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八章 众修环伺
    也是直到此时,赤水才发现灵台各处的传送屏障和禁制已经完全消除。

    放眼放去,整个灵台就好似一方广袤的大陆,山川河流,湖泊荒原,应有尽有,奇花异树,入眼可见,珍禽异兽,时有出没,实不愧于仙君的灵台之名。

    只是此时,这如若仙境之地却正遭遇着一场莫大的浩劫——人祸。

    赤水一路行来,因为禁制解开的缘故,一些之前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收获的修士此时大都欣喜异常,可看得出找到了不少好东西,有些修士甚至抱着宁可错杀不过放过的原则,只要是外观稍有些特别之物,就算是不认识也要收起带走。

    一时间,如蝗虫卷过,满目疮痍,仙境之气荡然无存。

    赤水虽然知道这无可厚非,仍是止不住摇了摇头,这些修士怕都是被传说中仙君的宝藏冲昏了头脑,再加上禁制解开,再无顾忌,心怕与机缘擦肩而过,因而失了平常心。

    当然,虽然这些修士破坏力惊人,但却是少数,赤水看见更多的修士同她一样,一路未做停留,直冲着灵台中央那高高耸立的恢弘巨塔而去。

    因为关系到各自的机缘,修士间大多保持着安全的距离,警戒非常。

    赤水同样如此。

    按理,她得到了星官仙君最大的宝藏,就该速速离开,她本也是打算如此,不过在她动用了星河灭杀掉东陵正易之后就不可能了,她不能不打自招。

    因此,虽然对藏宝阁并没有多大的期待,她还是硬着头皮来了,而显见她仅有化虚初期的修为在众多前去藏宝阁的强者当中是不够瞧的,那些修士大多微带不屑之色。

    赤水心里也有些好笑,所谓老顽童,是指随着年龄的增大情绪反应反而越明显犹如稚童的老者,是为返璞归真。她发现这些修士也有些相似,他们大多享受家族的供奉,被族人所敬仰,多多少少都带着一点唯我独尊之气,再加上随着阅历的加深,目光也变得世故,情绪反应也就更加直接。

    当然了,他们也不会把这种情绪表露出来,不过赤水是什么人啊,她五感灵敏,只要她细加观察,这很容易便能察觉到。

    她似有所悟,难怪那些修为越是高深莫测的大能者脾气就越是怪异,喜怒哀乐都更加直接,这也是修真者保持自身心境通达的一种方式。

    她再想到自己,有着前世的职场历练以及今世不凡的经历,她的心境已是较为平和,能牵动她情绪的人或事情也是极少,这在修炼初期算得是一件好事,至少她在下界之时极少遇到瓶颈,可自从到了此界,她除了不停修炼积攒灵力外,进阶就比较困难了,她自己就能很明显地感应到,若非她心境通透,悟性不弱,再加上得秦师叔、素和向紫、百里前辈等人帮助,恐怕也不可能如此之快就突破到化虚期。

    想到此,她又想到不知去了何处欲做何事的穹目,她的成就当中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可能也是因为此,她才能在被他不停欺压的情况下还能忍耐他的无理要求吧!

    她轻叹了口气,想到那厮要求之事,面色又有些纠结。

    忽地,她感应到一股神识扫过她的位置。

    她心一动,抬眼一看,就见后方一抹黑色的身影一纵而至。

    是之前与她对局的那位魔武者。

    此时,对方的视线正明目张胆地打量着她,目中微带异色。

    赤水自然也在打量他,只见他与之前对局时并无什么不同,看来,对方并未被她的炎雷所波及。

    “真的是你!”那位魔武者微带感叹,面色有些惊讶,又有似乎本就应该如此的复杂。

    赤水唇角微微扬起,却是暗自警戒。

    那位魔武者似乎也是直到这时才想起两人对立的身份,极为有礼地拱手道:“在下一时激动,道友见笑了。”

    “道友有事吗?”赤水其实对他并无恶感,但却也不想和对方在这样的环境下有什么交情,她本来灵台的位置就很敏感了,更不想被仙族扣上一顶与魔族勾结的大帽子。

    那位魔武者看出赤水的不耐,问道:“道友是要去藏宝阁吗?”

    赤水点头,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那位魔武者倒似有些腼腆,道:“那在下与道友同行一程吧!”

    赤水意外地看了看他,但想到此人的实力她也无法阻止,只好道:“道友请便。”她说着率先往前遁去。

    那位魔武者跟了上来,又叹道:“见道友安然无恙,在下甚是高兴。”他说着,又瞄了赤水一眼,“关于那局棋,最后是平局吗?”

    赤水脚步一顿,目光直看着对方,微有些不悦道:“道友不是比在下更清楚吗?”

    那位魔武者在这样的视线下有些局促,顿了顿才道:“想必道友当时已经明白那是个幻境了,因此才能在明显处于劣势的情况下觅得一线生机,关于这一点,在下佩服得紧,想与道友结个善缘,以后……”

    “我不知道。”赤水打断他道。

    “什么?”那位魔武者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说当时我不知道那是个幻境。”赤水定声道。对方真是太看得起她了,那连仙尊之能都未能看出来的事情,是她能看透的吗?当然,这并不排除他们知道但并未说出来的可能,她也是在得到星河之后才明白的。

    “你不知道?”那位魔武者怔了一瞬,“那你当时……”

    赤水答道:“我当时不过是看出那棋盘不对劲,赌了一把。”

    那位魔武者闻言,想到那犹如无底深渊一般的棋盘,点了点头,现在想起来,确实不对劲,那样堪比神灵的力量,一位刚刚突破的仙君如何能做到?只是当时大家都被未知的宝藏所迷惑,将这一点忽略了。

    想到仙君的宝藏,他看向赤水的眼神便带上了一丝异色。

    赤水面色坦然。

    那位魔武者看不出什么,心下暗自摇头,此女若是拿到了宝藏,怎能如此平静?怕早已离开了此地,看来是他想多了。

    他想罢,收回思绪,认真问赤水道:“在下有一疑问,想请道友解惑。”

    赤水有些无奈,她没有看出对方是个话痨啊,难不成是她看走眼了?可叹她用尽全力也摆脱不了对方,只好道:“请讲。”

    “道友最后那一击惊天震地,威力势不可挡,在下就是想问道友,以当时的情况,道友为何,为何……”

    “为何不是用来对付你吗?”赤水见他说得艰难,直接道。

    她见对方点头,问道:“我问你,那一击你能避得过吗?”

    那位魔武者想了想,答道:“虽说不能毫发无伤,但要保住性命应该没有问题。”他说到这里,特意看了看赤水的神色。

    “这就是了。”赤水淡淡道。

    那位魔武者神色一怔,瞬即反应过来,哑然失笑,他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那是她全力一击,若是能有把握击杀他,她必定就做了,正因为没有把握,她才放弃了他将目标定在棋盘上,而事实也证明了她的想法是正确的。

    可是当时的情况万分危急,此女却能在瞬间做出完全正确的决定,觅得一线生机,全身而退,机智不可谓不凡,他神色间也流露出真正的敬佩之色。

    赤水此时心下也在感叹,当初她不是没有想过对付他,只是她当时动用了全部的力量,若真能击杀了他自然是好,若不能呢?她到时候毫无还手之力,对方也不可能是心慈手软之辈,她恐怕连转世重修都将成为奢侈。

    接下来二人各有所思,再未有交谈,数个时辰后,他们到达巨塔前。

    真正到了这里,才明白这塔的高大,就犹如一座巍峨屹立的高山,举目仰望,雄伟异常,一眼望不到顶。

    此时,塔门外已经聚集了不少修士,他们本在交谈,见到赤水二人,立即住了口,往旁边退去,露出后方十数丈高大的大门。

    那塔门大敞着,却有一道禁制阻隔了众人的视线。

    赤水之前分明听到他们有谈论那道禁制的古怪,看来这些都是被禁制挡住了的修士。她和那位魔武者对视一眼,飞身上前。

    如若穿透了一层薄薄的水,她进出内里,霎时,无数道神识往她扫来。

    她这才发现塔内的修士更多,而且大都是熟人,以轩辕仙尊带头的仙族各个名门世家的弟子,以及尊者绝所带领的魔族一众,间或带有些其他族的修士。

    “过来。”素和向紫道。

    赤水启步行去,步履轻盈,衣带飘然,在众人的注视下淡定从容,身着的乌丝凤羽衣让她少了分女子的娇媚,然漆黑的双眸顾盼间迷离若雾,不知觉间竟多了一股神秘的魅力,引人探究,便是连素和向紫都不由一怔。

    “师傅。”此时,赤水也到了她面前。

    她回神,强自压下心中的震惊,勉强点了点头。

    赤水退至其身后明天的旁边,又冲素和知玉和明地等人浅笑了下,才回过头来问明天,“大师姐,怎么没有看到明仁师姐?”

    明天摇头只道不知。

    赤水也不再多言,移目望向周围,在看到小白和小妖安然无恙时,面色微松,见他们欲过来她这里,她连忙摇头阻止。

    她早就同小白他们说过,她拜入素和向紫门下,便有了立场,但这个立场仅是她的事,不能因为她牵扯上他们,她把他们当成重要的朋友,但不表示其他仙族修士会这样看待,她自然也不希望他们被人利用。

    就在这时,那位魔武者也进了来。

    几乎是瞬间,所有修士都再度望向她的位置。

    赤水视线微垂,任众人打量,不理会四周的窃窃私语声。

    “小师妹……”明天侧身看着她,欲言又止。

    赤水抬眼与她直视,“大师姐有事?”

    明天眸光复杂,又摇头道:“无事。”

    赤水略带丝疑惑,但也未再多问,就见那位魔武者行到尊者绝身后不远处,未往她的位置看上一眼,这样一来,众修士反倒不好说什么了。

    轩辕仙尊目光不经意地掠过赤水所在的位置,又扫过场内某此眼神闪烁不定不怀好意的修士,冷哼一声,殿内仅有一点声音也消失了。

    祈连沐泽面色沉静,眉峰却微动了下,余光扫过轩辕仙尊,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感觉,轩辕仙尊似乎对那狡诈如狐的女子有些不寻常的关注,他又看了看素和向紫的方向,唇角勾起,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

    明地不得不对小师妹另眼相看,这种明明处于暴风中心却能巍然不动的本事,让她佩服不已。

    尊者绝面色不动,看似毫不在意,实则在场所有的情况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是来搅局的,灵宝对于他来说吸引力并不大,但显然别人不会这样想,那女子麻烦大了。

    想到此,他倒有些幸灾乐祸,他倒要看看,那女子能走得了多远。

    他看着她一身黑衣在那一众清高的仙族修士当中显得特别醒目,如果她真能找出通天宝库,他倒是不介意护她一护,当然前提是她必须由仙道坠入魔道。

    其实赤水此时并不如她所表现的那么平静,灵宝的诱惑是巨大的,她能感应到周围众多如狼似虎似欲将她生吞活剥的视线,可她不能表现出任何异常,不仅如此,她还要提防某些不择手段的修士暗下黑手。

    这一刻,她只有万分期望这塔内所藏的藏宝阁尽快开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