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劫与被劫(一)
    三年后,赤水皱着一张苦瓜脸,手里捏着一个储物袋,站在当初她和齐俊逃出法阵时站立的位置,望着前面法阵幻化出的石壁,默默无语。

    她被残影师傅赶出来了。

    之前,在她将十套法阵交给残影师傅时,她明明看到残影师傅态度温和,心情还不错的。哪知道,还没有过一刻钟,残影师傅将法阵还给她,丢给了她一个储物袋,明言不到元婴期后期,不得回来后,就将她赶了出来。

    甚至,她都没有来得及向他道别。

    难道是因为她凝炼十套法阵,花的时间太久了?可那是因为这十套法阵,她都是用了多种材料试过,炼了百余套,整整花了三年,才各挑出一套她认为最完美的,交给了残影师傅。

    结果就变成这样了。她站立大半日,看到残影师傅是铁了心,没有一点回心转意的念头后,这才熄了希望,将感知探进储物袋里,想看看残影师傅送给她的是什么。

    普通的储物袋,里面只有一把彩色羽毛圆扇和一张纸。

    赤水先将那张纸拿出来,摊开一看,顿时大失所望,纸上除写了那把羽毛圆扇的来历和技能外,残影师傅并未再留下任何话语。

    不过,她随即有些激动地掏出那羽毛圆扇,现在应该叫做七彩丝羽扇,由七根不同颜色的羽毛组成,这些羽毛每根约有两寸半长,羽叶整齐宽平,相邻羽叶由根部至顶部,相叠部分逐渐减少,形成一个圆形,羽尾被修剪成圆弧状,一眼看上去,就像是由七片颜色不同的花瓣组成,很是漂亮。

    扇柄,约小指粗细,呈黑色,一端至那花瓣中央,与七根羽毛根茎相连,别一端,则伸出花瓣寸许,刚好够她一手握住。

    扇柄尾,还有个约铜钱般大小的圆环,上面系着七根约寸长的丝带,同七根羽毛的颜色一般无二。

    听说这羽毛出自一种叫破空兽的妖兽,其天生就拥有破开空间的神通。而这羽毛,便是挑选自它的颈部,因为那里的羽毛颜色最鲜艳,灵力也是最足。

    赤水看得两眼放光,这竟是一件古宝,古宝啊!她可是连法宝都还没有呢!没有想到残影师傅一出手,就给了她一件古宝。

    其实之前,当她看到那件冰魄环刀时,也是眼馋得紧,不过当时她刚刚领悟到残影师傅设置法阵的意义,又知道齐俊拿那套法宝定有用处,也就没有在意。

    现在,她也有了一件法宝,虽然她现在还是不能用,但也够她美上数日了。

    想到这件法宝的技能,她更是激动,竟是她最为中意的飞遁法宝。

    虽然赶不上传说中的瞬遁法宝,但比起普通的法宝来说,威力却是要强大得多,毕竟古宝可不是叫着玩的。

    赤水想到它的技能,她不由回忆起,约一年半前,残影师傅曾问她对时下法宝功能的看法,当时她好像说过,能快速逃跑的法宝最好。

    不会就因为这样,残影师傅才送了这件古宝给她吧?她记得当时,残影师傅可是很生气,还怒斥她没出息来着。

    赤水又默默的望了望那个法阵,虽然她知道残影师傅是为她好,只有游历天下,阅尽人事百态,境界才会提升,在她修为足够时,才能突破瓶颈,冲击更高的层次。

    可是她很想说,她真的很不想走啊,待在师傅的洞府里多好啊,有五行弥合阵,灵气充沛,而且又没有危险,完全是个隐居闭关的好地方。

    她在此待了足足八年,虽感觉到时光的飞速流逝,但修为也四平八稳的突破到了筑基期中期。

    她本想一直就这样平静的修炼下去,哪想到,残影师傅居然会赶她走。

    她在此等了这么久,法阵都没有再打开,她终于死心了,她冲着法阵的方向,深深的行了一礼。

    然后,才一步三回头的缓慢离开。

    三日后,赤水出现在之前齐俊说过的那个小坊市,此次,她主要是想买一些炼阵原材料,毕竟残影师傅留给她的材料,被她用去一部分后,剩下的都是用来炼制高级法阵的。

    她现在修为不够,暂时还用不上。

    这个修仙坊市,她在和齐俊分开后,曾经来过一次,虽然没有千云门商盟大,但麻雀虽小,却五脏惧全,当时她的辟谷丹就是在此处买的。

    所以她也算是熟悉,并没有什么停顿,便来到专卖炼阵材料的店铺,其实就在她买辟谷丹店铺的隔壁。

    店主是一位约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见有客上门,而且还是一位女修士,倒也热情周到。

    在知道赤水要买炼阵原材料时,也拿出样品材料,详细的解说,而且,每介绍一种材料,还细心地在末尾报上其价格。

    同时,在他以为赤水没有注意到的时候,迅速的打量了她几眼,相貌普通,衣饰普通,实在不像一位有钱人士啊。

    要知道,他之前拿给她的炼气期炼阵原材料,她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就问询筑基期的炼阵材料了,那可是他店铺里最贵的材料,他摆放在上面,也就是充充场面,平日里哪有人来问询,若不是他勤擦试,怕样品材料上,灰都积了厚厚的一层了。

    而且他见赤水听到他报的价格,仍是面不改色,他心里虽是万般惊异,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难道她已经筑基了?明明看上去才十八九岁而已,以他现在炼气期第四层的修为,看不出她的修为有多高,但他本以为她是炼气期高阶修士。

    虽然说有那些定颜丹或者养颜秘术什么的,但那都是传说中的事,他们这些处于修真界最低层的升斗小民,哪能得到那些东西,就是见,恐怕都没有见过。

    然而在最后,赤水挑好炼阵原材料后,付足了灵石,将那些原材料收起,脸带满意之色快速离开。

    而那店主,却是直直望着赤水离去的背影,有些愣神。

    人不可貌相啊,就这样一个普通的女弟子,虽说他并不能确定她有没有筑基,但光是那一出手就是数块中品灵石,就能让他另眼相看了。

    就是他这样在市井混迹了数十年,擅于察颜观色的人,也被她骗过了,若不是她最后的出手,谁知道她身上竟是如此的富有?

    突地,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生生打断他的沉思,“李元,不招呼本大爷,发什么呆呢?”

    他一听到这个声音,浓浓的厌恶之感从心而起,又是他们,附近区域最有名的地痞流氓二人组之一,却是号称玉剑双侠,真是笑死人了,若不是他俩阿谀奉承,溜须拍马,拜了一个极有势力的靠山为师,得以筑基,仗着修为比他们这些店家高深,强制向他们索取保护费,欺善怕恶,坏事做尽,在这一带修士心目中,已是臭名昭著。

    然而他修为低下,却是敢怒不敢言,不仅如此,每次他二人前来,他还需好好招待,生怕落了不是,他们天天缠上门,他可还怎么做生意。

    不只是他,就是附近的店家,也是同样如此。

    可能是他久久没有答话,一个声音接着响起,“定是刚才做了笔大生意,赚了不少灵石,都瞧不上咱们了。”声音娇柔,似嗔似媚,听之,让人隐起酥麻之感。

    他赶紧回过神,冲着发话的黄衣女子,挤出一丝笑容,“怎么会?我们这个小店,还需要二位辛勤守护呢!刚才只是看走眼了,有些惊诧罢了。”

    他可不敢大意,那声音虽是好听,人却是不敢恭维,他不只听过她无数次狠辣的行迹,而且还亲眼见过。

    她就是玉剑双侠的另一人,刚刚得以筑基,他二人可谓是臭味相投,十余年前结为双修伴侣,这十余年来,不知道勾结在一起,做了多少坏事。

    “怎么,你李元不是眼力最佳么,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最先说话的那个男子拽过一张方凳,歪斜坐下,满脸嘲讽之色。

    李元强压下心里高涨的怒火,打着哈哈,“世上哪有最佳之事,不过是经营了数十年,有点眼力劲罢了。”

    “刚才那个女子,将你这里撑店的炼阵材料买走了大部分,似乎很有钱啊?”那黄衣女子边说,边瞥向李元,仔细观察他的表情。

    李元闻言,心里一突,难道,他们是想打刚才那个黑衣女子的主意?他连忙摇摇头,“哪有,听她说起,她是帮她师傅买的,看来,她也是个跑腿的人罢了。”

    那黄衣女子有些不信,另外那男子则是撇了撇嘴,李元见此,连忙又补上一句,“恐怕,那黑衣女子已经筑基,她的师傅,能炼制筑基期的法阵,怕是很不简单。”

    言外之意是,你们还是打消念头吧!

    那黄衣女子与那男子对视了一眼,接着又问道:“她可还有说别的?”

    李元心里一沉,怕是他二人主意已定,他的一言片语,又怎能改变,若是一言不好,怕是还要得罪他们,想到此,他便摇了摇头。

    就见那男子站起身来,伸出一只手,手指轻轻勾了勾,李元哪会不懂,马上掏出三十块下品灵石奉上。

    那男子瞄了瞄桌上的灵石,脸色慢慢沉下来,李元见之,一咬牙,又掏出十块下品灵石,与之前的放在一起。

    那黄衣女子哧笑了一声,“走吧,做正事了。”

    那男子手一挥,将那些灵石全部收起,一句话未留,跟在那黄衣女子身后,潇洒离去。

    独留下李元,略带恨意地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里复杂难辩,看来那位黑衣女子,怕是有难了。

    而此时的赤水,却是悬在一个三岔路口上方,有些犹豫不定。

    其中一条路,是通向万丹门商盟,另一条路,则是通往万丹门旗下一个中型城镇。

    虽然她刚才已经买到了一些炼阵原材料,但那店铺较小,材料本就不多,恐怕不够她炼制多久。

    现在,她是到万丹门商盟去再买一些原材料呢?还是到那个城镇去找个住处,先安顿下来再说?

    她现在没有目标,一片迷茫。那位黑衣前辈和小妖也不知去向。

    她和他们又没有联络方法,看来,只有在这附近,等着他们来找她了,这对于那位黑衣前辈来说,应该并不是多困难的事。

    那她还是先去商盟吧,先将原材料备足了,到时候,找个地,安心凝炼法阵就成。

    主意一定,她驱动着引魂笛,冲着万丹门商盟的方向飞去。

    约莫行了一刻钟,她的脸色微露一丝异样,在她的后方,有两名修士,驾驭着一片绿莹莹的树叶法器,往她的方向快速飞来。

    那树叶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成,叶柄朝前,速度奇快,竟是比起她的引魂笛,更胜一筹。她心下了然,那定是一件顶阶的飞行法器,看来这一男一女两位修士来历不凡。

    她下意识的就想避开,对方一个筑基期后期,一个筑基期初期,并不好相与。

    这就好比是她走在马路上,一辆马车横冲直撞,往她的位置奔来,她第一个想到的自是避开,不想多惹事端。她可没有螳臂挡车的那种勇气。

    想到此,她便驾驭着引魂笛,往旁边的小溪飞去,他们若是路过,也只会认为她是想在小溪旁边的鹅卵石上歇息片刻,而不会认为,她是刻意的避开。

    她将引魂笛收起,就真的找了一颗顺眼的鹅卵石坐了下来,微风轻拂,树枝轻轻摇曳,带起细细声响,和着小溪缓缓流淌的声音,这便是自然的音乐,让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然而,不过片刻,她的脸色就沉了下来,那两人,竟也往小溪,也就是她的位置飞来了。

    她可不认为她认识他们,看来,对方来意不善啊!

    她手指微动,运出数枚遁影针,悄悄插入地下。随即,脸色恢复平静,状似有些悠闲的歪着脑袋,欣赏着眼前的美景。

    就见那二人,飞至赤水前方约十来丈的距离,双双跃下树叶法器,那男子手一招,那片树叶,化作一抹绿光,闪入他的袖中。

    赤水转过头,似是直到这时才发现他们,满脸诧异之色。

    那男子率先走上前几步,嘿嘿笑了两声,满眼不怀好意地上下扫视了赤水一遍,才尖声问道:“这位道友,不知师从何处,这是要往哪去啊?”

    赤水心下诧异,怎么一来就问起她的师傅?她拜师以来,恐怕也只有那位黑衣前辈和小妖知晓,难不成,他们知道什么事情?

    不过,现在,还是先按兵不动的好,她淡淡扫了那二人一眼,才缓缓答道:“师傅已隐居百余年,怕我就是说出,你们也未听闻过。”

    至于后一个问题,直接被她忽略了。

    那男子听之,神色一松,他之前听到李元说起她师傅,多少有些顾忌,他虽然是打算冒险干这一票,但动手之前,仍是顺口问了一句,现在听到对方如此说来,怕是一个并不出名的修士吧!

    这样的人,就算是突然消失了,也不会有人奇怪,他们今天就将她劫杀了,只要做得干净利落些,到时候了无痕迹,又怎么会找到他们头上。

    至于李元,他哼了一声,瞥向那黄衣女子,就见她对他妩媚一笑,头颅微点,他心下了然,冲着赤水,邪笑道:“我也不说费话,我们夫妻二人,最近手头有些紧,想找你借点灵石来花花。”

    赤水嘴一撇,不屑道:“你可以直接说,你们要打劫,不就成了。”

    真是打劫都没有一点创意。

    就见那个男子脸一僵,笑容变形,看上去竟带着一股子傻劲,不过瞬即,他又扯动嘴角,目光狠狠盯着赤水,厉声道:“既然如此,识相的,就乖乖将储物袋交出来。”

    赤水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若是交了,你们就能放过我?”

    “扑哧——”旁边的黄衣女子终于娇笑出声,“不能,但能让你死得痛快一些,你看这个交易怎么样?”

    “交易?”赤水摇摇头,望着他们,淡淡说道:“或许可以换一个,你们若是交出储物袋,或许我会帮你们收尸。”

    不过一把灵火罢了,费不了多少工夫。她这也是想杀杀对方的气焰,逞逞口头的威风,要她同时对付两个筑基期的修士,她并没有太大的把握。

    她凭借的,不过是指环里的两张瞬遁符,若是打不过,要想保住性命,还是可以的。

    那二人一听,脸同时沉下来,就听那黄衣女子怒喝道:“还等什么,直接动手便是。”

    话音还未落,那二人,已是快速掐诀,不多时,两人同时各驱出一柄绿芒飞剑,那飞剑上灵光逼人,耀眼夺目,赤水甚至都看不清剑的具体模样,而这样的飞剑,却是有两把。

    她心里一紧,知道不好对付,冰棱镜怕是挡不住,她快速祭出粉色披帛,护在身围,同时手一翻,招出银梭。

    此时,她已经顾忌不了那银梭上面的家族徽章了,她其余的法器,要想挡住对方两柄利器,怕是很难。

    所幸那家族徽章在银梭的手柄处,别人也不容易发现,若不是熟悉这个法器之人,应该不会察觉到异样。

    就见那两柄绿芒飞剑均已经涨至两尺来长,两者在空中一个盘旋,在那二人同时大喝一声“合”时,两柄飞剑犹如两截长形的光条,一个相撞,竟瞬间合在一起,绿色灵光顿时迸裂开来。

    赤水眼睛猛地一痛,赶紧闭上双眼,一息后,她的眼角,就滑下了两行热泪。

    而同时,那柄合二为一的绿芒飞剑,剑身一个振颤,已是冲着她的位置,极快地俯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