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为师授课
    赤水本以为,在以后的三十年,她便在宗内平静度过。却是没有想到,在她回来的第五日,元姿大师姐便找上门来了。

    赤水自是泡了上好的灵茶招待,元姿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道:“小师妹,你这次从道阁平安归来,宗里很是轰动,再加上小师妹炼阵之术出众,元灵师姐特地让我来当说客,请小师妹去同筑基期弟子授一堂课,讲讲炼阵的经验,小师妹可愿意?”

    “授课?”赤水微讶。

    “是的。”元姿点点头,“元灵师姐便是那位在弥虚宝塔外等了你两年的师姐。”

    赤水只一瞬间,便想了起来。就听元姿大师姐接着说道:“元灵师姐是我的族姐,因此拜托我来当说客,小师妹可答应?”

    赤水有些迟疑,“可我以前从未给别人上过课呢!”

    元姿挥了挥手,快嘴道:“那没什么,因为你平时不常在外走动,宗里的弟子也是想见见你,你随便讲一点经验就成了,不会很难的。”

    “那好吧!”赤水眼见是无法拒绝了,只好问道:“大师姐,这时间定在什么时候啊?”

    元姿一听赤水答应了,脸上一抹笑意散开,轻快答道:“在阵殿,时间定在五日后,辰时开始。”

    “哦。”赤水点点头,只讲一次课,应该没有问题的吧!

    元姿见事已办完,她还要去回复元灵师姐,便没有再停留,匆匆离去。

    五日后,赤水掐准时间,往阵殿走去,远远的,她就见到那位元灵师姐,正静静地站在殿门外。

    “元灵师姐。”赤水有些疑惑,元灵师姐不会是在等她吧?她又看了看天色,她也没有迟到啊!

    元灵见到赤水的身影,脸色微松,冲着赤水一笑,“师妹,我来带你进去。”

    “谢谢师姐。”赤水报以一笑。

    元灵却没有立即带路,脸色略带挣扎,“师妹,授课室里除了筑基期的弟子外,还有一些金丹期的师姐师妹也来了……”

    赤水一顿,“不是说讲炼阵之术么?她们也有兴趣?”有兴趣倒未必?难不成是来看她的笑话?

    元灵有些尴尬,“她们就是凑个热闹罢了。”

    “请师姐带路吧!”赤水不置可否,是怎么回事一猜便知。

    元灵见此,也不再多言,转身走在前方,带着赤水来到了阵殿里一间宽敞的授课室。

    赤水站在门口目光一扫,整个授课室极大,满满的坐了近两百名筑基期弟子,而在后方,尚有数名金丹期修士,其中有一人她认识,正是那曾经的六师姐元叶。

    元灵目光也是扫到了元叶,望向赤水的目光中,有着一丝担忧。

    赤水深吸了一口气,冲元灵点点头,便稳步往讲台走去。顿时,台下所有弟子的目光齐齐望向她,有些带着尊敬和期待,有些带着怀疑,还有一些目光复杂,一眼看不透。

    赤水全都不理,面色严肃,走至讲桌前,拂开双袖,原地静坐下来,待双袖缓缓落定后,才凝目扫过台下的众弟子。

    目光如电,环顾室内一圈,在看到后方那几位同期修士时,停住,目光直对上元叶,直至对方眼神躲开,方收回视线。

    她这是要在气势上将对方压住,同时,她改变主意了。她想了五天的讲课内容,不适合现在的场景,该改改了。

    台下安静无比,平时,赤水给她们的印象是比较亲切的,总是微笑着点头,再加上她在弥虚幻境里待了两年,又在四岛竞技会上技惊全场,名望极高,自是得到她们的尊敬。

    而现在,她却是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明明没有施放出灵识威压,却是让她们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压力,不敢与之对视。

    赤水目光平视前方,脸色正经,“很荣幸能够有机会在这里,给大家讲一堂课,本来,我是打算讲一些炼阵的经验,但我现在看了一下,台下,似乎有人对此有意见,这一位~”

    赤水随手一指,似是极随意地指到了元叶,“就是你,你有什么问题?”

    元叶眼珠一转,面上便是一喜,点到她,正合她意,她当即便朗朗说道:“弟子正有疑问,请师叔解惑,师叔应知修仙之人,须先修道,可是,当今世上,各路修仙之人皆争灵石,争资源,争法宝……,杀人夺宝的事更是层出不穷,那些杀人得宝之人因此更加强大,天理何在?弟子的问题是:既然现实是如此,那还修什么道?修来又有何用?”

    此言一出,满室尽皆默然,大家都知道,历来关于修道的问题,众说纷纭,便是那些元婴修士,也不过是照着先辈传下来的说法来,说得含糊不清,若再追问,也不过得一句“须自行感悟。”便打发了。而元叶此问,分明就是故意为难赤水。一些清楚内情的人纷纷来了兴趣,准备看戏。

    赤水看着众人反应不一,又再看了一眼元叶,本是她师妹,现在,却是须尊她为师叔,她的心里也很难受吧?不过,这并不是她可以来找茬的理由,哼!真以为这样就将她难住了吗?

    她随手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把普通短剑,也就是一件上品法器,放在储物袋里充数的,她将短剑扬了扬,“大家请看,这是什么?”

    她不理下面众人不屑的眼神,径自说道:“这是一把短剑。”

    此言一出,下面有人忍不住,“扑哧——”一声便笑了出来,有人带着,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便是元灵,也露出了一个微笑。

    赤水脸色不变,等到众人都笑够了后,才又继续道:“这只是一把普通的短剑。假设,这把短剑杀了一千个人,这算不算是一把特别的短剑呢?”她将目光望向台下,等待大家回答。

    和元叶一起的一个弟子撇撇嘴,哧声道:“当然不算,不过一个上品法器,我包里的飞剑法器都比它好。”

    其他几人赞同的也出声附和。

    赤水不以为许,反而笑眯眯地点头道:“我和各位的意见一致。那再假设,这是另一把短剑,这把短剑还是杀了一千个人,只是,这一千个人全都是大奸大恶之人,大家再来看,这把短剑算不算是特别的短剑?”

    台下众人默然,这要怎么回答,说不算?可它专杀恶人啊,怎么不特别?说不算,那不正合了赤水的意了吗?

    赤水又笑了笑,高声说道:“那我是不是可以说,这把短剑找到了自己的道。那些大奸大恶之人见到了这把短剑,知道了这把短剑的事情,想到这把短剑粘染了整整一千个他同类的鲜血,他会不会胆寒?会不会恐惧?会不会让他和他的同类见而生畏?那再假设,这把短剑已杀了一万个恶人,那另外的恶人会不会闻风而逃?”

    元灵的眼里迸发出一丝光亮,似是恍然,不过一瞬又恢复正常,只是她看见赤水的眼神,已是带着深深的佩服。

    不只是她,台下的众人反应过来,也似有所悟。

    赤水微微一笑,“这两把短剑相比的差别,能不能算是回答刚才这位弟子的问题呢?”

    无人站起来反驳,赤水知道她这才算是彻底的镇住了所有的人,她也见好就收,“我刚才发现,台下的各位并不都是炼阵师,那么,我们今天便不说具体怎么炼阵,我们来说些别的。各位可知,天下的炼阵师不说上万,但上千总是有的,为什么只有少数的几人能够站在高处,俯视众人?”

    下方众弟子顿了数息,接着,“不都说炼阵师是靠灵石堆起来的么?他们有灵石。”

    另一位弟子反驳道:“什么有灵石?出身不同,有家族支援,当然不同了。”

    “他们感知力要较强。”

    “没错,别人灵根资质也好啊。”

    “就是,比我们强啊!”

    ……

    台下一时间议论纷纷。

    半晌后,赤水见众弟子发言差不多了,才淡淡问道,“灵石,出身,感知,灵根,还有么?”

    一些弟子摇了摇头,一些弟子虽是没有动作,目光却是望向赤水。

    “你们说得对,也不对。”赤水不理会后方听到她的话后,露出鄙视的眼神,径直说道:“其实,我真正要问的是,综合你们所说的灵石、出身、感知等各种条件,你们自认为,你们是否适合当一位炼阵师?”

    “告诉我,你们是否已经下定决心成为一名炼阵师?”赤水声音又扬高一分,不给众弟子反应的时间,接着又问道。

    台下,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应声答道:“是。”

    赤水点头,“这便是我今日要同各位讲的,量力而行,选择适合自己的。”

    台下弟子均是一怔,赤水便继续讲道:“我知道各位有一些,早已是炼阵师,但我仍是要说,炼阵师,条件苛刻。大家都知道,最好的炼阵师,须是五行灵根。那么,是不是在坐的各位均是五行灵根呢?”

    “很显然不是的。当然,我并不是说,不是五行灵根,便不能当炼阵师,只是说,如果你不是五行灵根,那么便要作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你要比别人多付出数倍的辛苦,可能才只收获和别人同样多的成果。”

    “你们有这个心理准备么?如果没有,那么我劝你们,最好放弃当炼阵师。并不是说炼阵师便是最好的,尚有炼丹师,画符师,炼器师,要求各不相同,你们要清楚自身的条件,知道什么才是最适合你们的。”

    “现在告诉我,不管是哪一门职业,你们是否已有所选择?”赤水洪声问道,字字震耳,将那些默默听她讲话的弟子震醒。

    便听一些弟子答道:“是。”一些弟子神色不明。

    赤水见此,继续说道:“不管你们最终选择哪一门职业,既然已经选择了,那么便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不要瞻前顾后,不要犹犹豫豫,不要看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要努力,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做到最好,你们做得到不?”

    赤水并没有待下方弟子的回答,接着又说道:“你们不用回答我,你们要回答的人,是你们自己。如果,你们真的按照我说的做了,那么你的付出终将得到回报,我可以预见,在将来,你们当中,定有人,能够站在某一种职业的顶端,名扬天下,受人敬仰。”

    赤水对上众弟子闪闪发亮的眼神,声音恢复平缓,“量力而行,选择适合自己的,并坚定不移地走下去,这便是我能够坐在这里的原因。”

    “相信我,你们也可以。”这最后一句,赤水语气甚是坚定,话虽普通,却是如惊雷般,震憾着她们的灵魂。

    台下,一片安静。

    后方的元灵看着坐在讲台上的赤水,有些怔愣,为什么,她感觉,赤水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发光体,发出柔和的光芒,照耀着下方的众弟子,就连她,都忍不住被吸引。

    而此时的赤水,见台下没有一点反应,虽然脸上不显,但心里,却是心上八下,她这可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啊!也不知道,她们能不能接受这样的理论。

    数息过后,台下一位弟子的掌声响起,接着,又有几个跟着附合,至最后,全场掌声响起,虽谈不上热烈,但也超过了赤水的预期。

    赤水直到此时,才松了一口气,微笑道:“既然这里炼阵师居多,那么接下来,各位有什么疑问,便请问吧!我定是知无不言。”

    后方的元叶闻言,目光望向周围几位同期修士,示意她们开口。

    然而,就在这时,元灵却是瞪向她们,显然,元叶在打什么主意,她是一清二楚。那几位同期修士被元灵的眼神警告,尽皆不敢动。

    元叶见此,很是不甘地望向元灵。

    便听元灵传音道:“你没看到她已经得到下方众弟子的认同了么?你再去闹,是想要自取其辱么?”

    元叶一顿,她专门请了数位高级炼阵师来,难不成就这样算了?

    元灵望向台上,此时的赤水,正在一一解答下面弟子提的问题,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们这里,她才道:“休要闹事,你们该走了。”

    元叶满脸怒意,却是不敢对着族姐发作,只好冲着那几人道:“走了。”

    那几人有些不愿,毕竟,赤水现在所讲的一些心得,正是她们疑惑的,她们还想再听听。

    元叶见此,怒气更甚,不理众人,自顾走了。

    赤水边解答着下方弟子的问题,嘴角微弯,对于炼阵这种她拿手的东西,便是她们全上来,她也不惧,看到元叶走了,她甚至有些遗憾。

    两个时辰后,赤水在众弟子的目光中,沉着离去。

    其中一名弟子望着她的背影,满脸喜色:“她就是赤水真人啊,真是名不虚传,今日真是来对了,她关于道的作用的解释,更是精僻,又通俗易懂,真是绝了。”

    旁边一位弟子赞同地点了点头,目光追随着赤水的背影,久久无法收回。

    “你还打算当炼阵师么?”

    “唔,我想,我还需要仔细考虑一下。”

    “我也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