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八章 师徒论情
    不得不说,出身名门世家的三位师姐因为家族专门的教育,对于情之一事的理解基本相似,明天若非经过这一场大的变故,恐怕也不会有所改变。

    明天缓缓说着她在生死边缘徘徊时的心理历程,并无华丽的语言,寓意却是深刻无比。

    余下四人都凝神细听。

    她们都是道心坚定的修士,不然也不会达到如今的高度,可是明天的话仍是让她们有所触动。

    她们追求的是无上的大道。在初入门修士看来虚无飘渺的仙门对于她们来说已不是那么的虚幻,她们差不多都窥得仙门的一角,相信只要坚持下去,总有一日会得道飞升,可就算是如此,她们也不敢保证她们就真的能坚持到最后。

    天道命运难测,数十万年来,真正记录在案的能够得道飞升的修士也才不过寥寥数人。

    在这寥寥数人身后,还有着无以计数的修真前辈,他们不论天资多么优秀,不论运势机缘多么通达,通通都倒伏在了这漫漫仙途上,泯灭于时间的长河中。

    赤水相信,明天对大道的执着不输于她们在座的任何人,如果她没有经历那场变故,可能还继续着以前的生活方式,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正因为她遭此一劫,她的思想改变了。

    是啊,追求大道是没错,她们从炼气期小修士能一次次突破,修为达到如今的高度,早就有所觉悟,可是道是一个不可言传之物,众说纷纭,没有统一定论,修士要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道更是难如登天。

    问题就来了,既然大道如此难寻,在漫漫人生长河中,除了追求大道之外,是否还可以存在其他的东西,比如感情,再比如对生命意义的追寻……

    明天在危难关头想到的是她的双修伴侣,是因为她发现,在她近三千年的岁月中,修炼的岁月犹如一幅幅会动的黑白画面从眼前滑过,这是她自身努力勤奋的结果,她有喜悦,有欣慰,她可以自豪。

    可是,似乎缺少了点什么。

    她想了很久,才明白了原因。

    她只有成功的喜悦,却无人分享,在家族长辈眼中,她的成功不无家族资助的功劳,是理所当然的;就是她师傅素和向紫,也只是勉励她几句,告诫她不可懈怠,骄傲自满,后面的路还很长,还需要继续努力等等;而她亲姐妹和师姐妹,她一向是照顾他们的,她们自然也会为她高兴,但她们更多的是竞争关系,关系必然不会太过亲近。

    她忽然就想到了她的伴侣飞华,明地和明地都没有确定自己的伴侣,而她却有,这不是没有理由。她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忽然之间,对方的每一个眼神似乎都鲜活起来,那么生动,色彩斑斓,让人心悸。

    后来呢?那样彩色的记忆怎么就越来越少了?

    随着体内魔气对她元神的吞噬,她的记忆开始缺失,她害怕了,如果她就这样死了,她还剩下什么呢?

    她慌了,她只有紧紧抓住与飞华之间的回忆,艰辛地挣扎。

    好在,她等到了。

    其中的惊险绝非这寥寥几句可以言述,明天说完,面上不无庆幸之色,赤水等人见之,心中无不动容。

    这是明天用一个大境界的代价所得到的宝贵的经验,可说是用她大半条性命换来的,她却毫不藏私地分享与她们,让她们也随着她的讲述体会一遍她当时心境改变的过程,虽不说犹如亲身经历,可其中的细节却也完全明了,这对她们的帮助不可谓不大。

    赤水自己也很明白,因为重生的关系,她虽然努力融入这个世界,该笑时笑,该哭时哭,但这仅是表面上的,只要是与她相近的人估计都能感觉到她与这个世界始终隔着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膜,因此,真正能触及她内心的人极少,能让她放下心防动情的人,至今为止,也仅有一人。

    那是她最初的萌动,感情刚刚如芽,还来不及灌溉成长,就被迫夭折。

    她心中一痛,忽地有些羡慕明天,她还有一个等着她的伴侣,而她,似乎一无所有。

    如果她也遭到意外陨落,会有谁会为她伤心难过呢?

    她蓦地有些茫然,大道究竟是无情还是有情?若是无情,为何明天能依靠着与轩辕飞华的点点记忆坚持到得救?如果是有情,为何心中有情的修士均无法渡过情劫,早早的就陨落,比如秦襄。

    她已经很久未想起过秦襄了,在得知秦襄的死讯时,她也曾伤心。她并不怪齐俊,她以为秦襄是因为幼时母亲的教导影响,才会走上那条路,她也曾借之警醒自己莫要踏上秦襄的后尘,但如今想来,说不定秦襄比她看得更加分明清晰。

    秦襄是幸福的,就算她终身都未能结成元婴早早陨落,可她得到了齐俊的爱,又有秦师叔和秦钰的无私爱护,还得楚旋看重和疼爱,更有一个可爱聪慧的女儿,相比之下,自己虽然已经突破到了化虚期,无亲人无爱人,好友零星几个,却各奔东西,难能一聚,似乎,她所拥有的还比不上秦襄。

    她摇摇头,知道自己永远也做不到如秦襄那般生活,特别是在她发现有可能找到前世之地后。

    可明天的话也确实影响了她,她想,在追求大道的漫漫长途中,或真该找一个可以陪着她、分享她的快乐和痛苦、相互促进和交流的人。

    至于那个人是谁?她想到方睿的决绝,收回思绪,借用前世的一句话,一切随缘吧!

    她抬眼,就见明天正看着她,目光清明,见她发现,微微一笑。

    赤水也回以一笑,目光移至明地身上,一直以来,她都觉得明地这个师姐太过晶莹剔透,犹如初生的清莲,似乎万事都映于她清澈的眼中,看得分明,却又不会留下一丝痕迹。可能也是因为此,明地的话一向很少,除非必要绝不开口。

    赤水有些好奇,天资卓越丝毫不输明天的明地师姐,会找一个什么样的伴侣呢?明天的话她应该也有所触动吧?

    可惜明地更善于隐藏自己的思绪,眸光平静如水,赤水就算五感过人,也觉察不出她的想法。

    她只好移向明仁。

    相比之下,明仁的表情算是丰富的,脸上一会儿忧,一会儿喜,不知在想着什么。

    而悟月,眸色淡淡,看不出有什么波动。

    赤水心中一动,悟月的样子,看不出对那个麦丘启英有什么感情,或许真有隐情吧!

    至于久未曾见的悟日师姐,她的那帮侍君阵容太过庞大,有无伴侣,这对她来说应该没什么区别吧?

    她任思绪纷飞,一时也没有注意其她人的表情,室内,众女各有所思,极是安静,直至素和向紫陡然出现在室内。

    众女起立,“师傅。”

    素和向紫入座,示意她们也坐下后,才问道:“明天的话,为师也有听到,你们呢?可有感触?”

    赤水等人想得都不少,可这样突然问来,倒不知如何说起,一时竟都默然。

    还是明仁带着一丝迷惘出声问道:“师傅,修士并非不可有情,对吗?”

    素和向紫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观察几女的表情,直到数息后才转向明仁:“你是不是发现明天的经历与家族从小给你们的教导相悖?”

    她见不只明仁,其余几女也跟着点头,不由含笑道:“一般来说,家族都倡导弟子尽早斩断情缘,特别是对女弟子要求更为严厉。一来,女子更易动情,也更容易受到伤害,道心不坚,势必无法求得大道;二来,对于早期弟子来说,斩断情缘更容易入道,隔绝了外界的诱惑,可以少走许多弯路。”

    她略作停顿,话意一转,“当然,这并非绝对,在你们道心坚定之后,偶尔浅尝情事,也并非不可以,相反,这将更有助于你们修为境界的提升。这最佳的时期……”她目光瞥过赤水,“就在明悟七情,突破至化虚期后。”

    赤水闻言,神色微动。

    就在这时,素和向紫又问道:“你们是不是认为不对?”她问的是所有人,目光却是望着赤水。

    赤水不解地问道:“师傅,为何是在突破至化虚期后?而不是在明悟七情之前呢?若是不动情,又如何明悟七情呢?”这不是矛盾了吗?

    素和向紫摇头笑道:“所谓明情七情,其实是修士对于自身经历的总结,并非要七情同俱才可明悟,修士只要对参与到自身生命中的人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和理解,便有望突破至化虚期,为师说得虽简单,可对我们等修士来说明悟七情却犹如天堑,比如悟日,耗费了千余年的光阴才得以突破,这还是幸运的,有多少修士都是终身卡在分神后期顶峰无法再向前一步,可这天堑对于某些完全斩却尘缘的苦修士来说,却不过是顺手拈来之事,有些人甚至不需要闭关,仅在一念之间便得以突破。”

    她见赤水和明仁都不由咋舌,笑道:“可以说,动情越少,越容易明悟七情,也更容易突破。为师之所以说在化虚期之后,可以动情,是因为修士此时对于自身的情感已经有了一个客观的认识,能更明确地分辩自己及他人的情绪反应,对于参悟大道也会有所帮助。”

    素和向紫说得简单,众女都听得明白。

    赤水已是化虚期境界,在素和向紫说时,已有所感。

    世人皆说鱼和熊掌不能兼得。若将无上大道比作熊掌,将情人比作鱼,素和向紫真正的意思,应该是说在追求熊掌的同时,若有余力的话,不妨可以去钓钓鱼,说不定可以从中找出更好的求得熊掌之法。

    赤水眼前浮现一只巨大厚实的熊掌,旁边游过几条小鱼,她往熊掌深情奔去的同时,顺手捞过几条小鱼,那画面不管怎么看怎么喜感,她被自己的想像逗笑了。

    若非此时素和向紫在场,气氛严肃,她说不定就噗笑出声了,好在最后关头她及时忍住,但就算如此,她此时已是眉眼弯弯,眼中笑意点点,引得众人皆望向她。

    赤水自然不敢将自己的想像诉之于人,见素和向紫看来,忙表情一肃,随意问了一个以前不解的问题:“师傅,都说凡人的人生短短不过百年,却常思考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反倒是我们入道之人寿元漫长,但少有人谈及此,是为何故?”

    素和向紫还未回答,明仁最先说道:“常?小师妹听到很多吗?那些凡人也会思考如此高深的问题?明仁怎么从未遇到过?”

    其余几位师姐也是认同地看着赤水。

    “呃……”赤水一时有些词穷,她竟然忘了前世与今生的不同。今生凡俗之人不比前世,终日为了衣食住行忙碌的他们哪有如此高的思想觉悟,就算有,也是少数,又因为她们的见识阅历有限,其思想也会相应地有极大的局限性。

    “小师妹,你真是从下界小飞升上来的?”明仁似有不信。

    明天道:“小师妹出生之地,恐怕很是富庶吧?”

    赤水想到今世出生的青山乡后山村,一时无言以对。

    素和向紫深深地看了赤水一眼,道:“并非修士不愿谈论这个问题,这就和‘什么是道’一样,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修士见解不同,得出的结论也不相同,大家谁也不服谁,再加上修士对这个问题的解释能很大程度上表明修士对于自身存在的态度,易被别人抓住弱点,久而久之,也就少有人谈论此问题了。”

    赤水本是通透之人,思绪轻微一转也就明白了素和向紫的意思。

    这与凡俗世界不同,修士之间更多的是凭实力说话,强者为尊。你若知道了某人关于生命意义的想法,也就相当于明白了此人的人生观,你自可以根据这制出一套克制对方之法,比如对方重情,你就可以抓住他的亲人以胁迫他,比如对方重利,你就可以用灵石诱惑于他等等,大约如是。

    从素和向紫的话中,可以听出她并不赞同她们讨论这个问题。

    不能讨论,并不表示不可以思考。

    赤水隐隐明白,这个问题之所以高深到可与“什么是道?”这个修真界亘古不变的问题处于同一高度,不会没有道理,或可以说,它们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

    她若弄明白了自身存在的意义,或许也就触及了大道的门槛。

    她心中隐有所动,大道飘渺,在她眼前,以前她凝出功德法轮之时略有所动的那层迷雾终于松动,渐渐散去,隐约看到了一个极为模糊的轮廓。

    她顿时大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