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向虎山行
    众所周知,翠烟宗只收女弟子,宗内虽然也有高级修炼功法,但仅限于少数资质优秀的弟子,就算一小部分女弟子对魅术有极深的研究,可也并非所向无敌,无法破解。因此近万年来,在苍海大陆四大势力中,翠烟宗的整体实力一直排在最末。

    然从赤水来到苍海大陆的短短几百年时间,因为黑云家族内部纷争以及他们与蓝家的争斗,翠烟宗虽然没有从中掺合,却因为那两家的损耗,整体实力被动提升到了第二位,仅次于苍澜宗。

    蓝家若是因此想扯她们下水,这是可能的,但要说让蓝家跟她们死磕,仅仅这个理由,实在是说服不了自己。

    那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蓝家会似撕破脸一般,出动了连暗阁都没有收集到多少信息的精甲修士,一副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模样。

    赤水百思不得其解,估计宗内众人也是惊诧加不解,既然如此,那也只有问问旁人,看看能不能寻到蛛丝马迹。这最佳的对象嘛,她心里已是有数。

    不多时,赤水便到了一个偏僻荒凉的小岛,掏出一块翡翠玉牌瞄了一眼,确定后玉指轻轻一动,玉牌便化为粉沫,洒落在地。

    做完后,她才转目打量周围,同她刚来苍海大陆时一样,聊无人烟,就连普通野兽也是难见。想到那个传送阵,不知道黑云锦远将之转移了没有。

    并没有多久,远方便见一个黑影奔来,一个呼吸间便来到了赤水面前。

    黑云锦远打量着眼前的赤水,锐目微露光芒,隐有暗潮涌动,转眼就露出一抹笑容,亲切呼道:“好!丫头,老夫就知道你没事,果然。”

    赤水看着黑云锦远难得的情绪流露,连久不见的“丫头”称呼都出来了,也不由回以一笑,道:“道友来得好快!”

    先别说黑云锦远此时的表情是真是假,仅是他这一番态度,就已表明了他的立场。当然,她也考虑过,对方有没有落水下石的可能,心里也不是没有防备和计较,但很显然,黑云锦远一如之前的聪明,精于算计,轻易不会走错一步。

    她不是怕黑云锦远,只是不想多一个因为不明原因而要跟她们死磕的敌人,有一个蓝家就已经很难对付了。

    至于苍澜宗,她心中自有计较。

    就见黑云锦远随意地一挥衣袖,“丫头,无须试探。老夫一听到你回宗,便往这边赶,这不,就收到你的信息了。”

    赤水有些尴尬地笑笑,又不放弃地问道:“那我就不客气了,你可知道这次蓝家针对本宗的行动是何缘由?”

    黑云锦远黑眸深沉,直直盯着赤水半晌,在赤水都有些按捺不住要继续开口时,才摇了摇头,答道:“老夫也不知。”

    他在赤水脸上微露失望时,又问道:“你真想不起来,何时因何事惹了那蓝宇小儿?”

    赤水摇摇头,一脸茫然。她与蓝宇真君之间是有些恩怨,但那都是小事,不足以让他做出这样绝决的行动。那究竟是为何?

    她抓破头皮也想不出来,只好问道:“那你是如何得知他们的消息?”

    “老夫也是不久前在他们行动后才知道,并不比你早。”黑云锦远扫了地上的粉沫一眼,说道:“丫头,老夫以前也算是欠了你一个人情,有一条信息,老夫可以说与你听。当年,老夫从苍洲大陆匆匆赶回,就是因为得知对方已经出动了精甲修士,当时,老夫已经做好了死拼的准备,那精甲修士,都已赶至我方边界,眼看一场大战是免不了,怎知,毫无预兆地,那些精甲修士就退了。老夫战战兢兢防备了百年,没有想到,他们的行动对象,却是换成了翠烟宗。”

    赤水沉默了一会儿,才问道:“你可知,当时蓝家可有发生大的变故?”百年前就决定了,她确定事情没有她想像中的简单,没有找到原因,想化解都无从化解起,难不成,真的只有开战?

    “嗯……”黑云锦远想了一瞬,答道:“当时,蓝羽闭关,蓝宇小儿接掌家主之位。”

    那就是说,做出这次行动决定的人是蓝宇。看来,她确实得好好想想与他之间的过节了。

    找到了这么一条小线索,也不算没有收获,赤水谢过黑云锦远,匆匆赶回宗内,她估计,宗内众人定是等急了。

    果然,她一回暗阁,几位阁老全都在,便是很不待见她的明容阁老,都不由向前两步,身体向前倾,满脸急切之情。

    赤水极快将所知道的情况尽皆告之,众人俱惊,本有万千疑惑,却是不知从何问起,满室沉寂。

    赤水等她们消化了这些信息后,才缓缓开口说道:“我估计,他的最终目标是我。可我不知,他为何一定要将本宗拖下水?”

    要想除掉她,有各种暗杀方法,层出不穷,她能列举的都不下十种。为何对方偏偏选择了最笨的一种呢?

    ****摇摇头,解说道:“你是本宗的现任掌舵者,别人不知,那蓝宇还会不知?他要除掉你,必然要面对本宗,他倒是看得透彻。”

    ****脸上强压下怒意,重重哼了一声,又厉声道:“他也太是小看本宗,就算是本宗排名最末的时候,都没有人敢来招惹,他一个刚刚上位的毛头小子,就敢欺上门来,真当本宗无人?”

    “师姐说得有理。”明容恨恨接口,“咱这把老骨头好久没有松松了,正好他们送上门来,咱们也别太客气,一定要好好招待她们,别怠慢了客人。”

    另有两人也极是气愤,纷纷直言一定要他们好看。

    赤水一直沉默着,众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其实,回来的路上,她有想过单独离开翠烟宗。毕竟,麻烦是她惹上的,总不能牵连翠烟宗众人。

    而她们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决定了她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现下看来,在场虽有几人颇有微辞,但上有难得强势的****,下有火爆的明容,她们也不会当场将话说出来。

    且赤水回来时,也确实是震憾了她们一把。先莫说遭遇如此浩劫,连她们听说了当时的情形都觉得她仅有夺舍一途,数百年的修为毁矣!哪曾想到,她完整无缺的回来了,身体完全恢复正常不说,便是连伤疤都没有一个,这使得她们看向赤水的目光里,都似蒙上了一层面纱,越看越不真切,越看越深不可测。

    赤水心里滑过一道暖流,便是为了无条件支持信任她的****明容等人,她也不能走。既然如此,那就迎战吧!她虽是女子,可也不是胆小怕事之人。平时的态度,只是不想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而已。

    正好,就当是验收她辛苦忙碌数百年的成果好了。赤水双手捏紧了又放开,眼睛狰亮,嘴角挂着不明深意的笑容,丢下一句“我去找青媛和燕纹。”便施施然从众人面前飘出去,转角不见。

    阁里几人全都被她这样的表情弄得一怔,待反应过来时,早已看不见人影。****明容对视一眼,瞬间达成共识,还是让小孩子先玩玩,她们就当看看戏,实在不行,不是还有她们吗?

    数日后,赤水来到了苍澜宗,宗内美景连连,她边走边看,极是闲适。待她走到目的地时,紫加已到了。

    赤水瞄了瞄桌上的茶杯,茶香袅袅,显然是刚刚满上的,时间把握得恰到好处。

    紫加随意指了指,赤水也就找了一张顺眼的凳子坐下,拾过茶杯,不客气地先抿上一口,并不着急叙旧。

    在她看来,修真也就这样,一些原本美好的追求现在都失去了,比如说美食,美衣等。也就只余下对品质好的灵茶还有那么一点期待。

    “我知道你会来。”紫加深深看了赤水一眼,说道。

    “当然。”赤水眼睫轻扇,浅浅一笑,“你还欠我一个解释,不是吗?”

    紫加微微一顿,缓缓坐正,看着赤水,无语。

    “难道不是?”赤水挑了挑眉,与紫加的目光对上,似笑非笑。

    视线僵持着,谁也没有移开。半晌后,紫加笑了,很真的笑,赤水眼睛眨了眨,有一种被闪到的感觉,如果真要形容的话,就像山花一样灿烂。

    呃,这话那么熟,是从哪里听来的?应该是前世……

    不知不觉,她就走神了。

    “那不过是一笔普通的银讫两清的交易。”紫加说得轻描淡写,看到赤水的样子,并没有生气,眼里竟是反常地闪过一丝愉悦,在赤水神智回归时,才缓缓问道:“关键是,现在的你,意欲何为?”

    赤水闻言,有些微不满,不过好歹这也勉强算得上一个解释,至少,表明了苍澜宗并未和蓝家走在一起,还没有正式站在她的对方面上。

    仅这一点,她走这一趟算是值了。

    不过,要分清的是,她之所以来,并不是真为了这个解释。她之所以要来,只是为了给对方一个解释的机会。

    若不然,他们以前的交情,算是彻底完了。显然,对方也是知道这一点的。

    “我?”赤水眼珠一转,轻快答道:“我啊,打算去一趟蓝灵岛。”

    “你?!”紫加脸色一变,似有怒气在胸中聚集,半天没有说话。

    赤水瞅准机会,又喝了一口灵茶,苍澜宗果然够大方,这样品质的灵茶,便是翠烟宗,也没有多少。****也是个极好茶的,清淡一眼,她得到的好东西,也就乖乖奉上了。

    看着赤水不当一回事的神情,紫加气极反笑,“你当真要去?”

    “当真要去。”赤水答得极快,完全没用思考。

    “就算知道这是一个局?”紫加吸了一口气,仍是问了出来。

    赤水眼波流转,轻轻晃着手中精致的茶杯,缓缓道:“防御得再严密,也不过是立于不败之地。只有找到问题的原因,才能彻底解决问题,不是吗?”

    “就你一人去?”紫加无言反驳,似已接受这个事实。

    “当然不是。”她对上紫加怀疑的眼神,“去蓝灵岛,并非全都要在一起。”

    紫加丢了一个‘有区别吗?’的眼神过来,赤水抿嘴一笑,没有理会。

    “我同你一起?”

    赤水有些诧异,不过想到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就算不跟她一起,他们也会去的。想到这里,她又淡定了,摇摇头,“不好不好,他们要看到我俩一起,会如何作想?”

    “理他们作甚?”不以为然的表情,透着淡淡的不屑。

    赤水横了对方一眼,“他既然是针对于我,便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非要去横插一杆子,不是将水越搅越浑吗?那还有完没完了?”

    看着她极正经的表情,紫加哧笑一声,“你以为我会帮你,你可没有允我什么好处,不过是站得近些好看戏而已。”

    赤水一下有些噎住,一时想不到其它话来拒绝。

    紫加也就当她答应了,身子歪歪靠在椅背上,才略带笑意道:“你也真是能耐,能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赤水满脸无辜,一副摸不着头脑的表情,倒是真把紫加逗乐了,就见他挥了挥手,叹道:“罢了罢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吗?一切都依你,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不急不急,慢慢的去就是。”

    话语徐徐,不急不燥,又耸了耸肩,“他都准备了一百年,不会在意多等一阵,我们慢慢的走就行。”

    “好吧!依你。”紫加扫向四周,“那现在呢?”

    “当然是继续喝茶。”赤水将茶杯递上去,要求再满一杯,很乐意见到对方无奈的样子。

    良久,紫加似是想起了什么事一般,问道:“你以前是不是在寻找元氏家族的族人?”

    “嗯。”关于这事,赤水早不知忘到烟消云外去了,看对方的意思,“那个金丹修士,在贵宗内?”

    紫加淡笑不语。

    赤水一下觉得世事真是难料,以前她费力心力找那个家伙,找不到,现在,不用找了,却有人专门送上来,这叫什么事啊?“谢谢你,不过,已经不用了。”

    紫加有些意外地瞥了她一眼,不置可否,他也只是突然想到了问上这么一句罢了。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妖兽对于他们的帮助已是不大。在他看来,赤水冒着解血契时有可能累及生命的危险,来做这件事情,实是蠢不可及的行为。

    赤水此时却是想起当初她从穹目那里得知,血契并不是完美的契约,只要妖兽的修为能够达到分神期,血契自会失效。

    分神期便是元婴期的上一个境界。对于妖兽来说,也就是十阶妖兽。这个世界并没有十阶妖兽,就算有也似修士一般飞升了。她自也无从得知这些信息,不过这从穹目口里说出来,赤水却是相信的。

    她和小白商量后,达成共识。就目前来说,她比小白更有希望达到分神期,根据穹目的说法,到时,小白也可以同她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到达上界。上界是一个更适合修炼的世界,相信到那时,会更容易达到目标。

    换一个角度来想,血契虽然将她们绑在一起,失去了一些自由,但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她和小白在这个世界都不是顶尖的存在,相互帮助,相互合作,能活下去的机率,比起分开,要大得多。

    因此,只须努力提升修为,自由便指日可待。她和小白都决定放弃元家,不再去冒那个险了。她和小白也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和睦期。

    她这次回来,本来打算选个继承人,再将宗内的事情安排好就提前退休,没想到,现在又横生枝节。

    想到这里,赤水就无限怨念。

    翠烟宗

    青媛安排完所有的工作,这才转向一直坐在一旁的燕纹,忧心忡忡道:“这样真的没有问题?”

    她们可是将宗内近大半的元婴修士调走了,虽然近一半是调到了翠烟宗地域内保护民众,维持秩序。余下的打算随她们一起去蓝灵岛。这样一来,整个宗内,也就只剩下那几个老古董了。

    虽然赤水是这样吩咐的没错,她心里仍是没底。

    燕纹依旧板着脸,看不出什么表情,在青媛执着地盯着她时,才勉强算是安慰道:“看戏也要收票钱,正好让她们活动活动身子骨,放心,她们乐呵着呢!”

    是吗?青媛明显不信。她可以想像,当那些阁老发现宗内只剩下她们时,她们怒起跳脚的景象。不过,到时候,她们应该离开翠烟岛了,遭秧的人,肯定不会是她们。想到此,她不免有点幸灾乐祸。

    燕纹淡淡瞥了她一眼,不用想都知道她在嘀咕什么,“宗内一级防御状态启动了吗?”

    青媛闻言脸颊的肉狠狠地抽了抽,极其缓慢地点点头,心里却是叫囔,一级啊一级,你们张口就来,知道一级防御状态每天要花多少灵石吗?光是想想,她就觉得心痛,不知骂了那家伙多少回败家子。

    不过那家伙看她心痛得凶了,犹豫了半晌才道:“要么启动特级的?”立马将她吓得直翻白眼,险此没有晕死过去。那家伙却转而笑道:“你这样想就不会觉得心痛了。”让她敢怒不敢言。

    至于那家伙是谁,大家心知肚明。

    “对了,给黑云家主的信,传到了吗?”

    青媛算了算,“应该到了。”

    “嗯。”燕纹起身,“那我们也该起程了。”

    青媛点头,二人的身影极快消失在屋内。(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