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黄阶秘境(六)
    天色渐亮,朝阳缓缓升起,新的一天又来临了。

    在这秘境的出口处,却仍是毫无动静,周围的巨树上,已经陆陆续续的隐藏了十余人。

    赤水睁开眼,一夜的休整,她的感知已经恢复了大半,她目光往远处扫了一眼,不一会儿,就见一名身穿白色棉衫的青年男子从远处奔来,速度奇快,几下闪落,就已经到了秘境的出口处。

    他停了下来,目光往周围环视了一圈,在扫到她的位置时,微微停滞了一下,并不明显,却正好让注意着他的赤水看了出来。

    赤水心下一动,他发现她了?虽然她只是加持了一个普通的隐匿术,但她胜在感知强大,就是第九层修为的弟子也不能发现的,莫非他有什么特殊的探测法器?

    就见他并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像其他修士一样隐入树林,而是双手拂开衣袖,直接在那出口禁制前静坐了下来。

    一时间,周围又安静下来。

    很快,太阳已经爬到了半空,赤水抬眼一看,已经到了巳时,距离午时,已经只有一个时辰了。

    就在这时,那出口禁制开始波动,丝丝灵气开始散发出来,那隐在树林中的数位修士自是感知到,纷纷清醒过来,望向那面禁制。

    就见那出口禁制上灵气波动越来越大,不过数息时间,就已经开始翻涌起伏,激烈异常。

    然后,就像入秘境时一样,那面禁制从中,露出了一个小洞,接着,那个小洞越来越大,最终犹如一人来高时,停了下来。

    整个过程,也不超过一盏茶的工夫。

    就见那坐在禁制旁的白衣青年率先步入了那禁制中。

    接下来,隐在林中的修士也开始坐不住了,陆续跳下巨树,奔入出口禁制中。

    赤水并没有行动,只是在一旁谨慎的注意着众人。

    不过一刻钟过去,已经有十位修士进了那面禁制,其中有两名,正是她的同门。

    赤水神色不定,现在,在出口处除了她之外,另外还有两名灵兽宗的弟子,隐在她斜对面的树林里。

    又过了一会儿,就见那两名灵兽宗弟子,分别为一男一女,几乎是同时跳下巨树,出现在那面禁制前。

    赤水本以为他们是要入禁制,却不想,那两人对视了一眼,就见那女弟子衣袖一抖,十数条翠绿小蛇就从中飞射而出,瞬间没入周围地面。

    而那男弟子,一拍灵兽袋,数十只赤水未见过的如拇指大小的深褐色甲虫一飞而出,眨眼间就隐入了树林中。

    然后,那两名弟子,在相视一笑后,就又重新隐回巨树上。

    赤水脸上掠过一抹异色,不用猜,她都知道,他们将主意打到了后面的修士上,想趁机打劫。

    赤水没有动,她更加小心的敛起全身的气息,这时候,若是被他们发现了,后果不敢设想。

    周围又安静下来。

    约莫又过了一刻钟,从远处,急匆匆奔来一名黑衣弟子,赤水一看那衣裳,就知道他是驱魔宗的弟子,同被她杀掉的那个黑衣青年一样的衣饰。

    就见那黑衣弟子一见那禁制已经开启,面上就是一喜,马上加快速度,就往那面禁制奔去。

    眼看着还有四五丈就要奔入了那禁制中,就在这时,几道翠绿色光芒相继一闪,全都往那黑衣弟子冲射而去。

    那黑衣弟子见之,大惊,急忙停住脚步,衣袖一挥,一根如手指粗细的淡黄色长绳挥射而出,那淡黄色长绳再一卷,一下就卷住了那几条小蛇。

    他双手再一掐决,就见那淡黄色长绳束住那几条小蛇,越束越紧,眼看就要将之截为两半。

    就在这时,从旁边又飞射出几只深褐色甲虫,从不同的方向,速度奇快地往他攻去。

    他此时也顾不得那翠绿小蛇了,慌忙往旁边一闪,同时,一手掐决,一个如圆盘大的火球就从他的指尖射出,迎向那几只深褐色甲虫。

    就见那几只深褐色甲虫似是并不怕那火球,也不躲避,直接就冲入其中,那黑衣弟子见此,松了一口气。

    可是马上,他又深吸了一口气,就见那火球中,数只甲虫穿过了火球,似一点也没有受到伤害,继续往他飞射而去。

    他只好再次往旁边一闪,然后招出一柄约有一尺半长的黑漆漆的断刀,手一挥,就往那深褐色甲虫砍去。

    那断刀很是特别,周身黑漆漆不说,并没有一点灵光闪现,而是隐有一股股黑气波动,在那断刀砍下去时,那黑气瞬间变成一寸来长的刀芒,包裹着断刀本身,带出一股强烈的煞气。

    赤水见之都是一惊,这股煞气,竟带着浓浓的血腥气,不知道终结了多少人的性命。

    就见那把断刀带着寸许刀芒往那数只深褐色甲虫一砍,就有三只躲避不及,一下就被砍成两半,虫尸直直掉落在地面上。

    那黑衣弟子见有效,正待驱动那断刀,再次砍去。

    就在这时,从他的两旁,突然飞射出两柄刀剑,极速的往他攻去。

    那黑衣弟子一下脸色大变,他此时才反应过来,这些并不是这秘境之内的妖虫妖兽,而是人为驱使的。

    他双手快速掐决,眨眼间,那柄断刀,竟一下又变大了近一倍。

    那柄断刀迎上去,一下挡住了那两柄刀剑。

    可是,那些隐在一旁的深褐色甲虫和翠绿色小蛇却抓住这机会,一起向他攻去。

    他慌忙往旁边一闪,可如此多的甲虫和小蛇,那是他一下就能避得过来的。

    一条翠绿色小蛇瞅准机会,一攻而上,一下就咬中了那黑衣弟子的小腿。

    就听那黑衣弟子一声凄烈惨叫,手往小腿一挥,瞬间就将那条翠绿小蛇拂开身边五六丈。

    他自己,却急忙掏出一个白色瓷瓶,也不顾药量,直接往那被小蛇咬中的伤口上一倒,就见大量的药粉洒在那伤口上,一息工夫,旁边就流下一股深红似黑色的毒血。

    然而,他顾着这边,却那敌得过众多甲虫和小蛇的攻击,并且,他又被蛇咬伤,行动迟缓,旁边还有两柄法器凌厉的攻击,在被围攻之下,不过数息的时间,他就支撑不住了。

    那些甲虫和小蛇见此,更是一窝蜂的往他身上冲,然后在他身上撕咬。

    那黑衣弟子刚开始高声惨叫,不过一会儿,声音就低了下去,再过一会儿,已经安静下来,人也倒至地上,一动不动了。

    这时,那灵兽宗的两名弟子才从巨树上跳了下来,落在那黑衣弟子旁边,各自手一挥,那些深褐色甲虫和翠绿色小蛇就听话地又隐藏在周围。

    那灵兽宗男弟子一个火球术一弹,不过几息的工夫,就将那黑衣弟子的躯体焚毁。

    然后,他从地上拾起两个储物袋,随手丢了一个给那名女弟子,接着将土一翻,隐去打斗的痕迹,就双双又隐回了巨树上。

    赤水一动不动,将这一切看在了眼底。

    接着,又过去了一刻多钟,在远处,又有弟子往这奔来。

    赤水神色一动,因为她已经感知到,那往这儿来的,是一位身着千云门弟子服饰的中年修士,正是她的同门。

    就见那中年修士小心翼翼地从远方奔来,速度并不快,似并不着急。

    他见到了出口禁制已经打开,脸上的谨慎之色稍稍缓和,似是松了一口气,身形微顿,往四周环视了一圈,似是发现了不对劲,一下并没有再往前行进。

    赤水见此,微点了点头,看来这位师兄异常的小心谨慎。

    就见那位师兄在原地整整站立了一盏茶的时间,周围仍然安静异常,这才招出一柄上品蓝色飞剑,护在周围,才又一步接着一步的往前行进。

    赤水这时,微皱了下眉头,就见那位师兄并没有发现异常,正一步一步的走入陷阱中。

    她现在是有心无力,虽然之前,她已经击杀了两人。但那两人,一人是借助着两套法阵的威力,侥幸才将之击杀;而另一名,则是赤水将全程看在眼里,抓住机会,趁机偷袭之下,才会成功。

    现在,她可不认为,她跳下去,和那名中年师兄一起,就能对抗那两名灵兽宗弟子。

    毕竟她的修为才只到第八层而已,若是正经打斗,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灵兽宗那两名弟子,可都已经是修炼到了第九层顶峰。

    更何况,那两人还有那甲虫和小蛇的帮助,她要真的下去,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就是一起被那两名灵兽宗的弟子灭杀掉。

    就见那位师兄终是步入了陷阱中,和上一位黑衣弟子一样,纵然他已经修炼到第九层顶峰,但那敌得过灵兽宗那两人及数十只虫兽的围攻,不过数十息的工夫,就被那毒蛇咬中,瞬息毙命。

    灵兽宗那两名弟子又跳下来,清理了一下现场后,就又重新回到了巨树上。

    赤水脸色终于变了,现在,离正午可是只有两刻钟了,也就是说,那出口禁制也最多还能支撑四分之一个时辰,而他们竟然还要再继续!

    若是他们一直堵在这里,在那出口禁制关闭的最后才出去,她可怎么办?

    可她却想不到办法,仍是在原处一动不动,因为她若下去,会更糟糕,只能再继续看情况了。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赤水的内心却是越来越焦急,她的脸上,已经沁出了小颗的汗珠。

    现在,时间已经又过了三分之二,已经还剩下一盏茶时间不到了。

    而那两名灵兽宗的弟子,却是仍然没有动。

    赤水越加的焦急,手开始轻轻颤抖,难道,她真要下去和他们拼一番?她可是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要真是这样,还不如方才就和那位师兄一起,说不定还有一两成的希望,想到此,她不禁万般后悔。

    终于,赤水攥紧拳头,目光望向那出口禁制处,下定决心,就要下去同他们拼了……

    却在这时,在远方,又有一人往这里奔来,赤水忙一感应,是一名穿着浅紫色刺绣锦袍的青年男子。

    就见他几个跳跃,就已经来到了那出口禁制前。

    顿时,那些深褐色甲虫和翠绿色小蛇集体往他冲去。

    赤水就看到,那名男子竟是一点都不慌张,只轻轻一哼,右手一招,一团橙黄色火焰就出现在他的掌心。

    赤水发现,他那火焰,却不同于她们用灵力化作的火球,而是真正的火焰,似有生命一般,“篷——”的一下,迅速胀大十数倍,然后化作一面火墙,瞬间就向那些虫兽横扫而去。

    只见那些甲虫和小蛇一碰到那火焰,“哧哧——”声顿起,接着冒出一股白烟,然后就见那些甲虫和小蛇,竟全都被那火焰瞬间烧死烤熟,纷纷掉在地面上。

    不过几息时间,那紫衣男子,就已将那些甲虫和小蛇,全部灭杀干净。

    让看到此幕的赤水,不由大吃一惊,就是灵兽宗的两名男女弟子,应是都没有反应过来,所以才没有来得及阻止。

    就见那紫衣男子,将那火焰一收,目光往两旁一扫,接着,就盯着灵兽宗两名弟子的藏身处,哼道:“还不出来!”

    灵兽宗两名弟子见行踪已漏,只好一前一后跳下巨树,落在离那紫衣男子十余丈远的地方,双双戒备地望着他。

    那紫衣男子扫了他们一眼,接着怒声道:“怎么?还不想出去?”

    灵兽宗那两名弟子见这紫衣男子的态度,好似并没有要与他们开战,纷纷露出疑色,惊魂不定的望着他。

    就听那紫衣男子接着又怒喝道:“还不快走!”

    灵兽宗那两名弟子一下竟似被他喝懵了,数息过后才反应过来,然后,方小心地绕过他,往那出口禁制走去。

    不一会儿,就前后走入了那禁制中。

    而那紫衣男子,却并没有马上跟着进入,而是先往赤水隐匿的位置看了一眼,然后才跨步进入那面禁制。

    赤水一下就是大惊,难道他发现她了?那为什么他又什么都没有说呢?

    赤水狐疑地跳下巨树,她望了望天色,又望了望那面禁制,就见那禁制洞口已经开始不稳,灵气又缓缓波动起来。

    赤水看了看自己的黑色衣袍,虽然在万千枯骨上滚了数圈,但污迹并不是很明显。

    她无奈叹了一口气,一下倒地,又在地上连滚了数圈,才重新站起来,又用灵力,逼出了一身汗水,与那尘土混杂,看着狼狈不堪,然后才在那面禁制波动越来越大时,一下冲入了禁制中。

    又是一阵猛烈的拉扯和眩晕,待赤水再回过神时,已经又站在她那禁制的入口处。

    她往四周一望,就见之前出来的十数名弟子及那十位元婴期的前辈都在,且全都注视着她。

    她略显狼狈地抹了一把脸,自顾自呢喃道:“还好,在最后的时刻赶上了……”

    然后,她才提脚往千云门两位元婴期前辈处走去,眼角余光就见那些注视着她的人都纷纷的移开了视线,而灵兽宗那两名男女弟子也似并没有发现什么。

    她的心里,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但面上,却是一点都不敢露。

    待走到那位高一些的元婴期前辈面前,现在赤水已经知道了,这位前辈姓简,赤水就将那装有了七八份炼制筑基丹灵草的储物袋,双手恭敬地递交给了他。

    那位简前辈接过赤水的储物袋,往里一探,顿时,面上一抹惊讶之色闪过,显然是没有想到赤水会找到如此之多的灵草。

    但也只是一闪而过,瞬间就又恢复了平静,他点了点头。

    赤水见此,接着又道:“简前辈,楚前辈要的灵草,尚在晚辈储物袋里,前辈看这……”

    赤水还待继续说下去,就见那简前辈衣袖一挥,止住她的话语,将她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赤水有一种灵魂都被看透了的感觉。

    然后就听那简前辈道:“那灵草,你自己留着交与楚师妹吧!”

    赤水领命,又恭敬地退至一旁。

    不一会儿,那面禁制在灵光剧烈波动下,那洞口支撑不住很快就闭合如初了。

    这也意味着,那些没有出得了黄阶秘境的弟子,将再也没有机会出来了。

    这次秘境开启,进去了整整六十人,加上赤水,也只出来了十四人而已。

    千云门有三名弟子出来,已经是很不错的了,看简前辈的表情,似是很满意。这一次,得到的灵草也定是不少的。

    那简前辈整了整衣袖,往前走去,而同时,另外五个宗门也各有一位前辈走上前去,很快围成一个圈。

    赤水就见到那六位前辈的嘴唇微动,却是什么都听不见,不一会儿,就见那六位前辈的手同时轻轻一挥,瞬时,数十个玉盒交叉飞过,竟就这样交换了玉盒。

    赤水在旁看着,不由瞪大了眼,真是有够快捷的!

    此时,那简前辈却是已经走了回来,很简洁的宣布:“起程,回门。”

    就见另外一位前辈又招出了那小扇,瞬间放大后,两位前辈就跃了上去,而赤水三人,自也是跟着跃了上去。

    赤水站在巨扇上,转身望向尚在秘境外停留的众人,却正正对上了那紫衣男子的视线,此时,巨扇极快地往远处飞去,就见那男子对她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