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踏进陷阱
    第二日,外出的几位修士已经赶回,众人聚齐,共计三十八人,加上扮成赤水的碧云,在一行金丹弟子送行下,浩浩荡荡往碧魂宗的后山遁去。

    此时碧魂宗的后山,已经有一半被黑雾笼罩,众人看着那缓缓翻涌一点一点往外扩张的黑雾,心情都是十分沉重。

    虽然根据赤水所给的情报,对那片黑雾里的存在也有了底。他们这一行人,皆是苍洲大陆站在顶端的存在,共同联手,底气本是足的,但看到这片浓且黑的魔气,心中,不自觉的竟生出了一丝惧意,尽皆脸色凝重,停在黑雾边缘,不言。

    碧云双眼缓缓扫过众人的脸色,眼睑低垂,掩去眸中浓浓的讽意,“那位前辈曾说过,这些魔气每往外扩张一分,表示那个存在越强大一分。”

    秦炎扫过众人,“各位道友,既然迟早都要面对,宜早不宜晚,我等现在就进去吧!”

    “秦道友说得有理。”几位修士应和。

    秦炎点头,身形一动,率先进入了那片黑雾中。其余修士见之,也相继进入。有几位脸色有些犹豫的修士,看了看后方送行的金丹期弟子,暗自咬牙,一头冲进其中。

    秦襄齐俊等跟来的金丹弟子心情并没有好到那里去,齐俊看了一眼那黑雾,“我等,便在边缘处守候众位前辈归来吧!”

    众人各自散开,选择了一处合适的位置停下。没有人注意到,一位紫衣真人,位于一角,脸色比起众人,更要沉重几分,好看的眉毛拧得死紧,似在纠结着什么。

    这个人,便是紫加,他眼看着赤水和众位修士一起进去,他却是没有拿定主意,一方面,他认为,他应该跟去尽一分力,这种拯救苍生之事,便是真的陨落了,那也是重于泰山,死得其所。另一方面,他又牢记着自己的责任,他背负着整个苍澜宗,是绝对不能冒然行事的,否则,他愧对的将是苍澜宗列位先辈。

    他心里不停交战,最终没有下定决心,只好守在黑雾外,以期能第一时间得知内里的情况。

    可以说,碧云对赤水是比较了解的,她在秦炎一冲进去后,便随着众人一起跟进,默默跟在秦炎的身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当然,也有让她诧异的。秦钰似乎对她很是放心,选择跟在了秦炎旁边,在前方开路,楚旋和君义在秦炎另一面,他们旁边才是闵家祖宗和刚回到的简姓真君。而方家的少爷方睿却是与她保持着不近但也不远的距离。

    碧云想起昨日赤水和方睿在碧魂宗内相遇的情报,立即便猜出了大概。她灵识扫了扫前方的秦钰,心里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

    为什么?她明明记得,秦钰虽然有些不爱说话,却并非木讷,便是平时,对赤水也是挺照顾的,为何,现在却是这样对她不管不顾?就是秦炎,似乎,也没有要照顾她的意思。

    秦钰似乎觉察到了碧云的灵识,转过头来,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碧云连忙露出了一个极像赤水的浅笑。秦钰感应到后,见无异常,才继续往前行去。

    碧云心下微松,不敢再大意,默默跟在秦炎的身后。她却不知,方睿在后面皱着眉,盯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因为来之前,众人对这里面的地形都有了解,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一路所见,大多数植物都枯萎掉了,仅有极小的一部分还活着,只是,因为吸收了那些魔气的缘故,都已经微微有些变异,要么叶子的颜色改变,要么,便是形状或其他。

    这种情形越往里走,变异的症状就越明显。途中,他们还遇到了一些被魔化的小动物,已失去了本性,眼冒红光,便是温驯的小兔子也多了几分凶残。

    一些较强大的兽类更是对他们发动了攻击,这自然不对会他们造成什么危害,但却让他们疑惑了,那个强悍的存在,就仅让这些小东西来对付他们?

    显然不可能!一位灰衣散修看了看他们并没有散得太开的队形,笑说道:“我们整个苍洲的元婴真君都来了,那个魔物,莫不是不敢和我们正面对抗?”

    “就是再强大的魔物,只要我等聚在一起,共同进退,又有何俱?”万丹门一位银袍修士接口,没有附和前一人的话,但也没有反驳。

    秦炎缓缓道:“方道友说得在理,只是,那位前辈既然说我等只有三成不到的把握,我等又怎可掉以轻心,各位道友还须小心谨慎才是。”

    “这是自然。只是我等都进来大半日了,对方还没有送来一点餐点,也不知道,是不是另有阴谋?”另外一位灵兽宗黄衫修士有些担忧地道。

    要知道,越是这样,他们就越是提心吊胆。

    冉长老听之,脸色微沉,“不管这魔物有什么打算,但它想吞没整个苍洲大陆,我等又怎能任其发展?我便是拼得这一条老命,也绝不会放过它。”

    她这也是表态,全部修士都进来了,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情况,她绝对不允许,这里的修士,有一点点想打退堂鼓的念头。

    秦炎似乎看穿了冉长老所想,“冉长老放心,我等既然进来,没有探出个究竟,又怎会轻易撤离。只是,还须小心防范,劳烦几位精通法阵的道友多费一些心,注意前面的路况,以免我等落入陷阱,你们放心,我等自会护你们周全。”

    秦炎说完,瞥了赤水一眼。

    碧云头微点,心里却不由嗤道,秦炎竟然还将希望寄托在赤水身上,以赤水这样低的修为,又怎么可能发现高阶法阵呢?之前,不就被她困在了法阵中。

    其实,她从没有想过,若不是因为她,赤水又怎么会一脚踏进法阵中。纯真年代的友谊,又牵挂了数百年,经过了岁月的沉淀,更是珍贵。在赤水心中,碧云已经成为了她的一个心结,在忽然之间,确定是她时,才会那么兴奋,没有顾忌到引魂笛的颤动,而落入了陷阱。

    秦炎又交代了一些其他事宜,自从他超越众修士,击杀了那两名元婴期修士后,他的地位就有些超然了。再加上他为人谦和,待人有礼,办事周到而细致,在众修士中,已是有极高的威望,由他来安排这些事宜,也没有人反对。

    碧云静静看着,脸上显出一丝挣扎,但马上又被抚平,恢复了原样。她看到一旁楚旋和君义甚是亲密的模样,眼里诡异光芒一闪,缓缓露出一个微笑。

    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异样。众人再度往前行进。碧云仍是跟在秦炎身后。

    走在前方的秦炎转身看了碧云一眼,见碧云没有领会,皱了皱眉头,又和秦钰对望了一眼,随即恢复正常。

    似乎应了众人的期待,不过前行了数百丈,他们便遭遇了一波魔化妖兽的攻击,这些妖兽品阶并不高,数量繁多,种类多样,仅是边缘的几个修士,各施神通就将它们全部解决。

    没有多久,第二次攻击又袭来,众人这才发现,这一波攻击比起之前,要强得多,妖兽的品阶也在跟着提高。

    一波一波,接下来的两日内,他们遭遇到了十数波攻击,有一些妖兽,虽然仅是六七阶,但因为被魔化的缘故,其攻击力,也与他们相当。

    众人此时,早已没有了侥幸之心,便是这餐前凉菜就是这般厉害,那个魔物,又怎会一般?

    直到此时,他们才真的相信了赤水所说。

    待将那波妖兽击退后,冉长老看了看周围,忍不住说道:“秦道友,我等,应是快到了这片黑雾的中央了。”

    秦炎点头,他也算到了,可是,除了这些魔化的妖兽以外,他们并没有发现别的异常。

    他沉吟了一下,“我等在明,那个魔物在暗,若它有意避开我们,倒是不难。大家组成小队,三至四人一队,分散开。”

    “这样不太好吧?”驱魔宗的大长老接口道,“若是分散开了,力量也就分散了,更容易出事故。”

    “那个魔物要是一直不出现,也是个麻烦。分散开,能探到的情报也多一些。那就折中一下,每个小队之间保持距离,若是遇到突出情况,也好互相支援。”秦炎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虽然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驱魔宗大长老仍有一些担忧,可又知道秦炎所说是对的。“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秦炎神色一动,说道:“看来,不用我等分散了。”

    众人闻言,都有些惊讶,不过瞬间,他们便知道秦炎所指为何了,就见在他们后面,陡然间出现了八位妖修。

    从他们那熟悉的红艳妖瞳,众人已知,这些妖修,也被魔化了。

    想到之前遇到的被魔化的妖兽,众人不敢轻敌,全部驱出法宝,每三四个人一起对付一名妖修。

    那些妖修妖瞳一闪,似是接受了命令一般,身形极快,便往附近的修士攻去。

    这些妖修本就与他们修为相当,再加上他们每个攻击,都带着丝丝魔气,威力倍增。他们一个小组,对付一个妖修,也才仅仅打个平手。

    也不是说那些妖修真比他们强,只是那些妖修都是不要命的攻击,比他们更加放得开。一时之间,尚没有找到克制之法。

    “啊——”秦炎祭出阴阳轮回珠,将他旁边的那个妖修灭杀掉后,便听一声不大呻吟响起,他转过头去一看,便见在他旁边不远处,一位青衣散修不知怎的,没有及时避开那位妖修的攻击,被那妖修击中手臂,伤口并不大,然而不只是秦炎,便是看到的众人,都双目瞪大,不敢吸气。

    就见他的手臂伤口处,鲜血迅速变黑,并往旁边的皮肤扩散而去,带着一股黑气。

    “快将肉挖掉。”秦炎命令道。

    那青衣散修闻言,看了看自己的伤口,黑气已是快往他的肩膀袭去,他咬了咬牙,祭出一把短匕,在手臂上几个旋转,数块黑色的肉块飞起,红色鲜血狂涌而出。

    旁边修士连忙给他施加了一个回春术,止住血,那青衣散修,不顾脸上的汗水,又快速掏出一颗灵丹放至口里,不多时,便见那个碗大的伤口渐渐愈合。

    直到此时,那个青衣散修才松了一口气。

    众人见之,心下一凛,更是不敢掉以轻心,对于那些妖修,也更加谨慎了。心里也就明白之前所派出的六位修士为何全部陨落了。

    就在他们打算各个击破时,那所剩下的五名妖修竟是改变战术,五位合在一起,同时往他们攻来。

    他们合一的攻击,一时之间,竟没有一个修士敢硬抗,不约而同退后了一段距离。

    秦炎皱着眉,正欲出手,便见那五个妖修,竟又各自分开,将他们围住。他心里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忽地想到了什么,大吼道:“散开——”

    同时,他人也往外冲去。

    然而,离他最近的那个妖修,似是知道他的行动方向,一下挡住了他的去路。

    其余众人一听,虽不知是何意,但看秦炎的动作,也知道不对,各自往外遁去。就在这时,在五位妖修的身后,轰隆隆地动山摇,五根约有一人合抱粗的石柱从地底伸出,石柱通体漆黑,雕刻着螺旋形的纹路,上面填满了似是祭祀的符号,约有数丈长,股股魔气从石柱中狂涌而出,形成了一道难以突破的屏障,竟是将反应最快的几位尽皆拦了下来。

    秦炎本来反应最快,身形一动,避过了那位妖修,却是一下撞在了那道屏障上。他一个侧身,再度避过那位妖修紧接而来的攻击。

    当他看见那位妖修的攻击击在那屏障上,竟都没有一点波动时,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可此时不容他细想,只有先解决眼前这个拼命向他攻击的妖修。

    不只是他,便是众人,脸色都是极难看,不用说,他们都知道他们中了陷阱,被困住了。

    秦火的阴阳轮回珠果真厉害,最先灭杀掉那个妖修后,回到地面,却是沉思不语。

    待众人将其余四位妖修全部解决后,又试了试那个屏障,根本找不到突破之法。

    闵家祖宗最先指着碧云,怒吼道:“妖女,是不是你搞的鬼?”

    众人闻言,目光齐刷刷射向碧云,想要她给一个解释。

    秦炎抬起头,蓦地射向碧云,厉声道:“你是谁?”

    就见碧云有些迷茫,答道:“师叔,我是赤水啊!”

    秦炎脸色一沉,头顶上的阴阳轮回珠轻轻一鸣,一道白芒如闪电般往碧云袭去。

    因为他们离得极近,碧云避了,却是没有避开,那道白芒从那的左肩斩过,竟是生生的将她的左手臂斩了下来。

    然而,她却似是一点也不知道痛一般,看了一看掉至地上的左手臂,又看了一眼秦炎,恨声道:“你怎么发现的?”

    “你站立的位置不对。”秦炎扫了一眼她没有任何血迹流出的肩,表情冷漠,“你究竟是谁?”

    若是真的赤水,她会站在他的旁边,而不是一副弱者的姿态站在他的身后。

    “有吗?”碧云是真的没想通。

    “你不会明白。”秦炎很是不耐,喝斥道:“你究竟是谁?有什么目的?还有,你将赤水怎么样了?”

    碧云似乎也放弃了追问答案,呵呵笑了两声,右手手指冲地上的左手臂轻轻一勾,便见那左手臂飞起,竟是又重新接回她的左肩,除了衣裳仍是破的外,那里竟是没有一点疤痕。

    众人从他们的对话,也知道了事情不对,现在他们所遇的这个陷阱,肯定与她脱不了关系,等看到她诡异的伤口时,更是惊疑不定,因为,没有精血的人,还能称之为人么?

    碧云做好了这一切,衣袖一挥,恢复了她自己的面目后,望向震惊不已的秦炎,嗤笑道:“你还在关心她么?你知不知道,就是她,让你们来送死的呢。”

    “你胡说。”秦钰大声反驳道。

    “怎么是你?”秦炎几乎和秦钰同时开口,满脸不可置信之色。

    “怎么就不能是我?”碧云露出一个艳丽的笑容,“我可没有说谎,我家主人可是很感谢她呢!”

    众人虽然还没有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有一点可是听明白了。没有赤水,他们也就不会进来,不进来,也就不会遇到这样的困境。想到此,众人心里均是升起一股恨意。

    “你已经不是人了吧?”秦炎的眼里,有着一丝怜悯,“赤水在哪?”

    碧云脸色瞬间黑了下来,“秦炎果然也是秦炎,死到临头了,还在关心她的安危么?”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又渐渐好转,“你放心,她很好,不过是被我困住了,你还是关心一下你们自己吧!”

    “妖女,你想要干什么?”闵家祖宗双眼瞪大如铜铃,怒斥道。果然,只要跟那个妖女扯上关系的,都不是好事。他心里,更是恨不得时光倒流,将赤水杀之,以绝后患。

    碧云双袖荡开,面向众人,却是缓缓往后飞去,明媚如阳光般的笑容,配上粉红衣裳,就像一只展翅飞翔的粉蝶,待她的背部贴在了那片屏障上时,她才缓缓道:“我家主人的盛宴即将开始,你们也好好享受你们最后的时光吧!”

    她说完,满意地看着众人因为她的话而变了脸色,她双手轻轻拍了拍,冲众人诡异一笑,“你们可要看好了。”

    众人正在莫名之际,便感觉地面又是一阵晃动,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地里窜出,这种感觉,就似是刚才那五根石柱出土时一样。

    他们灵识一探,穿过了那道屏障,就见屏障外,以他们为中心,竟是缓缓升出无数根约有碗大的石柱,上面的刻文,同前面五根大的石柱无二。

    同时,他们耳里,一群女子诵读的声音响起,刚开始极低,后来缓缓恢复至正常的音量,便见那些碗大的石柱前,不知何时,每一根前面都立着一名美丽的少女。

    那些少女一身黑衣,双手交叉放至胸前,双眼闭合,神态安详,口里不停地诵读着他们听不懂的咒文。

    “九百九十九根石柱?九百九十九名少女?”秦炎呢喃了一下,瞬间反应过来,震惊道:“不好,是祭典。”

    “祭典?”什么祭典?众人的心里虽然极端不安,却没有领会秦炎所说,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能怪他们,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个东西。

    不过,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古老的祭祀他们还是听说过的,如果这真的是祭典,那么,应该有祭坛,祭品和祭祀的人等。他们再一综合那个粉衣女子的话,莫不是,真正的祭品便是他们?

    想到此,他们惧恨交加,怎么也没有想到,已是站在顶端的他们,竟是被当作牲口祭祀。他们的心里,再度将那个把他们诓骗来的赤水恨了个要死。

    “你倒是有些见识。”碧云哼了一声,“不过,你再聪明,又有何用?祭祀已经开始了。”

    众人听之,惊慌失措,有一些定力差的顿时祭起法宝往阻挡他们的屏障击去,却是没有一点作用,只引来碧云得意的娇笑声。

    “不要慌。”秦炎动用灵识,大声吼道。不知是不是他的声音有安定人心的作用,众人渐渐停住了手,望着他,见他沉着严肃,似是心中已有想法,蓦地又升起一丝希望。

    秦炎扫了一眼碧云,淡然道:“不用攻击了,没有用的。结阵回防才是正理。”

    那个存在是从上界下凡来的,他精心设置的法阵,又岂是他们能破得了的?就算能破得了,他们也没有时间。

    秦炎手一掐诀,以他为中心,一个彩色的圆泡扩散开来,在有六七丈宽的时候停下,冲彩泡外的修士道:“进来吧!”

    那些修士顿时大喜,快速跃进里面,还未来得及站稳,忽听“砰——”一声金属猛烈相撞的巨响,众人又尽皆窜出,一脸防备地看着秦炎的方向。

    便见在秦炎的后方,两柄法宝在空中一个相撞,引起空气为之一荡,再往旁边各自弹开。而法宝的主人,一人是方家少爷方睿,一人,却是君家家主君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