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千年之约
    说到这里,还得提起赤水在天一阁那里打听到的关于这个魔修的信息。

    这个魔修,号“鹏”,估计是带着气势雄伟之意。

    说起来,魔族,除了是由正道坠落,有名有姓外,自主进化而来的魔族,在首次渡劫成功成为一方强者后,便会给自己选一个字为号,方便别人称呼。

    再说这位魔修鹏,位居这正道都无法插手之地,按理其消息是不太好打探的。可是,赤水去天一阁一询问,竟然就问到了。

    鹏,化虚后期修为,城池就叫鹏城,魔众数十万,呃,魔众就是指归附于他的城民。

    赤水听到时,也不由咋舌,这数量,这实力,可比仙族中归一期修士了。

    不过,她转而又想到,此地对于她来说是糟糕透顶,可对对方来说,灵台生在此,却是运气暴好到了极点,那魔众多些也就成了必然。

    毕竟不管是正道还是邪道,在这么一个大环境中,总是想着有个安乐地的。

    想到此,赤水对天一阁又高看了一眼,这些信息都是极简单的,可是赤水估计,在正道联盟,都不一定能查得出来。

    难不成,天一阁与邪道还有什么勾结?

    好在这都不关赤水的事,她能享受到这个便利,也是极为庆幸的事了。

    呃,貌似有些扯远了,其实赤水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说不管她之前怎么作态,那毕竟是一个化虚后期的强者,不是那么好唬弄的。

    果然,就见对方脸色变了数变,随即却平静下来,往后退了二步,直身长立,看上去极是豪迈地笑了,边笑边道:“哈哈,丫头,你想要灵泉,我就想问你,你现在只能躲要在台里,如何要?难不成,你想让我给你送上来?”他说着眼睛斜扫过赤水,带着红果果的蔑视。

    赤水目光一直在引魂笛上,似是没有听到他的话。

    那个魔修见此,嘴角一掀,嘲讽道:“就算正道联盟的修士都知道了,又有何惧?只要老夫先将灵泉转移,他们来了又能如何?”

    他眼睛微眯,“再说了,你这丫头不是将出路堵了吗?正好帮了我一个大忙。”语气中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赤水歪着头,目光却是炯炯,与对方的视线在半空中交集,似是两道金兴闪电一个对击,发出“滋滋”声响。

    忽然,赤水笑了。

    很舒缓的笑,如山花盛开。

    那个魔修有些怔愣,就听赤水缓缓道:“道友是可以将灵泉转移,在下实力低微,自然也无法阻止道友,当然,更不可能让道友双手奉上。”

    那个魔修闻言,眼中便现出一丝得意,心里暗自庆幸,幸好有之前的事打底,他一直暗自警醒着,没有被这个丫头绕晕了,平白将那优质灵泉舍了去。

    他看着赤水在话落时,已是走至传送阵旁边,嫩白的手指抚上传送阵的边缘,眼皮一跳,总觉得对方还有后招未出。

    就见赤水微微侧身看向他,嘴角一朵小花绽开,道:“天下之事无奇不有呢,道友说说,为什么偏偏在下的灵台就生在此地了呢?”

    那个魔修眼神瞬间变成不屑,这哪是她的灵台,明明就是被仙族那些伪君子欺负了,丢了这么个破烂给她,她还真当成宝了?

    他就不信,这丫头还能在此处建立一座仙族的城池不成。没有城池,也就没有城民,哪来的收入?她一个下界女修,没有灵石支撑,又能蹦跶得了多久?

    他的表情,赤水自然看在眼里,她也不在意,“在下的灵台在此,只是灵台不能给在下带来收益,在下总要从其他方面想想办法的。”她目光低垂,看了眼手中的引魂笛,复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道友猜猜,若是在下将灵台贡献给正道联盟,这里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那个魔修瞳孔微缩,他自然明白赤水的意思,这个灵台,就相当于是一个跳板。只要她将之交出去,到时,正道修士入驻,这里,还谈何安宁?一场大的纷斗是免不了的。

    他们魔族也是想到此,才派他在此拦截,只是没想到,他一时的疏忽大意,竟是出了这样的纰漏,这让他回去怎么交代?

    他心底有数,面上却是嗤笑道:“这可是你的灵台,是你最安全的堡垒,你若是交出去,以后渡劫之时,又怎么办?”

    赤水顿了一下,理论上来说,修士最好的渡劫之地,便是自己的灵台。因为安全啊,不会出现被别人趁火打劫的情况。

    只是,突破是不分时候的,修士也不可能一直待在灵台内不出去。

    修士若是突破时,刚好在灵台附近,那就是一件大大的喜事了,不管渡劫会不会成功,至少,避免了别人趁火打劫的可能,没有后顾之忧,修士渡劫成功的机率也相应提高不是。

    当然,大多数时候,修士都是在外面渡劫的,比如赤水碰到的那个倒霉的轩澈童鞋。

    赤水心里转了一圈,面带哀色道:“这有何妨?渡劫之难,道友也知晓,在下能不能渡过下次雷劫还不一定,这里又不能给我提供任何收益,在下将之贡献给仙族,想来仙族也不会亏待在下,总会给上一些好处的。”

    她说完,还轻轻地叹了口气,很无奈的样子。

    那个魔修心里一堵,瞪着装模作样的赤水,胸口那口气,硬是咽不下去。

    本来,他是要这个丫头的命,现在拿对方没有办法不说,更被威胁上了。难不成,真要将那灵泉给那丫头?

    不行。这样做,不是称了她的心,如虎添翼吗?灵台始终撑握在这丫头手里,只要她不死,这就是一颗不定时炸弹啊。

    想到此,他稍微好转的心情一下又沉至了谷底,他反复衡量,恨得直咬牙,但那丫头不出来,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赤水静看着对方表情变化,并没有催促。

    直到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工夫,那个魔修似是下了某个决定,沉声道:“你想要那灵泉可以,但必须放弃这个灵台。”

    赤水眉梢挑了挑,对方倒是打的好主意,她摇头道:“不行,灵台在下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她也不理对方难看的脸色,又自顾慢悠悠道:“还是之前那个条件,灵泉归在下,在下保证不会将灵台交给正道联盟,并且,只要周围一千公里内的地域。”

    那个魔修蹙着眉头,沉思了数息,肃目道:“不行,你若要这个灵台,就是我族的敌人,我族修士将誓死追杀你到底。”

    赤水眼眸垂下,道:“若灵泉灵台在下都不愿放弃呢?”

    那个魔修哼声道:“你可要想好了,灵台重要,可没有命重要,况且,你若有灵泉在手,在那里找不到一个好的修炼地,留着这个破灵台又有何用,只会给你惹来源源不断的麻烦罢了,就算你将之交给仙族,你得到的东西有灵泉贵重吗?”

    他斜睨着赤水,又讽道:“他们之前不还坑了你一笔吗?那二人就是来杀你灭口的吧?嘿嘿,你若真要与老夫扯破脸面,到时候腹背受敌、无依无靠的你,又能支撑得了多久?”

    赤水眉头微拧,一时间没有答话。她千算万算,就是没想到,对方仅凭之前的事情,就将她的处境猜了个七七八八,确实,她现在敢回仙族吗?她不敢,她回去了,拿什么和东陵家族对抗?只有送死而已。

    那个魔修见此,扬眉吐气了一般挺直身,只差没有叉腰大笑了,终于让他掐住了这可恶丫头的七寸,看她一个分神初期的小女修,还如此跟他叫板。

    赤水握着引魂笛的手一紧,让她放弃灵台,是万万不能,她抬眼,望着那个魔修,道:“那我们双方各退一步如何?”

    那个魔修慢条斯理道:“怎么会退法?”

    赤水道:“在下不愿放弃灵台,想必道友也不会将灵泉给在下,那我们双方各退一步。道友不能动那灵泉,只要在下还活着,有生之年,必会回来取。到时候,若灵泉还在,那在下只要一千公里内地域的承诺依然有效,若不然……”

    赤水瞥过手中的引魂笛,未尽之话不言自明。

    那个魔修没想到赤水会放弃立即得到灵泉,他沉吟数息,道:“丫头你好算计,若想在下护得灵泉,到时你又放出风声,引得众强者前来,老夫不是吃大亏了?”

    赤水哧声道:“将强者引来,在下又有什么好处?道友尽管放心,这等白白便宜了别人的事,在下可不愿意做。”

    那个魔修眼珠一转,如果是这样,倒是一桩可行的买卖。首先,有灵泉在,这丫头必定还会回来,自然就不会将灵台贡献给仙族,这算解了他一半的忧虑。再者,这个大陆危机四伏,这丫头能不能再活着回来,还不一定呢!说不定根本不用他对手,她就陨落了,那这个灵台的隐患也就除掉了。最后,就算这丫头真的侥幸未死,想从他眼皮下拿到灵泉,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

    他当即答道:“好,丫头,我们一言为定。”

    赤水眼皮微掀,道:“还有一点,这是我二人之事,不会牵扯上别的修士吧?”

    那么个魔修怔了一下,余光从赤水脸上掠过,道:“你欲何为?”

    赤水道:“关于在下得到这个灵台之事,在下已封锁了消息,若不出意外,正道联盟知道此事的修士将会很少,在下希望道友也能守口如瓶而已。”

    那个魔修终于明白了赤水的意思,咂舌道:“你这个丫头倒是敢提,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大一个灵台悬停在空中,是他能遮掩得了的吗?

    况且,魔族可是极重视这里的事,不然也不会派他来此了。

    赤水哼声道:“在下不管道友怎么解释这里的事情,只是,在下的信息,若是从道友口中泄露出去,让在下知晓,在下也不怕鱼死网破,便是不要什么好处,也会将灵台送给正道联盟。”

    那个魔修闻言,面目一下有些扭曲,这不能怪他,想他本来办砸了差事,就已经很丢脸了,现在还被一个小丫头威胁,这让他回去如何面对其他魔族,又如何向其他魔族交代?

    其实,赤水的想法很光棍,“在下微弱之力,生性又极是胆小,实在是不敢也无实力与整个魔族抗衡,道友也要体谅在下不是。”

    虽说天下之大,要找一个人实在不容易,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可不想以后时时刻刻都得防着魔族修士的追杀,当然得在源头就将之掐灭。

    那个魔修脸色黑如锅底,直瞪着赤水不说话。

    胆小?他一点都没有看出来,就凭她和他说这一长串话,像是胆小的人吗?

    赤水道:“其实在下也不是避不开你们,只是不想增加更多的麻烦而已。”

    她话落,周身灵光一闪,面目有瞬间的模糊。

    那个魔修双眼大睁,在那里,竟然出现一个陌生的圆脸女子,仅有筑基期修为,他双瞳红光一闪,仍是只有筑基期修为。

    他顿时脸色一变,若不是对方的衣裳和发型都没有任何变化,凭他一直以来的自信,他都快要以为眼前已经换成了另一个人了。

    他仔细将对方从头看到脚,头再次痛了起来。

    这丫头究竟是谁啊谁啊谁啊,明明一个下界女修,随手就能拿出远距离传送阵不说,手上还握有那样一件专门针对魔族的宝物,这还不算,现在又露出这一手幻形术,连他都找不出一点破绽。

    他用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极是无奈地摇摇头,这样的丫头,掉在人海里,就如同水滴入大海,哪里还能找得着。

    他现在开始怀疑,他之前看到的那个丫头的相貌,真的就是她本来的面目吗?万一要是弄错了,他可是丢人丢大发了。

    “罢!罢!罢!”他连叹了三声,定定看着赤水,道:“丫头,一切都依你,老夫不将你的信息泄露出去就是,只是,你什么时候回来,总得有个期限吧?”

    赤水唉声叹气道:“在下能活多久都还不一定呢,这个期限,却是难为在下了。”

    那个魔修见此,手挥了挥,大事商量妥当,也就不在乎这点小事了。他虽然心有不甘,可那丫头就是能耐了,他现在也无法奈何于她。

    “你咋就是仙族的呢!”说罢,他还重重地叹了口气。他瞥了赤水一眼,觉得自己真是倒大霉了。

    这样聪明的丫头,要是魔族,那绝对是个小魔女啊,想到昊城里那些高昂着头、喜欢用眼睛缝缝斜睨人的魔尊者,若是与这个丫头对上,保管让他们栽个大跟头不可。

    赤水摇摇头,并不知道对方的想法。她觉得,她有生之年都不会成为魔族的了,先不说那种以吞噬别人增进修为的行为她无法苟同,便是魔族的规矩,她就无法适应。

    魔族向来与实力为尊,这个她倒是认同,可是他们还吞噬同类啊,仙族至少还有块遮羞布呢,在魔族,那还不得更加提心吊胆?

    赤水想罢,见那个魔修还在原处,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不由有些纳闷。

    就见那个魔修摸了摸鼻子,“丫头,你还未给老夫说你的名字呢!”

    赤水目的达成,心情比较好,答道:“在下赤水,以后,便是邻居了,还请鹏道友多多照顾才是。”

    那个魔修喃喃念了两遍赤水的名字,才道:“老夫记住了,赤水丫头,老夫就等着你回来。”

    赤水眼角抽了抽,这话怎么听着那么不爽呢,“打个商量,我们以后就邻居了,道友换个自称可好?”

    那个魔修闻言,不以为然道:“老夫都快满六千岁了,如此自称,有何不对?”

    赤水闷闷道:“那你换个老一点的皮相吧!也要相称不是。”

    那个魔修不屑地哼道:“女娃子就是肤浅,皮相有什么要紧。”

    赤水撇撇嘴,“皮相不要紧,道友为何不换?”

    那个魔修不满了,“老夫生来就这皮相,为何要换?”

    赤水一窒,她能说什么,难道说她听着太违和了?想到以后能不能再见到他还是个问题,放弃了与他争辩。

    她哼了一声,道:“道友可要将灵泉守好了,在下一定会回来取的。”

    那个魔修道;“老夫等着呢。”老夫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赤水不理他,转过身,便走至那个黑色晶体旁。

    她伸出手,贴在黑色晶体上,最后往那个魔修看去。

    “等等。”那个魔修还未来得及阻止,在他眼前所看到的灵台内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过两息,整个灵台,就变成一个黑气笼罩的圆球。

    他摸了摸鼻子,他这样算是被嫌弃了吗?

    本来,他还想问问那个丫头远距离传送阵的事,若是能找到卖家,便是花尽他的积蓄,他也愿意买上一套。

    他看着那个黑球,暗自嘀咕:也不知这丫头是什么来路,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好吧!看这丫头将灵台变成这样,好歹也算是替他考虑,至少,别人都以为这是一个魔修的灵台,算是帮他保留了一分脸面。

    想到此,他的脸色略微缓和,咕哝道:“真是个机灵的丫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