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黄阶秘境(五)
    眼看着那五行破灭阵的一角阵旗被毁,快要支撑不下去……

    就在这时,赤水却是往那法阵里一跃,袖里,几枚遁影针悄悄遁出,趁那黑衣青年正躲避法阵的攻击时,其中两枚遁影针同时从他的双腕穿过。

    顿时,就见那黑衣青年一声惊慌惨叫,而他的双手十指,无力轻垂,竟是再也不听他的使唤。

    赤水却是不理,驱动一枚遁影针,趁他惨叫时,瞬间至他的太阳穴一穿而过。

    惨叫顿停,那黑衣青年双眼大睁,似是不敢相信,数息后才仰倒在地。

    赤水默然,这还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杀人。

    数年前,她回乡探亲时,从那武林世家顺得一本隐匿刺杀术的秘笈,结果赤水本以为有用的隐匿术,在修仙者的感知下,一点用处都没有,倒是那其中讲述的人体十数个刺杀要害处,却是被赤水记了下来。

    现下,却是派上了用场。

    赤水走上前去,驱动那蓝芒飞剑往那黑衣青年的身体下丹田的位置,一剑斩下去。

    电光火石间,在飞剑快击到那黑衣青年的身体时,从他的体内,迅速飞出来一个如拳头般大小的白色小光团。

    早有准备的赤水抬手一抓,那个小光团就被她捏至掌心。

    就见那个小光团扭曲挣扎不停,并且,还恶声威胁道:“你若敢灭我,我们雷氏家族不会放过你的。”

    赤水不由扯出一抹讥笑,“是吗?我不就杀了你吗?”

    那个小光团见此,才发现赤水似是一点都不怕,他这时才感觉到恐惧,整个小光团开始发抖,颤声道:“你已经毁了我的身体,就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绝不追究。”

    “哦?那在悬崖边时,你怎么没想到放过我,在我跳下悬崖后,怎么也没有想到呢?”赤水轻声问道。

    她有那么傻吗?斩草要除根的道理她又岂会不知!

    那小光团似还要说话,但赤水已是不理,五指用劲一捏,那小光团就瞬间崩溃,化作无数小光点,从赤水的指缝间,散开,再慢慢的消失。

    赤水又站立半晌,才施了一个火球术,将那黑衣青年的身体焚毁。

    同时,她的心里不由得苦笑,记得前世,她连杀一条鱼都不敢,现在,却是杀了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且,她打从心里,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她渐渐的被这个世界同化了。

    或者说,她已经开始适应了这个没有法制的世界。

    在她这样想时,那黑衣青年的身体,却是已快速的化成了灰烬。在他原来的地方,留下了数个储物袋。

    赤水上前去一数,居然有八个。那么在她之前,这个黑衣青年,已经是击杀了另外三名同期修士。

    看来他确实是厉害,她也只是在有几套法阵的帮助,又有善于隐匿的遁影针,侥幸之下,才将他击杀。

    不过,她那两套法阵,近百枚下品灵石啊,想之,她还是有些心痛。

    其中,有两个储物袋同赤水自己的,是同一个款式,这遇害三人中,定有一人是她的同门。

    另外,还有一个储物袋的样式最特别,上面绣着一只展翅雄鹰,赤水将感知探入一看,里面林林总总,竟有五十余个玉盒已经装有了灵草,那不是已经有六七份炼制筑基丹的灵草了?

    赤水不由愕然,这,她的任务就完成了?

    炼制筑基丹需要八种灵草,而这八种灵草,可以互换的,因为,不可能一个人去把所有的都找齐,到时候一颗灵草,算是一种。

    赤水看了看天色,还未到正午,那黄阶秘境的出口,还有一日时间才会开启。

    她本来以为她会来不及的,哪想到会是这样?

    一时间,她也有些无语。

    赤水将那八个储物袋往衣袖里一收,然后又拾起那根银梭,才发现,在那银梭控制的一端上,竟也雕刻着一只展翅雄鹰,看来,这应该是那个黑衣青年家族的标志了。

    这根银梭她不能乱用,不然若是被人发现,就不得了了,她心里暗咐道。接着,她又留恋地望了那根银梭一眼,才将之收起。

    她本来对这根银梭很是满意,能攻能守,还能混淆感知,现下却要冷藏起来,真是可惜了!

    赤水又将她布的那两套法阵的阵旗收回,虽被毁得七七八八,但还有几支幸存的,将其余毁的烧掉后,完好的也收回储物袋。

    耶?想到储物袋,赤水不用得将左手举至跟前仔细翻看,那指环,用眼睛,竟也看不出来。

    它又能避开感知,那不是相当于隐形的了?

    赤水啧啧两声,正想再感叹一番,就是这时,一直在旁没有出声的小白却突然道:“快走,有妖族往这边来了。”

    赤水听之,就是一惊,那妖族,可不是现在的她可以应付的。她默想了一下地图,然后迅速的往那中心的方向奔去。

    两个时辰过后,赤水就已经找到了那地图正中心的出口,只是,因为时辰还没有到,那出口就像是一面厚实坚硬的墙,上面灵气深蕴,一点没有散发出来。

    赤水感应一下周围,因为时间尚早,除了她以外,还没有其他人影出现。

    她望了望周围,挑了一颗第二巨大的古树,跃了上去。这古树虽是第二大,但也有三个她合抱那么粗。

    她连跃了几下,找到一处枝叶最茂盛的位置,坐了下来。

    然后,她才开始整理她今天的战利品。

    她先将数个储物袋里装有的炼制筑基丹的灵草全部拿出来,细数之下,竟有八十三株,加上她自己先前挖的两株,一共八十五株。

    她八种灵草,各挑了五株,放入了指环。然后将剩余的灵草,足足有五份多,放入门里发给她的那个储物袋里。

    接着又将帮小白挖的灵草,也移入了指环中。

    最后,她看着那八个储物袋,里面还有许多东西,但她也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除了将其中一面冰棱镜的防御法器挑出来,留在身边外,其它的她暂时还用不上。

    她试探的将一个储物袋放入指环,没想到,居然成功了!

    不是说空间宝物之间不能相容么?这个芥子空间真是有些特别。既然如此,赤水就把其余的七个储物袋,全都丢进了指环里。

    接下来,赤水开始盘膝静坐,她要尽快的恢复感知,还有一日,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很快,太阳落下,黑夜又渐渐来临。

    一直在树枝上静坐的赤水,突然眉梢一动,然后缓缓睁开眼,望向一个方向。

    她的感知,虽然被指环吸收了一半,加上她刚才努力恢复了一点,仍然可以比得上一名修为达到第九层弟子的感知。

    并且,由于她本身感知强大的缘故,那些弟子,如果不动用专门的感测法器,是感应不到她的。

    现在,她则感应到,有两个人,一前一后,正往这边冲来。

    赤水衣袖轻轻一抖,数枚遁影针就插入地面,她自己则保持不动,静观其变。

    不久,就见一个碧魂宗的女弟子步伐凌乱地往这出口的方向奔来。

    在她的身后,一位身着灵兽宗暗黄色衣袍的青年紧追而来。

    那碧魂宗女子看到了出口,便在赤水所停那颗树正下方,停下了脚步,转身面向那黄袍青年,怒斥道:“你竟然敢与碧魂宗为敌?”

    那黄袍青年见此,也停下了脚步,低笑讽道:“有何不敢?这秘境内,各凭本事罢了。”

    说完,也不管那碧魂宗女子的反应,手往他腰侧的灵兽袋一拍,一只暗黄色,模样丑陋的妖蟾一闪,就出现在他一旁,约有三四尺高,背上坑坑洼洼,更有大小不一的数十个毒囊,看上去异常恶心。

    那妖蟾一现身,并未停顿,大嘴一张,一条约一尺的长舌一伸,一团黄色的毒液,就向那碧魂宗女子射去。

    而同时,那黄袍青年也驱动他的一柄青铁宝刀,往那碧魂宗女子斩去。

    那碧魂宗女子见此,手一招,一面闪着耀眼金光的小盾飞了出来,瞬间放大十数倍,一下就将她的身形全部挡住。

    那柄青铁宝刀刀芒大涨,一下斩在那面盾牌上,撞出一声清脆声响。而那妖蟾喷出的毒液,溅在那金盾上,竟一下冒出一股白烟,然后,就见那金盾被腐蚀出一个凹洞。

    那碧魂宗女子也未曾想到那妖蟾的毒液如此厉害,脸色一变。

    不过瞬即,她又恢复过来,双眼凝望着那黄袍青年,开始咯咯娇笑,声音清脆悦耳,又带着一丝神秘妩媚,竟能引起那金盾上的灵光波动,缓缓的往四周荡漾而去。

    那黄袍青年见此,却是不慌,说道:“媚术!你以为没有克制的法器,我会找上你么?”

    说完,就见他招出一对赤黄色铜铃,每个约拳头大小,轻轻一摇,“叮铃——”,声音很是尖锐刺耳,赤水在上方听了都略皱眉头。

    但它用来对付碧魂宗女子的媚术,确实有效果,就见那碧魂宗女子,有些笑不下去了。

    那碧魂宗女子只好将笑声一收,俏脸瞬间跨了下来,也不再说话,只是将一件青纱长绫招了出来,向那黄袍青年攻去。

    那黄袍青年见此,继续驱动着青铁宝刀,迎了上去,好似并不着急。而那妖蟾,则在一旁继续喷射着毒液,将那金盾腐蚀出数十个大小不一的坑洞。

    那碧魂宗女子也知道情况对她很是不利,但却想不到解决的方法,只好坚持下去。

    这样一直过了约一盏茶的工夫,那金盾已经是灵光大失,只在表面,还有一层薄薄的金光,盾身,已经被蚀穿了数个坑洞。

    而那碧魂宗女子的灵力也渐渐续不上,终于,就听那金盾一声脆响,轰然掉落在地。她身体往旁边一闪,堪堪躲过了那妖蟾的一口毒液。

    然而,她能躲过一次两次,却不能躲过第三次,就见在那黄袍青年和那妖蟾的联合攻击下,她躲避不及,一口毒液射中了她的左臂。

    顿时,她一声惨叫,那驱使的青纱长绫也慢了下来。

    就在这时,那黄袍青年却是一声大吼,驱动着那青铁宝刀,猛力往那碧魂宗女子斩去。

    这力道,竟比刚才他们打斗时,大上一倍不止。

    那碧魂宗女子本来驱动青纱长绫去挡,哪知,错估了那力道,就见那青铁宝刀一下划过长绫,往她袭来。

    她大惊失色,慌忙给自己加持了个金盾术,堪堪躲过了那青铁宝刀一击,至于那长绫,却是没有机会再驱使了。

    那黄袍青年却并未停手,一击后,又重新重击而去,几下就将那碧魂宗女子用灵力所化的金盾击碎掉。

    那碧魂宗女子还想再逃,那黄袍青年却哪会再给她机会,一刀斩下去,从她的左肩,划至她的右腰,齐齐斩成了两半,血雾大喷,瞬间染红了数尺地面。

    赤水见此,脸轻轻抽搐了一下,货真价实的血腥场面,让她看得直想吐。

    那黄袍青年见此,却是满意一笑,他缓缓走上前去,盯着那碧魂宗女子的身体,弯下腰,开始寻找她的储物袋。

    就是现在,赤水心里一默,瞬间,调动起数枚遁影针往那黄袍青年快速刺去。

    那黄袍青年顿时大惊,惊慌往旁边一躲,直到此时,他才发现旁边在人偷袭,但是,却不知道那人在哪?

    就见数枚遁影针往他袭去,他刚才对付那碧魂宗女子,以为稳操胜券,而没有使用防御法器,此时,也只好给自己加持了一个冰甲术,护住全身重要部位。

    赤水此时,却是无声一笑,就见那几枚遁影针,并不是往他的主要部位,而是往他的四肢奔去,瞬间就击穿他的双腕双膝。

    剧烈的疼痛,让他一下惨叫出声,双膝支撑不住,跪倒在地。

    他的双眼,四下环顾,却仍是没有见到人,他的脸,开始现出一抹惊惧,身体开始瑟瑟发抖,颤声问道:“谁?是谁?”

    他现在双手已废,无法再掐诀,招出来法器也无法驱使,又怎么能敌得过连在哪都还不知道的敌人。

    赤水轻轻一跃,就跳下了巨树,落在他正前方不远处,对着他就是一笑。

    那黄袍青年看到赤水,瞳孔就是一缩,一眼就看出赤水修为才只到炼气期第八层。

    但赤水对他一笑,平凡略有几分清秀的脸,瞬间就让他的注意力吸引到了那眉间的小火苗图案上,竟觉得那小火苗在那平凡清秀的脸上,正熊熊燃烧,潜伏着无穷的能量,能将他瞬息焚毁。

    他开始感觉到恐惧,然而,他也知道赤水是不会放过他的,他瞬间调动那青铁宝刀,同时驭使那妖蟾,往赤水攻去。

    赤水却是不急,早有准备的她冰棱镜一下放大,挡住了那妖蟾的毒液,她自己则驱使着蓝芒飞剑,迎上他的青铁宝刀,同时,更是分出两缕感知,调用两枚遁影针,往那妖蟾袭去。

    那妖蟾毒液厉害,但防御力却不怎么样,两枚遁影针,它往旁边一躲,也只躲掉了一枚,而另一枚,则倾刻间穿过它的左眼,从后脑部位射出,一下就将那只妖蟾解决掉了。

    那黄袍青年见此,更是惊惧,孤注一掷般,驱使着青铁宝刀,再次往赤水斩来,这力量巨大,比刚才斩杀那碧魂宗女子时,更胜一筹。

    眼见那宝刀带着数寸刀芒,猛烈斩来,赤水却是用起疾驰术,轻轻往旁边一跃,就躲过了这一波攻击。

    那黄袍青年见此,眼里露出一丝绝望,赤水要的就是这个,瞬间调动数枚遁影针,往他攻去。

    他只是被动地御使青铁宝刀来挡,但那遁影针有数枚,那是他一柄宝刀就能挡得下的。

    他已然绝望,终是漏挡了一枚,那枚遁影针一下穿过了他的眉心,从后脑勺擢穿一个洞,再射出。

    赤水见此,却没有停下手,继续驱动另外几枚遁影针,一下往他的下丹田刺去。

    瞬间就刺在那正往外逃出的白色小光团上,然而就在此刻,赤水脸上却是一变,急速转身一抓,在她的手中,又有一个白色的小光团,这却正是那碧魂宗女子的元神。

    它在一旁观察良久,见赤水也只到第八层的修为,就趁着赤水斩杀那黄袍青年的关键时刻,往赤水的身体冲去。

    哪知,却是被赤水察觉,一下抓了个正着。

    赤水手里抓着那个小光团,露出一抹讥笑,自从她斩裂元神后,一心几用的事,已是平常。

    它以为她不知道它在一旁观看么?只是来不及收拾它而已。

    赤水转眼一看,那黄袍青年的元神已经溃散掉了,然后她不理手里那团元神的挣扎,轻轻一捏,又一个元神从她手中溃散。

    对于这个还想对她夺舍的女子,她实在生不出一丝同情心。

    在几个火球术,将那黄袍青年、碧魂宗女子和那妖蟾的躯体焚掉后,又从那黄袍青年处得到四个储物袋,碧魂宗女子那得到两个。

    将现场的土重新翻了一层,看不出原来打斗的痕迹后,赤水才又重新坐回巨树上,她将那冰棱镜收起一看,那妖蟾的毒液,却是没有伤它分毫,看来是一件不错的防御法器。

    接着,赤水又将这六个储物袋里的灵草拿出来,又挑了八种灵草各三株,放入了指环,剩下的放进门内发的储物袋。

    而储物袋里的其它东西,她也没兴致看了,随手全丢进指环。

    她又静坐下来,在之后不久,又有几人陆续来到了出口处,都是各找了一个位置,藏了起来。

    赤水也不理,闭目静等第三日的到来。

    -----------------------

    (眷念:今天更了一万零,这秘境写得,我觉得我都快要走上了邪路~~~,明天终于要出去了,撒花~~~~,各位大大若是响应,撒票票吧,鼓励一下(*^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