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星官仙府
    轩辕仙尊不打算走了,这是赤水观察良久后得出的结论。

    当然,她不可能自恋到以为仙族会派一位仙尊来保护她,可是这位仙尊在说完了正事后,独占了一个院落,丝毫没有要动身离开的意思。

    赤水觉得,她失算了。

    她早应该想到仙族大多数人都贪生怕死,不会那么愿意闯这个魔域,也就只有仙尊能够通行无阻,只是,她本以为仙族会派几位归一期大能,其中一位还是她期待的素和家族修士。

    世事难料,来的居然是位仙尊,还是与她最不对付的轩辕仙尊。按理,他不是应该在圣域闭关参悟飞升之道的吗?他不是应该厌恶她到恨不得她消失吗?

    赤水很是不解,又无法问出口,只是每日看着仙尊悠闲散步的身影,她从最初的毕恭毕敬至现在的视若未见,其中的心理历程一言难述。

    还记得当时她立于对方边上,怔怔地问他和方睿是什么关系时他那带着深意的眼神。

    她抹了把脸,将思绪收回,什么态度,一句“你不用知道。”就打发了她。

    偏偏她好奇得要死却还不敢追问。

    当然,有一点她很清楚,就算他们面容再相似,气息再相近,他们也是不同的两个人,因为他们的神识不同,当然了,这不能排除某些鲜为人知的特殊情况,借用前世的某句广告语:一切皆有可能。(其实想到这句话的赤水也很想把自己拍死。)

    赤水本以为这一次仙尊也会如前几日一般无视她走过去,没想到仙尊却忽地停下,慢慢道:“你这园林建筑得倒也别致。”

    赤水很想点头,却还是忍住了。能不别致吗?因为当初对于灵台的期待,她可是收集了很多类似前世的植物,那湖中粉荷、那墙上攀附的青藤、那一拐角、那一方石都是无数代先辈的心血懂不懂!

    可惜她无法明言,只能默然。

    说起来,以她现在的年龄,她前世的人类都从爬行类进化到信息社会了,而这个大陆上,因为修真者的存在,那些城市却是依然如初,恍若时光在原地滞留。

    可能也因为这样,她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年龄已是超出了她前世的认知,若是她的家人朋友知息,必定会惊骇不已吧?

    她心下暗笑,小说果然不靠谱,它只让读者看到了成功的喜悦,却没有写出主人公为此付出的汗水,就算真写了,也不过匆匆一语带过,引不起人注意。

    有道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就比如她,活了整整两千余年,每日勤奋不怠,也才堪堪掌握了炼阵之技,而制衣之技,不过只通了皮毛而已。

    无论是炼阵之技,还是制衣之技,都是博大精深,且随着她修为的提高,那些技能也随之更为深奥,更难掌握,若是不能完全领悟,就将止步不前。

    素和向紫所说的上古大能者十项全能,门门皆通,果然是骗人的吧?她梦想中的天缕衣,果然是素和向紫给她画的大饼吧?

    其实她又何尝不知呢?她只不过是本能地依从了素和向紫的安排而已。

    “哼!”她正走神,仙尊已是不悦着拂袖离开了。

    赤水顿时有些无语,摇了摇脑袋,想不通啊想不通,干脆也不想了,就随他去吧!反正他是仙尊,她也管不了不是?

    她转身,背向仙尊往内行去,脚步刚提起,忽地一滞,迅速转头望向远方天际。

    好强大的神识!

    这是赤水的第一认知,与此同时,轩辕仙尊已立于屋顶上,浓眉紧蹙,面色凝重。

    赤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远处,只觉得整个灵台都被那股神识笼罩住,强横霸道,昭示着自己的意图。

    这等威压,带着浓厚的暗黑气息,这应该也是一位魔尊吧?

    想想她平生唯一知道并认识的那位魔尊,也不由吓得手心直冒冷汗,千万别是她想象的那样啊?她一定承受不了这个意外之喜的,她保证!

    就见远处二道黑影犹如流星一般从天际划落而下,停在她灵台边缘上。

    为首的是一位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俊秀男子,面色苍白如玉,双目微圆,咋一看还以为是一位纯真少年,但其眸中却有着与青涩外表不相衬的锐利,让人不敢与之直视,而另一位中年大汉,则略落后其半步,彪悍的体形,面色却是安然,波澜不惊状,犹如傀儡。

    赤水目光不由自主地多看了那位中年大汉一眼,正隐隐觉得奇怪,忽听耳边轩辕仙尊的声音响起,“开!”

    赤水见仙尊气势凛然,丝毫不输对方,连忙将灵台打开。

    也就在这一瞬间,她莫名觉得一股急致的危险逼近,身体本能地往后退,就听“砰!”一声巨响,她前方的空气陡然爆裂开来,气流喘急如利刃,眼看就要将她卷入其中撕成碎片,幸好她还记得这是自己的灵台,意念一动,位置瞬移到灵台的另一方。

    她立定,往原处看去,就在她刚才的位置,所有植物在刹那间全都枯萎,寸寸跌落成灰,说不尽的萧瑟落寞,好似心也随之荒芜了一般。

    赤水甚是震撼!正因为之前见识过了生之气息,这一对比之下,感触更是强烈。

    一生一死,掌控着万物枯荣,这就是此界巅峰存在的力量吗?

    不知为什么,她双眼铮亮,全身不自觉地颤抖,竟是未能察觉她正立于那位俊秀青年的正后方。

    也不见那青年转身,凶险再度逼近,刹那间已至眼前。

    “住手!”白衣身影陡然出现在她前方,顺手在空中一划,就将那浓浓的杀气瞬间挡了回去,空间波动,竟是影响了她建造园林时所用的空间扩张之术,空间结界不稳。

    赤水微皱着眉,从轩辕仙尊后方歪头望向两位不速之客。

    就见那位俊秀青年哈哈大笑,道:“轩辕剑仙,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无剑胜似有剑,果然名不虚传。”

    原来,他攻击赤水,本意是为了试探轩辕仙尊的本事。

    赤水擦了擦汗,与以前徘徊在生死边缘的经历不同,这一次,虽然过程不够惊险,但她的恐惧却是最深,那一瞬间,她是真的以为自己会像之前那些花草树木一样,生命力在瞬间被抽离,顷刻变老凋零,神魂俱灭,化归虚无……

    那是被上位者操控无法挣脱的命运,犹如上神降临。

    幸好,这俊秀青年并非上神。

    轩辕仙尊面容肃穆,“尊驾出手不凡,想必就是十大魔尊中可在弹指间致万物枯朽的尊者绝了?”

    赤水瞪大眼,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俊秀青年。

    尊者绝?据她所知,十大魔尊,分别为绝、灭、尽、断、裂、无、除、消、亡和杀。

    尊者绝排名首位,绝非没有道理,那可是大魔头中的BOSS啊!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对方,忽然觉得事情有些失控了,她这个灵台,引来一位仙尊不说,居然又引来了一位魔尊,难道她的灵台竟重要到如斯地步?

    尊者绝目光漫不经心地从赤水的位置扫过,落在轩辕仙尊身上,略带讥讽,“本尊未曾想到仙族竟也如此重视此灵台。”

    轩辕仙尊面色淡淡,“尊者不也亲自驾临了吗?”

    尊者绝唇角掀起,笑得渗人,“本尊得知仙尊驾到,特来拜会。”

    赤水闻言将目光移向仙尊的背影,有些怨念,果然是仙尊引来的吗?

    轩辕仙尊只觉背上一股灼热,唇线微紧,又放开,淡然道:“此女与本尊有些渊源。”

    尊者绝挑了挑眉,“仙尊的意思?”

    “放过她。”轩辕仙尊道,面上看不出什么特殊的表情。

    赤水不由微怔,事情再度超出了她的预料,她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仙尊这是在同对方讲条件,要留下她的命,仙尊势必要付出点什么。

    可是,为什么呢?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就在不久之前,对方还是一脸厌恶恨不得她立即消失的表情。

    尊者绝瞥了微楞的赤水一眼,忽地笑了,“听闻仙尊修得无情剑道,未曾想到本尊竟能亲眼目睹仙尊的铁骨柔情,真是可歌可敬。”

    此话一出,不只仙尊骤然变色,赤水的脸也黑了。

    喂,别随口胡说成不?会要了她的命的,轩辕仙尊可是素和向紫倾慕的人,她不想不明不白的就被别人抹杀掉啊!而且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她对当轩辕仙尊的小妾真的没有兴趣啊喂。

    尊者绝看着赤水脸皮瞬间扭成一团,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不由觉得有趣。

    赤水还来不及恢复原状,就见仙尊转头横了她一眼,把她吓得当即垂眉敛目,敢怒不敢言。

    轩辕仙尊面无表情道:“尊者见笑了,本尊不过是照顾一下晚辈而已,不知尊者前来,是为何事?”

    尊者绝闻言似笑非笑,避而不谈此事,转而问道:“听闻近日星官仙府既将开启,不知仙尊有何打算?”

    赤水微顿,星官仙府,她在查询浮世牢笼的来历时曾晃眼看到过,星官,是渡劫大陆上古时期第二位得道飞升的仙士,第一位是随着上神一起飞升的,相比之下,星官更让人敬仰。

    据闻他在飞升之前,将自己的灵台进行改造,犹如浮世牢笼一般不定时间地点现世,长时可能十万年才得一现,短时说不定这里刚消失,在别处又凭空出现,最是琢磨不定。

    据说仙族中有能探测星官仙府现世的宝器,没想到这位魔尊竟能提前知晓,而且看情况,仙尊毫不意外,想必也已知息。

    她在顷刻间恍然大悟,之前的不解得到了解释,原来仙尊并非是为了她的灵台滞留此地,而是为了等待星官仙府开启。

    轩辕仙尊没有否认,肃目道:“尊者是从何得知?”

    尊者绝傲然道:“自是有所感应。”

    轩辕仙尊眼中越过一抹惊讶,又仔细地看了这位尊者一眼,要知道,虽称其为尊者,其实对方也不过是被困在魔域的魔尊绝最早从本体上分裂出来的一个真身而已,正因为最早,因此有更多的时间增长实力,也是所有真身中最强的一个。而他旁边那一位中年男子,连真身都不是,仅仅是个分身。

    而这位尊者绝,居然就能感应到星官仙府的出没之地,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

    他微微垂眸,掩去眸中的精光,道:“星官仙府,是仙族前辈留下的宝藏,莫非尊者也想进去一观?”

    尊者绝笑了笑,反驳道:“历次来,星官仙府也并非只有仙族的修士得以进去吧?那本尊又为何不能去呢?”

    轩辕仙尊道:“星官真仙虽然未有明言,但他给仙族留下的可探测到星官仙府出现的宝器就已说明事实。”他目光锐利,“况且星官仙府里所藏的灵器宝物在这数十万年间早已被进去的修士搜刮一空,尊者前去,意欲何为?”

    “仙尊放心。”尊者绝表情纯良,“本尊本来是想来会会这灵台的主人,事有凑巧得知星官仙府也将出现,恰恰就在这灵台旁边,本尊若不去看看,也辜负了这大好的机缘不是?”

    睁眼说瞎话!赤水在后面听得极是无语。明明就是想去,偏要赖在机缘上面,看不出来这位尊者的脸皮倒是挺厚。

    她正腹诽着,就见仙尊听得对方之言,又转过头来瞪了他一眼。

    赤水满脸莫名,明明是这位尊者惹了他,来瞪她做什么?

    仙尊哼了一声,回过头,就见那位尊者绝正在偷笑,他心里更觉得不爽。

    尊者绝看着赤水的模样,笑道:“历次来,星官仙府出现的地方,必会有仙族修士的灵台。”他说着冲赤水眨了眨眼。

    他这一解释,赤水立即明白了仙尊的怒气何来。

    她一下也有些黑线,不过这能怨得了她吗?她怎么知道星官仙府偏偏选择了她的灵台?据闻星官仙府已经有八千年未出现过了吧!偏偏她灵台的位置……

    “呵哈~”赤水笑不出来了,表情都有些僵硬,听说星官仙府是无论身份修为遇到就是机缘,皆可入内,据说曾经不只有一位凡人进府,数百年后出来时已是步入强者之列,里面具体有些什么却无人能说清,当然了,能否出得来就看自己的本事了。

    赤水无暇想像里面还余下些什么宝物,她现在想到的是因为她灵台的位置在魔域,若是平时,估计和她实力相当的修士都可以通过,但注意了,只是平时,而不是她将灵台显现出来的现在。

    她望向灵台外那漫天的魔雾,眼神有些飘忽,呃,现在众魔窥伺,就算是仙族归一期修士,单独闯进来,估计也是被生吞活剥的份吧?

    想想那些得知星官仙府现世的消息而惊喜万分的修士在发现他们根本进不来时所产生的强大怨气……

    她不由打了个冷颤,心里泪流满面。

    究竟星官仙府是凭借什么选择了她的灵台啊?!她可不可以不要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