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下界女修
    赤水因为一时也摸不清那位高人的意图,只好装作不知,恰好通岛圣令上面有信息传来,正是她期待已久的一个强者集会,她根本没有考虑,就决定前去。

    聚会的场地在迎宾城。

    迎宾城其实就是临水城的旁边,只是二城中间隔着很大一片无主森林,以赤水的速度,也得行上一个月,这却恰恰合了赤水的意,她来回怎么也得月余,正好可以试探一下那位高人的想法。

    不过她很快就后悔了。

    她一动,那位高人就发现了,在看到赤水并未往临水城去时,极为理所当然地在赤水的后右肩上打上了一个约铜钱大小的神识标记。

    赤水想暴粗口,无奈她惹不起这位高人,只好在心里将这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穹目暴打了八百遍。

    如果说以前她一直认为穹目找上她真是为了她洞府里的远距离传送阵,那么,在这位高人找上她后,她就不确定了。

    难不成这位高人追丢了穹目将她迁怒上了?

    貌似也不太像,那么,这位高人是在守株待兔了?

    赤水一下有些无力,或许,在这位高人眼中,她就是被兔撞上的那颗树。

    作为一株毫无反抗能力的“树”,赤水表示压力很大。

    她不敢在她凝炼的法阵上刻上一鸣两个字,也不知自己是不是掩耳盗铃,更是不敢放小翼出来放风,害怕被对方发现了杀人夺宝……

    她怎么就那么命苦呢?

    赤水无奈地掏出引魂笛,跟小翼沟通好,严禁它自作主张后,才用灵力驱着笛子往迎宾城不快不慢地飞去。

    迎宾城的领主是位化虚中期修士,赤水想到这样的强者聚集之地,难免不会出现归一期强者,为了避免给人的藏头缩尾的印象,她的第一次露面决定不使用血影术。

    因此,她特意换了一件正蓝色的衣裳,在外罩了一件半透明的薄纱衣,头上另挽了一个较复杂的髻,戴上一件镶蓝宝石的额饰,将将把她额间的小火苗图案遮住。

    这样一打扮,庄重得体,又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赤水很满意。

    不过,小翼就委屈了,它被赤水拘了整整半年,好不容易出来了,主动权却被赤水抢跑了。

    赤水自然感应到它的闷闷不乐,眼看已经飞出临水城,到了无主领域,周围也没感应到其他强者的存在,在小翼保证不会加快速度后,才将控制权交给了它。

    这一交给它后,赤水就知道坏事了。

    小翼在灵台里拘了十年,那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宝宝,这一自由了哪里控制得住,就像一匹脱了疆的马儿一般,呼,一下直行,呼,一下蛇行,时不时还要停下来看看下面的小花小草,最后,更是追着一群飞禽的身后,像赶鸭子一般将那些飞禽追得满天飞。

    “扑哧——”在远处,一位雪肤娇颜的妙龄女子看到此景,娇笑出声,“表哥,你看那位女修,举止好生怪异。”

    容成越泽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就不再感兴趣了。

    倒是他身后恭敬坐着的另一位身着娥黄勾丝衣裳的女子余光多看了几眼,发现对方竟然与她修为相当,眼眸垂下,神色不明。

    容成越薇见未引起容成越泽的注意,颇为无趣地撇撇嘴,却是连点余光都没有看向旁边的女子,就似没有对方一般。

    三人极快地驾驭着一叶扁舟,从赤水上方飞啸而过。

    容成越泽地经过赤水旁边时,随意瞥了一眼,不由皱了下眉,好像有些面熟。然此时,扁舟已过,他想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也就没有倒回去。

    这不怕容成越泽,主要是赤水给他的第一印象太强悍了,而此时,赤水额间的蓝宝石额饰的坠链几乎遮住了她大半个额头,只露出一张清秀的小脸,他一时记不起也很正常。

    赤水倒是一下就认出了容成越泽,毕竟他一身白衣与以前见到的并未有什么变化,她望着他们行进的方向,估计他们也是去迎宾城。

    想到那个聚会两个月才会开始,时间充足得很,她也就没有催促小翼。

    ***

    迎宾城领主灵台。

    赤水将引魂笛收起,来到接待处。整整一个半月,小翼终于玩够了。

    她按接待人员的要求出示了通岛圣令后,便在其介绍下,租了一栋小竹楼,为期十八日,至集会结束。

    仅仅是这样,就花了她一百八十块上品灵石,真是贵死人了。

    那接待人员见赤水独身一人,又问赤水是否需要服侍人员。赤水连忙摇头,开玩笑,光是住处就这么贵,随侍人员又得花多少灵石啊。

    那接待人员见此,也不勉强,放赤水进去了。

    赤水出了接待处,就到了灵台的外围,在这里,是一条圆形的街道,街道的外侧是一座接着一座建造精美的竹制小楼,而内侧,则是一间间店铺。

    赤水信步闲庭地洞着街道前行,心里却暗自赞叹不已。

    这才是强者的灵台哇。

    独有的管理班底,各式各样的店铺,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哪像她,连个随侍人员都没有,真是寒碜人啊。

    她看到大街上奔波忙碌的都是那些低阶修士,大多都是元婴期修为,料想强者是不会这样抛头露面的,除了她以外。

    赤水有些郁闷,她不是不想找两个随侍人员,可是,她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自然不想连累了别人。

    赤水闷闷不乐地沿着灵台转了大半圈,终于到了她租住的小竹楼。

    她掏出领到的禁制令牌,正欲打开,忽听旁边小楼里刚刚有人出来。

    她转头一眼,那三人,不正是她在路上遇到的一男两女吗?

    容成越薇也一下认出了她,呼道:“是你?”

    赤水礼貌地一笑,“正是在下。”

    容成越薇最先看赤水的脸,见她仅是寻常面貌后,才放下心来,问道:“你也是来此参加聚会的?”

    她可没忘记他表哥当时看到这女子的表情。

    “表妹,不可无礼!”赤水还未搭话,容成越泽却是想起了赤水是谁,当下斥责了容成越薇一句,才冲赤水温和道:“表妹无礼,还请仙友勿要怪罪。”

    赤水看到他表妹瞬间变得凌厉的眼神,淡定道:“仙友客气了,令表妹性情真纯,在下又怎会介意?”

    容成越泽脸色似有放松,“那就好。”他顿了一下,又道:“仙友可还记得在听凤岭,在下与仙友有过一面之缘。”

    赤水在此处是两眼一抹黑,心里很自然地存着交好的念头,因而道:“在下记得,只是当时在下渡劫后受伤甚重,未能招待仙友,实是惭愧。”

    容成越泽面带微笑,如春风拂柳,道:“仙友道法通玄,实是让在下等人大开眼界,之前未能认出仙友,是在下眼拙了,但又在此地相遇,实是缘份,还未请问道友姓名。”

    其实,对方的名字,他早已从圣岛里查出,只是想到黑云靖祺对这女子很有兴趣,而这女子本身又实力不凡,定是不太好掌握,他这才放弃了将之定为目标的打算。

    “在下赤水,还请仙友多多指教。”赤水道。

    “在下容成越泽,这是在下表妹容成越薇,而这位……”他眼中流光一转,含笑看着那女子。

    那蛾黄衣裳女子早在听到赤水的名字时,神色就是一动,上前一步道:“仙友有礼,在下文馨,初到此界,还请仙友照拂。”

    “不敢,仙友客气了。”赤水略往后退了一小步,仔细观察这个女子,这还是她第一次遇到下界女修呢。只见眼前的人儿冰肌玉肤,身段妖娆,娇艳如花,犹如春天正待肆意绽放的花骨朵儿,让人不由自由地产生怜爱之情。

    赤水注意的却不是这个,她对上文馨的眼,见她双眼澄澈明亮,似是会说话一般,就在赤水欲收回视线时,忽觉其中似有暗流涌动,待她再细看时,又什么都未没发现。

    她压下心里的疑惑,问道:“不知几位是否是来参加半个月之后的集会?”

    “正是。”容成越泽笑道:“仙友怕是现在才到吧?在下三人已是到此足有半月余了。”

    赤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路上风景怡人,在下忍不住多逗留了一会儿。”

    旁边容成越薇早已有些不耐烦了,不由打断道:“表哥,我们不是还要去拜会安平前辈吗?”

    容成越泽瞪了他表妹一眼,才冲赤水道:“在下三人还有事在身,今天日勿勿别过,改日再聊。”

    “再会。”赤水往旁边一侧,让三人过去。迎宾城的领主就姓安平,看来,他们是去拜会此地领主了。

    她直到三人走远,才转身进了小竹楼。

    神识放开一探,发现里面格局虽然有些小,却布置得很精致,下面除了待客室外,还有两间房,而楼阁上,又有一大二小三间房,大的一间窗户开得极大,因为灵台的高度,视线极是广阔,真真是个不错的地方。

    赤水心情还不错,在大的一间屋住下,因为时间充裕,就不打算再出去了。

    时间眨眼一晃,过了十天,赤水终于打算出门了。

    她这次自然沿着上次未逛完的街道行走。

    一路观察街边的店铺,一边思考,看来,这个安平领主极是善于利用每一分土地,在这些店铺的后面,就是那些管理人员的住所,掩映在茂盛的树立间,倒也清幽,最里面,应该就是安平领主的居所了。

    这样的安排,全情全理,若不是她灵台的位置实在是太糟糕了,她说不定也会采用这样的方案。

    想到此,她的心情又有些低落了,穷啊,她现在就是彻头彻尾的穷光蛋。

    她的双眼随意扫过街道,发现此时街道上,比起她刚到时要热闹了很多,越来越多的修士进驻这里,看来这个集会并不小啊。

    而且,她发现,这些人,竟然绝大多数都是妖族和人族的修士,而仙族的修士反而很少,这又是什么缘故呢?

    她还未想通,突然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这些强者,一般都带着两名随侍人员,大都是一男一女,貌似有些随侍人员跟主人还极是亲密。

    这难道就是传说是的侍君和侍妾?

    赤水华丽丽地窘了。

    她擦擦汗,避开一位面貌普通但气势极是不凡的分神后期女强者,还有后面跟着的两位绝色美男。

    那两位美男各有风姿,便是赤水这样遭遇现代信息轰炸的人都有些挪不开眼。

    当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没有多看。

    她忽地想到容成越泽,他表妹一看就是倾慕于他,至于文馨嘛……

    她自甘落于容成越泽身后,是否表示她已被容成越泽收服了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

    赤水抬眼,就见到文馨正婷婷立于她租住的小竹楼前,也不知等了多久了。

    赤水快步上前,脸上已是带着笑意,“让仙友久等了。”

    她说着,就将禁制打开,请文馨入内。

    文馨含笑摇头,跟着进了屋,二人分别就座。

    赤水这时有些局促了,想了想,掏出一坛灵酒,倒出两杯,道:“在下能在茫茫人海中,识得文仙友,真是有缘,区区薄酒,请君品尝。”

    文馨也没客气,跟着赤水一仰而尽,倒是透着丝豪劲,直待灵洒滑下喉咙后,才惊喜道:“真是好酒。”

    赤水客气地笑,这可是穹目那厮补偿给她的,能不好吗?

    文馨这才道:“仙友和在下都是下界之人,境遇相同,在下本欲早来拜访,又怕惊扰了仙友,因而拖到现在才来。”

    赤水暗自揣测,如果她真是臣服于容成越泽,怕是行动上就没那么自由了,当然,表面上她没有表现出来。

    文馨眼睫微扇,留下浅浅的阴影,接着道:“在下今日前来,除了因为与仙友一见如故,想一叙外,还来代传容成仙友的话,容成仙友想邀请赤仙友一同去集市,不知赤仙友意下如何?”

    赤水摸不清对方是什么意思,当然这种对她有好处的事情,她自然不会拒绝,她客气道:“蒙容成仙友惦记,在下自是求之不得。”

    文馨浅笑道:“听说赤仙友在二十余年前就渡过了百年雷劫,真是恭喜了,在下就来讨教向招,还请赤仙友不要吝啬才是。”

    赤水道:“哪里,在下也是侥幸之下才渡过雷劫,之后,整整休养了十年才完全恢复,这让在下怎敢随意给仙友支招,相信仙友有容成仙友的帮助,百年雷劫自然不在话下。”

    文馨闻言,眼神一黯,道:“在下也是迫不得已。”

    赤水从文馨对容成越泽的称呼,就知道她还未委身于对方,想必是他们二人达成了某种协议,才会如此。

    果然,就听文馨接着道:“不怕仙友笑话,在下的家族,在下界也是鼎鼎大名,在下修行所需之物,都有家族供应,哪里还需要自己费心,只需安心修炼就是。只是,在下一到了此界,才知生存之艰难。”

    她满面愁容,看向赤水的双眼带着一丝希冀,“想必仙友刚到此界时,比在下的情况要好得多吧?”

    赤水读不懂她的意思,只好苦笑着摇头,“在下也是如此,在下那一界灵气衰竭严重,待得在下到此界时,无灵石傍身,也无亲人可依,挣扎了很久才侥幸活到了现在。”

    她瞥了对方一眼,将手中第二杯灵酒一饮而尽,道:“罢了,往事不堪回首。”

    文馨眼中闪过一丝失落,道:“赤仙友总是比在下好的,在下到此界不足十年,却是遭遇了数次困境,若不是容成仙友的帮助,在下怕是早已陨落了。”

    赤水笑道:“文仙友何必妄自菲薄,初到此界,无法适应在下也是有的,待得仙友渡过百年雷劫,情况自然好转。”

    “借赤仙友吉言。”文馨脸色略有好转,迟疑了一下,又问道:“不知赤仙友灵台位置在何处,在下以后若是有缘路过,正好前去拜会。”

    她刚刚话落,就见赤水的表情骤变,她正不明所以间,就见赤水勉强扯出一丝笑容,道:“让文仙友见笑了,说起灵台,这却是在下的一桩伤心事。在下运气实在不好,灵台的位置偏僻又糟糕,周围邪道修士环伺,在下去了一趟,险此丢了性命,却是再不敢去了,那灵台,在下恐怕也无福享受了。”

    文馨睁大了双眼,面带一丝关切道:“那赤道友是打算放弃了,没有灵台,你修炼所需之物如何得来?”

    赤水现在更笑不出来了,“在下在下界之时,学了一点炼阵之术,现在在正道炼阵师联盟考得三品炼阵师,靠着微末手艺,赚点灵石,却是不敢与其他强者相比,便是在下交纳这小竹楼的租金时,也是心痛的,好在能来此地长点见识,已是幸事。”

    文馨面带同情之色,许是想到了自身的处境,又道:“原来仙友如此之难,你我二人处境相似,还需互相扶持才是。”

    “这是自然。”赤水闻言,高兴地答应。

    “不知,仙友可曾遇到其他下界小飞升上来的修士?”

    赤水摇摇头,“天下之大,哪里如此容易就能遇到?在下百余年也只遇到仙友一人而已。”

    “那些同是下界飞升上来的前辈就没想过抱成一团吗?仙族都是以家族为一个团体,我们这样,岂不是只有被欺负的份?”说到这里,文馨眼里闪过一丝蕴怒。

    赤水何偿没想过这个,“在下也曾打听过,却从未找到,想来是没有的。”先不说仙族那些人允不允许,就算真有这样的团体,就靠得住了吗?她看未必。

    文馨眼见打听不出什么了,便推说打扰已久,先告辞了。

    赤水假意挽留了下,约好了去集会的时间后,才送她走了。直至禁制恢复了原样,赤水的脸色才沉下来。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就且再看看对方打的是什么主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