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反狩猎战(四)
    此时的赤水,已是又往湿地里行进了百余公里。

    就见她微微侧身,极是苍白的脸上黑眸深深,眺望远方,看到那个魔物直往击杀她的二人追去,嘴角溢出一丝喜意,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两息后,她毫不犹豫地转身,往她灵台的位置飞遁而去。

    她的双手,分别握着一块上品灵石吸取灵力,尽管如此,仍是入不敷出,她的速度比起平时下降了近乎三成。

    此时她的体内,仅余不足半成的灵力,再加上用了一次瞬遁术,失去了一部分的精血,让她的皮肤看上去苍白得有些透明,好似一个玻璃娃娃,一碰就会碎掉一般。

    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使用这个瞬遁术。

    那种血液瞬间沸腾燃烧的快感,竟让当时的她完全感觉不到那速度奇快又枯瘦无比的手掌袭向她时的威压和恐惧,不只如此,就算现在,那种快感似乎仍留存脑海,诱惑着她再使用一次。

    赤水没想到,在翠烟宗里找到的这个瞬遁术还有这样的效果,她边行边谨慎地查探,五感更是不放过一丝异动,稍有异常,她立即改道。

    就这样蜿蜒前行,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听身后一个略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吧?”

    赤水停住身形,转过身,就见前方数丈的距离外,黑云靖祺二人的身影浮现,她舒缓的笑,“好!”

    她的笑容刺到了黑云靖祺,就见他眉略皱,问道:“你故意的?”

    赤水脸色不变,头微点。

    黑云靖祺控诉道:“你还利用了我?”

    赤水一脸坦荡,没有否认。

    旁边人影从未见过他家少主如此神情,受惊过度,眼神发直,神魂不知归处。

    黑云靖祺自顾道:“你利用了我们压阵,让那二人不敢太过胡来,你得补偿我!”

    赤水嘴角抽了抽,她承认是利用了他们,有他们在旁压阵,至少那二人没有使太过卑劣的手段,不然,她不会战得如此轻松且全身而退。

    不过,她没想到对方居然公然讨要补偿,真是有够厚脸皮的,她有让他们跟来吗?她当即答道:“好!”

    在对方眼露惊喜之时,又接着道:“一鸣大师攻击法阵一套。”

    看对方眼里的光亮迅速消失,赤水不由一乐,开玩笑,她会让对方任意开价吗?

    黑云靖祺磨了下牙,按下此事不提,“你还要去看你的灵台?”

    “走吧!”赤水直接往那个方向遁去,用行动表示自己的意思。

    黑云靖祺跟了上去,眼带一丝不解,“既然现在祸水已东引,那个魔物去追那二人去了,你现在的情形……”他特意从上至下扫视了赤水一番,“你就不怕那个魔物还回来,或者遇上其他的强敌?”

    赤水闻言眼里又漾出一丝笑意,瞥了他一眼,道:“我自然害怕。”

    “那你还……”黑云靖祺无语。

    “可是当我看到你们时,我就放心了。”

    她轻松欢快的语气,让想通了的黑云靖祺一下黑了脸。

    赤水眨巴着眼,“小女子身陷魔窟,柔弱无助,二位道友不会见死不救吧?”

    黑云靖祺双眸直瞪着她,郁闷得说不出话来。

    旁边一直充当背景的人影实在看不过去了,望了望天后,道:“姑娘,那个魔物可比我们高出一个境界,我等就算想救,也是有心无力啊!”

    他忍了忍,还是没有对这个女子所说的“柔弱无助”四个字发表看法,现在的重点是:姑娘,我们没法保护你,你要是想保住小命,就快随我们离开吧,不要去看你那个破灵台了。

    他说得够婉转够明白了吧?可赤水的举动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就见赤水一下停往,目光扫过他们二人,极是认真,在黑云靖祺二人被她看得心里发毛时,她才微微叹一口气,转身面向后方,看着那二人逃离的方向,不语。

    黑云靖祺二人对视了一眼,没弄懂是什么意思。

    忽地,赤水转过头来,看着他们,面色严肃地问道:“如果我说,现在狩猎才刚刚开始,你们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黑云靖祺瞳孔微缩,脸色连变了数变,才迟疑道:“你的意思是?”

    赤水张大眼对上他的视线,清澈而又无辜。

    黑云靖祺摇摇头,不可置信道:“你明明已经达到目的了,那二人至少被你消耗掉了近半的灵力,再对上那个魔物,能逃出生天的机会不足三成,你居然说狩猎才刚刚开始……”

    他蓦地顿住,声音不自觉扬高,“你在外围做了手脚?”

    他问完,不待赤水回答,心里已有判断,只有这样,她才在一开始就选择了这个方向,而不是如东陵千友二人一样,往来处逃去。

    赤水耸耸肩,轻松道:“一点简单的机关术罢了,不足挂齿。”

    黑云靖祺一口气提不上来,差点呛住,简单的机关术?她知道在灵力不足又被高出一个境界的魔物追捕时,一个简单的机关术能从中发挥多大的作用吗?

    她一句简单的不足挂齿,相当于是将对方近三成的希望一下全部抹灭。

    好狠!不留下一丝祸患。

    黑云靖祺忍不住后退一步,他们二人如果不是跟着她,必然也要往外围冲去,到时候在找不到出路的情况下,撞见那个魔物的机率将极大,等他们集二人之力将那个魔物拖住,说不定她早已经到达灵台了。

    想到此,他的脸色变得极是难看,不掩怒色,道:“你将后路截断,难不成,是想让我们帮你除掉那个魔物?”

    赤水闻言,又扫了他二人一眼,不解地问:“我想了,你们就能帮我做到?”

    黑云靖祺愣了一下,复深吸一口气,看来,是他想叉了,但他仍是气怒道:“你就不怕我二人没来找你?”

    赤水道:“你们不是来了吗?”

    黑云靖祺沉默了数息,仍是不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要知道你那个机关术不只将那二人的后路截断,你自己也被困其中,狩猎?”他头微点,“这确实是狩猎,不过,你这一举动,将我们几人包括你自己全都变成了肥羊,直接送到了那个魔物的口边,以你现在灵力全失的情况,你就真的不怕?你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赤水手里的信息是很重要没错,但还没重要到让他舍去生命守护的地步,更何况是这等遇到强敌他都自身难保的情况下。

    赤水闻言,坦然道:“我说了我怕的,不过有你们在,相信不到万不得已,你们应该不会弃我于不顾,至于好处嘛,我得到了灵台不是吗?”

    黑云靖祺双眼瞪大,前面的话他无法反驳,可是,“那个破灵台,你真决定要接下?”

    赤水目光移开,扫过周围,答非所问,“你看,这片魔地,多么广袤平坦啊?”

    黑云靖祺看着下方的密林,此地也少有沼泽,葱葱郁郁的树木花草看似生机昂然,实则已经被魔化,内里全都腐朽不堪,她要这样一个地方来做什么?

    他正在考虑要不要将事实的真相告诉给她,忽见远方一道金光闪耀,他当即一凛,道:“我们快走。”

    他说罢,手臂一伸,抓住赤水一只胳膊,就往前飞奔而去。

    据他所知,东陵千友二人可不傻,在知道逃不出去的情况下,想到他们,自然不会和那个魔物拼命,必定会想将祸水再引回他们身上。

    赤水没有挣扎,或许说,这正合她意,她可以趁机多节约一点灵力。

    接下来一路无话。

    天际翻起鱼肚白,新的一天来临了。

    黑云靖祺几乎用着全速飞遁,不知是因为赤水这个拖油瓶,还是因为想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他的额际竟然出了一层薄汗,在晨光的照映下,微微反光。

    他看着旁边面色沉静的女子,不知为何,隔着如此之近,他竟然没有排斥的感觉。

    “等等,停一下。”就在这时,赤水忽然出声道。

    她看了看前方,又道:“再过三百公里,就到灵台的位置了,你们一定要小心。”

    黑云靖祺沉吟了一下,问道:“你的灵力恢复了多少?”

    赤水无力道:“二成半。”

    “这样不行。”黑云靖祺道:“你应该知道,启动灵台,体内灵力不得少于七成,你这样的情况,我们进去,若有差池,会很冒险。”

    赤水表态,“我会尽量不拖你们的后腿。”

    二人没有答话。

    赤水有些急了,“后面那个魔物随时会追来,我们早一刻进去,就多一分希望,至于灵力,到了灵台时,再慢慢恢复不迟。”

    黑云靖祺完全不相信她所言,只是,后面有追兵,这倒是个问题,东陵千友二人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到时候更是雪上加霜。

    想到此,他没有反对,冲旁边人影一使眼色,三人的身影极快消失。

    他们没有注意到,低头的赤水嘴角掠起的一丝笑意。

    隐匿符,黑云家族有名的符篆,终于见识了。

    此时的赤水,被黑云靖祺拉着,极快进入一片黑雾弥漫的密林中。

    赤水自己也有些无语,这个灵台的位置,也长得太奇怪了,这么浓密的魔气,周围的魔族修士得多想将她消灾掉啊,她完全占用了他们的风水宝地嘛。

    关键在于,她是仙族修士啊,这些魔气对于她来说,不仅一点好处没有,害处还极大,她也很郁闷。

    没多久,赤水强悍的五感就感应到前方有着一批魔物,这些魔物实力都还不算强,也就元婴初期程度,可是,数量极多,一队里差不多的近十只,零零散散数堆,就有数十只。

    她抬眼,看到黑云靖祺二人脸色平静,也放下了心。

    就见黑云靖祺拉着她,左穿右拐,速度极快,有好几次,赤水几乎是从旁边魔物眼前擦过,让她连呼吸都停止了。

    她现在是真的开始忧虑了,外围的魔物就如此厉害,那里面的呢?若是那个化虚期魔物追上来,说不定还得再加上之前那二人……

    她不由看向黑云靖祺,默默道:你可一定要撑住啊,你可是黑云家族的少主,未来的家族继承人,应该不会那么脆弱吧!

    或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热烈,黑云靖祺低头,恰恰与她的视线对上。

    赤水有些不自在地撇开视线,心下不平,长那么高干什么,她的身高才刚刚到他的肩膀,这样仰着头,她感觉很有压力。

    黑云靖祺一直沉着的脸色略微好转,连握着赤水胳膊的力道也减轻了两分,行动间似乎也温和了很多,至少赤水再没有与那些魔物来个近距离接触了。

    又过了很久,赤水看着前面黑压压的一片魔物,个个都有不下于元婴中期的修为,犹如战场上蓄势待发的军队,不由讶然道:“我的灵台在哪?”

    当然,她用的是密语。

    黑云靖祺也密语答道:“看到中间那块悬立着的黑色晶体没?”

    赤水定睛一看,终于看到那片魔物中间,确实悬立着一块似剑非剑的黑石,约有人高,只是在魔物庞大身躯的阻挡下,再加上无尽的魔气萦绕,让她看不太真切。

    “你将建城令插入那块晶体中,再输入灵力,就可启动灵台。”

    赤水点头,这些基础知识,她听说过。她急道:“我们快行动吧!”

    黑云靖祺点头,放开她,同旁边人影头一点,颀长身姿一跃,犹如一柄离鞘的宝剑,往那块黑色晶体的位置飞纵而去。

    与此同时,九支金光闪耀的三角小旗从他的衣袖里滑出,围绕他身体转了一圈后,分别往四周插去。

    金光飞溅,惊怒下面的魔物无数。

    就见九支小旗插入地面,灵光暴涨,小旗一下变大至人高,旗柱上金光直冲上天,旗帜迎风招展,金色灵光洒落。

    下面的魔物似是遇到了克星一般,尖叫着匆匆往外退去。便是那些浓稠的黑雾,也被旗帜所化之风驱逐开,在黑色晶体的周围,形成一圈约有数十丈大小的空地。

    上方阳光直射而下。

    直到此时,赤水才知道,此时已是正午时分。

    做完这一切后,黑云靖祺才飘然落地,披着一身霞光,目光湛然,往赤水二人看来。

    赤水身在黑雾中,忽然不敢对上他的视线,只是随着旁边人影,一起飞纵入内。

    她并未先看那黑色晶体,而是先往那些小旗看去,旗帜上纹理繁复,金色光点不停洒落,不知是由什么织成,想到此,她的脸上带着一丝好奇。

    黑云靖祺解释道:“这是天罡驱魔旗。”

    赤水看到小旗外面那些密积的魔物,正拥挤着咆哮着张牙舞爪,但似乎都对这些小旗极是忌惮,与之保持着不下一丈的距离,她不由暗赞,真是好东西。

    就听黑云靖祺问道:“你那里还有一鸣大师的防御法阵吗?”

    赤水点头。

    黑云靖祺提醒道:“仅凭此旗,抵挡不了多久。”

    赤水会意,身形一闪,在空地内转了一圈,一套防御法阵已经布下。赤水将操控阵盘连着记录操控法诀的玉简一起递给黑云靖祺。

    黑云靖祺没有客气,接过来,读了玉简后,冲赤水点了下头。

    赤水微微一笑,走至黑色晶体旁,盘膝坐下,运功吸取随阳光一起涌进的灵气,当然,手里的灵石也没放下。

    不多时,远方一阵打斗声传来。

    一声震天咆哮惊空,威压往四周扩散而去。被隔离在外的那些魔物闻此声,燥动一下停止,连身形都似矮了数分,迅速而悄无声息地往四周退去。

    黑云靖祺摸着操控旗盘下一鸣大字两个小字,眸色微沉,旁边人影则面带忧色。

    就听一声划破空气的长啸声传来,紧接着,一道白影出现在防御法阵外。

    东陵千友目光如淬了毒的利箭,直直望着赤水,带着恨不得喝其血,啃其骨的狠劲。他怎也没想到,会在这样一个女人手中翻了船。

    不过一个卑贱的下界女修,仅仅分神初期的修为,她怎么能!

    想他一直以为他精于算计,却没料到,他的一举一动,都被这女子计算在内,一步一步,竟是差一点将他二人逼上了绝路。

    想到他们被那个魔物追击之下,一路逃跑,好不容易逃到湿地边上,却怎么也出不去,当时他陡然醒悟的情景和悔恨,再想到东陵益武将那个魔物拖住,在后面还生死未卜,他的恨意就更深上一层,双眼血红,额上发丝零落,却完全挡不住其狠辣的视线。

    或是感应到了什么,赤水忽地睁开眼,目光扫过对方凌乱的头发,残破的衣衫,以及那衣摆上渗着的丝丝血迹,再对上他的视线,带着一丝了然,目光平静无波纹,仿佛对方的一切,她早有所料。

    这样的眼神一下就将东陵千友的怒火引燃至最高点,他几乎不用考虑,手一滑,那颗鸡蛋大小的雷珠便至他掌心。

    黑云靖祺略微皱眉,看向赤水。

    就见赤水嘴角缓缓咧开,竟是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似是嘲笑,又似是得意。

    东陵千友捏着雷珠的手一紧,骨骼“咯吱”着响。

    就见赤水粉唇轻启,声音不大,却如雷一般,轰隆隆传进他的耳内,“你来迟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