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闭关筑基
    赤水得到了那粉衣女子的部分记忆,就如同她亲身经历一般,现在望着她所遗留的身体,心里也是十分复杂。

    她默立良久,将心中思绪慢慢平抚,直至完全平静下来,才再次望向那粉衣女子的身体。

    她的手抬起,轻轻一招,就将那粉衣女子戴在耳上的一副耳饰摘下,吸至她的手心。

    她再仔细一看,两枚耳钉,上面各镶了一颗和肌肤相近的粉色珍珠,圆润细腻,并不大,只有豌豆般大小。

    若是之前,她定不会发现这副耳饰的异常,只会以为是两颗普通的珍珠而已,谁又知道,那其中一颗,是那粉衣女子家族万余年前,就代代相传下来的极品定颜珠呢?

    她虽只得到了那粉衣女子十岁以前的记忆,但这定颜珠的珍贵,她也是知道的,这是仙界某种珍稀仙禽,偶然间坠入凡尘,落的一滴泪珠,离体化为实物,犹如珍珠一般,被那粉衣女子的先辈得到,那位先辈将之另配一颗珍珠,无论大小,形状,光泽,都与之相像,又费力寻找到了某种秘法,将那泪珠的灵气封住,做成了一副耳饰。

    只怕世间除了这一颗外,再找不出其它的了吧?

    赤水略一思量,也就猜到,那粉衣女子定是身负重伤,逃到了这禁地,却终是无法挽救自己的生命,命陨至此。

    但因为有这定颜珠,滋养着她的身体,使之一直保持着原样,并没有腐坏,所以她的元神仍可寄留在体内。

    同时,又因为她的身体已死,无法出此禁地,所以百余年的时间,就将她自己的身体炼制成了僵尸。

    也因此,赤水他们才没有找到那个炼尸的人,因为炼尸的人,就是她自己。

    不过,幸好那女子对炼尸术并不是很在行,百余年时间,并未有太大的成果,不然,光是僵尸强横的身体,以她的修为,哪里抵抗得了?

    更值得庆幸的是,那女子是想对她夺舍,对她的身体并未有伤害。不然,若要取她的性命,恐怕是手到擒来,须臾之间的事情罢了。

    赤水摇了摇头,心绪的极端复杂,终是化作一声叹息,凝聚出一个大火球,将那粉衣女子的身体,焚毁掉,化为一撮黑色灰烬。

    而她手中的那副耳饰,她施放出一个小水球,将之洗净后,就戴在了自己的耳朵上。

    其实,她并不喜欢戴耳饰,十五岁之时穿了耳洞,但也仅是插了两根茶叶梗,敷衍了事。但现在,这定颜珠的功效,实在是太吸引她了。

    顾名思义,那粉衣女子的先辈,将它取名为定颜珠,是有道理的,这定颜珠的功用,竟和那传说中的定颜丹一样,都具有锁住容颜的功效。

    只是定颜丹仅仅保持外表不改变,而这定颜珠,却是用自身的灵力,滋养着佩戴者的身体,让其保持青春亮丽,永不衰老。

    就是五六十岁的老妇人戴上,数年后,也能恢复少女般的身段容貌。

    哪个女子不爱美呢?就是赤水活了两世,也忍不住这诱惑,立刻将之戴在了耳上。

    随即掏出小水镜,又对着镜中两只耳钉不停的左瞧右瞧,良久,才依依不舍的将水镜收起。

    她的脸上,也是微微露出笑意,看得出心情十分不错。

    不是突地,她的笑容又一僵,此时才反应过来,她将那粉衣女子的身体焚毁后,竟没有看到她的储物袋,那她的储物袋在哪呢?

    那有数件法宝的诱惑,驱使着她急忙将感知放开,将不大的石室又探了个遍。

    仍是没有!怎么会?她跟在那女子身后,虽没有看到那女子掏出灵果,摆放在桌上,但无论怎么说,储物袋总是应该佩在身上的吧?

    难不成,那些灵果本就在那石桌上,那女子只是带她来而已?

    不会吧?她顿时失望不已,金丹真人的储物袋啊!定有好多宝物,现在却是长翅膀飞走了,她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

    好在她也并不是太贪心,只伤心了一番,不久后,就接受了事实,既然找不到,那就是不属于她,她也强求不来。

    这一次,她不仅得到了一件顶阶法器,而且还有这定颜珠,对于女子来说,就是十件法宝,也是比不上的。

    她已经很满足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应该想办法,怎么才能出这间石室!

    那粉衣女子所设的禁制,可全是高修为修士才能学的,她可是一点都不懂啊。

    她望着那面翻涌着寸许青色灵光的禁制,就提不起勇气去破除它。以她的修为,不知道何年何月方能破开。

    话虽如此,她仍是调动灵力,聚集在手心,然后,快速一掌拍在那面禁制上。

    就见她手掌周围的禁制上,只是微起波澜,其范围以她的手掌为中心,约一尺左右,不过两息时间,那禁制就又恢复了原样。

    这让一直注意观察着的赤水心下就是一凉,这禁制,比她估计的还要厉害,这样下去,以她的能力,恐怕十年都出不了这石屋吧!

    她顿时有些沮丧,慢慢的将手收回来,重新又坐回了石凳上。

    在那万年巨树里,被困了近一年的时间,她的辟谷丹,已经消耗怠尽,而这石室里,并没有存放食粮,这不是得生生让她饿死?

    不过,她还有一条路,那就是筑基。之前,她就已经修炼到了第九层顶峰,并且已经温养了两个月,已是可以闭关筑基的了。

    可后来,因为那红衣怒神,她的性命受到威胁,后来辗转遇到这粉衣女子,又是一番争斗,哪里顾得上其余的。

    而现在,被困于这个石室,以她的能力又无法出去,难道真的得在这里冲击筑基吗?

    她有些拿不定主意,不过一会儿,她又想到之前和她一起的那位前辈,那位粉衣女子说过只能困住他一时,那他什么时候才能脱困呢?

    那位前辈也曾说过,他还有事情交代她去做,那应该会来找她的吧?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还有那红衣怒神和小白,她也还没有完全解决啊,知道他们仍追在身后,她就是睡觉也不安心。

    这种把希望寄托于别人身上,是最不保险的事情,看来,她只有靠她自己了。

    她望了望石室周围,有些嫌弃,要知道这石室就这么几件石具,寒碜得要命,这还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这石室里,并没有多少灵气啊!

    都知道,筑基的时候,须得挑一处灵气充裕的地方,以增加筑基成功的机率。

    她可以很肯定的说,这里并不是筑基的好地方。

    可现在,并不是挑剔的时候。她瞬即又想到,因为她的感知较强,已经到了方圆十公里的范围,早已超出了这个山洞的范围,外面可是仍在禁地里,其灵气比之禁地外,那可是要浓密得多。

    这样综合下来,也许在这里筑基,也并不是不可行。

    而且,她早就修炼至第九层顶峰,脉络里本就塞满了灵力,达到了饱和,那粉衣女子的元神能量,她的元神并未来得及全部吞噬,有近一半的的能量,都是散落在了她的脉络内。

    这使得她脉络内的灵力,更是拥挤不堪,她自己都感觉到,她的脉络已经快承受不住,阵阵疼痛袭来,隐隐就要爆发。

    看来,她真的只有走筑基这一件路了。

    她在石床和石桌之间来回打量了一番,最终,选择了靠近石室中央的石桌。

    她轻轻一跃,跳至石桌上,盘膝静坐下来,就进入修炼中。

    虽然现在修炼已无法再增长自身修为,但却能够平静她的心情,可以将她的精气神都调节到最佳状态,这也是她每次突破前养成的习惯。

    两个时辰后,她再次睁开眼,手一动,那个装着筑基丹的玉盒就已经出现在她的手心,她将之打开,正要服用。

    忽地,她似又想起了什么,顿了一下,又将之合上,放在一旁。

    随即,就见她调动感知,将那指环深坑内碧绿色的湖水,不停的往外运。

    不多时,石室里石桌桌面以下的空间,就全都被那湖水塞满,那是巨树万年凝聚下来的灵液,其内所蕴含的灵气之浓厚,可想而知。

    瞬间,整个石室内,就弥漫着浓密而纯粹的木系属性灵气,在石室上方没有被湖水掩没的空间里,其内的空气都开始渐渐泛起绿色。

    她见此,才满意的点点头,复又拿起那枚筑基丹,这次没有一点犹豫,一下就将之吞了下去。

    她就又闭上眼,开始入定冲击筑基。

    那枚筑基丹,从进入她体内起,就开始源源不断的散发出灵力光点,那些光点根本就不顾及赤水的脉络内已经装不下,闷头只顾往里冲,前赴后继,似永不停止一般。

    赤水自是知道筑基丹开始发挥药力了,不敢怠慢,马上就运起修炼法诀,驱动脉络内的灵力光点开始朝着一个方向运行。

    那此灵力光点可能是因为被挤压的缘故,已经不能用活跃能形容了,都变得狂燥异常,它们纠结在一起,在顺着脉络方向运行的同时,开始冲撞着束缚住它们的脉络,一下比一下用力,一下比一下撞得凶狠。

    而赤水此时,脉络内每受到一次冲撞,她的眉就皱一下,那种痛苦已经到了她有些难以忍受的程度。

    她的身体,也开始沁出颗颗汗珠,不多时,就将里衣全部打湿。

    而她体内的筑基丹,仍在源源不绝的发挥着它的药力,散发出的灵力光点,一点点地将她体内的灵力光点,逼向绝境……

    两个时辰后,那筑基丹才只变小了五分之一,而赤水体内的灵力,却已经狂暴到了极点,它们再也不受赤水的控制,开始飞速往前运行,同时横冲直撞,就像那身处绝境的犯人,后面被一头极其凶残的猛兽追着,拼命往前冲,疯狂的想找到一条出路。

    赤水无法控制之下,所受到的痛苦更是加了数倍,她的身体开始颤抖,头发已全被汗水沁湿,有几缕粘在她的脸颊上,就连外衣,也是被完全打湿了,一拧就能拧出水来,就似那刚刚从湖里捞起来一般。

    而先前同赤水一起的那位前辈,在此时却是已经冲出了那锁灵阵,他往通道里一看,洞口被一面禁制封住,就猜到赤水定是没能逃掉。

    他不免觉得有些可惜,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他的计划还没有来得及设施,那人却已丢了性命。

    那粉衣女子的修为,他是知道的,他可不认为,以那丫头如此低的修为,会有机会从对方手上逃脱。

    不过想到那粉衣女子,他的眼里瞬时闪过一丝狠厉,破坏了他的计划,又将他困在阵里数个时辰,他自是会找她算账,让她知道惹怒他的代价。

    他开始将灵识放出,想探出那粉衣女子的行踪,哪知,那女子布的禁制如此之厉害,竟能隔绝灵识的探索。

    他又偿试了一下,仍是无果后,只好一间一间的去寻找,当然,他都是先破坏掉禁制,才冲进屋寻找的。

    而石室内的赤水,此时正因为那些灵力光点的快速运行,渐渐形成了一股强劲的气流,不只将那筑基丹所发散出的灵力光点吸入其中,更是开始影响着她身体外的灵气,被它所影响到的灵气都开始震颤。

    刚开始,只是赤水周围数尺的范围,随着她脉络内的灵气越来越多,那个范围开始以肉眼所能见的速度,快速往外扩散,很快就冲出石室,冲出山洞,不过几十息的工夫,就已经调动起方圆十公里范围内的灵气,尽皆抖动起来。

    这动静如此之大,自是很快就让那位正在寻找粉衣女子的前辈察觉,他一眼就看出这是只有在修为突破到下一个层次时,才会引起的骚动。

    他的脸上立马闪过一抹异色,因为他知道,那位粉衣女子已是僵尸之体,自是不可能再突破的,那么突破的,只可能是那个小丫头了。

    难不成,那个小丫头还活着?

    他顿觉不可思议,不过马上,他就加快步伐,往那骚动的中心,也就是赤水所在的石室奔去。

    这洞府竟分为上下两层,那粉衣女子真是费尽了心思,这里又能隔绝灵识探索,若不是那丫头引起的动静,他一时半会,可能还真寻找不到。

    并没有过多久,他就来到了赤水所在的石室前,看到那石门上覆盖的禁制,他抬起手就想将之破坏掉。

    不过在他的手掌离那禁制只有一寸的距离时,他又蓦地停住,想到,既然那丫头在筑基,那他冲了进去,定会打扰到她,还是罢了,就在外帮她护法吧!

    他随即就将手收了回来,正打算就地坐下,却发现,这动静引来的不只是他,就连那个红衣妖修和那只小妖兽,也是找了来。

    他顿时面容一整,双手背在身后,转过身,背向石门,冷淡地望着对方。

    此时的红衣妖修和小白,离他也就只有数丈的距离。

    那红衣妖修自是也发现了他,停下脚步,见到是那黑衣人,他心里怒气顿起,他可是还记得那黑衣人将那小丫头强自掳走时说的话,他的目光里闪过一丝愤怒,顿时,就着那愤怒,射向对方。

    那位黑衣前辈自是感受到了对方的愤怒,却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问道:“要打么?”

    一副随便对方的模样,反正他都是不惧的。

    那红衣妖修目光一转,瞥了一眼石门上的禁制,心下略一思量,随即面色铁青,似已权衡好利弊,深吸了一口气后,方重重的哼了一声,就在旁边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他知道对方和他的修为都差不多,若是开打,一时半会,定分不出高下,打上十天半个月,甚至一个月都有可能。

    而那石门上的禁制,光凭他孩儿,是打不开的。所以纵使他心里恼怒至极,却仅是哼了一声,并没有动作,一切都得等那个小丫头出来了再说。

    小白见此,也跟着移了过去。

    那位黑衣前辈自是知道对方不打算动手了,他也乐得轻松,也就在原地盘膝坐下,闭上双目,养起神来。

    不一会儿,就见那方圆十公里内的灵气,震颤得越来越厉害,到后来,更是犹如那海浪一般,一浪接着一浪,汹涌澎湃,翻腾不息。

    那位黑衣前辈感应到此,嘴然微微勾起。

    那红衣妖修却是把脸蓦地沉了下去,倒是小白,只是乖乖的待在一旁,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似是赤水筑基与否,对它并不重要。

    又过了约一盏茶的工夫,那些灵气已经到了狂暴的边缘,不知在谁的一声令下后,就似寻求解脱一般,拼命往赤水的石室里涌去。

    不过十数息,就已经全部涌入了石室内,再也感应不到。

    这使得那位黑衣前辈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而那红衣妖修的整张脸,却已是黑如锅底。

    而此时的赤水,正紧紧咬着牙关,面目扭曲,青筋突起,全身颤抖不止,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那方圆十公里内的灵气,筑基丹不停散发出的药力,再加上石室内她从指环内运出的木系灵液,何其多的灵气,一下全部涌入她的脉络内,她哪里承受得了!

    那些灵气,被压缩的极端浓稠,一下就将她的脉络撑得变形,更是延伸出无数的支脉络,但其拓展出来的空间,仍是远远不够,尚有无数的灵力还没有找到地方安身,自是拼命挤压。

    就见那脉络里的灵力很快就到达浓稠的边缘,在外力的强力挤压下,终于离下丹田最近的灵力光点最先抗不住,慢慢的凝结成一滴液体,滴入她的下丹田里。

    赤水见些,心里一喜,原来是这样冲击筑基,她就好似那航行迷了路的船只,终于找到了一个灯塔,获得了新的希望。

    虽然她也因此遭受到了莫大的痛苦,可与斩裂灵魂相比,但能筑基成功的话,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马上又运行起修炼法诀,助那些灵力更快地往前飞奔,引入更多的灵气入内,往那下丹田最近处,拼命挤去。

    一滴,又凝炼压缩出了一滴,她心下狂喜,看来这方法是完全正确的,随即,她不敢停顿,马上又按着先前的动作,重新再来。

    就这样,她重复着一遍又一遍这枯燥无比的工作,将进入她体内的灵力,一滴一滴地凝炼压缩成灵液。

    待她将周围的所有灵力全部吸至体内,并都压缩成为灵液时,时间已经又过去了数日。

    她缓缓睁开眼,面色狂喜,她这是筑基成功了,在她的下丹田内,无数的灵气已经全部被凝压成了灵液,不过也才只占了下丹田的五分之一。

    不过转眼她就皱了皱眉,她才发现,她的身上,因为筑基,出汗排出体内杂质,竟已堆积成厚厚一层污泥,粘在她的内衣上,贴着她身,很不舒服。

    她马上凝结出一个大水球,从自己的头顶上方洒落下来,将她全身彻底的洗了个干净。

    接着,她掏出从秦师祖那里要来的筑基期有修炼法诀,将感知探入其中,细细读取后,就默记了下来。

    她刚刚筑基,修为并不稳定,还须继续修炼,吸收筑基丹的残余药力,转为已用。

    她正要闭眼,余光却扫到,她刻意运出的,快将石桌淹没的木系灵液,已经全部没有了,她顿时一惊,这,这都是被她吸收了吗?

    这里没有外人,自是只有这一种可能,她震惊了一下后,很快恢复了平静。

    不过,她在又运出和先前同样多的灵液后,才又重新进入修炼中。

    就见她下丹田里的灵液,开始慢慢的分流,同一系属性的因为吸引,迅速靠在一堆儿,很快就分成五团紧紧靠在一起彩色灵液,仅仅是靠在一起,并没有融合一点。

    赤水一看,仍是那木系灵液个头最大,其余的,都比它小了一半以上。

    那些灵液,在她运行起筑基期的修炼法诀时,就开始奔出她的下丹田,往脉络里冲去,不久,就又回到了下丹田,首尾相接,形成了一个循环。

    接着,再不需要赤水运行修炼法诀,它们自己就开始主动的往前运行。

    赤水见此,自是乐得轻松,将她的五个元神又重新与那五股灵液相连后,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

    (眷念:我家水水终于筑基了,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