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选址开府
    当赤水从齐俊洞府走出来时,已经是午后了。

    她驾驭着引魂笛,开始在千云门周围闲逛起来。对于她现在已经声名远扬,人人避之不及的问题,她叹了一口气,既然已成事实,无法改变,只有期望人们能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的淡忘掉了。

    而她也随即将之抛在了脑后。

    现在,她须尽快选择一处灵气较足的地方开府,她的禁制玉牌已经更换,那小木屋,自是回不去了。

    可她已经逛了半日,眼见着一天又要过去,她却仍是没有找到一处理想的地方。

    没办法,那些灵气稍微充足一点的地方,都已经有人开府,而灵气不够的地方,她又嫌弃,这般下来,自是没有选中一处。

    最终,她在当初她吹笛的那座山峰顶停了下来,五年的时光匆匆过去,那颗巨石依然存在,仍在原处,没有一丝改变。

    是它,见证了她当初在此遇到的一切,那是她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感受到了死亡的瞬间,也让她从那一刻起,暗自发誓,一定要强大起来,再不能让别人如蝼蚊般的对待。

    而现在,她已经筑基,已经跨出了第一步,她不会停下来的,她会一直走下去,就让它一直看着她,看她凭借自己的力量,能够走出多远……

    她决定,既然找不到灵气充足的地方,那么就在这座山峰的悬崖壁上开府了。

    这座山峰虽然离千云门有些远,但也是周围最高的一座山峰了,相对来说,其灵气也要充裕一些,况且她还有聚灵阵辅助,想来应该不差。

    她对着手里的引魂笛说道:“前辈,晚辈决定,就在此处开府了。”

    就见引魂笛上黑芒大盛,眨眼间,那位前辈就已经出现在了赤水面前,他先看了看她挑选的那面悬崖,似乎还比较满意,转头冲着她说道:“那东北面算本君的,西南面算你的。”

    赤水点头表示同意。

    当即,二人便分头开始行动。那位前辈招出一柄黑匕,通体漆黑,刃口极薄,寒光闪耀,瞬间放大后,黑芒更是大盛,在那位前辈一挥之下,直接就往那悬崖壁削去,顿时那石壁,犹如豆腐一般,被一块一块地削下来,掉落至悬崖底,砸出一连串巨响。

    而赤水这一边,动静就要小得多。她站在引魂笛上,驱动着那把最锋利的金芒飞剑,横着竖着向那石壁切去,虽然速度也不慢,但切出来的石块就明显要小得多,那些石块砸落到崖底发出的声响,自然也要小得多。

    不多时,那位前辈已经开拓出了一个通道,他继续往里,一会儿就没影了。

    赤水也往自己凿出的通道里走去,接下来,就要辟出各个房间,以后,这可就是她的家,自是要好好弄的。

    她不由有些庆幸,还好现在她已经筑基,不用再住在门内,以前膳阁的任务,也是不用再做了,远离了门内那些避她唯恐不及的人,她也乐得清静。

    先将待客室辟出来,接着,她的卧室,客房,再专门弄一间炼阵的房间,嗯,再给小白也弄一间吧!昨晚,它也没有出来,估计早就闷坏了。

    在禁地时,它救过她,她也不会亏待了它,只是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以前她和它是伙伴关系,虽然它并不太友好,但总是站在同一条船上,有事时,定会互相帮助的。

    而现在,她和它已经站在了对立面上,虽不是敌人,但也更不可能做朋友。

    她心下有些伤感之际,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没有停顿,不过一盏茶的工夫,就已经将几个石室辟了出来。

    那些凿出来的石块,也全被她运出去,扔下了悬崖,所以,几个石室内,都是空空如也。

    赤水思索了一下,觉得应该去买些家俱物什了。

    其实,那些凿出来的石块,就可以直接做成石床石桌等,只是她并不太喜欢,总感觉冷冰冰的,虽然现在以她的体质来说,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但她一想到她要在此长久的待下去,自是想弄得更舒适一些。

    夜已深沉,明日就去千云门商盟一趟,赤水打定了主意,也就随意在一处静坐下来,潜心修炼。

    翌日,赤水早早的就来到了商盟,此时商盟各处才刚刚开业,行人稀少,皆是匆匆而过。

    她来到了袁九店铺处,店小二才刚刚将店门打开,看到她,一下就惊住了。

    店里,正站在柜台前的袁九,发现了她,也是满脸震惊之色。

    赤水见他们的反应,就知道他们也听说了那个传言,暗叹,这可传得够远的了,脸色不由一沉,说道:“怎么,袁掌柜这是不再欢迎赤水了么?”

    袁掌柜闻言,这才反应过来,马上快步走出柜台,将她迎进店内,笑道:“姑娘这可是小看在下了,在下在此做掌柜数十年了,别的没有学到,但就是已看透了人言,传的是一回事,但事实怎么样谁都不清楚,在下刚才是在震惊,姑娘如此之快就已筑基,真是可喜可贺。”

    赤水此时,才真正露出一抹笑意,买卖人,买卖为重,虽不知他具体如何作想,但所说的话,让她听着舒服。她便随着袁九,走至桌前,才假意行礼说道:“那是赤水的不是,以已度人,在此向掌柜赔礼了。”

    袁掌柜挥挥手,止住她行礼,似是毫不介意的样子。

    在两人坐下后,赤水直接就将她手上已经凝炼好的那些法阵阵旗,阵盘,和她以前留着的,她现在已经用不上的,统统掏出来,摆满了整个桌面。

    这其中有一些,还是她被困于那巨树内空间,修炼闲瑕时炼制的。现在,她可是一支空白阵旗都没有了。

    袁九见此,逐一查收后,闭眼一默,心中已有数,便睁眼开口道:“姑娘,这一次共计一千二百二十块下品灵石,可对?”

    赤水点点头,说道:“还需购买一些空白阵珠,空白阵盘,和少量的空白阵旗,直接从中扣除就是。”

    现在,她终于可以凝炼阵珠了,她对此,是满怀期待。

    袁九听之,将那些阵旗等物收起,让她稍等后,就去拿她所需的炼阵材料了。

    赤水自是感觉到了那店小二在一旁,在偷偷的打量她,脸上隐有一抹惧色,她虽心有不悦,但想到这地方,她以后还得来,不可多事,也就忍下,只作不知。

    不久,在拿到了所有材料和八块中品灵石后,就起身离开。

    倒是袁九,在送了她出门后,转身就将店小二狠狠训斥了一番,又教了他一些待客的道理。

    赤水感知一直放开的,自是知道,但也仅是一笑,便朝着那卖家俱物什的店铺走去,待所需的都挑好后,才转身往千云门奔去。

    她这是要去千云门的藏书阁,现在,她已经筑基,其中有一项福利就是可以任意进出藏书阁,她自是不会放过。

    她现在除了修炼法诀修炼至筑基,已经可以使出护体罡气,如同一个金光罩,护住全身,但这还不够,筑基期的许多中级法术法诀,她一概不知,这对于她来说,很是不利。

    待她进入藏书阁时,正是上午最热闹的时候,她感知放出,第二层书阁内,已有数名筑基期修士,正在不同的地方查阅。

    赤水上前,仍是那个白发苍苍的黑瘦老头,见到她顿时大惊,赤水心下了然,这又是一个震惊她修炼速度如此之快的,不过瞬即,那老头眼中一抹嘲讽之色闪过。

    极快,不过仍是被赤水发现了,看来他也听到了那个传言,她的脸色不变,现在她仍看不透对方的修为,便知对方是金丹真人,不可造次,只是规矩行礼,并将禁制玉牌交给他检查。

    那老头将禁制玉牌仔细检查了后,才还给她,没有说话,仅是昂了一下头,表示第二层,她可以进去了。

    赤水点头,仍是规矩行了一礼后,方往楼上走去。

    第二层藏书阁同第一层不同,虽然面积略小,但里面全都是放的玉简,无论是数量,还是内容,比之第一层,都要多出数倍。

    赤水一进去,就被阁内那几人发觉,不一会儿,一阵窃窃私语声便传进了她的耳朵。

    她只作不知,开始一排排挑选自己所需要的玉简,那些人自以为自己的感知强大,感应不到她的感知,就以为她没有将感知放开么?筑基中期、后期又怎么样?真是可笑之至。

    那几人先是聚在一起,最后终于确认了赤水的身份后,便再也挑不下去了,纷纷提步离开。

    并没有多久,整个第二层,就只剩下她一人。

    虽然那几人并不是她的什么人,她也不在乎他们怎么想,但内心仍是微涩,这种被排拒在外的滋味并不好受。

    她轻吸了一口气,脸色瞬间又平静下来,一切都在于她自己,自己心定志坚,别人又怎能影响到她?

    接下来,没有干扰,她很快就重新投入挑选当中,用了三个时辰的时间,将第二层的玉简,查看了大半,虽还剩一些,但她所需的,都已挑好,已没有必要再挑下去,她也不再留恋,提步往楼下走去。

    依照规定,她将挑出来的三块玉简递给那位白发老头,那老头仅是斜瞥了她一眼,淡淡道:“复写一块玉简,三百块下品灵石。”

    赤水听之,掏了九块中品灵石,递上去,那白发老头眼里又划过一抹惊色,并没有想到赤水如此大方,一出手就是九块中品灵石,那可是筑基期修士三个月才能领到的数,而据他所知,她才刚刚回来而已。

    不过,到底是几百岁的人了,马上就掩起脸上的异色,开始帮她复写。

    不一会儿,就将新复写好的玉简交给赤水,赤水又行了一礼,道谢后,方举步离开。

    而那个白发老头一直望着她的背影,脸上嘲弄之色尽显无疑,而赤水在要跨出藏书阁的一瞬间,脚步又停了下来,转过头,无视他的脸色,冲他一笑,平缓说道:“前辈,你说的那个禁地,晚辈去过了。”

    说完,也不待他反应,就一步跨出了藏书阁的禁制,往执事处的方向飞跃而去。

    只留下那个白发老头,满脸震惊之色,僵在原地,久久才反应过来,待再想问点什么时,哪里还有赤水的身影。

    而赤水,之所以又去执事处,是因为她昨日想到要问的问题,因为那位青年执事的反应而没有问出口。

    今日,她总要弄个明白的,记的一功,有何用处?而且,她新开了洞府,位置是要上报的。

    待再到执事处时,仍是那位青年执事,他今日再见到她,脸色似要平静一些,但也仅此而已,动作仍是有些僵硬。

    他在将赤水的洞府位置记下后,赤水正要问起她的那个功劳怎么算的,就听那位执事说道:“你随我来吧!掌门有事召见你。”

    赤水微露惊色,又召见?难不成是禁地的事?

    但那位执事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话落后,就自顾往外走去。

    赤水见此,只好跟了上去。

    这是她第二次来到这千云门的大殿,那位执事让她在门外等候,就先进去通报了。

    在她等了足足半个时辰后,那位执事才出来,让她现在进去。

    赤水面色一肃,往里走去,这一次,在正屋里,只有掌门一人在。

    赤水上前,行礼,“晚辈赤水见过掌门。”

    那掌门一挥衣袖,温和道:“免礼,不用拘束,今日辰时,才接到驻守禁地修士的汇报,方知你已从禁地出来,同我说说,禁地里的环境如何?”

    赤水见此,也就将同那两位驻守修士说的话,又重新向他讲述了一遍。

    掌门听得很仔细,讲述途中,有些不明白的地方,还一一问过,赤水心下一凛,更是不敢大意,本就是说谎话,可不能让对方抓住把柄。

    想说的话,都在心里过了一遍后,才敢说出口,在被问及进禁地的原因时,她倒是老实交代了,是被仇家所迫,不得已才避到禁地的,至于仇家是谁,怎么结仇的,并没有说。

    这个理由也说得通,那掌门点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略一思索,望向她,满脸严肃之色,问道:“你回来了,那一年前,你修炼斩魂诀之事,已被门内弟子所知,你定也是知道了?”

    赤水点头,并不言语,知道正题应该是来了。

    就听那掌门继续说道:“你之前上交斩魂诀,是有功劳的,但为了门内的安定,我等几位真人商议后,决定将你那功劳,抵作你今年的任务。”

    赤水听之,并无异议,心里反倒有些喜悦,这样最好,她不用见太多人。

    哪知,那掌门人接着又说道:“因为你的情况特殊,并不适合接任务,秦炎师弟也不在,所以,我等几人一致决定,今年以后,你的待遇里的三分之二,用作其他人帮你做任务的费用。”

    赤水一惊,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什么不适合做任务?是因为没有修士愿意同她一组么?掌门这样的决定,是要把她放逐了?

    待她再听到掌门说道:“其实这样对你是最好的,你待会下去,就可以将一年的灵石和归元丹领走,平日,就安心在洞府修炼吧!”

    她如同被一盆凉水泼下,从身到心,被浇了个通透。心下立刻明白,她真的被放逐了,只是因为秦师叔的关系,所以没有将她直接赶走?或者,还要再观察一下她修炼斩魂诀的情况?

    她心里止不住冷嘲,却并不反驳,这样更好,她可以潜心修炼,每年没有任务了,也不用被束缚,至于被扣留的灵石和归元丹,她炼阵现在收入不菲,那点东西,她还真看不上。

    不知道以后,他们若是知道,她会炼法阵,而且炼阵的技术高超,会怎么想?

    据她所知,门里阵殿里的炼阵师,其成功率也才一成多一点而已,而她现在,成功率已经能保持在三成左右了。

    其实她会炼阵,知道的人并不少,不过都未向外人言而已,秦钰秦襄潜心修炼,秦师叔和齐俊也不是多嘴之人,并且,他们并不知道她具体炼阵的成功率。

    而掌门之所以仍是不知,她猜想,和袁九有莫大的关系。

    毕竟,她可为他带来了极大的收益,他是个聪明人,若是到处宣扬,被其他人知道了,提出更高的待遇,他可不敢保证赤水就不会动心,到时候若真的弃他而去,他可就得不偿失了。

    自然,他对于她会炼阵的事,就会守口如瓶了,连店小二,肯定也是打了招呼的。

    赤水低着头,似是很难过,在辞过掌门后,走至大殿外,却发现带她来的那位青年执事仍在,见到她,便说道:“掌门交代,将一年的灵石和归元丹发给你,你随我来吧!”

    她点头,在又得到了今年剩余五个月的十五块中品灵石和十五枚归元丹后,才驱动引魂笛离开。

    不过走至一半时,仍是止不住又回过头,望了一眼,有些留恋,这个地方,她待了十年,以后,她能再来的次数,恐怕少了。

    ---------------

    (眷念:乐极生悲,这一周,我的文要裸奔了~~~谢谢若儿,玛莎,书友091014132616100,流晶瞳,无聊的草等各位大大的各种票票,感谢yalerejte,尘过无烟,汐蔚等大大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