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千里搏击
    那庞然大物巨口生吞活人的景象一下惊住了众人,大家一轰而散,往不同的方向遁去。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大家同时避开了那白衣修士。

    那青衣男修在刚才的变故中也算敏捷,眼见形势不对,立即伸出手,往他小妹抓去,却只抓住了他小妹的一片衣袖。

    衣袖抵不过那庞然大物蛮横的力道,一下撕裂,他只能紧攥着那片粉色碎布,眼睁睁看着自己亲小妹葬送于魔物之口,其悲痛交加的心情,可想而知。

    在那庞然大物越过他们往那玄衣修士追去后,他迅速转头含恨瞪向那仓惶逃窜的白衣修士,目眦尽裂,祭出一柄青悠悠的长枪,就往白衣修士追击而去。

    赤水挑了下眉,显然,她虽然因为角度问题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其他人却不是傻子,便是没看清,猜也能猜出是怎么回事。

    又是一个衣冠禽兽!

    可怜那粉衣女子所托非人,她若是安心跟在那青衣男修身边,必然能保得性命,不致如此惨死。

    赤水撇撇嘴,身为一个修真之人,都已突破到了元婴期,居然还没有侦破女子的劣根性,仍然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身上不说,眼光也不咋地,挑了这么一个人渣!难怪三百年了还未能突破。

    她在心里又一遍警醒自己,一定要自尊,自立,自强!那些怕苦怕累、懦弱、胆怯等等负面情绪全部都要舍掉。

    她是人,她是独立天地的一个存在,与那些男子除了性别外,无一不同。因此,她的人生由她自己主宰,不会交给任何人。

    她心念电转,一下就将粉衣女子的事想得通透明白,在快速往前飞遁的同时,密切关注着后方的情况。

    此时,那个玄衣人影已经快要追上了灰衣老者和白衣女修。

    那灰衣老者二人自然没有错过之前生吞活人的情况,对视了一眼,同时一个转折,各往左右飞驰而去。

    那玄衣人影见此没有任何停顿,就往灰衣老者追去。

    那灰衣老者脸色顿变,隐约还有一丝后悔,早知如此,他就不应该和那白衣女修分开,那白衣女修比他低一个层次,速度哪里赶得上他?

    可惜此时他再后悔无用,对那个将灾难引向他的玄衣人影却是恨之入骨,在拼尽全力也无法将距离拉开后,就见他衣袖不知怎么一甩,一包白色粉沫迅速散开。

    紧跟在他身后的玄衣人影最先受难,因为距离太近,他速度又太快,一时停止不及,被那白色粉沫迎面扑上,他顿时惨叫一声,也不停下,凭着强者的威压将那灰衣老者一抓,用力往那庞然大物甩去。

    送上门的食物,哪有不要的道理?那庞然大物当即兴奋地张大嘴,往那灰发老者扑去。

    那灰发老者被大力掷出,眼见就要入了魔口,整张脸已惊惧得变形,就在赤水等人都以为他必然难逃魔口时,他却猛地一个震颤,伴着一道白光划破天空,在离那魔口仅有一尺的距离时,陡地消失了踪影。

    这一变故,让那玄衣人影愀然变色,他忍着白色粉沫烧灼他皮肤的痛苦,厉眼却是往赤水二人的方向看来。

    赤水心里一个“咯噔”,暗叫不好!

    刚才,那白衣女修和灰发老者分开之后,就往她的方向奔来,而现在,那灰发老者消失,玄衣人影为了逃命,势必会将她二人拖下水,尤其是她。

    赤水刚才就发现了,那庞然大物对于修为越高的修士越感兴趣,否则刚才那十数个人一起,也不会专去抓其中修为最高的白衣修士。

    玄衣人影显然也明白,因而放弃了白衣女修,追那灰发老者而去。

    赤水眼看那玄衣人影已是往她的方向疾驰而来,心下暗恨,不敢迟疑,选定方向,用尽全力往前遁去。

    其实,从赤水发现玄衣人影,到灰发老者消失,整个过程,也才不过近十息的时间。

    这一切发展得太快太迅速,赤水神识数分,才勉强看清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而那白衣女修,仅是元婴中期的修为,虽然也看到了后面的事,却错过了一些细节,自然也就不知那怪物的喜好。

    刚才,她与灰发老者分开,只为了给那玄衣人影让一条路,见那玄衣人影引着怪物放弃了她,她顿时松了口气,本着安全的原因,转而往赤水的方向奔来。

    赤水自然注意到白衣女修跟在身后,顿时暗急,眼看那玄衣人影也快追了上来,她立即冲那女修吼了一声,“别跟着我。”

    那女修身形一滞,正不知所措间,赤水手一挥,迅速将她往旁边拂去。

    那女修有些懵懂,下意识往赤水指出的方向跑去。

    赤水心下一松,这样一个陌生而完美的肉盾一直跟在她身边,若是遇到危险的情况,她自己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发生之前白衣修士那样的情况,毕竟她与那女修非亲非故,根本算不上认识,就算真拿她去挡劫,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赤水并不想这样做,为了避免以后的为难,她先将那女修赶走,算是解决了问题的根源。

    似乎只是在眨眼间,白衣女修就感觉那玄衣人影已经追了上来,森冷的眼神瞥过她,往那黑衣女子追去。

    而在他身后的那个怪物,在往前追的同时伸出手往她的方向一抓,她惊惧交加之下,发动了她唯一一个保命的遁术,电光火石间避过那怪物的青黑枯爪,往远处瞬遁了近百公里,彻底避开了那一人一怪。

    她转头看到那一人一怪追着黑衣女子而去,有些明白了黑衣女子之前动作的含义,目露一丝感激,迅速飞奔离开。

    再说赤水,见那玄衣人影果然弃了白衣女修,往她追来,也不作声,只是加快动作往前飞奔。

    她心里快速运转,思考应对之法。

    那玄衣人影经过这么久的逃亡,脸上已显疲色,再加上那灰发老者的不知名白色粉沫,一阵一阵灼烧着他的皮肤,更是让他雪上加霜。

    他目光热切地紧锁住前方黑色的身影,脑里只有一个念头,超越她。

    那是一个强者,虽然仅是一个刚步入强者之列的分神初期修士,可有她在,必定能够拖住那怪物一时,帮他争取到逃脱的时间,只要超越她,他就能够活命,只要超越她……

    他几乎是发了狠一般,双眼通红,拼尽体内所有力量往那黑色人影****而去。

    赤水虽然也用了全力,毕竟修为相差甚远,眼看距离一点点拉近,仍没有想出对策的她,不由也开始着急起来。

    那个怪物太过于厉害,竟能将魔气全部收敛起来,除了皮肤成青黑色外,神识探去,那强横的本体,那奇怪而庞大的身形,分明就是一个妖修。

    由妖道坠入魔道,这样的魔物,堪称妖魔。

    这样的魔物,就算修为与她等同,她也不敢硬抗。而这怪物修为不知比她高出凡几,那么多强者都只有逃命的份,更何况她呢?

    也不知那进入森林的三位归一期强者都去了哪里,竟然放任这等魔物横虐作乱,殃及她这个池鱼。

    赤水心里暗暗发苦,换了几次方向都无法摆脱后方的人,不再迟疑,猛地一个转身,祭出七彩丝羽扇,用手一拂,将扇骨聚在一起,冲着那玄衣人影的方向用力一扇。

    顿时,一团白芒和着凭空生出一股强劲飓风,往那玄衣人影奇袭而去。

    那玄衣人影有了之前灰发老者的前车之鉴,早就防备着赤水的动作,眼见那扇形法宝的白芒大涨,气势汹汹冲他而来。

    他当即往旁边一闪,以为可以避过那团盛气凌人的白芒,哪知,那团白芒离他越近,形状反而越发大了,他只得连连往后退去。

    他的瞳孔急速收缩,就见那团白芒在离他仅有数丈的距离时,迅速分散成了七道,他避无可避,眼见那白芒就要将他切成数段,当机立断,侧身的同时运起一直护在身边的防御法宝无棱弱水镜挡之。

    那其中三道白芒重重击在弱水镜上。

    弱水镜如其名,是用圣岛弱水池中圣水所炼,注入灵力时,蓝光盈盈,可形成一面水纹屏障,抵抗别人的攻击,大小形状皆可随心改变,是他用得最为称心的一件防御法宝。

    就见那三道锋锐白芒与弱水镜相撞,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就没入了弱水镜中。

    赤水见之不敢置信地瞪大眼,迅速转身往前遁去,心里却是震惊异常,那是什么法宝?竟然可以吞噬掉七彩丝羽扇驱出的白芒。

    要知道,这七彩丝羽扇可是古宝,是她所有法宝中最能拿得出手的利器。她本来以为她就算对付不了那个怪物,可对付这个被怪物紧追不舍而疲惫不堪的玄衣人影,还是可以拼上一拼,现在看来,她还是低估了化虚期强者的实力。

    是的,从这一连串事故中,赤水已有十分的把握,那是化虚期强者。

    就在赤水转身远遁的一瞬间,那玄衣人影见到那怪物已经是快追至他面前,阴厉的眼瞪向赤水,将弱水镜一撤,就要追上去。

    突然,弱水镜蓝芒大涨,玄衣人影正惊异间,三道白芒往他极快射来,他匆忙一避,用手臂一挡,其中两道白芒犹如薄利刀片,一下切过他的手臂,穿透他的护体灵甲,在他身上留下两道相隔约有两寸的深可见骨的伤口。

    “可恶!”那玄衣人影整张脸已痛得扭曲变形,眼中恨意涛天,手指快速结诀往那伤口抚去。

    顿时,他的指间泛起浅蓝的光芒,从那伤口上一抚而过,伤口迅速愈合结痂。虽是如此,那玄衣人影却是知道这只是表象罢了,其内伤不是一天两天能好,他满脸阴沉,瞅准赤水的位置,正欲反击,就见他身后的那个怪物已经张开巨嘴,往他凶猛扑将上来。

    他哪还来得及想别的,咬牙再度施加遁术,身形一闪,就出现在赤水身后。

    形势突变。

    那玄衣人影见他之前恨而未追上的黑影在他前方,顿时大喜,威压一出,手顺势往赤水抓去。

    赤水只感觉周围空气一凝,这就是上位者的威压,让她毫无防备之下只觉胸口一闷,身形蓦地沉重万分,她转头看着对方冲她阴笑的脸和那伸长过来的索命手,奋力一挣。

    那玄衣人影并不认为只用威压就可制住对方,况且,有后方那个修为比他高的怪物在,他的威压放出不超过两息,就会被那个魔物破掉。

    幸好,那个魔物之前本就有伤,又与几位高阶强者打了一仗,才让他有了逃脱的机会。他知道那个魔物之所以一直追着他不放,是因为那魔物想用他的修为本体用以疗伤,他怎能让那魔物得逞,既然拼不过那魔物,这个比他低一个境界的女子又恰巧撞在这枪口上,就怪不得他了。

    他一拍腰间的储物袋,祭出的却是一件控制法宝,两个金灿灿的圆圈。

    他扫过赤水一旁的七彩丝羽扇,眼神狂热起来,想到那样威力的法宝将会是他的,顿时驱起那两个金圈,往赤水套去。

    赤水刚摆脱对方威压的桎梏,两个金圈就迎面而来,再加上那索命手的强横吸力,让她不由自主地往那金圈扑去。

    此时的情况万分危急,赤水知道,那两个金圈虽然杀伤力不强,可她只要一落入对方手里,必然是喂入魔口的下场。

    赤水哪会束手就擒,奋力一抓,抓住七彩丝羽扇的扇柄,默念驱使法诀,将灵力一股脑地注入其中。

    顿时,赤水感觉周围的空气彻底凝固,从她的背后,裂出一道口子,犹如眼皮睁开,内里黑漆阴森,迅速扩大至人高,用力一吸,将她连同七彩丝羽扇一起吞了进去,犹如之前那怪物生吞活人。

    这一变故,就算是冷静如她,也忍不住尖叫了声,“啊——”

    这过程极快,连神识都无法捕捉。

    那玄衣人影本来胜券在握,正满脸得意和贪婪,听得那女子尖叫出声,心里更是畅快,哪知眨眼间,那女子就凭空消失了,两个金圈也扑了个空。

    他的脸陡然变色,目光扫过后面仍然紧追不舍的怪物,不甘地放出神识,往前探去。

    在数百公里外,一个意外的人影跃进了他的神识范围,他仔细一看,顿时阴霾地笑了。

    那个人影,正是之前的灰发老者,他明明逃脱了,不知怎么的,阴差阳错之下又与他们撞上了。

    玄衣人影想到皮肤上至今未消失的灼痛,身影迅速往那灰发老者的方向遁去。

    再说赤水,尖叫声未落,身体已是换了地方。

    她蓦地收声,擦了一把被吓出来的冷汗,七彩丝羽扇这样的运作,太吓人了!没有心理准备的她,还以为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吞噬怪兽,真的将她吞噬了呢!

    幸好不是。

    她检查体内的灵力,发现本体内灵力的贮存量一下少了近一半,不由有些心疼,掏出一块灵石补充灵力的同时,神识迅速往四周探去。

    当她看到那灰发老者竟然就在她的后方不远时,也大为吃惊,这样的距离,那灰发老者无法发现她,她却是一眼就能看到对方。

    既然她都能发现,更别提修为比她还要高一个境界的玄衣人影。

    她不由为那个灰发老者轻声叹息。

    可惜她也是自身难保,就算这七彩丝羽扇再厉害,一次瞬遁,也无法将她带出一位化虚期强者的神识范围,对方找到她只是时间的问题。

    她当即也不敢迟疑,发现此处离听凤岭山脉不远,迅速往那边遁去。

    她心里则后悔不跌,百般想念翠烟宗的美人脸谱。

    早知如此,她当初就应该向颜婆讨教一下那炼器之术,若能炼得一个避开神识探查的可隐形脸谱,多好啊!那她现在只要用脸谱一隐,就可安全逃脱了。

    再说那灰发老者,当他用了他珍藏数百年的唯一一根灵羽成功逃出那魔物之口后,不敢怠慢,选定一个方向,迅速往远方逃去。

    这一连奔了数十个山头,见身后再无追兵,料想应是逃脱了,不由大幸!

    他只不过是眼见寿元快尽,却迟迟无法突破,听闻此处要剿魔,巴巴赶了几天的路,才赶上了。虽然他也听说了那个魔修的厉害,料想有众多强者坐镇,安全应该不成问题,因而跟了来。哪普想到却是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刚才在那魔物口边走了一遭,生生将他的心肝都吓成了两半。

    虽然他用灵羽侥幸逃脱,可那魔物巨嘴大张的阴影犹在,他就如那惊弓之鸟,保命手段已失,只想尽快回到自己的安全的洞府。

    只是,天不遂人愿!

    当他的灵识再度看到那个玄衣人影时,双目暴凸,肝胆俱裂,如果说之前他还凭着那一根灵羽,有着几分底气的话,现在,他就犹如那丧家之犬,眼睁睁看着那玄衣人影引着那个魔物离他越来越近,生不起一点反抗之心。

    他的脑海里空茫茫一片,万念俱灰般念道:“吾命休矣!”(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