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出塔被掳
    五年后,赤水小心地把一个普通的白色瓷瓶揣在怀里,环顾室内一圈,将炼制龟灵盾和捆妖绳而剩余的残渣一收,确定没有任何遗漏后,方打开室内禁制,走了出去。

    待来到执事所在地,赤水再次掏出身份玉牌交给那里的执事检验。

    那名执事接过身份玉牌,在记录簿上找了很久,方在八年前查到了赤水的记录,她目光复打量了赤水一眼,有些鄙夷。

    没有见过占便宜占到这种程度的!要知道问心塔里的密室,就是第三层,每一年都要近百块中品灵石,这个黑衣女子居然趁着结丹之际,硬是在密室里待了八年多,从而节约的数百块中品灵石,都可以买一件极好的法宝了。

    此地灵气充足,灵石资源较多,但高级材料奇缺,一件能炼成法宝的普通材料,都需要三四百块中品灵石,更何况这个黑衣女子多待了五六年,还是用问心塔一二层密室,节约的肯定不只这些。

    她虽然才来这问心塔做执事四年,但对这黑衣女子的行为,仍是有些不耻,若是每一个弟子都这样,将密室霸占住,后面的弟子还要不要结丹了?

    她忍不住直言,“你待得可真够久的了。”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嘲讽。

    赤水顿了一下,目光直直望向她,问道:“不可以?”貌似她待得是比较久,但她并未看到有规定说不可以,这位执事看来很是不满啊!

    那名执事一窒,似想反驳,却找不到反驳的话语,最终只有摇了摇头,将身体玉牌还给赤水,便自顾整理东西,不再理会她。

    赤水接过身份玉牌,转身往外走去,既然她不说,她也不会贴上去补交灵石,在她看来,这不过是件小事罢了。

    那名执事远望着赤水的身影消失不见,脸上才再度浮上一抹嘲讽之色,她也就只能占这么一次便宜了。

    “刚才有人出塔了?”她心下正想着,就听一个声音响起,她忙转过头去招呼道:“见过燕师姐。”

    这位燕师姐可是在这里待了近百年,算是这里资历最老的修士,自是受到她们的尊重。就见燕师姐头轻点,平静道:“我感应到刚才有人出塔了,过来看看,记录姓名了么?”

    那名执事点头,将记录簿递交给燕师姐,心里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有人出塔,这燕师姐都会出来看看,以前她曾好奇的问过,可燕师姐仅是淡笑不语,多次下来,她们也就不再提了。

    那燕师姐挥挥手,并未将记录簿接过去,仅是淡淡问道:“给我说下姓名就成。”

    那名执事很快便答道:“是一名叫赤水的弟子,已是结成金丹。”她同时将记录簿收回,本想再嘲讽几句,但想到燕师姐平时最为严肃,怕是会不喜,心下略一衡量,终是作罢。

    那燕师姐闻言一顿,重复确定道:“叫赤水?”

    那名执事点点头,有些莫名,就见那燕师姐已是抢过她手个的记录簿,自己细看起来,不久便看完,合上记录簿,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喃喃道:“终于出来了。”

    那名执事略带诧异地望向燕师姐,“难道这名弟子有什么来历?”

    那燕师姐目光扫过她,叹道:“她有什么来历我并不知晓,但是宗里的十大长老可是等了她数年。”

    她在七年前便接到掌门的命令,待这个叫赤水的弟子一出塔,便要立刻禀报,不得张扬。她估摸着和那次引起十大长老的异动有关,她当时只是觉得这名结丹弟子的感知很强,竟超过了她的灵识范围,但具体强上多少,却是不知。

    没想到她却因此被带到问心塔顶受十大长老问询,看来这名叫赤水的弟子定不简单。

    想到此,她不再停顿,将记录簿还给那名执事,丢下一句“我去回禀掌门”后,便匆匆往宗门大殿行去。

    只留下那名执事手拿记录簿站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来,宗里十大长老哪是那么容易见到的?就是她,也才仅见过其中三名长老而已。

    此时的赤水,哪里会知道她走后发生的事,她正在感受着这大千世界的极致美丽。虽然她之前就已探出灵识感应到,但与用身体去感受,自是不同。

    她的心里淡淡愉悦升起,轻轻一跃,身体便似脱离了地心的引力般,蹦上去极高,把她吓了一跳,连忙稳住身体,让其缓缓的降落至地面。

    这可仅仅是她未加持疾驰术的效果,这次结丹,将她的身体再次改造,皮肤已不能用白皙来形容了,光洁如玉,泛着点点柔光,隐约有些朦胧缥渺,似是带着一丝仙气。

    赤水举目一望,确定方向后,就想往小山谷奔去。在进问心塔前,她将小妖拜托给了元姿大师姐,现在,该是接回来的时候了。

    她再次一跃,遁入空中,蓦地,一股极其强横之力将她卷起,硬是改变了她前进的方向,往另一边冲去。

    赤水大惊,迅速将灵识放开,往那远处探去,真是没有天理了,怎么她身在翠烟宗的地界,也会出现这种安全问题?

    是谁?胆那么肥?她已经成功升级为金丹期修士了好不?这人也敢来掳,真是太没眼力见了。

    不过,当她的灵识探到那闲适站在路边,一脸浅笑的男子时,顿时便奄气了。她认识的人当中,也就只有他最是毫无忌惮,敢干这种事。

    她都已经换了一块大陆,他还能找来,不得不让她佩服。

    她心下略松,好歹也算是个熟人,对方如此强大,要想取她的性命,不过是弹弹手指罢了,她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所以她干脆不想了,将灵识收回,任凭自己的身体被对方卷着走。

    待来到那个叫穹目的男子身边,赤水堪堪站住脚,就见对方的声音响起,“小杂草,你过得还不错么?”

    不用想,赤水都能猜到,对方这句话,是针对于她结丹的,她见对方似执意要她回答,只好答道:“还行。”

    这一次,他已是换了一身浅蓝色衣衫,不过,一点都没有将蓝色的忧郁感穿出来,反而让她觉得很是随性。

    赤水摇了摇头,收回视线,他也够随性的了,虽然她见到他的次数不多,但他的性格,她多少也有些了解,喜怒不定,全凭心情,反正她是不想惹到他。

    开玩笑,那红衣怒神仅是说了他三个字,就被他整得那么惨,还不敢反抗,顺便害惨了她和小白,她真的惹不起啊!

    “走吧!我给你准备了好东西。”穹目微微笑道,随即便率先往一个方向奔去。

    赤水顿了一下,好东西?她可不敢相信!好在,这次他没有指着一个又一个的山头让她瞎窜,她慢悠悠的提起脚,往他离开的方向奔去。

    还顺便看看路边的风景,倒是有些惬意。

    其实这都是假象啊假象,其实她的心里七上八下,谁知道这次他又会让她干啥,说不定性命就丢了。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她的脚步,怎么也快不起来。

    不一会儿,她就见前方他的身影停了下来,转过身面向她,微皱着眉,待她走近后,才出声道:“你没有力气?要不要我帮你?”

    赤水连忙摇摇头,开玩笑,让他帮?他怎么看都不像是乐于助人的人,她宁愿自己走。

    顿时,她的速度快了起来,穹目见此,眼里微露满意之色,随即便往远处遁去。

    赤水跟在他身后,不知不觉,速度又慢了起来,在接到前方穹目瞪过来的灼灼视线后,不得已又加快了几分。

    不过一会儿,她又慢了下来。

    如此反复数次后,穹目终于露出了一丝不耐,这次没有瞪她,直接将她的身体卷起,往远方遁去。

    赤水一点都不惊慌,如果可以,她或许还会耸耸肩,这样更好,她乐得轻松。她又没有吃饭,她现在的身体素质,也不用担心晕吐问题,颠簸一点算个啥,她就当是坐过山车了。

    她闭上双目,任凭穹目卷着她以极快的速度飞奔,没有多久,便沉沉睡去。

    其实她本来是想继续修炼的,但想来她已经突破到金丹期,就是睡着了也同样可以修炼,而且,只要她一遇到这个男子,就是睡觉,都是一种奢侈。

    她略一思量后,便选择了睡觉。

    穹目抽空扫了她一眼,略微一窒,不知道为什么却是没有将她摇醒,而是轻哼一声,接着又露出一抹浅笑,脚步没有任何停顿,往远方遁去。

    如果赤水能看到那抹浅笑,一定会打一个冷颤,那浅笑,就像是送给那没有明天的犯人最后丰盛的一餐。

    不过也幸好她没有看到,不然她估计就不能像现在这样睡得那么安适恬静了。

    七日后,赤水默默望着远方那一大片浓密黑雾,半晌无语。等反应过来后,她瞧都没有瞧旁边的穹目一眼,便想转身离开。

    可她刚转过身,脚还未提起,便感觉一股强大的威压袭来,瞬即便将她镇在原地。

    “你想往哪儿去?”声音很轻,透着一点点危险。

    赤水不想激怒他,努力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解释道:“我去找件攻击法宝来。”

    “哦?多久?”穹目眉毛轻轻一挑,似是有些兴趣。

    赤水犹豫了一下,不确定道:“五年?要不三年也行。”

    “不行,你在七日内,必须进去。”这可是他专门给她准备的呢?保证让她满意。

    “这怎么够?”赤水睁大了眼,大声道:“我现在可是一件攻击法宝都没有,你不会就这样让我去送死吧?”

    光是看着前方那不正常的浓黑雾气,就知道不简单。

    穹目转目瞥向她,“你不是还有法器么?没有想到你的修为提升得倒挺快,超过了我的估计。”语气里带着一丝怪罪。

    赤水双眼微睁,没有理她的语气,而是确定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地方,本来是想让我在没有突破之前去的?”

    这筑基期顶峰的修士与刚结出金丹的修士,虽仅有一线之隔,但却是一个境界的差距。若他认为她在筑基期就能解决前方的问题,那么她现在结丹了,是不是把握更大一些?

    虽然她知道他们之间对于这个难易程度的概念相差极大,但她见穹目点头,仍是让她提得半高的心,稍微落下了那么一点点。

    她感觉到对方已经将威压收回去,便转过身,面向那前方浓雾的方向,在原地静坐下来,问道:“可还有其它的信息?需要我做什么?”

    “只要毁了那里就成。”穹目看着她的动作,神色微动,良久,终是催促道:“你还不进去?”

    赤水疑惑望向他,“你不是说七日之内进去么?”就算是七日,那也是她多活的天数啊?若是现在就进去,怕是连七日的时间都没有了。

    穹目一顿,他是这样说的没错。难道事情不是越快解决越好么?

    当然,那是在他有那个能力的情况下,若是像赤水这样根本不了解情况,两眼一抹黑,想让她去送死,她又无法反抗,只有采用拖字诀了。

    他似也看出了赤水所打的主意,嘴角微扯,“我之所以说七日,那是最后的期限,你现在每拖延一刻,危险也就大上一分,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说罢,身体放松,依在旁边一颗不大的树干上,看上去甚是悠闲。

    赤水闻言,目光直直往他看去,想看出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可她却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她开始有些不确定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然是越早进去越好。

    “去吧!这可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为了让你不缺席,我整整延迟了七年,你可不要让我失望才好,呵呵,若是你能完成任务,有不错的奖励哦。”以势逼之,以利诱之,穹目倒是顺手拈来。

    赤水听之脸色不变,心里却忍不住腹诽,他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等着看戏罢了,如果可以,赤水一点都不稀罕他的奖励。

    她站起身,再度望向那远方的浓黑雾气,脸上浮现淡淡忧色,良久,她终是一咬牙,往后方丛林的方向行去。

    穹目眉头微皱,淡淡提醒,“你走错方向了。”要去应该走前方,她若是认为她能逃得过他的掌握,那也太天真了。

    赤水脚步未停,淡淡答道:“我去换衣裳。”

    穹目嘴角微勾,望着她的背影,露出一抹笑意,“树林里,有用么?”

    赤水闻言脚步一顿,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在他强大的灵识面前,什么都无法遮掩。她默了一下,站在原地不语。

    穹目目光将她从头打量到脚,撇撇嘴,嫌弃道:“不足二两肉,一点看头都没有。”

    话落后,便将目光移开,望向那浓密雾气的方向。

    赤水低头望了自己一眼,他能看出什么?而且,以她前世的标准,她这样的是标准身材。

    她知道他不懂,不和他计较,仍是走到树林深处,从指环里掏出了一套暗青色衣裳,很快换上,接着,从指环里运出一滴精血,当然不是她的。

    这一滴精血,便是在万丹门地界打劫她的一男一女中的黄衣女子的。当时她在灭口之前,突然想到了她的血影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实践,便取了她的血。

    现在,却是派上了用场。上一次是她侥幸,穹目将那个金丹老头困住了,不然,怕是会万里追杀于她的吧?

    这一次,谁又能保证结果是什么样的?虽然她也不一定能有命活着出来,但该做的保命工作还是要做的。

    而且,那黄衣女子仅有筑基初期修为,也能起到一定的掩饰作用,就算是降低对方的防心也好。

    换好后,她又将头发理了理,重新换了一个发髻,插上了几株细小的珠花,才走回去。

    穹目听到响动转过头望向她,并不惊异于她忽然变成了另一个人,“这个法术怎么样?”

    “还行。”赤水微带疑惑的望了他一眼,接着又打量了自己一番,再伸出手仔细看了看,嗯,虽然是第一次用,但是她自己都辨不出真假,看来这样法术确实如她所想的挺好用。

    不过,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她停住摘下定颜珠的动作,目光复盯向他,确定道:“你知道那块血色玉简?”

    她见穹目露出一抹微笑,望向她,眨了眨眼,她心下一动,一个她之前觉得非常荒谬的想法跃入她的脑海,她停顿了半晌,终是将话问出了口,“那块血色玉简是不是你的?”

    穹目无声一笑,问道:“觉得其它法术怎么样?”

    赤水觉得她猜对了,顿时,一股怒气升起,他以为他是神么?将别人的性命玩弄于鼓掌之间。

    可她只能拼命压抑住,仅是用双目直直瞪向他,咬牙切齿道:“都很有用,只是太过于血腥。”

    “哦?你就只学了这一个?”话落,穹目又扫了她一眼。

    赤水哼一声,本想将那块血色玉简掏出来向他砸去,但一想到给他的后果定是又拿出去祸害人,便作罢,留在她那里,至少她不会乱用。

    穹目撇撇嘴,似是有些无趣,提醒道:“你该去了。”

    赤水吸了一口气,申明道:“这是第二件事,这次过后,就仅剩一件了。”先说清楚,免得到时候又变卦,他的人品,她不相信。

    不过,貌似她不相信也没法奈何他。

    赤水再一次后悔她以前怎么就碰到这个瘟神了呢?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一定不会选择在那一日出千云门,绝对不会!

    ―――正文已有五千余

    (眷念:。。。哼着小调,顶着锅盖,继续往前走。。。感谢淡、紫,书友100904075714300,到处乱跑的十,缥渺泪,飞翔的小糖,般若绝尘,书友100812230633351,catnight,风的女孩,小包子是猪肉馅的,秦米,银色丝带,书友090223114333820,君烨,无聊的草,骏马无疆,若儿,青儿爱老虎,狐狸猫,千辛万苦,还真,花月殇,海妖炙,桃子妞妞,神气的老鼠,流失细胞,蓝星MM,叶绫,书友100830075037600,冰冰阳阳和南月落的粉红票。。。谢谢隐雾者,夜幕思晨,果果木0714,月光DE温柔,萨洒,吴宝宝妈,雨田090907,锦梓,书友100617095405639,向日葵花甜,黑郁魔男,禾熙,若儿,彩亭,秦米,hxz001,上山喂老虎,书友090614105003476,SuperDuck,起点新注册人,福满枝头和书友100705192202226的打赏。。。还有隐雾者,秦米,冰冰阳阳等大大的评价票,若儿,好空白和月光DE温柔的更新票及粉红凤凰飞,玄冰无息,盖聂VS卫庄等大大支持我的推荐票,还有很多给我留言和送花花的大大,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