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吸灵叶动
    最终,为了不暴露变异蓝莲,屈门仙尊代为接手了魔钟,答应护送他们回紫霞峰。

    赤水将蓝莲收起,虽然有些诧异屈门仙尊的态度,但这皆是因为百里前辈的缘故,与她无关,她倒也不纠结。

    一路风平浪静地回到了紫霞峰。

    素和向紫接见了屈门仙尊,让明仁和赤水在外等候,他二人密谈了一番,数个时辰后才召见了她们。

    此时,屈门仙尊已经离去。

    素和向紫先问了明仁几句,简单交代一番后,就让明仁退下了。赤水早已料到素和向紫有事问她,也不惊讶,态度一惯沉静。

    素和向紫看了看赤水,道:“看来,你失踪这些年,修为又有精进。”

    赤水见素和向紫只字不提她失踪的情况,料想屈门仙尊定说了什么,便道:“悟星在极魔渊里经历良多,有些感悟,后来细细揣摩,略有所得。”

    素和向紫满意地点头,目光落在她身着的蓝衣上,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

    赤水见此,主动道:“师傅赐予的乌丝凤羽袍在悟星渡劫之时有所破损,悟星一时没有找到修复的材料,因而收了起来。”她边说着边将衣裳运出来给素和向紫看。

    素和向紫扫了一眼,见破损并不严重,道:“库房里有修补的材料,你自去领取就是。”

    赤水将衣裳收起,略带感激道:“上次渡劫,还得多亏了乌丝凤羽袍帮悟星挡住了后两道劫雷,为悟星争得了时间,若非如此,悟星恐怕……”

    她说着躬身行了一个大礼,“悟星在此多谢师傅的厚爱。”

    素和向紫微微颔首,对于赤水的知恩很是满意,她略作停顿,想到了什么,又问赤水:“当初在极魔渊,悟星可曾怪过为师?”

    赤水微愣,有些不解。

    “当时你身处险境,为师却没有上前来救你……”

    赤水打断她,摇头道:“师傅,不用如此,师傅当时还要护住明天等几位师姐,悟星知道,更何况当时还有轩辕仙尊在呢,师傅看悟星不也平安归来了吗?”话虽如此,她当时那一刻的黯然却也是真实的。

    可她也想明白了,当时素和向紫刚刚突破渡劫,境界本就不稳,就算上前也救不了她,再则,她本就没有将希望寄于对方身上,一切都还要靠自己。与其怨天尤人,责怪素和向紫不救她,还不如用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素和向紫闻言微怔,赤水说得淡然,要么就是真的不介意,要么就是说假话,心里介意却不敢表露,具体是那一种,她仔细看了看赤水的表情,见其神色坦然,并无敷衍之色,料想是真不介意,心下不由有些欣慰,暗道自己未收错徒弟。

    想当初她在索龙岭试炼之地时,就发现赤水禀性仁厚却不懦弱,心炼通达,犹如一颗被打磨圆润的玉石,丝毫不输那些耀眼的明珠,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既然赤水明白,也省却了她一番解释,她便道:“你能平安回来,为师甚为高兴,且你还带回了魔钟,因着之前屈门仙尊有解释过,是他的一位友人帮了你,为师也就不问了。”

    赤水正在想果然是屈门仙尊说了什么,就听素和向紫又道:“现在,这魔钟虽然已经没有魔气,但还是要交上去的。因为之前你在极魔渊阻止了那魔物的离开,也算是立了一功,再加上将魔钟带了回来,给你记一大功也不为过,想必到时候仙族也会给予相应的奖励,为师问你,你想要什么奖励?”

    赤水之前也想过或许会有奖励,但并未多想,现在素和向紫这样问起,她倒有些答不上来。

    素和向紫见此,又道:“你放心,无论是天材地宝、灵丹、秘术等等,只要你提出来,就算功劳不够,为师也会帮你争取。”

    素和向紫这句话的份量不可谓不重,这就相当于赤水要天上的星星,素和向紫也会想办法将之摘下来给她。

    赤水有些动容,按理,素和向紫并无必要对她如此好,但对方又这样做了,这就不容赤水不感激了。

    她心念电转,恭敬地道:“师傅,悟星一时也想不出需要什么,只是悟星来到此界的时间太短,见识也少,就想着若是能多去藏经阁看看就好了。”她说着,余光不着痕迹地看了看素和向紫。

    素和向紫面色一下有些古怪,缓了两息,才道:“既然如此,为师定不会让你失望。”因为这个要求实在是低得不能再低了。

    赤水闻言,心下略喜,藏经阁那样的地方,她之前也才仅窥得小小一角,不过就算如此,她也能想像得到藏经阁的巨大规模,其中包纳万千的资料信息,对于她这样的下界修士来说,吸引力不可谓不大。

    天材地宝可以再找,灵丹可以用灵石买,秘术等要找到适合于她的也难,唯有此要求,既不会引起素和向紫的反感,又不让自己受委屈。

    因此,她在素和向紫出言保证时,就立即出声谢过。

    素和向紫此时的心情很不错,今日不仅悟星回来了,还将魔钟带了回来,悟星也没有居功自傲,她们师徒的情谊并未曾变,这都是她预料不及的。

    她已经很久未如此开怀了,自从她们从极魔渊回来之后……,她想到现在还生死未卜的明天,眼神微黯。

    赤水自然察觉,见素和向紫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兴致,便想请退。

    素和向紫却忽地问她:“悟星可知当初在极魔渊明地她们的事?”

    赤水身形微顿,不知素和向紫是何意,便应道:“悟星随明仁师姐回来之时曾听她提过。”

    素和向紫轻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对于她们三姐妹都有影响,明仁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若不是你回来了,让她没有了理由,为师都不知她还要逃避多久。”

    赤水认真听着。

    “明地自回来后就待在自己峰内不出,为师也见不到人,至于悟月,她看上去倒是与原来并无不同,只是,为师觉得她恐怕还是跟为师和明地生了隔阂。”

    赤水现在明白素和向紫的意思了,这本就是件说不清楚的事情,素和向紫是师傅,无论袒护哪一方都不对,就算想说开,也无从着手,也只有她这个局外人,或可说上两句话。

    “师傅是想让悟星去开解悟月师姐?”赤水又疑惑,“悟日师姐呢?”

    素和向紫道:“悟日因为参悟有成,成功突破到化虚期,待为师回来接掌紫霞峰后,她就回灵台渡劫了,至今尚未回来。”

    赤水闻言,面露欣喜。悟日师姐每日都要去峰顶淋浴晨光,从未有一日懈怠,千余年的努力,终于有所收获,她也替悟日师姐高兴。

    素和向紫道:“悟月那里……”

    赤水犹豫了片刻,应下了,“师傅,悟月师姐的性子你最清楚,悟星愿意去试试,若能解开师姐的心结,于我们师姐妹也是件好事,只是,悟星并不能保证成功……”

    素和向紫摆了摆手,道:“你去吧!就算不成,为师也不会怪你的。”

    赤水恭敬退下,领取了修复乌丝凤羽袍的材料后,回到悟星峰。

    悟星峰一如原样,可见星荷四人都很尽力。照例接见了四人后,赤水再度回到了炼功室。

    直到此时,她身形才全然放松下来,随地坐下。

    紫霞峰周围的一切尽纳眼底,并无大的变化,只是因为她修为的提升,所观察到的范围又扩张了不少。

    她这才有时间才回顾上次离开圣域后的经历:轩辕仙尊莫名的敌意、血煞盟的使者、祈连沐泽的威胁、那位魔尊以及君义的涛天恨意,无论那一样都让她头痛至极,更别说是所有的都集于一起。

    她苦恼地抱着头沉思良久,却发现没有一样是她现在能解决的。

    她回来之前,本来是打算扯着百里前辈这张虎皮来挡挡,可又意外被屈门仙尊阻止了,那她能怎么办呢?

    难不成就一辈子躲在紫霞峰?

    她抬起头,目光飘远,或许现在的她,唯有以静制动一条路可选了。

    她的眸光陡地变厉,这只是暂时的,她不会一直如此,那些人施加给她的伤害,总有一****会全部回报回去。

    陷入思绪的她此时并不知道,在祈连家族的属地内,祈连沐泽刚刚收到了她回到了圣域的消息。

    他面色徒然变沉,一道微不可察之力拂过传音符,符篆瞬即溃散,化作灵气光点渐渐消散。

    莫名的压力充斥在室内,两名下属弟子低眉敛目,立于下首,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查到一鸣大师的下落了吗?”祈连沐泽声音轻缓,却让下首二人全身一颤。

    站在靠前的那位方脸弟子暗呼倒霉,那一鸣大师行踪杳然,以他们祈连家族的实力,竟然都未查出具体是谁,若说对方身后没有势力护着,他们是死也不会相信。

    每次等到查探的弟子回报时,少爷都要发一次脾气,这次就正好让他们赶上了。

    他余光小心地查看少爷的黑脸,觉得这事透着一股邪乎劲,他家少爷为什么对一位素未谋面的二品炼阵师如此关注呢?

    他们家族为仙族第一炼阵世家可不是假的,一品炼阵宗师就不下五位,更别说二品炼阵师,那还不是筐里的豆珠,一抓一大把吗?

    他想不明白,并不代表他不会看脸色,眼见少爷眼中的怒气越来越浓,连忙硬着头皮道:“那人行踪不定,又不知其真面目,最近也未听说他有露面的痕迹……”他酝酿了下,才接着道:“因此,下面的弟子尚未有消息传来。”

    他急快说完,全身不由自主绷紧,就听“喀吱——”一声,少主身侧的檀香木椅抚手被掰断了。

    他二人不由同时缩了下头颅,他们就知道……

    祈连沐泽深吸了口气,才勉强压下自己的怒气,想到当初与赤水交锋的情形,仿佛对方那甜得腻人的声音又在耳际响起,经久不散,他一口闷气郁堵于心,想他堂堂名门贵族的核心弟子,何曾吃过这样的暗亏?

    难怪对方不怕他,原来是有恃无恐,她早已料定了他们找不到她师傅,是吧?

    且不说她当初失踪的蹊跷,那救她之人又是谁,她竟然是被屈门仙尊亲自护送回来的。

    她和屈门仙尊又是什么关系?想到她本身就在素和家族的护卫之下,现在又加个屈门仙尊,就算祈连家族权势涛天,却也不能不有所顾忌。

    他神情忽地一转,问道:“本座听说那姓赤的女子之前还欠了一个仙族任务?”

    方脸弟子立即道:“现今她已经欠了两个仙族任务。”他心里则在奇怪,这姓赤的女子不是听说是少主喜欢的人吗?怎么又有些不像?难不成那位一鸣大师也与她有关?

    他不自觉地与旁边的人对视了一眼。

    祈连沐泽脑里极快转了一圈,吩咐二人:“你们先去安排,这样……”

    而此时的赤水却是不知一场专门针对于她的阴谋即将布下,她此时正好奇地盯着那些已经恢复干扁身材的吸灵叶发呆。

    她试着用手指戳了戳其中一只吸灵叶,就见那只吸灵叶轻颤了下,像一片干枯的树叶一般粘在她大膝上,不停地蹭啊蹭。

    而其它吸灵叶则是围在她周围,虽然位置不同,但动作却几乎一样。

    这是在撒娇?

    赤水受宠若惊,这可是她从未遇到过的待遇啊。

    同时,她也暗自惊叹它们的消化能力,想上次将它们收起时那快撑爆了的模样,这才数个月的时间,就恢复了原状。

    不过,它们吃的东西都去了哪里?

    她左看右看,没发现它们有丝毫长大的痕迹?难道说,它们这是要进化?

    想到此,她大喜于色,心里迅速回想在藏经阁里看到的数种与灵虫结契的方法,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它们,不放过它们一丝变化。

    就见那些吸灵叶越蹭越厉害,在赤水身上已经不能满足它们的要求了,它全部落至地面摊开,不停地磨蹭……

    一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

    赤水看之有些好奇,抓起近前一只吸灵叶细看。

    就见那只吸灵叶像是不舒服地用力挣啊挣,赤水放开手,它又不离开,等她抓住它时,它又开始扭了。

    赤水一下有些无语,干脆两只手各捏着它的两翼角,想看它究竟在作什么怪,却没想到这恰好合了它了意。

    就见它奋力一挣,内里一团不明之物从吸管里猛地射出,飘浮在空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