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翠色玉简
    赤水执袖擦了擦额间沁出的汗水,目光扫了扫周围,又是一惊,她们的位置,竟是在一座极高的山峰之上,苍茫大地,山峦起伏,云雾萦绕。那阁主雕塑,便是****望着这样的景色么?

    她将目光收回,勉强挤出一抹微笑,望向****真君,“前辈,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没有交代?”

    ****真君摇了摇头,眼里一丝笑意一闪而过。

    赤水顿了两息,鼓足了勇气,又问道:“那玉简,弟子真的可以直接拿走?”

    她见****真君点头,有些急了,“前辈,这玉简看上去很不寻常,弟子害怕受之有愧啊!”

    ****真君扫向她,问道:“怎么?你不想要?”

    赤水默然,数息后才泱泱答道:“要。”

    她转身面向那位阁主雕塑,在****真君的注目下,恭敬地连拜了三拜。接着,她站起身,在****真君的示意下,走至阁主雕塑旁边。

    不知道为什么,赤水总觉得那雕塑不一般,那雕塑的眼睛,如此鲜活,似乎,她的一举一动,皆在那雕塑的眼里。

    赤水伸出手,刚想去拿,手伸至一半时,又顿住了,她冲阁主雕塑勉强一笑,喃喃道:“阁主,赤水就是借玉简看看,不拿走,看完了马上就还给你。”

    说完后,她似乎觉得心里踏实了一点,这才伸手将那缓缓翻转的翠色玉简抓住,她还未来得及探出灵识读取翠色玉简里的内容,便见天地再度旋转扭曲起来,不只那阁主雕塑,就是周围的一切,仿佛都离她远去不见。

    赤水睁大眼,手保持着伸出的姿势,看着这一变化,无力阻止。

    待见那些情景渐渐远去消散,暗阁走廓尽头的黑幽漩涡又重新出现在她眼前,她抽了抽嘴角,她这是被传送出来了么?她往旁边一看,****真君果然在,正看着她似乎有些僵住的姿势,挑了挑眉。

    赤水见此,讷讷将手缩了回来。

    ****真君便率先往来处行去。赤水跟在她身后,忍了数息,仍是不放弃地问道:“前辈,弟子看了还能还回去么?”

    “能。”****真君干脆答道,她在赤水松了一口气时,又接着道:“等你找到下一个需要看这个玉简的人。”

    赤水脚步一顿,下一个需要看玉简的人?那应该是下一个刺魂香的受害者吧?

    她见****真君并没有停下,忙快走几步,跟上去。

    待她们重新回到原处,****真君坐回原位后,方道:“玉简,你拿回去慢慢看吧!看完后,再来见我。”

    赤水点点头,行礼告退,待她退至门前时,****真君又加了一句,“关于你之前说的培训弟子的理念等,我想看更具体的计划,到时候记得一起带来。”

    “是。”赤水知道逃不过,答应后,便往自己的洞府奔去。

    因为她突破至元婴期,洞府已是换到了断壁的右边。洞府规划得很好,样样齐全,虽然很多赤水都用不上,但能住得舒适,她还是喜欢的。

    本来这样的洞府会分配两个侍女,但她因为不习惯,便拒绝了。

    赤水手里一直捏着那块玉简,却是感觉无比的沉重,待回到洞府内,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将灵识探入查看。

    反而坐在木椅上,一手随意把玩着,却是眼露沉思。

    虽然她没有问,****真君也没有解释,为何偏偏挑中了她,但这块玉简的重量,竟沉得让她有一种想逃避的冲动。

    她看了看自己略显瘦弱的双肩,这样的肩膀,怎么能承担得起这么大的重任?

    赤水苦笑了一下,虽然有那个禁制,她也是被绑在了翠烟宗这条大船上,但是,要让她决定这条船行进的方向,她怕她会做不好。

    似乎,从她中刺魂香开始,她便没有了选择。虽然这对别人来说绝对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但这个馅饼太大,已是将她砸得头晕目眩。

    她在又沉默了半晌后,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这才站起身,往炼阵室行去,待心情真正平静下来后,方将灵识探入翠色玉简中。

    一个月后,赤水再度站在****真君面前,脸色沉静。

    ****真君什么也没有看出,便问道:“玉简都看完了?”

    “是。”赤水顿了一下,“前辈,弟子尚有疑问,希望前辈能给弟子解惑。”

    赤水待****真君同意后,才继续道:“弟子从玉简里得知了刺魂香的由来,和那套香控术法诀。弟子疑惑的是,既然这套香控术法诀是四大势力共有,那他们所种的刺魂香,同弟子中的,是否一样?”

    ****真君摇了摇头,解释道:“不同,虽然制香所用的方法一样,但所选用的材料,却是不同。你刺魂香的材料,只有我和颜婆知晓。”

    赤水思考了片刻,又问道:“以弟子得到玉简之前的状态,除了那个追杀弟子的组织能闻到外,还有什么人能闻到?”

    她不待****真君回答,急急又道:“若是他们能闻到,那么是否表示,他们也就知晓了弟子的身份?”

    ****真君狐疑地望着赤水,“之前,是谁同你提起这翠色玉简的?”

    “苍澜宗的一名弟子。”这一次,赤水没有转移话题,直接回答了。

    “他能闻到你身上的刺魂香,又知道翠色玉简,那么,他便是苍澜宗的预备掌权人。”****真君脸色恢复平静,“除了你说的那个组织外,只有四大势力的掌权人和预备掌权人,方可闻到你身上的刺魂香,至于那个组织,我以后再细细同你讲来。”

    赤水点点头,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那个组织上,而是问道:“在暗阁内,是否还有一个资料库,或者,是藏书楼?”

    “他连这也同你说了么?”****真君一笑,“他应该是叫紫加吧?他有没有要求和你双修?”

    赤水一僵,接着又眼露疑色望向****真君,她知道****真君误会了,同她说这个的是那位黑云前辈。

    她终于知道,那位黑云前辈为何说,她以后也会知道的意思了。原来,他也能闻到她身上的刺魂香,知道了她在暗阁的地位了么?

    所以,才很爽快地将锻魂诀给她,以换取她一个承诺,以将来在翠烟宗的力量,帮他做一件事么?她一直隐藏在心中的疑惑,终于得到了解答。

    原来,他便是黑云家族真正的掌权人。

    赤水心下连连苦笑,虽然,她并不知道那位黑云前辈究竟想让她做什么?当初她立誓时,可是考虑仔细了的,如果违背了宗门的利益,她是不会做的。

    ****真君并不知道赤水心里所想,反而略带戏谑道:“因为那套香控术啊,这近万年来,也有数对两大势力的掌权人双修的前例。”

    赤水眼里的疑惑更浓,“就为了香探术,便决定了一生的伴侣,这值得吗?”

    ****真君哂然一笑,目光竟有一丝凄迷,“四大势力的先辈在得到这法诀时,便立誓一代只可传于一人。虽然翠色玉简里并未记载那香控术炼成后会是如何的厉害,但近万年来,四大势力的掌权人,却没有一位真正炼成。”

    赤水听到此,顿时了然,因为一人修炼不成,便想找一个同样可以修炼此法诀的人,一起研究么?

    那叫紫加的男子,便是打着同样的主意?

    赤水不禁有些无语。

    ****真君看赤水的脸色,便知道她已想透彻,她又继续道:“你可别小看了这香控术,只有炼成之人,方可进得了那上人洞府。”

    “上人洞府?”赤水一惊,能称叫上人洞府的,便是渡劫期的修士了。这怎么又和上人洞府扯上关系了?那翠色玉简里,可没有提到这个。

    ****真君一笑,“上人洞府,对于我等一辈子都不一定能突破到渡劫期的修士,是多么大的吸引力,你可知晓?”

    赤水点点头。

    “当初,四大势力的先辈遇得那位上人,得到四块不同颜色的玉简时,那位上人便有交代,只有炼成香控术的修士,方可看到玉简后隐藏的她洞府的位置。可笑这近万年来,却没有一人炼成。”****真君说到此,笑容更甚。

    原来,这便是这翠色玉简的来历么?

    ****真君望向赤水,“因此,翠烟宗的先辈,也就是暗阁的阁主,明确规定,只有炼成香控术的修士,方可成为暗阁真正的阁主。我,仅是代阁主罢了。你,便是我挑选的继承人。”

    赤水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仍是一怔,数息后,她目光迎向****真君,正经道:“弟子会尽全力。”

    木已成舟,她也不会逃避,既然对方硬要让她来挑,她便全力而为。其余的,还是用实践来证明吧!

    “你之前不是在逃避么?”****真君可记得她刚知道那是暗阁阁主时的表情,汗水可是狂飙而出。

    赤水想到当时的表情,也有些微涩,“现在,弟子已想明白,愿意承担。”

    “好!”****真君一拍扶手,眼里闪过一丝欣慰,“你比我所预期的更好。”

    “啊?”赤水微讶,这是****真君第一次当面肯定于她。

    “你逃避,说明你知道自己的能力,这总比那些一口答应,其实根本不知轻重的弟子好。而你现在又能接受下来,说明你已是鼓起勇气,挑起这副重担,便是有勇气,有担当之人。”****真君缓缓道来,微露满意之色。

    “前辈谬赞。”赤水这下,是真有些不好意思了。

    ****真君却甚是严肃,“这是我给予你的肯定,以后,整个翠烟宗,便要由你来指引方向,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你真正接手之前,我会先帮助你。”

    ****真君见赤水点头,又道:“我的修为尚在元婴后期,以后,你称呼我为代阁主便可!”

    “是。”赤水没有意见。

    ****真君微微一笑,“现在,你该去见见历代数位代阁主了。”她说完,便站起身,缓缓朝赤水行来。

    “别动。”赤水侧身正欲让至一边,却被****真君阻止了。

    ****真君走至赤水的旁边站定,就在这时,以她二人为中心,灵光顿现,一个法阵的图案显出。

    赤水一看,那法阵的图案甚是特别,她脑里刚显示出传送阵三个字,那图案便灵光大甚,赤水下意识的闭上眼。

    数息后,赤水再睁开眼时,那图案的灵光已经渐渐隐去,****真君仍是在她的旁边,她往周围一看,室内环境并没有什么异同。

    ****真君不理她眼里的疑惑之色,再度往走廊行去,但这一次,她在第一间密室前,便停下了脚步。

    赤水跟着她进入密室里,便见整个密室里极是简单,墙上依序挂着十幅画像,画像是全身像,并不精美,也不逼真,仅是能瞧出大概的神态。而在画像的下方,则有一个供桌,上面摆放着两块玉简,一块浅绿色,一块白色。

    ****真君站在靠近门边的第一幅画像前,缓缓说道:“第一任代阁主,苍兰真君,是翠烟宗迁至苍海大陆,阁主亲自挑选的继承人,在翠烟宗落户此地后不久,便接手,你之前所进的问心塔和传承秘境等,皆是她组织宗内修士修建而成,当代阁主九百二十年后,突破飞升,是十位代阁主中,最长的一位,也是贡献最大的一位,可以说,翠烟宗一半的地位,是她争取来的。”

    赤水闻言,便冲着画像,恭敬行了一礼,旁边****真君又说道:“供桌上的玉简,记录着这位代阁主的功与过,其中,白色玉简是苍兰真君自录的,而浅绿色玉简,则是由宗内专门记录弟子作的记录。两块玉简,你都可以看。”

    ****真君说完,便避至旁边。赤水便走上前去,最先拿起那块白色玉简,读了起来,约莫过了一刻钟,赤水将那块白色玉简放回原位,又恭敬行了一礼后,便望向第二幅画。

    ****真君问道:“那块浅绿色玉简,你不看?”

    赤水微微一笑,答道:“仅白色玉简,足矣!”一个人,最难的便是评价自己。更何况,这评价,还要是留给后辈看的。

    从白色玉简里的内容,她便可以知道这位苍兰先辈是位什么样的人,那浅绿色玉简,不看也罢!

    ****真君点头,冲着第二幅画像,继续解说道:“第二任代阁主,芳灵真君,做代阁主五百五十二年,最大的贡献,便是带领众人,避免了质元果那场浩劫。那弥虚宝塔,也是她在时修建而成。她在找到下一任代阁主后,便去云游天下,自此便再无踪迹。”

    赤水也恭敬行了一礼,仍然只看那块白色玉简。

    ―――

    (眷念:对这么晚还在等我更文的大大道歉,今天只有4000,明天补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