一处灵草较少的所在地,确定位置之后,就开始往那奔去。

    两处距离并不太远,赤水奔走了半个时辰后,就来到了第二处的所在地。

    赤水仍是先观察,在那边,同样有两株灵草,确定没有守护妖兽后,才小心的靠过去,掏出小玉锄,正准备开挖。

    突然,一股凌厉寒气向她袭来,她直觉地往旁边一跳,堪堪躲过了那一击,小白可能也察觉到了危险,一闪就没入了她的眉心。

    她转目一看,在她后方不远处,不知何时,站立着一个黑衣青年男子,瘦削狭长的脸,有几分阴沉,看其衣裳的样式,应该是驱魔宗的弟子,他的周围,绕着一根数丈长的银梭,用数十个银色圆环连接而成,看其在空中舞动的模样,灵活非常。刚才从身后偷袭她的,应该就是这根银梭了。

    只见他的嘴角勾出一抹邪笑,道:“果然,又有人上当了,哈哈,区区第八层的小修士,也敢往这黄阶秘境闯,真是不想要命了,正好,让本大爷收了来做魔魂。”

    魔魂?赤水听之,脸色大变,她听说过的,那是一种阴狠歹毒的魔功,将修仙者的元神收集起来,不让其转生,而是将之炼制成魔,供其驱使。抓到元神的修为越高,炼制出来的魔魂力量就越强。

    那黑衣青年话音刚落,也不待赤水反应,就往储物袋上一拍,瞬间,他的手里就多出来一杆约有小指头粗细,两寸来高的魔幡,杆身上覆盖着密密麻麻的纹路,在其顶部,有一个约铜钱大小的小骷髅头,同那杆魔幡一样,混身漆黑无光,从那骷髅头的双眼和嘴,共三个洞里,伴着阵阵如鬼般哭嚎声响,股股黑色的魔气散出,将整个魔幡笼罩其中,看上去阴邪异常。

    那黑衣青年阴毒一笑,双手将那杆魔幡一搓,那骷髅头咯咯作响,顿时,从那三个洞里,同时窜出三个如人般高大的魔魂,迅猛异常的向赤水袭来。

    赤水那敢怠慢,马上将小钟护在周围,同时将蓝芒飞剑驱出,迎着其中一个魔魂就是一斩。

    只见那蓝芒飞剑剑气高涨,瞬间就将那个魔魂斩成两半,赤水正待继续斩向下一个,却见那被她斩成两半的魔影,不过眨眼间工夫,就又合在一起,好似没有受一点伤害。

    赤水的汗水大颗大颗的淌下,精神高度集中,光是阻止那三个魔魂靠近她,就是弄得手忙脚乱。

    而那黑衣青年,就似逗弄小猫般,只在一旁观看,并不动手。

    赤水的汗水,已经将后背的衣裳全部打湿了,她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她胜不了那个黑衣青年,在又一次将一个靠近她的魔魂斩成两半后,她趁机将齐俊塞给她的一些符篆掏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往那黑衣青年的方向一砸,她自己运起疾驰术,就随意挑了一个方向拼命逃去。

    那黑衣青年轻轻一跃,就是数丈,轻松就避开了那大把的符篆变成的初级火球术。他见赤水逃走,却是不慌,嘴角扯出一抹讥笑,就往赤水逃走的方向追去。

    赤水拼尽了全力,慌不择路,使劲往前窜,这样持续了半个时辰,她的灵力也渐渐耗尽,以为离那黑衣青年应该有些远了,哪知,突然,那黑衣青年的嘲笑声又从后方传来。

    赤水拼命压抑住心底升起的恐惧,驱动最后一点灵力包裹住双脚,用力往前跃行,可那嘲笑声却是越来越近……

    突然,赤水的脚步猛地一停,在她的前方,竟是一面悬崖,已是无路。

    而那黑衣青年,已是追至她身后,将她堵在悬崖边。他先往那崖底看了看,才轻轻说道:“知道下面是什么地方么?”

    赤水转过身,警惕地望着他,他显然也没期望赤水能够回答,又自顾自的道:“那是万人坑,魔物众多,你从这跳下去,虽然死不了,但也会成为那些魔物的大餐。”说完,他又啧啧两声,似乎觉得没能看到那样的情景,很是失望。

    然后,他才看着赤水,阴笑道:“你还是乖乖就范吧!还可以少受一点折磨。”

    赤水此时,整个身体直哆嗦,心里恐惧得不行,但她用最后一丝理智,拼命压抑住,想道,若是被他抓去了,炼制成了魔魂,转世无望,是全毁了,若是跳下去,虽然他说那是万人坑,魔物也众多,但没有拼过怎么知道?怎么也是最后一丝机会。

    她打定主意,朝他露出一丝讥笑,在他驱使三个魔魂向她袭来时,一转身,跳下了悬崖。

    那黑衣青年倒是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干脆,也不求饶,直接就跳了下去,但他也只是一愣,瞬间就反应过来,阴沉低笑道:“你以为跳下去了,我就会放过你么?”

    说完,他的手一挥,那三个魔魂就往赤水跳下去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