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剿魔之行
    赤水离开后,找了一个偏僻之地,抽出引魂笛,将手臂上面的那股黑气全部吸尽后,才进了裕谷城。

    她有些后悔,那个魔修的魔气修得不同寻常,她应该再仔细拷问一番,或许还可以挖到更加有用的消息。

    只可惜她最厌恶的就是这等趁火打劫之人,且引魂笛又有预警,知道对方是个魔修,她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一入城,她就明显感觉到城里的气氛有些紧绷,侧耳细听,果然,丰木城领主陨落的消息在修士间已经传遍了。

    很多闻迅赶来的修士挤在客栈里,交流着各自的见闻和最新信息。

    赤水戴上了斗篷,挑了一家最大的客栈走了进去,坐在大堂的一个角落里,听那些人议论此次事件的始末。

    “丰木领主真是可惜了,若他能再快一步,就能免去丧身魔口的灾祸了。”说话的是一位坐在正中的青衣男修,他说话间面带惋惜,似叙似叹。

    一位刚走进来的灰发老者闻言嗤笑道:“他若再快一步,丧身魔口的就是其他人了。”

    大堂里的气氛因为这句话滞了至少两息,与青衣男修同桌的一位白衣修士假咳了一声,“道友言过了。”

    被一个年青修士这样说,那灰发老者当即怒了,一瞪眼,“老夫不怕,近十位强者同去,还未开打就被一个魔修吓得落荒而逃,甚至连一起的同伴都来不及顾及,真是丢了我等正道修士的脸。”

    他说完袖袍一挽,竟是来到了赤水的对面,问道:“小姑娘,这里可是有人?”

    赤水本还在想之前那个中年男修不是说那魔修负伤逃走了吗?怎么到了这里就成了正道修士落荒而逃了?

    她还未来得及分辩谁真谁假,就听到此问,她轻轻摇头,心里升起一丝恼怒,她安心的在这里听戏,又没惹他,这老头别的地方那么多空位不选,偏选了这里,一下将她拖进了众人的视线中,她立即就感觉到从不同的方向有几道目光有意无意地往这边瞟来。

    只可惜她戴着斗篷,她的心情未能及时传达给对方,那老头也不在意赤水的无礼,面向大门背对着赤水坐下。

    就听那白衣修士又道:“听说,裕谷城领主已经通知正道联盟的人,等增援的修士一到,还要再去找那个魔修算账。”

    那青衣男修脸带忧色,“那个魔修究竟是什么个来路?可有人知晓?”

    灰发老者闻言低嗤一声,“逃命都来不及了,哪还能注意到对方的来路。”

    赤水在一旁暗呼倒霉,这灰发老者身上带着极大一股怨气,就像一个制冷机,每出一言,大堂就要沉默几息,那些人都有些议论不下去了,那她还听啥?

    果然,有几人听不下去了,起身上了楼。

    赤水也顺势站起身,往柜台前走去,交了灵石后,领了房号牌,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有那个灰发老者搅局,但她还是从寥寥数语中听到了她想要的消息。

    首先,这件事并未结束。不管到时候正道联盟的修士前来,决定如何做,这裕谷城的领主必然都要参与其中。

    那她来裕谷城不得不从长计议。

    她本来是打算将她的传送阵设置在裕谷城里,若裕谷城领主卷入这等是非中,那此地将不再安全,她将面临的是两个选择:要么等这事结束,要么另外换一个城池。

    其实她对于这类争斗并没有兴趣,也不想掺合进去,心里更倾向后一个选择。只是,当她想到之前那森林里的情景,她又犹豫了。

    仅凭她感觉到那一丝威压,比起千云门的禁地,不知危险了多少倍。她虽然不知那隐藏在其中的东西是不是就是这些修士口中所说的魔修,但这样一个危险的存在,在这片地域内活动,她不去注意是不可能的。

    她可不想因为消息闭塞而有一天独自撞到枪口上。

    既然近十位强者都奈何不了那东西,她一个还未渡劫的修士,又能帮上什么忙?

    她衡量了半晌后,决定留在裕谷城里,静观其变。

    接下来的几天,她每天都会抽空下去坐一会儿,没什么新消息,其余时间,她就出门随意乱逛。

    想到天一阁那掌柜留给她的玉片,她特意留意了那些牌匾的侧面,果然找到了一家中等店铺。

    赤水化作中年男子模样走进去,直接出示了玉片,用以前的价格,将指环内的七成灵石都换成了炼阵材料,她打算等这件事过去,就回听凤岭,直等到雷劫的到来。

    又过了几日,终于闻得消息说,正道联盟的强者来了。

    赤水是无缘瞻仰那些强者的风采,只听说,来的强者中,正道每族各派了一位顶尖的强者,仙族是一位归一初期的修士,料想其余两族的修士也不会太差。

    赤水有些咂舌,现在的归一期修士对于她来说,就如同她初进千云门时从别人口里听到元婴真君的感觉,是高高在上、力可通天的存在。

    听说那些强者已经进驻裕谷城领主的灵台,相信不久就会有新的决定传来。

    赤水从窗户看向那高高悬浮在空中犹如一个墨色小点的灵台,带着一丝热切和渴望,只有拥有了自己的灵台,她才算是真正在这块大陆上立足,而不是如现在一般,仅能流连于别人的城池,混迹于低阶修士之间,除了得到一些常识外,对她现在的修行毫无帮助。

    她关上窗户,到蹋上坐下,抽出五丝丹火,前后用灵力卷起带进体内。

    须弥间,她就感觉一股热气上涌,她白皙细滑的双颊也染上两团薄薄的红晕。

    她伸出手掌,从表面看,与以前并没什么不同,只有她自己知道,其中巨大的差别。

    如果说每一次突破,灵力都会洗涤本体,将体内多余的杂质排除体外的话,那用丹火淬炼本体,则是将她的本体当作是一块含铁原石,只有经过反复的淬锻打造,不只百炼,是千炼万炼,方可成钢。

    她的本体,经过七十余年丹火一次次的淬炼,虽然达不到金枪不入的地步,但其内在强度提高,不只恢复速度加快,每一块肌肉都似蕴藏着一股能量,体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她相信,若是她一直炼下去,总有一天,仙族修士本体的弱势将不会出现在她身上。

    当然,就算是以后她真的炼体大成,也不可能显露在外。

    庚桑族是最先防范的对象,除此之外,就算是仙族修士也要谨慎注意,虽然她已半只脚踏入强者的行列,可在强者中,夺舍之事仍不乏见。

    已经遭遇过两次夺舍的她,可不希望自己吃了那么多苦头后,最后却是为他人作嫁衣。

    两日后,上方终于有消息传来,正道联盟的强者决定去剿魔,就在次日。

    住在客栈观望的修士大多决定前去,赤水回房考虑了一会儿,决定和他们一起跟去看看。

    因为考虑到前方的归一强者,赤水不敢用血影术,很老实地恢复原貌,戴上斗篷,和大家一起往那城外的森林飞遁而去。

    结果,因为速度问题,赤水连归一期强者的影子都没看到,就是那早就在裕谷城的近十位其他强者,她也只是远远看到一个背影。

    其实,她的位置有些尴尬,她并不属于元婴修士类,可没渡劫,也得不到其他强者的承认,因此,她虽然有能力赶上去,却只能放缓速度,远远跟在后面。

    幸好,去剿魔这事,也不是什么好事,她乐得不用出头。

    不久,众人就到达了森林外围,此地的位置,与赤水追逐那个中年男修的位置并不太远,赤水心里已经确定之前森林里的怪异就是因为那个魔修的缘故。

    她看到前方的强者通过商议后,决定分头去确定那魔修的位置。

    闲来无事的赤水分神想到:事情都过了这么多天,他们怎么确定那魔修还在这森林里呢?

    若是那个魔修真的还在,那么,他们分散行动,不是将危险扩大了么?

    可惜此时的她,仅是一个看客,那些强者,连瞥都未往这边瞥一眼,完全无视了这十数位元婴期修士的存在,包括赤水在内。

    赤水耸耸肩,反正她不用进去,再怎么危险也不关她的事,她只需在外围等待结果就好。

    那些元婴期修士中,和她一个想法的一只一位。

    只见在前方那些强者进入森林后,这些人也各自找了个顺眼的地,坐下闭目养神了。

    赤水也依样照做,不过她在选择位置时,特意与之前那位灰发老者保持着距离,她的目光状似无意地扫过所有人,在那青衣男修和白衣修士身上停留了一瞬后,随即也闭上双目。

    这一行人当中,除了赤水外,元婴期女修还有两位,一位个子娇小,粉红的衣裳衬得整个人有些娇俏,她一路紧跟在白衣修士身旁,却称呼那青衣男修为“哥”。

    另一位女修一身白衣似雪,精致的容颜清丽脱俗,只是满脸寒霜,所释放的冷气,将周围本有意去搭讪的几位男修全冻跑了。

    那女修瞥了赤水一眼,自顾走至赤水旁边坐下,双眼却是望向森林深处,久久不曾移开。

    就听一旁那粉衣女修拉着白衣修士道:“解大哥,你说,我们能看到那个魔修吗?”

    那白衣修士身姿昂然,面孔英俊无须,眼角微挑隐约含情,温柔安慰道:“自然能看到,就算要打,也不会很快结束,我等听到打斗,再跟上去悄悄看看,应是无碍。”

    那粉衣女修双眼晶亮,相信了白衣修士,“那就好,柔儿停在元婴初期已经三百年了,若再不能突破……”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有些低落。

    旁边青衣男修伸出手,在她肩上拍了拍。

    白衣修士含笑道:“这也是机缘,等真见到了大战,你可要看仔细了。”他说完,目光若有似无地扫过周围的人。

    赤水这才恍然,就像苍洲大陆那场驱魔大战,战后很多修士都突破了,那粉衣女子打的也是相同的主意。

    只是不知在场众人中,有多少人是抱着同样的想法?

    她第一个注意到的就是那灰发老者,随着白衣修士的话,他略有些混浊的眼里闪烁着一丝热切,不时望向森林。

    这是一个。

    她再看向其他人,那白衣女修没什么反应,似是根本没听到他们的话,其他人皆在闭目养神,可从他们脸上的神情,不难看出他们的动容。

    赤水审视自己的内心,这个世界巅峰强者之战,她可还从未见识过,也毫无概念。

    若真如那白衣修士所言,能在旁一观,那就太好了。

    接下来,再没人说话,大家都在静静等着森林里的消息。

    可是,没有。

    至今为止,整整一个月了,竟然没有一点消息传来。有几人已经坐不住了,站起身,在森林边缘不住徘徊。

    赤水也抽出一缕神识往里探去,只是除了感应到森林里同上次一样的死寂外,再没有任何发现。

    那粉衣女子早就离开了原地,而旁边那白衣女修则是巍然不动,赤水再想到自己一身黑衣,脑里突然窜出四个字:黑白无常!

    她自己先雷了一下,掩在斗篷下的手却很利落,迅速抽出几丝丹火,再度用灵力卷进体内。

    这些人当中,她的修为最高,在她有意掩饰下,相信也无人察觉。

    现在,对于五丝丹火的热度,她已经很习惯了,在原地连一点颤抖都没有,就挺过了最开始也是最高的热度。

    因为有事可做,她倒并不觉得时间枯燥难挨,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已经有人提议要不一起去里面看看。

    虽然他一开口就遭到了众人的全力反对,可其他人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

    难不成真要这样一直等下去?

    赤水此时却是泛起一阵不详的预感,按理说,有归一期强者在,就算这座山脉再大,一个月的时间,就是最大的索龙岭都可以走一个来回了,可这里却没有任何消息。

    她越想越不对劲,也不顾是否惹怒里面的强者,将神识全面铺开,往森林里全方位扫视。

    如之前感应到的一样,仍是一片死寂。

    进入森林的那些修士呢?怎么一个都没有看到?

    此时,赤水的神识已经是扩散至极致,她不甘心连扫了两遍,都是一样,正准备收回神识,忽地,一个玄衣人影窜进了她神识的范围内。

    她定睛一看,没看清那人影究竟是谁,注意力一下被后方那个庞然大物吸引了去。

    她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止不住惊呼道:“那是什么?”

    她周围几人闻言,迅速用神识探去,却是毫无发现,不由全望向赤水。

    赤水哪还理会他们,她发现前方那个玄衣人影不知是否是感应到她的神识,竟是往他们的位置奔来。

    她立即跳起来,冲众人高喝一声,“快走。”

    随即也不管众人的反应,一下纵跃,往远处遁去。

    众人看着她的身影眨眼间就消失了,面面相觑,这速度,这身手,分明已经是一位强者,却一直隐于他们中间,他们竟也丝毫未曾察觉。

    众人一时间面色复杂,心里都很不是滋味,忽然,旁边那个灰衣老者同赤水一样一声暴喝,“危险,快走。”

    话未落,人已跑远。

    这下,众人都开始慌了,那黑衣女子他们不认识倒也罢了,可那位老者,可是元婴后期大圆满的修士,他都这样说,那定然是真的有危险,众人当机立断,迅速往那灰衣老者追去。

    直到这时,他们才发现,那白衣女修在那黑衣女子离开时,就已经跟了上去,而此时,黑衣女子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灰衣老者和白衣女修也仅能远远看到一个背影,相差数十公里。

    其实,赤水并未逃出多远,她在看到那个庞然大物时,就意识到,她不能和那些人聚在一起,那简直就是一香喷喷的人肉串子,那个怪物怎能不动心?

    相信前面的那位玄衣人影也是打着相同的主意。

    那玄衣人影似乎会一种极高明的遁术,每当他要被那庞然大物追上时,他就施一次那遁术,立时可以拉开近百公里的距离,可因为实力悬殊,不一会儿后,又会被追上。

    与之相比,那集成一团的白衣修士等人的速度就太慢了。

    此时,已有更多的修士发现了后面的情况,他们看到那庞然大物,尽皆满脸惊惧,几乎是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往前飞驰。

    赤水一边往前遁,一边却密切注意后面的情况,就见那玄衣人影再一个遁术,就超过了前方白衣修士等人,直追灰发老者和白衣女修。

    那庞然大物青黑的皮肤如粼片般层层叠起,一颗硕大的脑袋,头尖身体小,眼睛如弹珠却通红似血,衬得下方的嘴极是巨大,两排尖锐如锯齿一般的利齿,大大张开,露出牙缝中残存的一些碎肉血迹,以及中间那黑幽幽可以吞下整个人的巨洞。

    它身形极快,一次加速,犹如一枚炮弹,往那玄衣身影冲射而去。

    途中,在穿过白衣修士等人时,却是极快地顺手一抓。

    赤水明明看到它的目标是那白衣修士,不知怎的,最后被抓去的却是那粉衣女修,就听那粉衣女修只来得惨呼一声,就被那庞然大物一口吞进腹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