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 相互试探
    赤水曾说过,低调不是过错,但当低调到影响了自己的生活品质,那就得不偿失了。

    正因为想通了这一点,她才会将灵台之事捅了出来,现在,她的灵台已经引得所有修士的注意力,而她这个灵台的主人,也不能有藏着掖着,让别人瞧不起,这也将是她作为一个下界女修真正立足于仙族的第一步。

    她立于轩辕仙尊身边,心神俱明,然轩辕仙尊的眉头却皱得更紧。

    素和向紫面色也不太好看,明天则忧虑地望着赤水,在她们看来,赤水这样的举动实在是太冒失了。

    赤水此时则在打量她的对手,充盈精纯的魔力,虬结健壮的身材,沉稳内敛的气息,浑然天成全身找一个漏洞的站姿,都在昭示着此人的强大。

    这是一个魔武者。

    所谓魔武者,就是修炼的同时还兼炼体的修士,魔族的本体本就比他族要强横,若是再专门炼体,其实力可想而知,不然,尊者绝不会此时让他上场,而东陵正易等人也不会犹豫畏惧。

    那位魔武者也在打量赤水。

    他的目光冷静却不带情绪,看得出是个谨慎又不以貌取人的人,就算赤水修为只在化虚初期,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屑和轻视,只是他自身隐约的强势气息隐隐扩散,带着无形的压力。

    赤水倒不惧,她的态度一直都很平和,说话语气也不强硬,晃眼看不出任何特殊之处,可她立于那位魔武者对面之时,气势却丝毫不弱给对方,这让场外那些准备嗤笑她不知天高地厚的修士都不由住了嘴。

    两位棋手已经到位,轩辕仙尊宣布:“棋局开始。”

    尊者绝有些不悦地看了赤水一眼,和轩辕仙尊一样各自往后退。

    那位魔武者上前,道:“魔族严,你的姓名?”

    赤水有些意外,答道:“仙族悟星。”

    那位魔武者浓眉微动,低念了一遍,觉得不对,“你的本名?”

    赤水顿了顿,“在下赤水。”

    “赤水。”这名字有些怪,他念了一遍,确定没错后,手一扬,将身侧的那盒白棋往赤水的方向一推,同时手一爪,赤水旁边的那盒黑棋便往他飞去。

    赤水素手轻轻一托,将那盒白棋托住,神识印上去,顿时,犹如结契一般,棋盒表面图案一闪而过,而盒盖也悄然而开。

    赤水面色严肃,看着下方那个诺大的棋盘,这种感觉很奇怪,非当事人不能经历,就好似她的生命已与这个棋盘相连,不,是与这局棋相连。

    战意升腾而起。

    她抬眼望着对面的修士,目光凛冽,这是她的对手,是她宿命般的敌人。

    对方同样不甘示弱,看向她的同时手一抬,一颗黑子从棋盒中飞射出,速度极快地往靠近他的棋盘左下角落去。

    赤水自然不能让他顺利落成。

    心念意动,神识捕捉到那颗棋子,紧紧缠住。

    黑子在离棋盘约有丈余高的位置突然停住。

    一道黑光出,光弧瞬现,顷刻间就斩断了赤水的神识。

    而那颗黑子则往下落去。

    就在这时,一股无形之力击在黑子上,两股力量相撞,黑子偏移了预定的轨道,偏偏那作用力太大,黑子速度极快,瞬眼间就落到落在了预定位置的后一个交叉点上。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完成,以至于那颗黑子落在了棋面上,两人才反应过来,他们同时抬头直视对方。

    赤水只觉心口一闷,一股不适感在体内漫延。

    她皱眉,她终于明白最刚开始那位仙族棋士为何会吐血了,这并非是气极吐血,而是当生命与棋局绑定后棋局对她本体的反噬,相反,她若下子堵住了对方气机,对方也一样难受。

    她手结诀,卷起一颗白子送入棋盘。

    棋盘上方一阵波动,棋面上空陡现一朵与棋子差不多大的透明屏障。

    一道绿光对准屏障击去。

    一缕狂风吹来,白子往侧面移去,落定。

    两人再度对视,他们都未能下到自己想下的位置,这算是试探,也算是势均力敌,空气中漫延着阵阵火药味。

    祈连沐泽眉一挑,有些意外。

    那位魔武者身一沉,似也在适应那种被反噬的感觉,不过他很快就挑起第二颗黑子,新一轮的较量再度开始。

    刚开始是布局,再加上双方并不熟悉,二人一直都处于互相试探的阶段,因此二人都未尽全力,你来我往,各有失手。

    赤水本身执白就落后对方一手,再加几回交锋下来虽未输但也未占到便宜,好在她看过很多经典棋谱,所布之局上优上对方一筹,综合下来,并未吃亏。

    明天虽然早知道赤水实力不一般,但看她几次应对下来沉着有序,心也慢慢落回原位。

    素和向紫面无表情,却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可见对赤水很满意。

    被夹杂在人群中的东陵正易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眼神阴鸷非常:不能留,此女绝对是个祸患!

    轩辕仙尊目光一直停留在棋盘上,神色未有丝毫改变。

    赤水擦了擦额际沁出的汗水,眸色还算平静。

    就算她在境界上落后对方两个小境界,但她的灵力量和神识却可以与对方一拼,只是考虑到先进前素知知玉那一局,结局太过残酷,所以,若是能在棋盘上解决还好,若是不能,就算和对方拼得神魂俱灭,她也奉陪至底。

    她布局完成,目光坚定,等待接下来真正的较量。

    显然,对方也明白。

    就见那位魔武者身形一正,一颗黑子就要飞射入赤水的领地。

    赤水运力一挡。

    那颗黑子一击不成,往旁飞去,划起一道长长的圆弧。

    赤水一看,不对,中计了,这才是那黑子真正欲落之处,她神识迅速出击。

    对方早有准备,一道黑弧一闪而逝,将她挡了回来。

    赤水见那颗棋子落地,冷哼一声,手一扬,白子飞起,光芒一闪,整颗棋子平平往棋面落去。

    那位魔武者艰难小胜一手,也有些成就感,又见对方接下来这颗棋子慢慢悠悠,便有些惊异。

    他觉得不对劲,仍是本能地去阻拦。虽然他和此女并未多交谈,但他们几下交手下来,已经达成了共识:不到万不得己,他们不会直接拼斗,因此,那种二人逮着一颗棋子死磕的情况自然不会出现。

    就见那颗白子在触碰到他的黑弧之前,轻轻一跃,看似极慢,却跃过了他的防卫,进入了他的领域。

    白子还未落下。

    因为那片地域太重要,他不得不打破那个共识将白子定住。

    并不是只有他有武器能切割神识,赤水眸光一动。

    黑针陡现,又一闪而没。

    顷刻间,却出现在了白子旁边。

    “啊!”严惊呼一声,神识一缩,白子落下,杀入黑子范围。

    “嗯。”数道气机气阻,严闷哼一声,惊呼道:“那是什么?”他目中惊色还未褪去,刚才那股似被焚烧了一般的灼热,来自那根黑针?

    他惊疑不定,场外也是一片沸腾。

    “啊,那针?”

    “……刚才怎么回事?”

    “那黑针是什么来历?”

    “真看不出来这女子还有点本事,不过,此女逞得一时之利,恐怕……”

    ……

    赤水神色不变,黑针对于修为越高的修士掣肘力越强,对其神识也有感应,但并非真能灼烧神识,那不过是她做的小小手脚——是一种幻觉,当然关于这一点,她不会说破。

    场外修士窃窃私语,场中尊者绝盯着那根黑针不语,而轩辕仙尊则是眸光微动,似是想到了什么,惊光一闪,又再度消失不见。

    此时,那位魔武者严已经恢复平静。

    他目光扫过棋盘,神色变了变,良久才卷起一颗黑子,选择巩固自己的地盘。

    这一次,赤水没有阻止。

    轮到她时,她执起白子,也稳稳落下。

    他们又相互落了数子,气氛看上去极是祥和,让场外的修士惊讶不已。

    “什么意思?本座怎么看不懂了……”

    “这就不打了?”某人惊奇地问道。

    “就比棋?”有人明显不信。

    ……

    “师傅?”明天不解。

    素和向紫道:“他们已对对方的实力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在没有明显的胜负面前,他们没必要耗费灵力,毕竟最后……”

    将灵力留待最后的对决吗?明天看着赤水的身影,明白了。

    不只明天,其他未想通的修士闻言,也反应过来了。

    现场安静下来。

    赤水看着棋面,极是专注,她的脑海正在飞快运转,局局棋谱在眼前晃过,各种下棋之法的优势和弊端也一一闪现。

    其实她每一次落子,都是有章有据可行的。

    严边思考着棋局,边落子,余光还不时扫过赤水。

    他发现,她下棋的风格诡异多变,还未下到中盘,她的棋风就已变了数种,看上去还有继续变化的趋势,这样的棋手他还从未曾遇到过。

    他看了后方的尊者一眼,见尊者绝对他微微摇头。

    他复看向赤水,目光中带着些许不确定。

    他当然不希望将结局弄得太过惨烈,如之前那一局,那位魔修气量狭小,诉之武力,最后弄得神魂俱灭,实是愚蠢至极的行为,但他也不怕武力对抗,虽然他承认此女确实实力非凡,但她毕竟是比他小两个小境界,除非此女妖孽到逆天……

    他想着,目光不经意地瞟过对方手上的黑针,眸色渐深。

    赤水手里把玩着那枚黑针,心里有些畅快。

    棋局下得如此顺利,超出了她的预料。

    显然,黑针的震摄效果还是不错的,虽然这是她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但是相当管用。

    她现在已不介意黑针的暴露,因为随着她对神铭文的了解,再配合黑针本身的属性,她已经有了更好的使用方法。

    还有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这黑针的特殊来历。

    她相信在场修士见多识广,说不定会有修士能认得出来,但是那又怎么样?他们拿黑针没辙,就算抢去也无用,她自可放心大胆的使用。

    她想罢,举子落定,静等最后的对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