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五章 歪解修心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赤水沉迷于炼丹技艺,终日窝在玉阁,极少出门,直至今日。

    阳光正好。

    那日没有细看,此时留心,又是一番惊叹。

    不比她精心设计建造的住宅,这个庄园显见是通过多位名家倾力打造,虽不见壮丽风景,却胜在舒服适意,放眼望去,周围一草一木、一花一石均是精心布置,伪装在朴实的外貌下,其实均是价值不菲,稍加留意,便可发现其中蕴含的深厚底蕴。

    景色无边秀丽,赤水心情也变得很好。

    之前服用了仆役送来的解药,她体内的毒素已清出八成,行动间已是无碍。

    这不,想到了乌丝凤羽袍已毁,身上没有一件高防御的法袍傍身,终有些不妥,待检查发现体内灵力运转已差不多恢复,就准备进城里看看。

    早在上次查看灵台之时,她就发现下方有一个占里数百公里的城池,想必就是百里前辈所建,因她还需采购些炼衣的材料,正好下去逛逛。

    说起来,百里前辈真不是普通的低调。

    城池的规模也就相当于中级标准,与他的真实身份完全不符,她刚才分明看到了城池外有着隐匿法阵的气息,而之前也从未听到有这位前辈的传言,她若不是有穹目所给的定位符,怕是永远都找不到这里。

    或许正因为如此,城池内人口数并不多,比之赤水以前经过的城镇少了几许热闹,却也并不冷清。

    一路行来,城内秩序井然,道路旁商铺林立,众多高低层次不同的修士和凡人混居在一起,有说有笑,分外和谐。

    她神识放开,扫过眼前街道,面色便有些古怪,她竟未看到在修士城池里遍地开花的正道联盟商铺,反倒是见到了一个熟人——丰木城天一阁的掌柜。

    虽然那掌柜仍然健壮,但千余年光阴仍是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少痕迹,两鬃已经染上不少风霜,隐隐露出也几分苍老。

    赤水身一动,已是出现在那家店铺前。

    她进门时特意看了看头上的牌匾,一侧天一阁特有的标记仍在。

    她举步入内,店内小二和掌柜同时看向她,均是一惊。

    店小二吃惊,是因为此女一看就是外来人士,也不知是什么来历,而掌柜则是一眼就认出了她,一是因为赤水根本没有什么变化,二则是因为他对赤水的印象极为深刻。

    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冲店小二示意,自己则迎上前去,“见过姑娘。”边说边将赤水引入后面待客室。

    赤水扫过商铺内部,发现此店比之当初丰木城的天一阁规模还要大上不少,正有些吃惊,见掌柜态度客气,也露出一抹笑容道。“掌柜安好。”

    “托福。”那掌柜引赤水坐下,才回身问道:“恕在下冒昧,姑娘怎地到了此地?”

    赤水眼珠一转,答道:“随朋友来的,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那掌柜怔了怔,忙摇头道:“没有没有,在下只是好奇问问,不知姑娘进店,需采购些什么物品,在下或可以帮忙一二。”

    赤水笑了笑,“说起来,还得多谢掌柜当日赠与我的玉片,后来当真帮了赤水不少忙。”

    那掌柜闻言也客气道:“姑娘炼阵手艺精湛,是本阁的贵客,不必言谢,能帮上姑娘的忙,是我等的荣幸。”

    “自丰木城一别,转眼已是千余年,没想到还能再见到掌柜,真是意外的惊喜,就不知掌柜又怎流落到此地?”

    那掌柜怎会不知赤水拐弯抹角的试探,想到之前自己也试探过她,不由释然,道:“自丰木城陷后,老夫就回到了这里,不瞒姑娘,这里就是天一阁的总坛,我家主人便居然在此间。”

    赤水听之,惊讶地睁大眼,扫了周围一圈,不解地道:“那怎地只有你们二人?”

    那掌柜见此,却是大笑,“此城不大,只需我二人足矣。”

    赤水计算了下此城的人口数,算是赞成了掌柜的说法,想到有了熟人好办事的道理,她便问道:“掌柜,我想买些炼衣材料,不知哪家商铺好些?”

    恰在这时店小二本端着茶进来,听得这话,顿时就是一乐,道:“姑娘,这所有的商铺都是一个主人,卖炼衣材料的商铺也只有一家,就在前方拐角处,你一问便知。”

    “真的?”赤水第一次听说,有些接受不能。

    而那掌柜则是嗔怪地瞪了那店小二一眼,暗示他太过多嘴。

    店小二有些莫名,这本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有何不能说的。

    “既是一个主人,为什么又要分成那么多家店铺?”这不是浪费吗?

    听到此问,那掌柜满脸自豪的道:“主人商铺遍及天下,这里是总坛,外面众多分店的货物都需在此处中转配送,自然需要分门别类,单独管理。”

    赤水看着旁边店一二也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心中忽地一动,再一想二人的话,顿是明白了什么,悄悄压低声音,手指指了指头顶,“你们的主人不会是那位吧?”

    店小二在掌柜身后只顾点头,暗赞赤水聪明。

    赤水轻吁了口气,那么明显,她若是还猜不到,就真是傻了。

    不过想想百里前辈的大手笔,又觉得这很像他的作风,并不奇怪,将店铺开遍天下,不只可赚取自己修炼所需的资源,暗地更可以掌握天下动向,稳赚不赔啊。

    她可是亲身经历,见识过天一阁的雄厚实力,不管什么宝贝,他们都有办法弄到,不管什么消息,他们总是最先得知。

    她之前在灵台之上所见的那些罕见的灵物宝贝,说不定就是这些店铺从各处网罗而来。

    她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也对这位前辈更为佩服。

    想想吧,一介散修,无任何靠山,仅凭单人的力量,不只实力高深莫测,成为仙族八大仙尊之一,又为自己挣得这偌大一份家业,简单就是她学习崇拜的榜样。

    跟他相比,那什么卫仙尊算什么,低调才是王道啊。

    百里前辈与卫仙尊同为散修之列,那卫仙尊却早被仙族那一干人士扒了马甲,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而百里前辈却能成功避开这一切,看似隐居不出,实则天下尽在掌握,这般强横的实力和手段,真是不让她叹服都不行。

    赤水双眼冒光,心目中百里前辈的形象那是噌噌噌快速拔高,万丈光辉闪耀,恨不能摆上香炉拜上三拜……

    好吧!她激动了。

    不过她认为不管是谁,知道这样的消息,又恰好认识这人,都会如她一般失态的。

    她晕呼呼地辞别了掌柜二人,又进了拐角的那家商铺,买到了想买的材料,回到前辈的灵台,都还有些缓不过神来。

    她现在终于明白百里前辈为什么要追着穹目那厮满世界跑了。

    你想啦,百里前辈就要突破飞升了,这偌大的家业要有人继承啊,估计百里前辈也就只有穹目这么一个子侄后辈,偏偏穹目那厮不愿意,到处躲着百里前辈。

    恰好她与穹目那厮又有那么一咪咪的关系,因此百里前辈才会对她诸多照顾,甚至想用她把那厮找回来……

    赤水越想越觉得有理,心下不免又为百里前辈默哀,你说你怎么就遇上穹目那个玩劣不堪的家伙呢?若是别人,那还不得上赶着巴结?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想到穹目,她不免又想到他蛮横交代给她的任务,她的脸顿时皱成苦瓜状,紫玉罗盘是什么东西她都不知,她又上哪偷去啊?

    她正走神,忽见那凉亭处,百里前辈竟然也在,只不过此次他并没有逗喂吉祥鸟,而是静坐在一侧凝思,仿佛遇到了什么难解的迷题。

    赤水见此,本不想打扰,可就在她转身之际,对方已经睁开眼,往她望来,“回来了?”

    赤水点头,脚跟一转,坦然走上前来,在他斜对面坐下。

    百里前辈看了看她,道:“气色还不错。”

    赤水笑眯眯地道:“刚才到城里逛一逛,没想到前辈竟然就是天一阁的主人,让赤水好生惊讶。”

    “怎么,不像吗?”百里仙尊挑眉问道。

    赤水点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见其不解,便挨过去,略带神秘地问道:“前辈很想将穹目那厮逮回来吧?”

    百里前辈斜睨了她一眼,问道:“你能让他主动回来?”

    赤水两手一合,激动地坐直,果然如此,她猜得没错,百里前辈就是要穹目回来继承家业,不过要让他主动回来,谈何容易!

    她顿时又奄了。

    有那么一刻,她很想跟眼前的人全盘脱出,可是理智又阻止了她。

    虽然百里前辈很伟岸很强大没错,但是穹目也不是省油的灯啊,她现在已经很杯具的成了他们二人斗法的夹心饼干,她可真不想一朝不慎,连夹心饼干都没得做,那就太悲催了有没有?

    “前辈就没逮住过他?”她也不知该感叹百里前辈的辛酸还是穹目那厮的狡猾。

    “关键不在这里。”百里前辈淡淡道。

    “对哦。”赤水一下就想到了,“他是不是悄悄又跑了?”

    百里前辈似笑非笑。

    赤水却认为自己猜对了,暗自唾弃某人生在福中不知福,一边悄悄地往桌子上摸去,很快摸到一颗银丝果,冲百里前辈笑笑,双手捧着,专注地咬了一口。

    百里前辈看着赤水一副很享受的表情,忍不住问道:“有那么好吃吗?”

    “你没吃过?”赤水看了看桌上摆着的一大盘银丝果,又看了看他,不会吧?

    “只是看你吃得很香。”百里前辈轻轻带过,又问道:“你长辈没教过你吗?修真之人怎还能贪这口腹之欲?”

    “为什么不能?”赤水可不赞同这一点,“银丝果里含有的灵丝,不也可以增进修士的灵力吗?”

    “这只是末节,修士重在修心。”他说得语重深长,带着一丝教育意味。

    赤水立正,上下看了这位前辈一眼,觉得他真是一位好人,她组织了下语言,义正言辞地道:“前辈,赤水正在修心。”

    她说完,又咬了一口。

    百里仙尊哪怕阅历再丰富,也被赤水的无厘头弄得有些无语。

    赤水也不作声,低头专心食果子。

    直到将整颗银丝果全食完,她才抬起头,笑问道:“前辈可是不认同?”

    百里仙尊不语。

    “那就听赤水一一道来。”她手指微动,将沾染的汁液清除,“前辈可能否认,赤水食用银丝果时,并非一心一意?”

    百里仙尊摇摇头。

    赤水得意的笑,“前辈请看,赤水专心做着一件事情,这银丝果皮光肉滑,晶莹饱满,赤水能闻到银丝果散发的阵阵幽香,能感受到银丝果的细脆,能品尝到银丝果的清甜,最后又收获了银丝果的营养,这一步步做来,每一分感受赤水都记在心里,怎么就不是修心了?”

    百里仙尊此时也反应过来,略有些好笑地低斥道:“你这是狡辩。”

    赤水来劲了,细嫩的脖子一扬,“赤水说得有理。”

    百里仙尊无奈问道:“那你说,你修心修出了什么?”

    “回忆啊!”赤水想都没想,就答道。

    “回忆?”

    “是啊。”赤水面上表情一变,带上了些许怅然,“不然呢?仙路漫长,修士苦苦追寻长生,用毕生的时间来参悟,就是为了顿悟天道飞升成仙,得以永生……”她轻轻溢出一声轻叹,“其实绝对的永生,并不存在吧?”

    百里仙尊默然。

    赤水忽尔又是一笑,“其实,于赤水来说,永生与否并非真那么重要,只是,赤水还有疑惑未解,还有心愿未了,这都需要时间,所以赤水也不会放弃。”她摊开手心,“至于现在,赤水只想抓住自己能抓住的,就算仅仅是食用一颗银丝果这样的小事,只花了数息时间,也是赤水生命的一部分,不可遗忘,不可抛弃。”

    她深吸了口气,抬头问他,“前辈,赤水说得可对?”

    百里仙尊怔怔看着眼前的女子,目光盈盈,明明是那样娇弱,偏偏行事却常出人意料,心中想法也很新奇,他明明知道不对,却一时又不知该如何说起。

    赤水一古脑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此时见得对方的反应,也觉得有些不自在,或许是她从未遇到过这样一位可以畅谈人生理想的前辈,刚才的气氛又太轻松,也或许是因为再之前受了刺激,才让她一时失了防备……

    “前辈,赤水还有事,先回房了。”丢下话头,她一溜烟地遁走了。

    百里仙尊目送她的身影消失,目光移回桌面,看着桌上备着的整整一盘银丝果,略有所思。

    良久,他也伸出手,拿起一颗,仔细看了看,递进口里咬了一口,唇边,渐渐溢出浅浅笑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