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师徒缘尽
    赤水到了千云门,没见到秦钰和齐俊,只见到了齐嫣。

    从齐嫣口中,赤水知道了秦钰因为千云门的事,出门会友了。而齐俊,因为刚刚结婴成功,尚在闭关中。

    赤水打量眼前应对得宜的齐嫣,当初的小丫头,如今已是可以独挡一面。她暗地查了下齐嫣的修为,筑基后期大圆满,相信有秦钰和齐俊的指导,再过不久,凝成金丹指日可望。

    果然不愧是齐俊和秦襄的孩子,除了继承了父母优秀的资质外,后天的勤奋和悟性也必不可少,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有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儿,秦襄定也是含笑而去的。

    她跟着齐嫣,去了秦襄的墓上祭拜。

    齐嫣又说起她母亲生前的事情,原来秦襄和齐俊两人眼看寿元快到了,又有赤水以前给他们准备的蕴婴丹,将成功率提升至一半,决定直接闭关强行结婴,没想到齐俊闯过了,秦襄却是止步于此。

    赤水这才想起,她以前给他们的储物袋中,是准备有蕴婴丹。

    其实,这蕴婴丹,就是她指环的前主人遗留在空间里的灵丹,她查询了很久才知道这种灵丹的功效,据说早已失传。

    之所以失传,自是因为此片大陆灵气稀薄,找到的灵草都达不到炼制此丹的要求。

    当赤水查到这一信息时,早已结婴成功,便转而赠给了齐俊和秦襄。

    之前,她将最后一枚给了蓝浩。关于蓝浩这人,赤水认为,在修真界蓝家这样的大家族里,他还能保有这样纯朴的品质,实属难得。

    她本来是想将那笔小债推到蓝轩身上,在她离开蓝家时,又忽然改了主意。

    她自认为一路走来都无愧于心,若是仅因为一百块灵石,就在此地挖下一个坑,指不定哪天她重回此地时,不会摔跤跌倒。

    她当时心下一凛,就想立即将这笔债还掉。可是因为之前被困在法阵里,灵石还真没有那么多,后找出来一颗蕴婴丹,料想正是蓝浩所需,便直接送了去。

    她细细看了齐嫣一眼,可能因为母亲亡故,她的眉宇间多了一抹坚强,料想以她的资质,以后她再照拂一二,必是用不上蕴婴丹。

    祭拜完后,赤水并未在千云门久留,她给齐嫣简单说了下这十余年都会在苍洲大陆,若是有事,可以通过商盟找到她后,便独自离去。

    千云门早已不是她的家,可身在苍洲,仍是让她倍感亲切。

    她先回到了青山乡后山村。

    山水依然在,人事已全非。

    此时的赤家,已经成为青山乡有名的大姓之一,子弟众多,赤水早已分不清现在活着的这些人是她兄弟下面多少代的子孙,她也从未想到要用她的力量去帮助他们。

    各人有各人的缘法,若是她出手,说不定带给他们的不是福缘,而是灾难。

    她静静地感受着后山村的气氛,熙熙攘攘几户农家炊烟升起,这些人一辈子都没有出过青山乡,靠天吃饭,照样演译和乐人生。

    赤水觉得很宁静,很详和,仿佛时间倒退至六百余年前,她家也是这样。

    她每次回苍洲,只要有空,都会来此地缅怀一番,纪念那些早已逝去却仍然活在她心里的人。

    ***

    三年后,赤水以极快的速度往苍河遁去,神色间带着一丝欣喜。

    之前,她一直在外面游历,看人间百态,悟世俗道理,没想到,一瞬间,心中竟然真的产生了萌动,多次的经验告诉她,这是突破的机遇。

    她不敢耽搁,因为没有洞府,她想到残影师傅那里灵气充足,地点也够隐蔽,离此地也不甚远,就打算先到那里闭关。

    不久,苍河旁,赤水如一抹流光,撞入石壁。

    她看此地环境依旧,不由有些怀念。

    她知道再往里,便是流沙幻阵,她打算就在此地闭关,若是得以突破,正好达到残影师傅的要求,到时再进去找他不迟。

    想到此,她心里划过一丝喜悦,当即在外又布下了一套组合法阵,这才盘膝坐下来。

    正欲入定,小白突然出现,说要出去一趟。

    赤水一想,她这一入定,不知会是多少年,就准了。

    等小白走后,她立即沉入意识海中。

    都说修真之人,必须抛弃七情六欲,才能修得无上大道,飞升成仙。

    事实真是如此吗?

    齐俊和秦襄夫妇,相爱一生,外人都说正因为如此,他们的修为才一直止步不前,不然,凭他俩如此好的根骨,怎么会拖到寿元已尽,还未能结婴呢?

    她不知道齐俊和秦襄心中所想,只知最后,齐俊结婴了,而秦襄去了。

    从她以前的观察来看,他们之间的感情,齐俊投入得比秦襄还多,怎么偏偏就是齐俊结婴了呢?

    这至少证明,那些理论也不一定靠谱。

    赤水认为,做为一个人,生来便有七情六欲,若修成大道真的需要抛弃这些,为何仍没有几人能够飞升?

    秦炎师叔,在她的心目中,就是一位非常和蔼的长辈,数百年来一直关心爱护着他们,她从来不觉得秦炎师叔像一位冷冰冰的修真者,他不也小飞升了吗?

    就赤水自己的感情而言,放弃了七情六欲,便等同于放弃了她所有的亲人朋友,所有的过去,甚至,放弃了作为一个人本应该享有的权利。

    她宁愿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也不愿成为一个冷冰冰的仙。

    因此,她在修为停滞不前后,才会想到去民间游历,寻找机缘。

    没有想到,仅用了三年,就真让她找到了。

    当时,她正化身为一名小国后宫宫女,在皇宫藏书楼翻阅古人典籍,见书中讲到孝悌之道,不由多看了几眼,后面讲到人须具备的五种品德:仁义礼智信。

    古人将仁义排在前面,将智信排在后,从中可以看出古人的智慧和远见。

    而她,从中却再一次肯定了她所想没错。

    修真首在修人,人正,则道正。

    试问,修真之人首先是一个人,父母之恩,兄妹友爱,朋友之义,师徒情谊,真能完全舍弃吗?

    就算有人真能舍弃,那这样不孝不仁不义之人,真的能在修真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吗?

    她记得以前,她曾和齐俊谈及这个问题,现在,她终于能够肯定的答复他,他的想法没错。

    她思绪一定,只觉心脏扑通扑通跳得越来越快,体内的灵力也在翻腾,突然,只觉意识海“咔嚓——”一声,什么东西驱散了周围的云雾,她的意识海,迅速扩大了一倍。

    境界突破了!

    赤水心中一喜,不敢妄动,催动了功法迅速运转,吸引着周围的灵力快速融进体内的灵力流,如无数水滴汇入大海,源源不断。

    ***

    七年后,赤水睁开眼,瞧瞧自己,又瞧瞧周围的环境,境界不同,所看到之景也不同。

    七年的时间,已将她的修为稳固,她现在,终于有资格再踏入这个法阵。

    此时的燕纹,应该已经进入天阶秘境了吧!希望她一切顺利。

    仅仅十日,赤水就穿过了流沙幻阵,进入通往残影师傅住处的通道。

    在通道里,赤水不只一次想像,残影师傅见到她,会是如何的高兴,再见到她找到下册半圆玉简,炼阵技术又提高了一个层次,肯定会很欣慰。

    想到此,她等不及用走的,直接跃过通道,来到当初进入的那个石室。

    石室里仍如当初,赤水的目光,直直盯着残影师傅附身的那桌椅,小声呼道:“师傅?”

    一片寂静,没有回音。

    赤水不相信,加大音量,“师傅?师傅——”

    不管她叫多少次,都没有人回答她。

    她走过去,用力摇着那桌椅,似乎,这样,就能将残影师傅摇出来。

    良久,她才停了手,身体一软,坐在木椅上。

    其实,在入石室的一瞬间,她就觉得不对。若是平常,有人进来,残影师傅怎会不知?看到是她,就算她不出声,他也会出现的。

    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她才试探地呼叫。

    果然,残影师傅不在。

    难道,她走后,这里又发生了什么事?她灵识探查过石室,没看到什么变化。

    她想了一息,手往石壁某个部位一招,一个阵盘飞至她手中,她几下结诀,就见残影师傅曾经打开过的通道开启,她走进去,沿着石室一间一间的查看。

    没有,这间也没有。

    还是没有。

    赤水越找越灰心,她之前就能想到过残影师傅本身的灵力怕是不多了,才会将她赶出去。可残影师傅让她元婴后期回来。

    这让她又充满希望。

    她以为,残影师傅怎么也会保住一点灵力,最后再见她一回的。

    她数次过这里而不入,就是害怕耗掉了他的灵力,一直等到达到了他的要求,才满怀希望进来,没想到……

    赤水站在通道的尽头,手放在门边,久久不敢推门进去。

    这是最后一间石室了,如果还找不到的话……

    她停顿了很久,做了一个深呼吸,这才轻轻推开石门。

    这间石室她从未来过,进去每一眼,便看到满石室的储物袋,顿时有些黑线。这些储物袋,不会就是那些葬身于流沙幻阵的低阶修士所留吧?

    她目测,整个石室大约有三十余平方,得装下多少储物袋啊?

    至少过万吧?

    她仅是看了一眼,就移开视线,却正好看到贴近门边的石桌上留着一封信。

    她心下一动,快步走过去,拿起一看,上面竖着四个熟悉的大字:徒儿亲启。

    一瞬间,赤水眼里水气氤氲,止不住就要滑出眼眶。

    是师傅!

    信并未封口,她颤着手,缓缓抽出里面的信纸,打开,眨眨眼,赶走眼里的水气,这才一字字读下去。

    赤水徒儿: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定已猜到,为师已经不在了。别为为师难过,这是好事,只有为师重入轮回,本体的灵魂才能完整。

    为师相信以徒儿的心性和智慧,又有法阵的辅助,定能逢凶化吉,突破到元婴后期归来。

    为师在这里为徒儿贺喜。

    看到这里,赤水止不住又是眼眶一热,眨了眨眼,才继续看下去。

    为师本姓钟,在当时的苍洲也是最负盛名的修仙世家之一,为师作为候选的家族继承人,正当大展宏图之际,意外救了一位在上界受伤下凡的修士,姓祈连名扶苍。

    为师当时因对上界之事极感兴趣,和他相谈盛欢,引以为友,接回家中安住。

    却不曾想到,因为为师一时的识人不清,竟是惹来灭门之祸。

    那畜生仅仅因为一块半圆玉简,就痛下杀手。

    为师家族牺牲数十人,才将为师送出,为师悔啊!

    这纸上有折痕,笔墨较之前面也重了些许,可以看出,残影师傅当时的情绪仍然很激动。

    为师躲在此处,后来只知那个畜生又回到了上界,徒儿若是能至上界,切切记住避开此人,更注意莫要泄露半圆玉简的信息,引来祸端。

    相信徒儿已经看到了这石室里的储物袋,也猜到这些都是入阵的低阶修士所留。这些储物袋里虽然没有灵石,可也有些其他东西,你就全拿去吧!

    这个洞府,你若愿意,也可以留为已用,若是不要,尽可毁之。

    最后,为师想拜托徒儿一件事。当初为师得以逃出,却仍是受了重伤,无以再打探家族中其他亲人的消息,现在数千年过去了,恐怕更是难寻。

    徒儿以后行走世间,若能遇到钟姓后人,希能善待之。

    钟氏第三十七代继承人钟稷绝笔。

    赤水缓缓放下信,原来,残影师傅原名钟稷。

    这信中所述之事,她在蓝家的玉简上早有所闻。残影师傅并未提及蓝家之事,显然并不知道蓝家也在此事中插了一脚,当时的钟家弟子,在这两方势力之下,不知还有没有侥幸存活之人。

    就算有,怕也极少吧?

    其实以残影师傅的意思,是希望她能找到钟家后人吧?

    师傅放心,她出去后,一定会详加打探。

    至于赤水自己,她现在知道得比残影师傅更多,也更加清楚这两块半圆玉简的价值,自会小心谨慎,不露锋芒,引得别人觊觎,招来杀身之祸。

    赤水先将信收好,再找出一块铁檀木,约有大半尺长,三四寸宽,厚度却仅有一指。

    她抽出一柄小刀,拿着木块就削起来。

    小刀灵气充盈,极是锋利,可对上比铁还硬的铁檀木,也只能被当成普通的刀具,削一次,仅能削掉薄薄的一层皮。

    赤水没有换刀具,全神贯注于手中的事务,整整花了五日,她才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将手中木块上的木屑抖落,只见一个凡界中人去世后的牌位已被刻出来。

    牌位上,竖刻着钟氏第三十七代继承人钟稷之位。

    赤水拿着牌位,回到最先的那个石室,将牌位放于木桌正中央。退后数步,恭敬地跪下,连拜了三拜,才起身。

    她心里默念,如果钟家真有后人在世,她一定会帮残影师傅找到,她发誓。

    这之后,她才回到了装储物袋的石室。

    本来,这些储物袋都是低阶修士之物,她自然是看不上眼。

    但想到这是残影师傅留给她之物,她又还有时间,就留下来,想着看上一看也好,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

    果然,不出她所料,这些储物袋里,几乎都装着一些低等功法书籍、低阶法器和一些衣服等杂物。

    灵石灵药等是一概没有。

    赤水每看一个,都将里面的东西全掏出来,再分门别类放进自己的指环里。

    至于那些别人用过的衣裳等物,自是放在一旁,等她看完后再一起销毁。

    她漫不经心的看,动作却十分麻利,只见石室内的储物袋,基本上每隔十息,就会少一个。

    赤水觉得,这里面,最值钱的应该就是这些储物袋,至于里面的东西,对于她来说,都是些鸡肋,她打算等回宗后,便将之全丢给青媛。

    偶尔,她也会稍稍停顿一下,有些储物袋里面的东西,她也没有见过,她将这些没有见过的东西单独放置,等以后有空时再来研究。

    数日后,石室内,只余最后一角还有十数个储物袋了。

    赤水的动作却停了。

    她看着最里面那明显不同于其他的储物袋,眨巴着眼睛,难道,残影师傅还有惊喜给她?

    她按捺住好奇,先将其他储物袋分类完毕,这才走至角落,盯着那个特别的储物袋看个不停。

    她心里暗自猜测,这里面装的是什么?让这个储物袋都发出淡淡的荧光。

    她抓起储物袋,灵识往里一探,止不住一愣。

    里面,仅有一张纸。

    她不相信地又看了看,确实如此。

    她将那张纸拿出来,随意地描了一眼,顿时,红润的小嘴张成了O型。

    只见那纸的抬头,写着几个字:七彩丝羽扇驱使法诀。

    赤水拿着那张纸抖了又抖,心里直呼,残影师傅真是不厚道。

    既然早就已经将七彩丝羽扇送给她了,为毛要将法诀留在这里。要是她没有看到最后,不是就与这法诀错过了?

    她在万般怨念的同时,开始看起下面记录的驱使法诀。

    直至看完,她才恍然叹道:原来,这才是古宝。

    她以前使用七彩丝羽扇时,一直都是注入灵力后就使用。

    其实,这仅能发挥出古宝不足三成的力量。

    只有配合着驱使法诀,拥有足够的灵力,方可完美的驾驭古宝。

    而赤水也直到此时方知,她的七彩丝羽扇,除了能驱敌之外,也可用于自身,难怪当初她说想要可逃脱的法宝,残影师傅会将这个留给她。

    原来,用于自身,真的可以帮助她逃跑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