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阵技表演
    “金鸣花叶组,第十关,过!闯关比赛第一名产生。”

    赤水擦了擦额际的汗水,看到花海消失后,祈连沐泽力竭的身影,不太自然地笑笑,身形一动,硬着头皮回到金鸣花座之上。

    刚立定,就感觉到数道神识扫过来,她强自镇定,与祈连沐泽一起飞至祈连扶英和公仲仙座面前,恭敬行礼:“祈连沐泽(赤水)见过前辈。”

    祈连扶英欣慰地看了祈连沐泽一眼,颔首。

    公仲仙座倒是难得地对赤水说了两个字:“不错!”

    赤水见祈连沐泽提步立于祈连扶英身侧,也依样退至公仲仙座身侧,忍着四周不时扫过来的神识打量。

    要说此时,她心里真是又喜又忧,复杂异常。

    喜的是,三百万灵石到手了,好歹没有白忙活。

    忧的是,大家对她印象深刻啊,也不知会引来什么后遗症。

    虽说她之前的举动并未违反大会的规定,二位前辈也没有说什么,可她心里终究有一丝心虚。毕竟真正破阵之人并非是她,她几乎是从头藏到尾,虽则在最后助了祈连沐泽一臂之力,但仍不能掩盖真正的事实啊!

    她偷偷地瞥了祈连沐泽一眼,见他正关注着下方仍在进行的比赛,她也顺之望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她就感觉下方的迷雾尽速散开,下面法阵内的情况无限放大,她也一眼就看到了现在正困在法阵里的其他五组修士。

    她最先注意都是身着白衣的一男一女,二人都是化虚期修为,应付起那满天狂舞的花叶也是游刃有余,身姿飘逸,明明彼此相隔甚远,却又若心有灵犀一般配合默契,在法阵内潇洒地游走。

    看得出,他们要破解此阵,不过是时间问题。

    赤水瞬间有股飙泪的冲动,这就是清丝花叶组,这才是真正的破阵啊,她果然是投机取巧了么?是么是么?

    她急忙将视线移开,心怕自己再受打击,没想到视线却落在一个浅绿色的身影上,她定睛一看,那不正是东陵金熙么?

    哇!看她的模样不太好啊,衣服上的灵光已经暗淡无比,发髻也有些歪斜,还有几缕发丝被汗浸湿,贴在脸颊上。啧啧,用的法宝倒是挺不错的嘛,居然还没有让她见红。

    不管怎么说,赤水心里不平衡了。

    耶?有什么不对,她眨眨眼,发现那保护着东陵金熙的丝绫状法宝周身的灵光微有闪烁,似有不稳之相,这是?

    法宝要崩溃了!

    啧啧,这个法阵的防御力极为不错,看来价值不菲啊!她忍不住幸灾乐祸地想。

    赤水视线飘忽,又看了下其他三组,发现这三组的修士更是狼狈,有一组女修身穿的鹅黄色灵衣都已经破烂不堪,还染上了团团血渍,明显是受了不轻的伤,却仍在苦苦支撑,不给队友增添麻烦,让上方的修士看了止不住点头。

    而剩下的两组就更糟糕了,只能堪堪抵挡住法阵的攻击,无力再做其他,被淘汰只是早晚的事。

    “哇……”

    “过了,过了!”

    “清丝花叶组,第十关,过!闯关比赛第二名产生。”

    “……”

    赤水收回视线,见清丝花叶组的两位修士已经回到花座上,正上前来拜见。

    她发现,在上空中观看比赛并没有那种一日百年的感觉,似乎只有在下方闯关才有。

    此时,那清丝花叶组二人拜见后,女修就径直走至祈连沐泽身边,而那位长相俊美的男修则来到了她身侧。

    赤水有些狐疑,难不成这其中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她止不住将目光移向远处的小九,却见小九正专注地看着下面,她只好作罢!

    “啊?”上方一人轻呼。

    赤水连忙往下方看去,就见到东陵金熙的防御法宝一声哀鸣,“撕拉——”一声瞬间破碎成数块散落在空中,那些本来急速攻向东陵金熙的花瓣在要袭至她身时却忽地一顿,竟是转而涌向了另一头的黑衣男修。

    赤水也直到这时才注意到这位东陵金熙的队友,看他身材瘦削,行止却有度,见众多花瓣袭来,也不惊慌,有条不紊地应付着,风仪浑然天成。

    这个男修不简单!

    她忍不住又看了看祈连沐泽,心中突然在了丝明悟。其实群英殿是按照均衡的原则来分分配的吧!

    化虚后期顶峰的祈连沐泽,与她这个分神初期小修士组成一队。东陵金熙与她修为差不多,瞧那男修的应对,料想也不比祈连沐泽差多少。

    至于清丝花叶组,看上去差不离,估计应该是化虚初期修士。

    她正思索间,就听周围窃窃私语声渐大,她一看,也有些惊讶,就见东陵金熙组的那位黑衣修士,竟是以一人之力,顶着法阵的双重攻击,完美地破除了法阵。

    这位男修的表现,竟是比起祈连沐泽还要更胜一筹。

    公仲仙座通报道:“芙兮花叶组,第十关,过!闯关比赛第三名,至此,闯关比赛结束,法阵将在十息后关闭,请阵中的修士立即回归本位。”

    赤水见到东陵金熙回到她那红艳艳的花座上,不由有些悻悻然,便宜她了,她现在看上去除了狼狈了一点,脸色发白了一点,却是毫发无伤,站在那黑衣修士身边,倒有些惹人怜惜。

    赤水不想看她作态,将视线移开,就见到之前那在苦撑的女修,此时正在清理自身的伤口,虽脸色略有些不甘,但更多的是对队友的歉然。

    她那位队友似乎对于比赛结果并不在意,正在帮她治疗伤口。其他几位在阵中受伤的修士也是如此,略作清理,很快就恢复了原样。

    视线收回,那黑衣男修与东陵金熙正上前拜见。祈连扶英和公仲仙座都是点了点头。

    那男修随即便转身往赤水这边行来。

    赤水心下一紧,也直到此时,她才发现这黑衣男修有着一双非常凛冽的双眼,气场极大,他一眼扫过来,就像一阵寒风刮过,让她遍体生寒。

    她觉得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目光,正想避开,却见对方直接走到她另一边站定。

    这下,就算是她再迟钝也知道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对了。

    她默默仰头望了望左侧的白衣俊美男修,又瞄了瞄右侧的黑衣男修,满脸都是无辜和茫然。

    “哧——”轩辕飞燕忽地笑出声。

    赤水不满地看过去,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她又趁机瞥了祈连沐泽一眼,啧啧,两位美女陪在你身边,艳福不浅,哪像她,是两尊大佛立在她身侧,她连呼吸都不得不小心冀冀啊!

    喂喂,东陵金熙,我没瞪你,你瞪什么瞪,你是要和我比眼睛大吗?

    “咳——”许是祈连扶英也感觉到了现场的气氛有些不对,假咳了一声,见众人回神,方高声道:“各位仙族同门,此次交流大会闯关比赛的前三名已经产生,现在,就由本座和公仲仙座为获胜者颁奖,因为特级炼阵材料种类繁多,此次大会准备了特殊的令牌,你们可持此令牌到炼阵师联盟根据需要自行挑选。首先,是闯关比赛第三名,芙兮花叶组,东陵金熙炼阵师和端木修谨端木大师,请二位上前!”

    赤水见黑衣男修上前去,暗想,原来他叫端木修谨啊!

    “闯关比赛第二名,清丝花叶组,轩辕飞燕和轩辕飞宁两位炼阵大师,请上前!”

    赤水闻言,有些惊叹,只有二品炼阵师才可称为大师,看他们名字相似,修为相当,连阵技也如此精湛,他们不会是双胞胎吧?

    “闯关比赛第一名,也是此次比赛的优胜者,金鸣花叶组,有请赤水炼阵师和祈连沐泽祈连大师上前。”

    赤水顿了一下,才缓缓上前,顶着众修士惊奇的目光,心下暗叹,这就是差距啊,她的名字就俩,扎在这全是四个字的人堆里,是多么的耀眼啊!

    幸好她也不觉得自卑,连东陵金熙的低嘲声都可以当作听不到,稳稳的飞上前,状似淡定地与祈连沐泽一起接受众修的目光洗礼。

    这是荣耀啊!

    她感受着那些修士或惊奇或疑惑或嫉妒或鄙夷或不屑的目光,心绪却渐渐平稳,俗话说,不招人妒是庸才,今天,站在这里的是她,别人羡慕也罢,嫉妒也罢,与她何干,她自问心无愧!

    想罢,她心境清明,背脊挺直,昂首挺胸,周围的气场也随之一变。

    她的改变自然瞒不过在场的所有人,大家的眼神都略有收敛。

    公仲仙座挥手一招,一个托盘似凭空而现,盘中静放着一个储物袋,一块玉简,一块令牌。

    赤水也没细看,衣袖从托盘上方拂过,淡定地行礼,“多谢前辈!”

    公仲仙座点了点头,望向祈连扶英这边,就见祈连扶英将一个白色玉盒递给赤水:“这是祈连慕阳大宗师的炼阵心得玉简,请赤小友收好。”

    赤水连忙推辞:“晚辈出力甚微,不敢受此物。”她心里则在腹诽,阳谋啊阳谋!你无处不在!

    祈连扶英眼中闪过满意之色,却仍是将玉盒放在了赤水前的托盘里。

    赤水无奈,众目睽睽之下,只好看向祈连沐泽。谁知此时,祈连沐泽似是没看到赤水的眼色,老僧入定状动也不动。

    她有些急了,这可是个烫手山芋啊,有灵石都买不到的东西,她要真收了,还能活着走出圣岛吗?

    她连忙伸手,冲祈连沐泽恶声恶气传音道:“给钱,我们说好的。”

    祈连沐泽挑了挑眉,指着托盘中的储物袋问道:“这个?”

    赤水双眼都要冒火了,咬牙,“对!”

    “你想好了?那玉简可不只值这个数!”祈连沐泽缓缓道。

    赤水咬紧后槽牙,将那个玉盒递过去,“此次比赛能够获奖都是依靠前辈,还请前辈收下此物,晚辈方可安心。”酸,真酸!

    祈连沐泽眉宇间闪过一丝好笑之色,将玉盒收下。

    赤水正待松一口气,却见祈连沐泽将托盘往她的方向一推,大方道:“那这些都归你了。”

    “谢谢!”赤水从牙关里挤出两个字,毫不客气地将盘中之物收下了。

    其实,他二人虽然说得小声,但哪里能瞒得过周围的高阶强者,一举一动,都被他们看进眼里。

    远处的修士虽然听不见他们的话,但看其动作,也知道他们这是在商量,倒是对于赤水收了两个托盘之物有些惊讶。

    祈连扶英待赤水二人退下,和公仲仙座对望了一眼,眉眼间带着笑意又冲众人朗声道:“那么,大家最为期盼的阵技表演就此开始,由本座和公仲仙座领队,请大家拭目以待!”

    众修尽皆欢呼!

    赤水刚回到原位,就见下方众修反应激烈,连忙问道:“什么阵技表演?”引来旁边二人诧异的一瞥。

    赤水很是无辜,虽然她隐隐有种想要逃跑的错觉。

    轩辕飞宁低笑一声,道:“等会祈连沐泽上场后,你就上,至于做什么,你看别人怎么做,你照着做就行了。”

    她闻言心里更加忐忑了,这都什么事啊!赶鸭子上架啊!

    她正郁闷间,就见那种不能自主的反应又来了,她才发现,他们这上空的十余人竟是分成二队在虚空中极快分离。

    祈连扶英带着五位归一期修士及祈连沐泽三人立于遥远的另一端。

    在中间留下了一大片虚空。

    就见东陵金熙一个飞跃至那片虚空中央,浅绿衣袖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度,数十支墨绿的阵旗飞出,放大,往外四散而去,渐渐隐没无踪。

    瞬间,一片绿雾凭空而现,带着极其磅礴的气势往赤水方向等人涌袭而来。

    端木修谨冷哼一声,挺身而出,在虚空中数个跳跃,数方阵石落定,金光四起,将那似欲噬人的绿雾生生逼了回去。

    轩辕飞燕出列,在虚空中浅浅一笑,身姿轻盈,白衣飘然,几个起落,将法阵布置完毕。

    火龙顿现!栩栩如生,在虚空中升腾而起,微微顿了一息,一声龙吟,便朝着金光俯冲而去。

    众修大声呼好。

    赤水抽了抽嘴角,复杂的心情无以言表。她见轩辕飞宇已经迎了上去,偷偷问已经回原位的端木修谨,“前辈,这都必须是用自己凝炼的法阵?”

    端木修谨根本就不屑理她,只冷冷抛过来两个字,“不用。”

    赤水松了口气,幸好她兜里还有几套刻有一鸣大师印迹的法阵备用,不然今天就要丢大丑了。

    此时,轩辕飞宇所布的法阵水灵气薄发,与虚空中的金光相生,生生抵挡住火龙的进攻。

    整个空中,灵气四溢,相撞声不时响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燥动的气息。

    赤水就见祈连沐泽上场,他先是往赤水的方向深深地看了一眼,随既手速极快地掐诀,方方阵石布下,飓风出,竟是将下方各系灵气生生搅散。

    赤水听到虚空中传来极细微的碎裂声,显然是有人布的阵旗或阵石被损坏了。

    下方众位修士又是一阵叫好声。

    她看出来了,这越到后面,越不好布阵,不仅要躲避其他数套法阵的攻击,还要布下克制对方法阵之法,真是头痛啊!

    她见祈连沐泽已经退回原位,无奈只好上前。

    祈连沐泽这是在逼她啊!看那飓风,她若是被卷进去,还会有命在吗?她知道对方这是在逼她露底,可她不得不接招啊!

    众目睽睽之下,她真丢不起那脸!

    她小心避开一股飓风,布下一方阵石,又连番飞跃,好不容易才选定第二方阵石的布点,衣袖一荡,将位置清理出来,布下阵石,又继续在虚空中游走。

    虽然过程复杂,其实她动作极快,也不过数息时间,但就算如此,她也比其他人花的时间久。

    等她回到原位时,她所布的法阵已经开始运行,一个巨大的透明灵力屏障如一个大锅盖,将虚空中正在较劲的各系灵力包括那数股飓风,通通罩入其中。

    满场惊讶!

    祈连沐泽更是深深地看着赤水,眼中意味不明。

    赤水心里愤愤然,却又无可奈何。

    对面,一位归一期强者出列,刷刷几下就将法阵布下,不多时,赤水所布的透明屏障和飓风火龙等物全都渐渐消逝不见。

    她倒不慌,她知道,这是幻阵起到的效果。

    但这肯定不是普通的幻阵,就听赤水前方一位归一期强者微哼一声,举步上前,大手一挥,似猛虎出笼,在虚空中几下飞撞,之前消逝的情景又慢慢显现出来。

    看到此景,赤水也忍不住叫好。

    接下来,就是归一期强者的战场了。

    赤水看到他们各种花样齐出,所布法阵的威力也越来越强势,破坏力也越加强大,众修士在边呼好的同时,也不住往后退,真真是激动人心。

    祈连扶英所布的法阵威势极大,满场火花四溢,将整个交流大会的气势推向高潮。

    而在最后,公仲仙座一套七杀阵虐杀全场,更是技惊四座。

    人们甚至连欢呼都忘记了,只是望着虚空中,满眼激动之色。

    赤水虽然震惊,却又忍不住嘴角抽搐,七杀阵的威力巨大是不错,她也很激动,可听到虚空中那一串串噼里啪啦的阵石破碎声,她的心就止不住一阵阵地抽痛,那可都是灵石哇!

    其实她想说的是,她的天罡护灵阵啊!她本来还想收回来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