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控制炽焰
    十数日后,石室内,赤水双目轻轻闭合,静坐在石室中央,而小白,则在一旁灼灼的注视着她。

    就见小白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模样只能算是清秀,可能因为排除了一部份杂质的缘故,皮肤白皙细腻,接着它又绕着她,转了一圈,这还不满意,它走到她面前,伸出一爪,就想去摸她的脸……

    “够了,别做这些无聊的事情。”小白的声音蓦地响起,还带着一丝恼怒。

    赤水顿时清醒,睁开双眼,看着小白,嘿嘿笑了一下,才无辜道:“我不就想摸摸么?从你的角度,来看我自己,挺新鲜的,就像是灵魂出窍了一样。”

    小白翻了一个白眼,高声强调道:“可是你用的是我的手爪。”

    赤水撇撇嘴,“这有什么?要吃亏也应该是我才对。”想她这十余日来每天将残影师傅安排的事情做好后,就在摸索着控制它的炽焰了。

    可她的感知进入小白体内后,怎么也无法感应到外面的情况,所以就陷入了瓶颈。

    直到刚才,她首次成功,能够看到她自已的身体就在她的对面,她怎么会不好奇呢?

    “既然能感应到外面了,还是快练习吧!”小白不理她的嘀咕,径直说道。

    “好,好!继续练习!”知道它很心急,她又重复着原先的步骤,感知进入小白的体内。不过现在,经过了数百次的实验,她就是闭着眼睛也可以找到那丝隐密的联系了。

    所以,感知进入的速度非常之快。

    接下来,就是要将体内的炽焰卷起,运至外面,顿时,她的感知分成七缕,分别卷起一团火焰,就往外面送去。

    “你干什么?”小白气极。

    “练习控制炽焰啊!你不是很着急么?”赤水略一停顿,分心回答道。

    “那不是一团火苗就够了,你卷那么多团做什么?”声音很是恼怒,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在玩!

    “是啊!你要炼丹嘛,炼丹六种灵草,就需要七团,没错啊!”赤水极快想了一下,迅速回答道。

    小白一听,立即切断与她的联系,睁开双眼怒瞪着她,大声责问道:“你在开玩笑吗?要七团火苗。”

    它从未听说过有人炼丹还要如此多的火苗,怎么炼?

    赤水眨了眨眼,诧异地望向小白,它不知道吗?她一直都是这样的炼丹的嘛。

    虽然她以前在千云门炼丹时,它在另一个石室,并不知道,但在这个石室她也炼过的啊?难不成它都没有看见?

    嗯!有可能,要不十余天前,它还问她会不会炼丹来着,看来它是真的不知道了。

    这应该怪不了她吧?“我一直都是这样炼制的啊,之前还在这里炼了筑基丹来着。”

    “炼丹不都是用一团火么?你怎么要七团?”小白忍住怒气,问道。

    “嗯……,我炼丹的方法是有一点特别,但成功率并不低哦,达到两成了。”说到此,赤水还是有一些得意。

    可惜没有人响应,良久,小白才再次出口问道:“你就不能用一团火来炼丹么?”

    如果要用七团,它不知道它体内的火焰,能不能支撑到炼丹完成。

    赤水尴尬笑了一下,“用一团火苗,炼丹总是失败呢!还是用七团吧!那啥,我们重新来练习吧!”

    小白怀疑地望着她,迟疑了好久才点头答应。

    半晌,小白再次切断联系,愤怒道:“你究竟会不会控制啊?”

    赤水也是满头大汗,“你那炽焰,怎么那么难控制啊?明明我控制灵火,都是好好的。”

    可是用来控制它的炽焰,就不行了,一会了,噌,火焰冒得老高,一会儿,那焰苗又东扭西扭,一点都不听她的话。

    “那能一样么?我的炽焰,里面所蕴含的能量,可是比灵火高了数倍不止。”小白斜睨了她一眼,无比骄傲地说道。

    赤水虽然心里认同,但不想助长它的气焰,便出声问道:“那再重新来?”

    一会儿后,“不练了。”小白怒气冲冲的丢下这句话后,就化作一抹赤红色光芒,没入了她的眉心。

    赤水清醒过来,听到了,也只是耸耸肩,她认为这挺正常的。

    刚开始练习嘛,难免会这样,况且,一次要同时控制七团它的炽焰,对她来说,也是个力气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是通过小白间接控制的缘故,要想控制它们,感觉总是很飘渺,让她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看来还得以后慢慢练习才行,它不是说离它进阶还有一年的时间么,真不知道它如此着急做什么?

    既然不练习了,那她就修炼吧,灵力和感知都需要恢复。

    就在这时,在她的身后,一声假咳声响起。

    赤水连忙站起身,退至旁边,从声音就听出是她的残影师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站在了她的身后。

    “那是你的契约兽?”残影师傅略带笑意,问道。

    赤水点点头,带着一丝无奈。

    “怎么?心意不能相通?”残影师傅往她的眉心扫了一眼,复又说道:“你怎么缔结了这么一只低阶妖兽,能力低不说,好像脾气也不太好。”

    赤水一听就知道,残影师傅是误会了她们刚才练习炽焰的原因,但她又不好解释,便只作默认。

    没有想到,他后面又说了这么一句话,当他的话落时,赤水就听到心底,小白重重的哼了一声,显然它听到了,并且很是不满。

    她抿嘴一笑,残影师傅这是在为她打抱不平吗?

    残影师傅皱着眉,沉思了一下,才说道:“你这种情况为师从未遇到过,不过为师猜测,是否是因为缔结血契时出了什么问题?”

    赤水点了点头,顿了一下,还是无奈解释道:“是的,缔结血契时,被仇家破坏,所以血契只缔结了一半,就成现在这样了。”

    这样说应该也没有错,若是她要详细解释,恐怕得说上大半天的工夫。

    “看来,你们若想完全心意相通,恐怕并不容易。但若是要解除……”残影师傅顿了一下,见赤水眼睛一亮,略带急切的望着他,便继续说道:“为师曾听说,自上古流传下来,元氏修仙家族有一脉弟子,传下一门秘术,就是缔结完整的血契,也能完全解除。”

    “元氏家族?”没有听说过啊!但若是能尽早解除她和小白的契约,也未偿不是一件好事,趁早与他们撇清关系,她的生命安全,也有一个保障。

    不然,若是那红衣怒神心情一个不对,就能像捏蚂蚁一样,将她捏死!她可不希望在禁地里那种情况再度发生。

    就是小白,听到残影师傅的话,也波动了一下,显然很是关心。

    就听残影师傅继续说道:“不过,早在七八千年前,那一脉弟子就已不知所踪,你要想找到他们,怕是难了。”

    听到这里,赤水有些失望,光凭这一点点线索,要想找到人,恐怕就如那大海捞针,希望渺茫至极。

    不过,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他们有什么标识么?”

    “他们的家族徽章,是一把红色弯刀,但族内每一脉的弯刀都不相同,具体怎么分的,为师也是不知。”残影师傅摇了摇头,叹道。

    家族徽章,外人哪是那么容易看到的。不过听到这个消息,至少说明,她和小白的血契是完全可以解开的。

    这件事并不着急,既然没有其它信息了,她也就将之抛在一旁,现在执着于这,并无益处。

    残影师傅也打住了这个话题,冲赤水说道:“你随为师来。”

    说罢,便转身率先了出去,在前面带路。

    赤水见此,也就跟了上去,随着残影师傅在通道里拐了数道弯,才在另一间石室前停顿了下来。

    残影师傅仍是掏出那个大阵盘,将禁制打开,赤水往里一望,哇!

    比起她之前待的那间石室,整整大了六七倍,在这石室里,列着一排排的木架,上面整齐摆放着各种炼阵的材料。

    她只认识其中一小部分。看来,残影师傅就是从这里取了材料,交给她炼制的。

    残影师傅走进石室里,才转过身,冲赤水说道:“你也看到了,这是一间材料储存室。”

    随即,他的手冲着石壁一抓,从石壁中吸出三块白色细长玉简,约有寸长,但仅有手指宽。

    三块玉简的一端,都各有一个圆形的小孔,一根细小的红绳将它们串在一起,打了一个结,看起来很是喜气。

    残影师傅将三块玉简推至赤水面前,在赤水用手接过后,才解说道:“这三块玉简是这里所有材料的详细资料,包括材料的名称,图样,产地,特性,适用的法阵等。从现在开始,你就在此石室内,辨认这些材料,务必要仔细认真,炼阵材料的选择,对炼制法阵成功率,有极大的影响。”

    “是。”赤水恭敬答应,没有一句怨言,她再度望向石室的另一端,估计等她将这些材料辨认完,需要三个月左右的时间。

    残影师傅有些嘉许地望向她,复又交代道:“若是全部辨认完了,就到主室来找为师吧!”

    他在赤水又点头应“是”后,便转身离开。

    不过,在要跨出石室的一瞬间,他又停了下来,再度转过身,冲赤水说道:“辨认完材料后,你就将它们收起来吧!”

    赤水瞪大眼,不敢相信的望着残影师傅,就听他继续说道:“虽然为师不知道你究竟是用的什么储物空间,但能从法阵里走进来,就算是水,也要很大一池,由此可以猜出,你的储物空间应该不小才是,为师说得可对?”

    赤水连忙点头,残影师傅真是明察秋毫啊!她目送着他离开,良久,才转过身来,望着这一石室的材料。

    这些材料,残影师傅都要送给她了?

    呵呵,残影师傅对她真是太好了,她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么从现在开始,就奋斗吧!

    她斗志昂扬,不久,便埋入了炼阵材料中。

    半个月后,小白的怒斥声再次响起,“你当这是在玩吗?”

    赤水很是无辜,“没有啊!”她也是在认真练习的好不好!而且,她比它可是要累多了。

    它只需要全身放松,让她的感知进入它体内,控制它的身体就行。

    而她,却必须耗用感知,控制着那些炽焰,很是吃力,可惜这不是身体的累,让她有苦说不出。

    小白满脸怀疑之色,“那为什么这么多日了,一点进展都没有?”

    赤水尴尬的笑了一下,虽然这么多日,她每日都会抽出一段时间来练习,但就是一点进展都没有,这也不能怪她不是?

    她也想不通,找不到问题出在哪里了,只好说道:“要不?你同我说说,你是怎么控制这炽焰的?”

    “我控制,和你控制,能是一样的么?我随心而动,就能施放出来了,你能不?”小白很是气愤,觉得她一点都不认真,简直就是耽误它的时间。

    “说出来参考一下,也未偿不可,不然,可就只有等我慢慢摸索了。”赤水闲闲答道,声音里似是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反正不关她的事,她一点都不着急。

    她觉得,她每天能抽出时间认真练习,已是很不错了!

    显然,她和它的识知出现很大的差距,小白认为她就是态度不端正,没有认真,这可真是冤枉她了。

    小白在石室地上来回重重的跺了数步,似是气消了一点,才转身瞪向赤水,“重新再来,炽焰的变化是有一定的规律的,你须观察得再仔细一些。”

    赤水“哦”了一声,在它身体放松后,便进入了它的体内,就当是锻炼她的感知了。

    自从她开始练习控制炽焰以来,赤水发现,虽然她每次都很累,感知也是几乎被耗尽,但当她的感知恢复时,那感知总是比之前要强上一点。

    一次两次她没有留意,但一个月下来,她的感知却是增长了一小截,终于被她发现了。

    看来,这件事,对她来说,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她待在此地,又没有危险,感知就是耗尽了也无妨。

    但若是在外界,她可就不敢这样做了,所以,就当是机会难得,她也会仔细练习的。

    三个月后,赤水望着这个空荡荡的大石室,她准时将石室内的材料全部辨认完,并且连同木架一起,全都移至了她的指环里。

    她在指环里,专门开辟了一块空间,用来放这些炼阵材料,以后,那也就是她的材料仓库了。

    现在再来看这石室,比起她刚开始进入时看到的,可是大多了。

    而小白,自从半个月前被她气倒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了。

    想到此,赤水耸耸肩,其实她已经有所进步了,只是进步得比较缓慢而已。

    那炼丹,对火力的要求如此精细,以她现在控制炽焰的情况,确实离那要求,还相差甚远。

    不过小白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对此事很是在意,而且,它现在也不像从前一样,有时还要出来玩耍透透气,除了和她一起练习控制炽焰外,其余时间,它都回到她的眉心,一直在潜心修炼。

    感觉上来说,它比起她,更加积极啊!就像是还未筑基之前的她一样。

    难不成,它受什么刺激了?如此拼命。

    赤水想了半晌,仍是没有结果之后,也就放开不再想了。

    她再扫了一眼这个石室,便转过身,往主室走去。

    因为残影师傅的残魂附在主室的桌椅上,而他经过了几千年的岁月,他羽化时封印在残魂里的灵力已是不多。

    平时若是无事,他并不现身。只有在指点她时,或者她的任务完成时,才会出现一段时间,验收她的成果,并布置新的任务。

    在她走过长长的通道后,终于又重新站在了主室的石室内。

    残影师傅早已知她的到来,坐在了石室主位上。

    赤水走上前去,恭敬的行礼,“师傅。”

    残影师傅头微点,眉头轻轻舒展,看得出心情很不错,“全都看完了?”

    这只是随意一句话,开个头,他并没有等赤水回答,左手拿起早就准备在桌上的一块半圆形的如巴掌大小的玉简,拇指轻轻抚摸过玉简凹凸不平的表面,眼露一丝复杂。

    良久,他才将那块玉简往赤水的位置一挥,同时说道:“这块半圆玉简,是为师家族的传承之物,里面记录了数百种高级法阵的法诀,你从中挑出你现在可以凝炼的十种法阵,从之前给你的炼阵材料中选出合适的材料,凝炼十套法阵出来交予为师。”

    赤水接过那块玉简,因为那块玉简有些大,她也只能攥住它的一端,洁白如羊脂一般,无一丝瑕疵,一股温润的感觉传递至她的手心,这竟是一块温玉。

    在那温玉的表面,雕刻着繁琐的纹路,因为只有一半,她仔细看了看,像是半只某种不知名飞禽的头部及半前身,疑惑顿生,那飞禽的后半身,在哪里呢?

    难不成,这玉简,本是一对?

    就听残影师傅的声音温和响起,“你发现了?你手上这一块,是上册,还有另一块下册玉简,记录的是数位先辈对法阵的感悟,但被另一个家族的继承人掌有,那个家族姓蓝。为师困于此地多年,早已不知他们的去向。”

    就见残影师傅挥挥手,“去吧!炼制好后,再来找为师。”声音中,带着一丝落寞,话落,人影已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