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反狩猎战(二)
    周围一片寂静,时间仿佛都因此而停止。

    场中三人均面色冷凝,蓄势待发,却又没有立即动作。

    场面僵持下来。

    此时的时间似乎显得格外的漫长,忽地,赤水双袖一收,背至身后,扬着小脸冷嘲道:“怎么?这就怕了?”

    东陵益武闻言,略显魁梧的身躯一震,冷喝道:“区区黄毛丫头,不知天高地厚,我等不与你计较,你当真以为你天下无敌了?”

    赤水斜眼瞥过他,嘴角微弯似带着一丝讽刺,“那就来呗,半天不动,谁知道你们是真怕还是假怕!”

    她的语气漫不经心,一下惹怒了东陵益武,就见他怒火升腾,双眼睁如铜铃,脸颊抖动,就似要生吞活剥了赤水一般。

    他用力拂开东陵千友的手,不理一旁东陵千友让他别冲动的话语,广袖一挥,下面沼泽的水潭里一股庞大的水柱飞起,犹如玉龙腾空,随着东陵益武的气势蓄势往赤水的位置****而去。

    玉龙飞洒,速度太快,就算早有防备的赤水,也只来不及往后移动数尺,就见她之前所立之处,玉龙眨眼间凝结成冰,飞洒的水滴也瞬成冰锥,犹如一朵硕大而美丽晶莹的冰莲,陡然开放。

    然这样的美景,赤水却来不及欣赏。

    就见下方数股水柱升起,几乎在她刚停住身形的一瞬间已有一股水柱袭来。

    她连连退后,随着她的动作,在她的后方,朵朵冰莲花开放,高低不一,悬停在空中,构成一副空中盛景。

    东陵益武手上动作不停,看赤水的躲闪,出声讥讽,“你不是很能吗?这就怕了?”

    几乎是在他声音刚落,赤水脚步一停,轻哼一声,手结诀,一道宽十数丈的土墙凭风而立,稳稳挡住那泼洒而来的数道水柱。

    顿时,整面土墙便覆上一层约数寸厚的冰块,冒着丝丝白雾。

    东陵益武脸上闪过一抹嘲弄,手凝成掌,往下方一个面积最大的水潭猛力击去。

    一大片水浪飞射入空中,就在赤水一个侧身间,周围的景色瞬息改变。

    放眼方圆数十里内的景物,在数息间,尽皆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银霜,高大的树木银装素裹,长长的冰锥天然装饰,一股渗人的寒气升腾而起,氤氲在半空中,给下面瑰丽的景色增添一层薄纱,看上去似真似幻,分外妖娆。

    赤水将土墙一收,感应到周围近乎凝滞的空气和滚滚袭来的威压,暗自吃惊,这样恢弘的气势,就是已初步掌握了领域的分神后期强者吗?

    可惜,她并不是真正的分神初期强者呢!

    她身姿一挺,用丝毫不压于对方的神识,硬是将凝压在她身上的那股威压猛力反弹回去。

    东陵益武大惊,立即收回威压,看向赤水的眼神分外诡异。

    不只是他,旁边的东陵千友脸色也略变,余光扫过后方黑云靖祺毫不意外的脸色,眼里波光诡谲,神色不明。

    “倒有两分本事。”东陵益武脸色已恢复正常,轻哼一声,“这才刚刚开始!”

    他话落,白色广袖一荡,便听一阵“咔嚓”声响陆续传来。

    赤水自然知道厉害,几乎在声响传来的瞬间,就已做好了准备,就见漫天飞舞的冰锥,犹如经过严格训练的沙场武士,成千上万,前赴后继般一列列带着一股合纵般的强大气势,锥尖向前,划破空间,往赤水的位置凶猛扎去,引起寒风阵阵呼啸。

    阵法?赤水瞳孔微缩,遇到高手了!

    在她这数天小心翼翼的观察中,这个人一直处于被领导的位置,她本以为,这个人会是比较好对付的一个,没想到,看似憨厚的面相也有这么高深的一面。

    她真是看走眼了!

    阵法与法阵不同,对方能将阵法融入到法术中,可见对阵法了解甚深,这与她将法阵阵珠置于空中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赤水微微一笑,大家都不是思想狭隘的人,不然,也不可能拥有如此高修为,她双手结诀,连掐数下,素手轻扬,一股黄雾从她指间窜出,眨眼间,就将她自已笼罩其中。

    那些冰锥气势汹汹而来,被黄雾一挡,瞬间就被卸去大半的力道,半身扎入黄雾中。

    那黄雾由密密麻麻的细小黄点组成,成沙雾状,暗黄色,那些冰锥竟只能扎进半身,可以想像其防御力,丝毫不比之前的土墙弱。

    东陵益武瞪着空中那团约数丈大的黄雾,脸色阴晴不定。此时,那团黄雾上冰锥满满,早已形成了一个更大的冰球,他已看不到赤水的身影,然,对方能够如此轻易就将他蓄谋的一击接下,可见是真不简单。

    他气势往外一放,就见黄雾上那些冰锥似是受到了重压一般,一寸寸地往里刺去。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作法起了作用,冰锥渐渐没入黄雾中,消失了踪影,而后一批的冰锥紧接而上,将那尚来不及恢复的黄雾一下填满。

    一波接着一波,不多时,就已有数波冰锥没入其中,而那团黄雾,始终没什么反应。

    东陵益武面现一丝得色,对方总不可能躲一辈子,他就不信,他那些暗含阵法的冰锥,不能将对方逼出来。

    场面一时间变得格外壮观,除了满天飞舞大小不一的冰锥外,那团黄雾也越来越大,随着冰锥的一波波加入,已是扩展至三十余丈大小,犹如一个巨大的球状物,将天空都遮去了大半。

    在一旁观战的那个人影小心地瞅了一下黑云靖祺的脸色,见他一脸沉静,也未多言。

    正被黄雾包围着的赤水倒是一脸镇定,她虽双眼闭合,在黄雾中却行如流水,就见她简单轻巧的动作下,那下冰锥似是被控制一般都是极慢往旁边滑去,丝毫没有给她造成丁点伤害。

    其实,这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御物之术,只是,这个法术来自于她用上古惊雷阵换取的那块玉简,其法诀本身的威力因为她强大的神识,丝毫不压于分神后期强者所结的法术。再加上那些细若微尘看似普通至极的黄沙,其实是某种硬度极高的重金属,经过她数度治炼而成。

    因而,两相重叠之下,这黄雾能一举拿下那些冰锥,就不足为奇了。

    也正因为如此,才让她避过了那些暗含无穷杀机的冰锥。若不然,她便是不死,恐怕也得重伤。

    可别小看了这些冰锥,要知道,普通的冰锥并不可怕,但融入了阵法的冰锥就不同了,更何况是在一位分神后期强者的驱使下,数以万计的冰锥按着阵法的排列如海浪般没完没了地扑来,堵住她全部的生路,那她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只能防守,毫无反抗之力。

    正因为黄雾减缓了冰锥的速度,才让她有机会研究其中隐含的阵法,这才让她找到了一线生路。

    赤水嘴角微抿,看来对方是一开始就要置她于死地,这其中的阵法难度丝毫不压于她半圆玉简中的法阵,若是别人,恐怕真无反击之力了。

    可如果是她,就不一定了。

    她目光微动,带着一丝冷冽,强大的神识在刹那间放出,卷起周围的冰锥,强行斩断对方的印迹,在黄雾往外爆发的瞬间,依葫芦画瓢般,将那些冰锥尽数奉还回去。

    东陵益武神识被赤水强行抹去,最先觉察到异常,见黄沙弥漫,瞬间阻隔了大半的视线,正凛然间,那些冰锥尽数往他飞速射来。

    他精通此阵,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阵法,骇然正是他之前所结的那个,他在御宝躲闪之时难免大惊失色。

    这可是他最为熟练可说是得心应手的阵法,在他的领域下,便是分神后期修士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而这个女子,区区分神初期修为,不仅躲过了,而且还反击了回来,不只如此,还是用他之前的阵法反击回来,这简直就比直接掌掴了他的脸还来得难堪。

    他家可是仙族是鼎鼎大名的炼阵世家,他精心所选的阵法居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就被对方侦破了,想到此,他看向赤水的身影,带着深深的怀疑和狠厉。

    可此时的赤水早已无暇理会他,就在黄雾散开的瞬间,只觉一股劲风至背后袭来,她根本来不及思考,火龙已经遁出,穿过她的身体,在离她背后一寸外的距离,堪堪抵住那道白影。

    赤水轻身往上一纵,与那道白影交错而过,在落定后,冷眼看向远处的另一位修士,嗤笑出声,“堂堂男儿,以二敌一不说,还行此卑鄙偷袭之事,可知耻乎?”

    东陵千友见一击未中,错过了最佳时机,正欲收手之际,就听赤水的话铿锵落下,掷地有声,羞恼之下看向赤水的眼神更显阴沉。

    他自然有他的考量,从东陵益武和此女的交手中,他知道,此女果然有几分手段,不可小窥,本来,以他们的修为,一个一个上也未必不可,但错就错在时机不对。

    在刚才,他已发现在湿地的外围,已是魔气升腾,正往这里一步步压近,他们若是不速战速决,极可能因为打斗引来远处的邪道修士,若是引来了一个更加强大的魔物,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因此,他可谓是不得已而为之,在双方生死交战的情况下,这实在算不上什么罪过。只是,当旁边还有两个人围观的情况下就不同了。

    更何况那二人又偏偏是黑云家族的人,他只要一想到黑云家族的人因为此事在他的资料上横添上一笔,他就气怒攻心,若不是他还需顾忌黑云靖祺,在场众人除东陵益武外,他是一个都不会放过。

    他瞳眸漆黑,看到黑云靖祺嘴角的弧度时,心下暗恨,他不理旁边东陵益武不解的眼神,大声喝叱:“妖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有我在此,你休想得逞!”

    他转头冲疑惑的东陵益武道:“咱俩一起上,速战速决,待之后再同你解释。”

    话未落,一道金色霞光冲射上天,犹如天斩,冲着赤水的位置迅猛斩下,干净利落,杀气腾腾。

    那道光束上电光闪烁蜿蜒,竟让赤水想到劫雷之势,她心下一凛,毫不迟疑地避其锋芒,往一旁闪躲而去。

    然对方怎会如此轻易就放过她,就见那道光束数分,堵住了她所有的退路。

    赤水手指往空中一下画过,一道屏障立起。

    就见其中一束金光犹如一道强悍的劫雷滚滚而下,势如破竹,一下击碎了赤水刚刚立起的屏障,直直往赤水袭去。

    火龙一声龙啸,迎接而上,哪知,那道光束竟是有意识一般,从火龙边缘处切入,袭近了赤水的身。

    赤水眼见不对,护体灵甲现,顷刻间分为朵朵小伞,将那道光束完全挡下。

    因为这一重击,赤水整个人都往后退了数步,她的目光从肩上那明显黯淡了一些的小伞上划过,猛地射向东陵千友,眼光犹如藏着万千刀剑,寒光凛凛,直刺人心底。

    这眼神太过于凌厉,让见惯了大场面的东陵千友都忍不住避开视线。

    赤水见此,冷哧一声,素手轻轻一摊,一支褐色长笛现。

    她用着极舒缓的动作将引魂笛轻轻移至唇边,明亮双眼缓缓扫过在场的四人,轻轻吹奏起来。

    东陵千友早已猜出这是一种乐器,最先想到了就是媚术,他心里不由冷笑,下界女修就是上不得台面,居然想用媚术来对付他们,真是不自量力。

    然而,直到此女奏出,他方觉得不对劲,对方奏出的声音之低,差点超出了他们的感应范围,忽隐忽现,甚是空灵通透,犹似在耳侧低喃,又似从浩瀚天际中远远传来。

    他当即心神一乱,冲东陵益武喝道:“还愣什么?快攻上去。”在说话时,他已驱起光束,冲杀而去。

    东陵益武在刚才见到那女子硬接了一道光束,居然丝毫未伤,正有些愣神,要知道,这可是他这位族亲最厉害的攻击利器,每次出手,不见血不归,今天居然失手了。

    他再想到之前他的攻击也被对方挡了回来,脸色凝重万分,在听到东陵千友的喝斥后,丝毫没有反驳就驱起最厉害的法宝万相冰棱剑和着那些金色光束,以雷霆万钧之势直冲那女子而去。

    然此时,不知是什么原因,那个女子的身影开始渐渐朦胧,黑衣飘扬,乌发纷飞,额间的火红图案却鲜艳欲滴,衬得那双明亮大眼甚是深遂迷人,如无际星海引人探寻,又似深深印至他们的脑海,再也挥之不去。

    没来由地,东陵益武心下一慌,几乎不用想,就调用灵力再度注入万相冰棱剑之内,整把飞剑剑芒旋转,形成一朵似是微微盛开的巨大剑花,伴着道道金霞,眨眼间就将那个女子的身影淹没。

    只听阵阵震耳欲聋的声响传来,那女子所在之处灵光四溢飞溅,缓缓洒落,照亮了整个夜空。

    东陵千友见此景,脑里轰隆一声,完了完了!

    如果之大的动静,怕是千里之外都能看见,他可是记得,在那边,可是住着好几个邪道修士,以他们现在之力,就算只引来一个,他们也吃不消啊!

    想到此,他的目光灼灼望向那个女子的位置,他打算,只要看到那个女子一死,他们立即离开此地。

    至于黑云靖祺二人,只有出去后,再付出一定的代价与之交易,将这件事情隐瞒下来。

    然,当所有的灵光退去,竟然没有看到那个女子的身影时,四人都是大吃一惊。

    黑云靖祺瞬间站直身体,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那个女子,居然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见,这怎么可能?

    他目光环顾四周,忽地感应到,周围的灵气波动得极是厉害,似乎被什么人操纵了一般,难不成?

    他转眼望向东陵千友二人。

    就见他们的脸色也是异常难看,正不住打量周围,想找出那个女子的藏身之地。

    此时,东陵千友也察觉到灵气波动了,他本以为,是因为之前的打斗引起灵气不稳,现在看来,定是那女子之前吹奏所致。

    他不敢怠慢,防御法宝紧紧护在周围,又提醒东陵益武小心行事。

    东陵益武脸色变得极是难看,此时,他神识全部放开,想像着这片领空都是他的领域,企图将周围暴动的灵气平息下来。

    然而,效果收效甚微,他心里暗恨自己为何不早些领悟领域,竟是眼睁睁看着周围被对方所控制,陷入被动的局面。

    忽地,他发现就在原处,那个女子又渐渐露出了身形,且越来越清晰,那双大眼正嘲弄地看着他们。

    这眼神,彻底激怒了东陵益武,他想到之前较量的失败,再度驱起万相冰棱剑,誓要夺取对方的性命。

    不只是他,东陵千友也发现了赤水的身影,他正准备攻去,忽听东陵益武喝道:“别去,是幻阵!”

    他闻言,心下一凛,在法阵的造诣上,他一直比不上东陵益武,因此,他不用考虑,就停下了脚步。

    就听东陵益武冲着那个身影狠厉道:“待我破得幻阵,誓要将你千刀万剐,喝你的血,啃你的肉,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东陵千友却是心下一沉,莫名觉得更加不安。(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