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大会规则
    炼阵师交流大会举行的地点是在群英殿。

    赤水看着正门上方悬的匾额,忍住笑,假咳一声,嘀咕道:“群英荟萃,萝卜开会。”当然,这里没有这样的说法,她也就只有放在心里自己偷着乐呵。

    “什么?”她说得含糊,小九没有听清楚。

    “没什么。”赤水故作正经,“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进去?”

    小九知道赤水是从下界而来,有些语种偏僻了些,他自然不可能全都能听懂,因此也没在意。他看了看天色,道:“估计还有一会儿,那后街的临时坊市你去了吗?”

    “去了。”本来,赤水去之前还想着大家修为都那么高,还像小贩一样摆个小摊看上去很有喜感,没想到到那一看,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她是看到很多小摊没错,不过摊位上并没有人,也没有摆放炼阵材料,而仅立着一张纸牌,上面明列着摊主要出售的材料以及欲收购的材料。

    很是一目了然。

    纸牌下方还留下了摊主的房号,若有意向,则可进去问询。

    赤水之前就听小九说过,那些房屋设有极厉害的禁制,若有斗法之事,则将被移出屋外,大家在里面交易都很放心。

    她还因为好奇进了几间屋,看到里面的修士都是一个模样,她想了想,登记摊位的修士隐藏了身份,却公开了所供所需。而未登记摊位的修士有着公开的身份,但你进了那屋,交易了什么除了交易对方,却无人知晓。

    这样的设定,真是有趣,也真是高明啊!

    想通了其中的关节,赤水只觉凉彻心扉,再没了好兴致,只匆匆扫了几眼,买了两样对三品炼阵师来说常用的材料,就离开了后街。

    现在,看小九问起,她不想再提,只好苦笑道:“在下囊中羞涩,只买了几样常用的材料。”

    小九听之,以为踩着了赤水的痛脚,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耳根微红。

    赤水眨巴着眼,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这样的修士,她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就在这时,小九却忽地扯了一下她的衣袖,在她望过去时拿眼往一旁斜了斜,她转目一看,身体顿时一僵,心里压抑不住的火气直冲而上。

    东陵金熙!

    赤水在内心含恨叫出这个名字。只见对方正巧笑嫣然地与一位白衣修士打闹,毫不避忌旁人。

    小九见赤水双眼赤红,怕她冲动行事,就又重重扯了她一下。

    赤水理智回笼,眼中的业火瞬间收敛干净,正欲收回视线,不料东陵金熙忽感有异,正正望过来。

    二人视线对上,均是脸色一变。

    东陵金熙满脸鄙薄,眼中却迸发出强烈的恨意,灼灼燃烧,把赤水吓了一大跳。

    喂喂,你是不是弄反了?

    该恨的那个人不应该是我吗?

    “什么意思?”赤水抵挡不住这样的视线,将眼神移向小九问道,带着一丝茫然和无辜。

    小九看着赤水委屈的小表情,眼角抽搐,一时也有些无语,恰在这时,禁制开启的时辰到了。

    他连忙示意赤水上前。

    赤水想到以前宗政前辈曾提过,在圣岛,严禁修士打斗,一经发生,必然会引来大队修士,东陵家族虽然大,但也不能违了圣岛的规矩,她自也不必惧怕她。

    想通后,赤水也恶狠狠地瞪了东陵金熙一眼,嘴角抽成诡异的形状,邪邪一笑,看到对方表情龟裂,才满意地收回视线,掏出花牌,跟在小九身后进入大殿。

    东陵金熙满眼不甘地跺了一下脚,转身向旁边一位白衣男修士娇呼道:“金宇哥!”

    东陵金宇将视线收回,“那就是那赤姓女修?”

    “就是她!”东陵金熙恨恨道:“千友哥和益武哥就是被她害死的。”她抓住东陵金宇的手臂边晃边道:“金宇哥,你一定不能放过她。”

    “好好,知道了,惹金熙生气的人,哥哥一定不会放过她,东陵家族也不会放过她。”东陵金宇边安抚东陵金熙边费力将手臂收回来,“走,我们也进去吧!”

    东陵金熙气愤道:“现在宗政小叔都不怎么理我了,价值数十万灵石的花牌都不给我,反而给了她,凭什么?”

    “小叔那样行事,定有道理,你大可去问他啊。”东陵金宇眼见周围的修士均皱眉往这边看来,有些难堪,忙拉着她至禁制前。

    在东陵金熙见不到的角度,他脸色一变,眉宇间闪过一丝阴霾。

    他这个族妹,明明都已经是分神初期修为,却永远装着十几岁女孩的模样,撒娇卖乖,索取所有她看中的东西,从来不顾别人的死活,自私得令人作呕,可偏偏她又装得很真,真得所有人都必须将旧于她。

    千友在接到任务离开前,曾跟他说过,他厌倦了族里乱七八糟的腌臜事,家主答应等他完成任务后,就回去好好经营自己的城池,没想到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而他,明明正修炼到关键时期,说不定就有可能突破到分神后期,却因为他这表妹一句话,就要陪她来参加这个炼阵师交流大会,他心里恨极却又无可奈何。

    他只能从千友和益武的死亡,悟出明哲保身的道理。

    虽然证据表明千友和益武的死与那赤姓女修没有直接关系,可要说与她无关,那是绝无可能。他只是猜不出其中关节,但不表示他没长脑仁。

    东陵金熙想将他当枪使,那也要看她有没有那个能耐,他可不吃她那套。

    且不说东陵金宇心中百转千回,赤水此时却是睁着圆溜溜的双眼好奇地四处张望,俨然是一个未见过世面的小姑娘。

    她看到小九的身影,忙冲对方招了招手。

    就见小九踩着一片墨绿的无根荷叶从薄雾中缓缓飞来,她连忙指着脚下之物问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小九极快扫了一眼,笑道:“这是金鸣花。”

    “为什么我会是这花呢?”赤水有些郁闷,转眼看四周,就只有她脚下的花座最为特别,整朵花成淡金色,明明是马蹄莲的花蒂,却又长着牵牛花一样的花口,整个花口朝上,却又细小得可怜,刚刚够放置她一双小脚。

    让她站得都不安心,生怕一个不慎,落入下面深不见底的浓雾之中。

    她看到小九脚下的那片荷叶至少可以站下三个人,不由有些羡慕。

    小九好笑地提醒道:“这个代表你现在的身份,你看到了,每位女子的花座都是独一无二的。”

    “你们男子也是?”赤水狐疑地问,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呢?

    “是的。”小九眼神闪烁了下,又说道:“这里面是有讲究的。”

    “什么讲究?”看小九吞吞吐吐,赤水连忙问道。

    “呃…”小九飞快地看了赤水一眼,“你可以找到乘金鸣叶叶座的男子一同闯关。”

    “啊?”赤水傻眼了,她被小九的话雷得外焦内嫩,一男一女,还一花一叶,这是什么恶趣味?

    她看着周围争奇斗艳的各种花朵和相衬其间各色叶片,突然觉得这交流大会的策划者真是太有才了,这得什么样的脑袋才能设计出来啊?

    赤水无语望天,她怎么觉得这情况有些像前世上那什么对对碰交友节目呢?

    早知如此,她就不来了。

    “小九,这个可以换不?”赤水指指脚下,带着一丝希冀地问道。

    小九老实地摇头,解释道:“这是以炼阵师的资质为条件自动分配的,这样找到的同伴契合度最高,过关的希望也越大。”

    他见赤水瞪大眼仍是无语地望着他,莫名觉得这个规定似乎是有些不合理。

    “耶!不对啊!”赤水反应过来,又看了看四周,“你看,女修的数量明显比男修少,而且少很多。”

    刚才没注意到这不和谐之处,主要是因为花朵都比较艳丽,是画面中的焦点所在,至于旁边的绿叶,那啥,一朵花旁边肯定不只一片绿叶,那个啥,大家都懂的!

    “并不是所有修士都能找到契合的队友,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这参加交流大会的二千修士,能组队成功的不超过百人。”小九含笑瞥了赤水一眼,“所以姑娘无须太过担心。”

    听到此,赤水明白了,这能否找到契合之人,也是要靠机缘的,“那未组队成功的修士就不能闯关了?”

    “并非如此。所谓闯关,自然也就不只一关。每次交流大会都会邀请十位归一期前辈来设置关卡,也就是说有十关。因为时间的关系,只有闯关成功的前三队修士,才能得到大会准备的高额奖励。这样的话,个人实力再强,灵力不接,回复灵力也就等于浪费时间,因此才需要组队。而落单的修士可以选择看别人闯关,也可以选择独自闯单关,若破关成功,也可得到设关前辈所准备的奖品。”

    小九说着,有些兴奋,“有些设关前辈所准备的奖品,可比大会奖品,最为主要的是,还可以当面得到归一期前辈的指点。”

    他转过头对赤水道:“这才是炼阵师交流大会举行的目的所在。”

    这样吗?赤水若有所思,数息后试探地问道:“难道只有这种组队方式?我等私下又能不能组队呢?比如你我二人?”

    小九连忙摇头,“以前的交流大会,并非没有修士这样做,可是,这样组成的小队,成绩都不太理想,有记录的最高成绩,也未超过前十。久而久之,大家也就放弃了,真有那个实力,还不如闯单关来得实惠,听说有修士曾经闯过四个单关,成为闯单关王,享誉天下。”

    “等等,还是不对啊。”赤水虽觉不好意思,但仍是问道:“半个月就能闯四个单关,而且还是归一期前辈所设?”

    这不可能啊!

    半个月,对于修士来说,也不过就是弹指间,那位闯了四关的高人,实力得是多么强横啊啊啊!如果是她,她估计连一个关卡都闯不过。

    好在小九知道赤水的情况,被问了这么多问题,也没有丝毫不耐烦,只是笑道:“群英殿,群英殿,你以为就只是一个普通大殿了?”他略有些得意地摇头晃脑,“所谓‘殿内一日,人间百年。’所特指的,就是这群英殿!”

    “百年?”赤水震惊了,半个月,不就是一千五百年了?这真是太意外了!她的年龄都还没有一千五百年呢?

    她也不理会体内其她元神听到“群英”二字,集体笑呼“萝卜开会”打滚的情景,细细思量,若这十关都是归一期前辈代表实力的作品,那一千五百年的时间,也完全不够用啊!

    哦,不对,还有一个队友,二人如果合作得好的话,勉强应该能过吧?!大概!

    赤水回神,擦了擦额上莫须有的汗水,问道:“那你知道金鸣叶长什么样吗?”

    原谅她吧!她对于奇花异草真的不熟!

    现在她对于被配对倒没有那么排斥了,也知道机率不大,但为了以防万一,问一下也不是坏事不是?

    小九闻言,头略低,睫毛半掩,小眼神往旁边飘了一下。

    赤水精神一震,颤颤巍巍地望过去,只见一名乌发黑眼的青年男子正立于一片似南瓜叶状的金色叶片上瞪着她,其身着白色暗纹锦袍,衣袖上镶着金色花纹,与下面那片金灿灿的叶座呼应,相得益彰,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不过,此男的脸色很不好看。

    而且,貌似是针对她的。

    赤水在对方凌厉的眼神下败下阵来,修为看不清,那是化虚期前辈了!她瞅了瞅对方脚下的金色南瓜叶,莫名的有了一丝沧桑感。

    光是想像她要在对方这样的视线下和对方相处千余年,她就有种想逃的冲动,恨不得能将那片南瓜叶抢过来塞给小九……

    可惜现实是很残酷的!

    小九见赤水迟迟不动,略做犹豫,便趁赤水尚在出神的情况下将她往那位修士的方向一推,并传音道:“那可是仙族颇负盛名的祈连沐泽——祈连大师,修为已至化虚期后期大圆满,炼阵品级也达到二品顶峰,你一定要把握机会。”

    什么机会?赤水心肝乱颤地一步步往那边移,她怎么觉得小九的话那么有深意呢!很容易让她误会的好不好!

    其实小九也不过是顺口一说,说完他也觉得有些不对,看赤水已经往祈连大师那边移去,也放下心来,有祈连大师照顾,接下来应该不需要他了。

    他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乘坐墨莲的女子,眼里便闪过一丝失落,不过可能是他早有所料,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也就在这时,虚空中,一道浑厚而肃穆的钟声响起,如大海的波浪一般往四周扩散,两千修士尽皆心神一震,引颈望向钟声的出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