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正面迎战
    赤水感应着那位妖修的身影越来越近,终于认命地叹了口气,没有选择,她还能怎么办呢?就算紫衣女子是飞蛾扑火,她也只有跟在她身后一起往前。

    只可惜,她曾允诺将夏航带出去,怕是没机会实现了。

    她看向紫衣女子,无奈问道:“需要晚辈做什么?”

    紫衣女子嘴角颤抖了下,额际的细汗沁出,显得脸色有些苍白。赤水知道,这是因为对方将远处袭来的庞大威压一力抗下才会如此,不然,夏航估计早在之前就被碾碎成灰了,而她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桦青宝船……交给你了。”声音被压得很低,紫衣女子说得很费力。

    何必呢!赤水又想叹气了,明知不敌,偏还要硬冲上去,她真的不明白对方那种献祭的精神从何而来,为了六百万灵石?为了试炼?还是为了通天宝库?

    值得吗?她不相信对方不知道这一冲上去,最大的可能就是落个神魂俱灭的下场。

    赤水唇角动了动,看到对方紧毅的神情,什么劝解的话也说不出来,只干涩地应道:“好!”

    话音刚落,紫衣女子便化作一道紫影腾空而起,如闪电般迅捷地往那个妖修冲去。

    赤水将神识覆盖住宝船,让其速度降下来,才看向一脸疑惑的夏航,道:“我们遇上麻烦了。”

    夏航抬眼对上了赤水的眼神,理解了她话中的意思后,脸色微微变白,“会死吗?”显然,紫衣女子在禁制前的问话让他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现在虽有些惊慌,但很快就镇定下来。

    “有可能。”赤水冷静道。

    此时,紫衣女子已与那位妖修相遇,手掌极快拍出一张金色符篆,那些金色符篆比起赤水以前看过的符篆大了约莫三分之一,在空中仅停留了一瞬,便迅速膨胀,一声撕吼,符篆上一道金光飞出,往那妖修射去。

    赤水眨眨眼,才看清那道金光竟是一只金链蛇,那竟然是符兽。原来,之前那张金色符篆竟然是修真界极为宝贵的兽符。

    兽符之所以宝贵,是因为其制作材料的难得,兽符兽符,自然是要捕捉到相应的妖兽才行,而妖兽的修为越高,制得的符篆威力越大。

    赤水感应了下,那金链蛇被封印进兽符之前的修为,绝不压于她,这样的兽符没个五百万以上的灵石别想买到。

    这紫衣女子倒是大手笔。

    不过,仅凭这张兽符对付一位归一期的妖修,怕是不行。虽然赤水跟妖修对战并不多,但仅从小白身上了解到的,就够她明白那些妖修是多么彪悍了,更何况还是归一期的强者。

    而紫衣女子居然敢越阶挑战,赤水不得不说她很有勇气。

    不过,赤水也发现了那紫衣女子并不简单。看对方在空中灵活地应对那妖修的各种攻击,身上定是有能抵制对方威压的秘宝。

    想到之前的情形,对方应是为了保护她和夏航二人才会如此,她不由又叹了口气。

    就见那金莲蛇在空中变大,大口一张,一条粉色分叉的长舌伸出,往那位妖修卷去。那舌长而韧,极其灵活,两相配合,就似一把巨大软剪,冲那妖修夹剪而去。

    赤水看不清那位妖修的真面目,也看不清对方是如何动手的,她只知道,须臾之间,不只是那金莲蛇被击飞了出去,便是紫衣女子也被击退了数十丈。

    紫衣女子定住身形,抬手一挥,无数紫羽浮现在她周围。那些紫羽色泽瑰丽,紫得摄人心魂,形状有些似鹅毛,硬羽下方也有一团浅紫色的软羽,羽梗尖利似箭,与其之前那支雕花金簪有异曲同工之妙,上面的灵光完全收敛,无数紫羽集在一起,看上去极是低调而又矛盾地华丽夺目。

    这是本命法宝!

    赤水眼中含着丝丝羡慕,就见那些紫羽在紫衣女子的驱使下,迅速聚合在一起,形成一支丈余长的巨形紫羽。

    紫衣女子抓住羽梗的末端,看似极慢实则迅捷地往妖修的方向一劈,紫羽上紫芒一闪,风驰电掣般直冲对面妖修劈去,破空声尖啸冲天,似是要将天劈开。

    就见那妖修重重哼了一声,怒意狂飙,一个巨大的虚影显现。

    赤水双眼陡地瞪大,天啊!那虚影,似鹰又不是鹰,看那双虚爪,比之外面的雄鹰有过之而无不及,难不成那位妖修是一只巨雕?

    此时,没人能答复她,由巨形紫羽所使出的紫芒将那个虚影连同中央的妖修直直劈成两半。

    赤水小口微张,还来不及感叹紫羽的威能,就见那两半虚影已是又合在一起,丝毫看不出之前被击成两样的模样,那威力强大的紫芒,就如横切过瀑布的大刀,未对瀑布造成任何实质的损害。

    这就是归一期强者吗?

    就见那道虚影缓缓往紫衣女子的位置扩压而去,这看似简单,其中隐含的重若千钧之力却是让紫衣女子连连往后退。

    不好!赤水看出,紫衣女子已被其锁定,每后退一步,都似用尽了全力,不管她怎么挣扎,似乎都逃不出对方的手掌心。

    这就是归一期强者的力量!

    赤水心下一慌,紫衣女子若是陨落,他们更加逃不掉。

    她当即手一翻,引魂笛出现,移至唇边,轻轻闭上眼,手指在笛孔上来来去去的忙碌,却无任何声音奏出。

    夏航早已被天边两人的斗法震惊得热血沸腾,此时,见赤水这般动作,不知是何意,又不好打扰,只觉得她一串动作如行云流水般顺畅,似是蕴含着某种奇特的节奏,整个人如同发光体一般,牢牢吸引着他的视线。

    空气中,似乎有什么在悄悄变化。

    那位妖修似也察觉到不对,巨大的虚爪迅猛地往紫衣女子一挠,紫衣女子虽拼命闪躲,却仍是被一爪挠中,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宝船的方向翻滚而来。

    赤水突然睁大眼,手上的动作加快,夏航只觉得她十根青葱玉指似花一般快速变换,让他凝神也瞧不分明。

    就在这时,那位妖修竟是放弃了紫衣女子,樱红双瞳陡然往赤水的位置移来,其中包含的热度似是要将她烧灼成灰。

    赤水手指轻颤了一下,但瞬即又重新继续,而且,比起之前又快了几分。

    那妖修眸中怒意勃发,厚重的威压滚滚而来。

    赤水可以保证,如果她不能闪开的话,她和夏航都会被这威压碾压成碎片,她不能!

    想至此,她心神立动,桦青宝船“嗖”地往旁边飞去。

    那妖修冷哼一声,这点速度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啥,他巨大的虚爪狠厉地往宝船抓去,几乎与威压一同袭上宝船。

    那妖修嘴角一勾,他相信不管是船,还是上面的两个蝼蚁都将从此覆灭。

    想在他眼皮底下搞小动作,那是找死!

    他高阶强者的威严不容挑衅!

    他嘴角的冷笑忽地一僵,那船就如虚影一般,让他一爪抓空,再一细看,那里早已只余下一道残影正慢慢变淡,数息间便消失不见。

    怎么可能?

    他神识迅速往四周散开,真的消失了?!

    他厉目射向一旁正手捂着胸口喘气的紫衣女子,此时,紫衣女子也是盯着宝船消失的方向,目带惊异。

    很好!

    一只两只蝼蚁都可以跳到他头上撒野了!

    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障眼法,居然想来唬弄他,他眼中翻滚的怒气似能凝成实质,直直冲向紫衣女子。

    本来,不过是几只蝼蚁,他之前都不屑动手,没想到对方居然敢主动迎上来,真是自不量力,既然如此,想挡住他的路,就要有送命的觉悟。

    他当即不再留手,虚爪再度往紫衣女子袭去,“不过凭着一件破衣裳,就敢如此张狂,老夫今日就帮你毁了它。”

    一爪挥去,他脸色又是一变。

    又是幻觉!

    紫衣女子也不见了。

    很好!他们彻底惹到他了!

    他神识层层放开,周围的空气都全部凝滞,在哪儿呢?

    他可不认为他们消失是已经离开了,这不过是一个幻术而已,他们定然还藏在周围的某处,只要他能找出来,哼哼……

    其实他猜得没错,赤水等人还真就藏在离他不远的位置。

    赤水的动作一直没停下来,而紫衣女子则是呈半透明状态,被夏航扶住。

    直到半晌后,赤水才在两人惊异的目光下停下动作,将引魂笛放下,淡淡看向二人,“我们身在一个幻境里,大概可以支撑半刻钟,你们有话说吗?”

    凭紫衣女子半透明的状态,她已能猜出对方的修为应该在化虚后期。

    紫衣女子目露赞叹之色,看到看幻境周围,“你竟有如此才能!”

    赤水苦笑一下,“这不过是音攻术的一种,晚辈耗费了大半的灵力争取了点时间,现在,前辈总可以告诉晚辈这样做的原因吧!就算要死,晚辈也想做个明白人。”

    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死了,她还真有些不甘心呢!

    紫衣女子在夏航的扶持下走至一旁坐下,看了看赤水,定声道:“一定要拖住那个妖修。”

    “为什么?难道就为了那半把钥匙?”都这时候了,赤水说话也直接得多。

    紫衣女子眼中惊讶之色一闪,瞥了夏航一眼,似是有些明白了,道:“本座不能告诉你太多,不过,那半把钥匙绝对不能落入他族修士手中,你知道这个就行了。”

    还真是为了这个?赤水虽有猜到,但仍是有些无语,她设下这个幻境,是想和对方商量一下具体怎么逃离,没想到对方硬是执迷不悟,让她接下来的话都不知怎么开口。

    “前辈,晚辈问一句,如果那妖修比我们先行一步,就一定能通过冰龙一族的考验了?”

    紫衣女子语气坚定,“本座知道你的意思,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可是,在我们之前说不定早就有修士进山了不是吗?”你光拦住这一个也没用不是?况且对方是归一啊归一,你确定你真能拦得住?

    好吧!虽然她问不出口,但话里的意思对方总应该明白了吧?

    紫衣女子沉默了片刻,道:“本座接到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截住身后所有的修士,不管是什么修为!”

    赤水无言。

    紫衣女子面色微沉,“此事干系重大,本座便是舍弃性命也得如此,本座知道,这拖累了你们,但是你们若想出去,除了跟了本座外,也别无他法,不是吗?”

    赤水得承认,对方的话很对,若不跟着对方,就凭她,还带着一个普通人,在没有任何信息的情况下要想离开这里,真是难如登天!

    之前,若非对方将铭牌让给她,说明铭牌的用处,她甚至都进不了雪山。

    紫衣女子语气略微温和,“本座打算再拖一段时间,相信后面很快会有仙族修士前来支援,并不一定会死。”

    赤水僵笑了下,后面的修士支援,万一不是仙族的呢?那不就是雪上加霜了?

    “前辈,你的伤……”

    “本座所炼的紫蚕宝衣没那么容易破!”她似乎略有恢复,站起身,“那妖修怎么样了?”

    “正在寻找我们。”赤水无奈道,其实那妖修正在空中到处攻击,好几次都差点击中他们,幸好她机警及时避开了。

    他为什么不趁这时赶快进雪山呢?果然穿红衣的妖修大脑构造都不正常,这位是如此,小白他爹也是如此。

    若是那妖修知道她这样想,不气吐血才怪,若不是她们无端挑衅,他会掉价地和她们较劲吗?

    “时间差不多了,你掩护我吧!” 紫衣女子道。

    “好!”赤水再度应道,同一个字,比起之前接手宝船时的干涩,此时却多了一股全力以赴的味道。

    紫衣女子身形一闪,冲出幻阵,再度往那妖修攻去。

    赤水眼睛微眯,再度拿起引魂笛吹起来。

    就见空中的灵气微微震荡,这点波动对于正在斗法的二修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过,当周围又出现两个紫衣女子时,那位妖修微不可见地停顿了下。

    紫衣女子面色沉静,她果然没有看错人。

    赤水明白,以她和紫衣女子的能力,无法伤害到对方,也唯有这一招,还可以拖延一点时间。

    希望那妖修能够聪明点,趁早离开吧!

    她边想边与紫衣女子配合,牵制住那妖修。

    就见那妖修一爪将一个虚影抓碎,那虚影化作灵光点点消散在空中。在另一处,却又有一个虚影悄然生成,周而反复。

    那妖修看来是彻底与她们较上劲了,他早就忘了他的使命,今日,他是非抓到这两个女的不可!

    赤水心里也在庆幸,幸好所凝聚的虚影是利用空气中的灵气,不然,她的灵力怕是经不起这样的损耗。

    “噗呼——”声音极低,传入赤水耳际。

    赤水顿时一僵,糟了!

    她当即将夏航一卷,飞身离开宝船。

    就见在她离开的一瞬间,整个宝船被那位妖修全力一击,现出身形,直往下空落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