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玉盒之争
    别看现在塔内众修都肃目等待,一副胸有成竹之态,实则不然,至少赤水耳中所听到的情况并非如此。

    先说星府仙君的宝藏,之前那漫天洒下的星辉已经证实有修士捷足先登了,他们就算再羡慕嫉妒恨,找不到得宝人的线索,也只好暂且按下。

    赤水知道,一件灵宝无疑可以在修真界掀起腥风血雨,更何况是一位仙君特意留下的灵宝,在场的都是修为高深的高阶强者,智谋超凡,就算没有找到得宝人的线索,也不妨碍他们用脑去思考。

    她没死!

    她不仅没死,看上去甚至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再联想到棋局对弈时的特殊举止,那可是他们都未能识破的幻境,他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是她得到了仙君的宝藏。

    可是,看到此女坦然的表情,有些修士又开始不确定了。

    如果真是她得到了宝藏的话,她怎么还会来这里冒险取宝?这样一想,一些修士眼中的热切贪婪褪去,恢复平静,而另外一些修士虽然另有想法,但在轩辕仙尊的气势下也不敢立即做出什么举动,一时间,场内极是安静,呼吸可闻。

    赤水敛眉垂目,静静立于素和向紫身后。

    此时的她有了星河,也就有了底气,自然不再惧于其他修士的不怀好意,便将注意力放在了这传说中的藏宝阁上。

    据传,只要是能进入塔内的修士,都有机会从阁内得到一个玉盒,玉盒里的东西多种多样,超品的秘术,古宝灵丹等,全凭修士的运气。

    明天当时曾说有一位修士,好不容易抢得一个玉盒,打开一看,里面静静躺着一枚下品灵石,当时就将那位修士气得倒昂,便是赤水都不得不感叹仙君的恶趣味。

    言归正转,早在进入塔内的第一时间,赤水就已经感应到塔内的格局。虽然塔内的空间比她想像中的还要大,约有千余里的范围,可她却并未发现塔中藏宝阁的所在,显然,有这样疑惑的并不只是她一人。

    她余光微不可察地扫过明天等人沉静的面色,若有所思。

    她们似乎知道什么。

    她瞬即又摇头失笑,她什么时候也失去了平常之心,真享受起了那世家子弟的尊荣?就算什么都不知晓,难不成她还会惧吗?

    意随心动,她渐渐平却心中的浮燥,平静下来。

    也就在这时,一道山石崩裂的巨响从塔顶空传来,瞬间吸引了众修的注意力。

    就见塔顶空,犹如被一把巨剑斩过,一道深长的沟壑将上空分成两半,像一根狂速伸长的巨藤,无数裂缝往四周延伸而去,不过数息,已是蔓延至塔顶边缘。

    “不好,塔要塌了……”某处一个年青的声音惊呼道。

    赤水抬眼一看,果然,因为塔顶结构被破坏,无数的塔顶巨石失去了支撑,已是摇摇欲坠之态,眼看就要落下。

    怎么回事?赤水眉微动,见素和向紫等人神色如常,也按下不动。

    就见上空中,那些巨石不停颤动,无数尘灰夹杂着碎石扑朔而下,又急又猛,仿若暗夜暴雪,又好似万马奔腾,气势雄壮,让人无可回避。

    “啊——”一声惊叫响起。

    众修随之望去,就见那惊叫声响起处,一道与上空中相似的狰狞裂缝凭空出现,那惊叫的青年修士一个不察,往下掉去。

    幸得他旁边的一位黄衣修士相扶,他才能及时反应过来,挣脱那股异于平常数倍的地心引力回来。

    众修见此,纷纷加持防御罩,飞遁至空中。

    犹如打破了遮天穹芦,无数星辉透过碎石的空隙直射入内。

    赤水微顿,就见上空中以轩辕仙尊和尊者绝带头的近十修士不顾上方不停坠下的巨石,身影一闪而逝,转瞬间就消失在上方星空中。

    明地见机立变,一把抓住明天,对赤水道:“小师妹,走。”话落,便带着明天直追上空中而去。

    “好。”赤水答应。

    此时,上空中的巨石已是落下了近一半,那还未落下的巨石将整处星空分割成了数十幅小星图。

    赤水跟在明地身后,眼微眯,似想到了什么,转目移向周围。

    此时场内的修士不足之前的一半,大都是归一期之下的修士,他们或三五成群,或形单影只,尽皆拼命往前辈们消失的方向往上遁去。

    赤水小心避开一块下坠的巨石,目光不经意地扫到空中。

    一幅星空图印入眼帘,她顿时有些怔然。

    怎么又是星空图?

    她正思索间,不知不觉落在了后方,头顶上空一块巨石落下。

    “小心!”旁边不远处的素和知玉提醒道。

    赤水身形微动,轻巧过避过那块巨石,向素和知玉点了点头,追上明地二人。

    明天没有漏过之前那一幕,见赤水上来,眼带疑惑。

    赤水也没有隐瞒,道:“刚才那幅星图之前好像看到过。”

    明天闻言,了然地点了点头,道:“小师妹观察细致,确是如此。”

    赤水听之倒有些惊异,不由看向明天。

    明天道:“不过无论从那幅星图进入,都是到达同一处,并无差别。”

    “是吗?”赤水不好意思地笑笑。

    明天知道赤水缺乏基本的信息,又叮嘱道:“小师妹,藏宝阁共有三层,但一位修士最多只能从中拿到一个玉盒,因此,小师妹若有看中之物,千万别犹豫。”

    赤水知明天好意,点头答应,又道:“大师姐,我等又看不到玉盒内所装之物,何来犹豫一说?”

    明天似欲说什么,却终未动,只是道:“小师妹进去便知……”后面的话隐没在星图中。

    赤水见此,也跟了上去。

    犹如一道微风拂过,眼前的景色陡然一变。

    抬头只见那熟悉无比的星空高悬,低头则见平坦的地面无数沟壑空洞,塔内之影隐约可见。而外围,整个仙君灵台的景色清晰可见。

    她移目扫去,忽见一个明黄色的身影极速往塔楼的方向飞来,在她后方不远紧跟着两位面色凶狠的灰袍修士,此时,其中一位修士的鬼叉已是直往明仁而去。

    明仁有危险!

    赤水心一紧,那出手之人可是化虚期修为,她直觉地就想帮明仁一挡。

    可是,她神识探出,才发现她所处空间的特殊,明明看着不高,但与下方的明仁等人却仿若身在两个世界,她的神识往下一直探不到底。

    也就在这时,明天的声音传进耳内,“小师妹,走。”

    赤水抬头,就见上空中明天正往她的方向看来。

    她又低头看了明仁一眼,发现她平顺地躲开了那凶险的一击,一纵之下,将距离拉远了近十丈。

    她心稍安,往明天的方向追去。

    也直到此时,她才发现上空又是一片星空。

    与之前塔内所见不同,上空中的星图非常完整。

    她思念变换,眼前的星图随着她的意识被划分为一个个小的方格,再一细看,其中几个小方格中的星图与她刚进入灵台时所看到的星图一致。她顺之往下一看,下方的景色很熟悉,果然是她刚入灵台之时所经过的一处种植灵草的空间,她可是清楚地记得有一只化了形的灵物在她眼前活生生地跑掉了。

    她心中有些失落又有一种本就该是如此的轻松心情,想想又有些失笑,天下间哪有那么多的巧合,她之所以觉得那星空特别,怕是她居住悟星峰熟悉星空之故,这样想来,心境渐宽,眸光流溢,忽地投向不远的某处。

    在那里,空间微现波动,一个不大的玉盒凭空而现。

    霎时,犹如蜜蜂发现了蜂蜜,众多分神期修士都冲着那个玉盒而去,各种法术灵光齐齐绽放。

    赤水轻轻一跃让开,看向周围,玉盒的吸引力不同凡响,竟是吸引了在场的大部分修士,仅有少数因为位置或其他原因没有上前,而小妖,就是其中之一。

    小妖见赤水看来,冲她眨了眨眼。

    赤水发现众修士都没有在意小妖的存在,心下了然,见上方明地二人已通过星空进入藏宝阁的第二层,也往上纵去。

    下意识间,她选择了那片熟悉的星空。

    须臾之间,眼前的情景似变又未变。

    赤水惊讶地打量周围,上方仍然是一成不变的星空,轩辕仙尊和素和向紫等人早已不见踪影,估计是已经进入了上一层的空间,只余下周围熙熙攘攘的百余修士。

    当然,她惊讶的并非这个,而是这层空间特殊的视角。

    怎么说呢?这个空间更像一个巨大的透明蜂巢,每一个透明的巢中都有一位修士,这些修士或立或坐,表情不一,而她,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些蜂巢内的所有修士,觉察到他们的一举一动……,也许,别人也能看见她。

    这种感觉很玄奇。

    似乎,她不止能看到他们,她甚至能在顷刻间到达他们身边。

    她又打量了下自己周围,宽阔无限的视野,分明感应不到周围透明蜂巢的存在。

    她正好奇间,忽地一种更加玄妙的感觉跃然心间,她几乎是下意识地伸出手一捞,一个约莫有成年男子拳头大小的翠绿玉盒出现在掌心。

    也就是在这时,她心下一突,陡然发现不妙。

    瞬时,数十道神识袭至。

    她的周围也出现了数十个人影,将她团团围住。

    就算是镇定如赤水,此时也不由面色一白,或许她可与一位化虚后期大圆满的修士对抗,并不代表她可以同时抵挡数十位化虚修士的攻击。

    知道事态不好,赤水就想离开,可之前那股玄奇的感觉现在又陡地消失了,电光火石间她几乎是本能地将刚捞到的玉盒高高抛了出去。

    并非她不想要那玉盒,说实话,这玉盒虽然小,但绿莹莹一团,晶莹剔透,隐约还可以看到里面所装之物成圆珠状,很像是一枚灵丹。

    仙君所留的自然不比俗物,更何况这极有可能是一枚成品的灵丹——不需要找寻那些稀有的多达近百种的主辅材炼制、不用承担失败的危险、直接就可以服用的灵丹,就算赤水,也不敢说不动心,可这与性命相比,却又微不足道了。

    就见那个玉盒极快往外围飞去。

    众修的目光也随之转移。

    忽然,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众所不及的高处,一张清丽脱俗的脸庞出现在众修的视野内,身姿曼妙,玉指对着玉盒轻轻一点。

    那玉盒竟又原路折了回来。

    赤水惊愕地睁大眼,呆呆看着明地动作完成后露出的清浅笑容,极是不解她的用意,以至于见玉盒近前都不知是否该接住。

    “接!”一个熟悉的声音忽地传来,同时逼近的还有周围灼灼的视线和威压。

    赤水地咬了咬牙,听出那是明天的声音,终是伸手将之接住。

    别看这玉盒一来一回,实际行程不足五丈,共花费的时间实则不足一息,也因此,周围的修士在相互顾忌的情况下竟没有一人反应过来,直到玉盒再度落入赤水之手。

    赤水见得随着明地的飘落,接连出现在她周围的数道身影,眸色微起波澜,明天,素和知玉,还有几位眼熟的,竟都是素和家族的弟子。

    数位与数十位修士的对恃,气氛一触即发。

    空间内一时间静寂无比,无尽的压力一波一波往内里压进。

    赤水处于暴风中心,只觉得全身在各方力量的撕扯下剧痛不已,若非她本体强悍,恐怕早就被撕成了碎片,她强撑着在原地不动,目光凛冽,环视四周众多如狼似虎的视线,脑海里回想起之前见到的分神期修士争夺玉盒的凶残景象,面上却不敢露出丝毫怯意。

    明地落至赤水旁边,眸光中煞气外露,冷冷道:“谁要与素和家族作对?”

    明地此言清冽沁脾,带着无尽的寒意,再加上浑身气势外放,目光所及之处,大多修士都避开她的视线。

    少顷,一位修士在原处消失。

    紧接着,第二位,第三位……

    不多时,周围的修士已是离开了大半。

    赤水身上的压力也随之减轻,她全身一松,望着明地的侧影,满心的感激。

    明天在一旁见之,笑道:“小师妹放心,你是素和家族门下的弟子,师傅不在,我们自会护你周全,该是你的,就不要轻易放弃。”

    赤水身体微一怔,心绪复杂难言。

    她目光扫过明天,明地,素和知玉以及其余的三位素和家族修士,他们明明与她并无交集,此时却为了保护她,又放心地将背后交给了她。

    她心里蓦地涌起一股火热,漫延至全身,她整个人气质也随之一变,眸光湛亮若星,扫过包围着他们的十数位眼带饥渴贪婪之色的各族修士,一一记住他们的容貌,浑身战意勃发。

    既然无法避免,她也并非贪生怕死之人。

    此战,她奉陪到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