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眨眼百年
    苍海大陆,翠烟宗暗阁内,****真君和众位阁老紧盯着摆在她们面前的那块白玉,此时,那块白玉虽然仍保持着原状,但那已掩藏不住的网状裂痕,却是让众人眉头深琐。

    “哼,我就知道,她一定是在那胡来了。”明容真君怒拍桌面,引得那块白玉颤了一颤。

    ****真君脸色略缓,“至少元神没事,暗盟的情报还未传来,具体是什么情况到时方知。”

    “她凡体都被毁了,还能是什么情况?”明容真君仍是怒气冲冲。

    ****真君见其余几人脸色也不好,忙转移话题,“紫加和黑云锦远都跟去了,定是出了大事。”

    提到这个,明容更没有好脸色,“当初,他们就不该去。那苍洲大陆发生再大的事,是他们能去拼的么?他们应该记住他们肩负的责任。”

    “燕纹和青媛不是做得挺不错的么?”****真君的脸有些挂不住了,他们去苍洲大陆时,只让暗盟传信回来,说是事态紧急,并没有和她们商量,现在出了事,她心里也很担心。

    可是,赤水是她选择的人,明容真君的话,无疑是打她的脸。

    “就是因为她们做得不错,她才敢在外面胡来。”明容真君极是有理,“黑云锦远也是,在这种时候,还去凑这样的热闹,他也不怕他辛苦夺来的家主位置不保。”

    提到这个,众人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其中一位阁老问道:“蓝家要动真格的了?”

    “嗯。”****真君眼里闪过一丝忧虑,“虽然与本宗无关,但这事,赤水以前早已安排好,倒是不用我等操心。”

    明容想了想,欲说什么,又忍住了,就算她有天大的怒气,也得等人回来了再说,不然,她一个人气得内伤,对方却是一点不知。

    而此时的赤水,却是极其坚定地对穹目道:“我不会去夺舍的,就算是资质再好,再美貌,再年轻的女子也不会。”

    她最恨的便是夺舍,在有路可走的情况下,她又怎么会去做?她已经想好了,她五个元婴,都修习黑云家族的锻魂术。

    还记得当时,她仅仅逃避了数息,再将灵识一放开时,便见一丝阳光从那渐渐散开的黑雾中射入,折射出七彩的光芒,而自己犹如一个带血破碎布娃娃,躺在穹目怀里,立于半空中。

    旁边,秦师叔、紫加和方睿各立一方,与穹目僵持着。

    赤水在想,她是不是应该学一下乌龟的聪明,先将头缩回去,等想好了解决方法再伸出来时,穹目却是不顾她的意愿,将她的法宝一收,她连句交代都没有来得及给秦师叔等人留下,身体便被他劫持而去。

    幸好,小白和小妖在他离开的前一刻,及时赶回了她身边。

    而此时,穹目指着聚在碧魂宗内的无数金丹期美貌女弟子,让她挑一个夺舍,就似是去菜市场挑大白菜一样,说得极其自然。

    赤水自是不愿。

    “那个绿衣女子,相貌尚可,双系灵根,三百零几岁,金丹后期顶峰修为,不久,便可结成元婴,如何?”穹目随意指着下方的一位碧魂宗女子说道。

    赤水随这望去,那女子的模样哪是尚可,明明就是一个极口美人啊,可是她要是顶着这样的相貌,她肯定有心理障碍。

    “不用了,我还是做魂修吧!”赤水老实交代,免得被他逼着去做她不愿意去做的事。

    “魂修?你现在才想做魂修?也太晚了点。”穹目平淡直述。

    赤水窒了一下,她自是知道,她现在才修习,必不会有太大的成就,以后,基本上,就是半个废人,可这关他什么事?“为什么一定要我去夺舍?”

    “你还欠我一件事呢!”穹目提醒道。

    赤水顿时气结,“你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我去做?”从之前那两件事来看,她一点都没有看出重要的地方,不过是耍弄了她,娱乐了他罢了。

    “现在还没有想到。”穹目凉凉道。

    赤水沉默了数息,仍然停留在她自己的身体丹田内,没有一点要出去的意思。

    她就不信了,她不夺舍,莫非,对方还能像结血契一样,帮她去夺不成?不知是不是和他争执了太久的缘故,一股极致的困倦袭向她,她觉得好累,好想睡觉。

    想到此,她蓦地又清醒了一分,她现在已是元神状态,怎么还会有困倦的感觉?难不成,她的元婴,也受了重伤,或者是,要溃散了?

    赤水连忙看了看自己小小的躯体,五个元神合一,胳膊是胳膊,腿是腿,没有什么异常啊?

    可是,她真的好困…,她的眼,已是眯成一条缝,就快要闭上,却是听到穹目极端欠扁的声音又响起,“你若不去,我现在就将你的尸体焚掉。”

    赤水眼皮挣扎着又睁开一点,心里有些怒意升起,想说什么,却像是没有力气了,一波更强的睡意袭向她,她终于完全闭上眼,沉沉地睡去。

    其实,经历这一长串变故,她的心情,一直比较低沉,虽然理智地选择了后路,却并没有完全接受事实,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

    那么,就睡上一觉吧,等她睡醒,她定会坚强面对。

    穹目见自己的威胁居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而且,她似是和他作对,竟将灵识也收了回去,顿时,脸色一沉,怒意起,从来没有人,敢将他的话当成耳边风。

    他手指微动,一团浅蓝色的灵火跃然指尖,随风轻轻飞舞,其内里,却似包含着催毁万物的能量。

    他眼眸微闪,冒出一丝邪意,手指轻弹。然而,赤水是一动不动,就在那团灵火快要挨到她的身体时,他似又改变了主意,神色一动,那团灵光便顿时停住,复又飞回他身边。

    他这才皱眉仔细打量了一下赤水,疑惑道:“元神沉寂了?”

    “怎么会?”他有些不信,又看了几眼,待确定后,又缓缓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抱着她的身体,往远方遁去。

    数日后,在这次这魔灾中幸存的众修士,在略一收拾后,就带着门下弟子,拜别碧魂宗冉长老,匆匆辞去。

    而在这次魔灾中,共陨落了十余名元婴修士,还有数名修士凡体毁,包括赤水。如此大的灾难,在整个苍洲大陆的历史上,也是屈指可数。

    而随着魔灾的平息,人们在处理善后事宜的同时,这次魔灾中的修士英通抗敌的表现,已是渐渐传开,在人们争相传颂之下,在普通百姓中,已是渐渐成为神话。而秦炎赤水紫加方睿等人,更是被传得神乎其神。

    两个月后,千云门大殿。

    秦炎、闵家祖宗、楚旋和秦钰几位元婴期修士坐于上方,望着下面一位白发苍苍的金丹后期老者沉默不语。

    而这位老者恭敬地立于下方,说是要向众位前辈请罪。

    秦炎严肃地望着他,问道:“你要请罪?所为何事?”

    那位老者望着坐于正中的秦炎,想当初,秦炎也不过就是一句金丹初期修士,而现在,其修为已至元婴中期了,真是世事难料。

    而他,却是已是天命之年,眼看寿命将尽,却是迟迟未能结成元婴。

    其实,他知道,他资质并不低于秦炎,只是,他有心结,迟迟不敢结婴,他自己也估计,若不结婴的话,仅是心魔那一关,他就过不了。

    他微叹了一口气,将数百年前的事情缓缓道来。

    他说的,正是当初,当时的掌门,文华真人和他一起召见赤水的过程。

    因为修真之人,记忆力之强悍,他不只将他们当时所说的对话,便是表情也说了个仔细。

    而随着他的讲述,上方众位元婴期修士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秦炎坐在最主位,望着那位老者,沉声问道:“你的意思是,赤水是被逼上交的斩魂诀,而不是她为了得到门内贡献,主动上交的?”

    这个很重要,仅仅是一个主动和这被动的问题,其性质便完全不同。

    闵家祖宗当即便跳起来,“她拒亲时,明明就说是她贡献给门里的。”

    那位金丹老者低着头,缓缓道来,“当时,仅有当时的掌门人、文华真人和弟子三人知晓。自文华真人之事后,我就终日不安,经过这次危系苍洲大陆苍生的事件,终于了悟,眼看已至大限之年,终于决定说出来,也让自己得以解脱。”

    说到这里,他眼里带着浓浓的敬意。想起当那片黑雾里的存在被消灭后,他听到修士转述的情况,顿时觉得自惭形秽,无颜面对众人。

    楚旋脸上神色复杂,此次大战中,她受了重伤,现在还没有恢复,又听到这事,更是如哽在喉,极不舒服,“此话当真?”

    那位金丹老者坚定道:“弟子所说绝无虚言,各位前辈若是不信,大可施加搜魂术一探便知。”

    几位元婴真君知道说到这个地步,已是无须多言,但他说得突然,让他们一时又不知如何是好。

    要知道当时,将赤水逐出千云门,那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现在才知道,这个决定是错误的,那不是掌自己的嘴么?

    可是,以赤水现在的修为和能耐,又岂会在乎千云门如今的态度,便是他们放低姿态,赤水也不一定会领情。

    在那位金丹老者退下后,众位元婴真君商量了良久,在秦炎的坚持下,终于决定,在门内澄清事实,收回对赤水的逐出令,但严令门内弟子不准宣扬。

    哪个门内没有几个细作,这事后不久,六大宗门上位修士大多都知道了,只是没有明目张扬罢了。

    而那位金丹老者,在请罪后不久,便闭关结婴,却终是未能结成元婴,最后在门内坐化。

    又过了几年,闵家祖宗在大限将至之前,终于等回了已结成元婴的闵文。

    眼见闵家后继有人,那位闵家祖宗大喝三声“好”后,面露笑意,安然坐化而去。

    ―――

    (眷念:继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