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距离拉近
    紫霞峰宁静依旧。

    素和向紫面容宛然,看向赤水的眼神中透露着真切。

    赤水心底也有波动,就凭其明知极品凝元丹在她身上、却从未提起这一点,就能得到赤水的尊重,滴水之恩当泉涌相报,更别提素和向紫于她的指点帮助,以及素和向紫亲传弟子这一身份所带来的各种益处。

    本非负心人,不做负心事。

    赤水端正态度,师徒二人又都善于控制情绪,此时相见倒也和谐温馨。

    赤水简单向素和向紫叙交代了之前的经历,下意识隐瞒了百里前辈的事,只说因当时重伤,避至一位前辈处休养,伤好才回来。

    素和向紫也未多问,只打量着赤水转而道:“境界稳固,灵力含而不露,气血充盈,可见你修为又有增益,不错。”

    “师尊谬赞!”赤水就知道瞒不过,“回灵台后,偶有感悟,幸得天道垂青,修为略有寸进。”

    “你本五灵根,修炼速度却不比明天她们差,可见你悟性极佳,为师是收了个好徒弟。”素和向紫毫不吝啬地赞道。

    赤水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小小一次顿悟而已,本也是机缘巧合,算不得什么,就如当日所思,人生而相同,却又各有不同。真较真起来,人与人之间大概也就只有种族相同,其余的,从生命诞生开始,父母基因的差异,孕育期间营养的补充,还有后天的培养教育等等千变万化,俗话说,一种米养一百种人,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存在,但人生际遇各有不同,或富,或贫,或喜,或悲,或长寿,或英年早逝,造就了不同的人,也都演绎着属于自己的不同的人生。

    对于赤水来说,她首先是一个人,其次,她才是修士。修士,本也是一种身份,然身份有高有低,欲要改变,就必须积累知识,扩充见闻,增长阅历,勤加修炼,先满足自我,方可超越别人。

    从被动修炼到主动进取,这个简单的心态变化,整整经历了两千余年,就连赤水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可事实就是如此,她的经历是真实的,从一开始穿越过来的陌生和孤独,随遇而安;至生命受到威胁,危机之下数次斩魂,差一点就魂飞魄散;再到勤加修炼,解除种种危机;及至对这个世界开始好奇,想解开自身穿越之谜,为能再一次见到前世亲人朋友而修炼,林间种种,回忆起来,竟恍若昨日。

    而现在,虽然种种危机仍在,但她已经不是当初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她已经能正视自己的本心,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

    如果此时再有人问她为何修真,她定然毫不犹豫的回答,为了本我。

    有话说,人的欲望是人类前进的动力。

    她已能看清,她未来仍然面临诸多威胁,她仍想解开自身穿越之谜,她也想再见到前世的亲朋好友,也会对长生有着一种本能的渴望,但这些都不会再困扰着她,也不会再影响到她的心性,她将这些视作前方的一个个具体的阶段性目标,只要满足本我需求,不断充实自我,提升阅历,增长实力,朝着那些目标努力,一步一个脚印,每一日都有收获,那些目标也将离她越来越近,就算最终失败,她跌倒在求真的路上,俯卧在地,再也不能爬起,她也不会后悔。

    也因着这次顿悟,赤水心境更加通透,仿佛解开了一直困缚于身上的重重枷锁,身心都得到了解放,整个人的气质也因此发生改变,沉静中透着一种明快和洒脱,观之觉亲。

    之前明天就觉得赤水仿佛打破了隔离在她们之间的屏障,变得更加真实。

    此时,赤水不过是想着自己老大的年龄了,这会被师尊夸奖,觉得不好意思了,有些羞窘无措之态,只是一个简单的情绪外露,素和向紫就敏锐地察觉到赤水的某种改变,这种改变让她欣喜,也让她对赤水更加的满意。

    不过,当她转眼注意到赤水身着的蓝衣,双眼微微睁大,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你这衣裳……?”

    “额…”对方语气太强烈,以致于赤水想不解释都不行了,但见对方一副不能忍受的样子,觉得自己身着这身虽然不是艳丽夺目,但是也不差啊,她还以民间刺绣的方式升级绣有暗纹,清新典雅,怎么也是二品宝衣啊,她的炼衣手段也没退步嘛,虽然因为炼衣材料稀缺,她的炼衣技能未能得到全面的发挥,但是也不算丢脸吧?师尊这样表情是怎么回事?她只得呐呐道:“乌丝凤羽袍在仙府空间崩塌时完全损毁了,所以就将旧手中的材料炼了这一件。”

    其实她哪里知道,素和向紫炼衣技能高超,早在之前赤水所着那件乌丝凤羽袍,就是其跨入炼衣宗师的标志,再加上素和向紫修为突破,以她如今的眼界,如果不是炼衣顶极材料难寻,她可能件件都能炼就一品宝衣,若是有天材地宝,她甚至可能炼就灵衣,灵衣啊,想想渡劫大陆上一件灵宝会引起多少纷争?更何况是防御性能佳、危机时刻能保命的灵衣,所以赤水身上所着的这一件二品宝衣,自然不够看。

    不过嫌弃归嫌弃,素和向紫倒并非是个骄惯徒弟子之人,只道:“为师这里现在也没有适合你的材料,你先去库房看看,若有合适的就领走。”

    “谢师尊。”赤水知道素和向紫的规矩,也没有推辞。说起来,素和向紫的规矩也怪,她教授弟子炼衣,给弟子准备材料,但她从来不将自己炼制出的衣裳赐给弟子们,就是明天几位师姐,都只能穿自己炼制的或者几人合力炼制的宝衣,只有她之前那件乌丝凤羽袍除外,这也是明仁等人当初羡慕她的原因之一。

    不过现在,乌丝凤羽袍已寿终正寝,大家一个待遇了,赤水心里无奈的想。

    素和向紫这次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赤水,勉强道:“技能还算过关,衣上暗纹是亮点,上面还融炼了阵纹,增加了一成半的防御力量,倒也还算可以,就是材料差了点,还有,炼衣可不能重于表面,只贪图样式好看,知道吗?”

    “弟子觉得,二者兼顾就更好了。”赤水答道。

    “滑头!”素和向紫轻斥道,语气略有些亲呢,“说起来,为师一直有一惑,不知该不该问你。”

    “师尊请问。”

    “为师自收你为徒起,发现你一直气血充盈,红光满面,元气极盛,是为何故?”素和向紫也实是好奇得狠了,现下眼见师徒距离拉近,终于问出口了。

    “这个……”赤水也未想到对方会问这个,有些惊讶。

    “你要是为难,也可不说。”素和向紫极快又补充了一句,生怕为难了她。

    赤水摇摇头,又有点纠结,她体内只有五十余枚黑针和灵宝星河,黑针现在赤水将之取名为燃魂针,名字很俗很形象,燃魂针放于体内并不消耗精血,只是将之放在丹田,有点刷亲切度的意思,至于星河,因为是灵宝,还是灵宝中的极品,它除了当初结契时消耗了些许精血认主外,后来一直藏于赤水双瞳中没有动静,欲要驱使它,须得提高实力,解除它的重重封锁才行。她顿了一下才答道:“其实并非不可说之事,只是早前本命法宝损毁,体内一直未有温养法宝,才会如此。”

    “什么?”素和向紫闻言大惊,“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在下界之时。”

    “那么早?”素和向紫见赤水说得轻描淡写,以为其没有认识到此间严重性,颇有一幅恨铁不成钢之态,“那你当时为何不重新炼制?”

    “本命法宝关系重大,弟子当初炼器手段低劣,又无机缘得遇良材,因此……”被瞪着的赤水有些说不下去了,又想到自已当初费心参悟炼宝法诀,耗费大把灵石材料才炼制出的混金沟珠法宝,未用几回,现今就已经不太适用了,对于自己炼器的拙劣,她也很羞愧。

    “你现在知道关系重大了?”素和向紫觉得这个弟子也算是绝了,因修士本命法宝一般不示于人前,她一直没有注意到这茬,只觉得这弟子一直红光满面,活蹦乱跳的,精气神极佳,还觉得自己眼光着实不错,哪能想到事实竟是这般。偏当事人还一点都不上心,让她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现在的情况是,所有修士都有本命法宝,就她这弟子没有,她不知道还好,她现在一知道了,整个人真真不好了。

    她仔细翻检了下自己的储物空间,没有发现可用的东西,一时也有些头大,只得问道:“那你有何打算?”

    其实这个历史遗留问题,并非赤水不上心,实则是她也无可奈何。

    想当初醒来,得知乌龟壳,不是,是龟灵盾被毁,她也是痛彻心扉,可奈何当初被毁之时她修为已是元婴境,眼界与当初不可同日而语,一句话,她是可以再炼一个乌龟壳,但是她已经看不上了,偏偏命运弄人,她眼高手却低,对于炼器方面完全是个新手,又没有奇遇,再加上本命法宝干系重大,交付给别的炼器师她不放心,她唯一可以托付的秦炎师叔又失踪了,不是,是飞升了,种种缘由之下,此事就耽搁下来了。

    好吧,这一耽搁就耽搁出问题了。

    虽然没有本命法宝,她吭吭哧哧的也过来了,但是,本命法宝的特殊性在于其是成长型法宝,它会随着修士修为的精进而提升威力,所以越到后期,本命法宝的威力越强,至归一期,修士的本命法宝可堪比一件灵宝,而且是一件与修士自身完全契合可发挥百分百威力的灵宝,可见一般。

    问题的关键在于,就算赤水现在炼衣技能娴熟,运气好找到了所有的炼衣材料,可以补炼一件一品宝衣作为本命法宝,却也是迟了。

    她现在的境界,对手都将是比她修为高的修士,而这些修士大都是气运通天之辈,举手间翻云覆雨,秘术基本不缺,或许运气好还能碰到个手拿灵宝的修士,就算是一品宝衣,也无法抵挡对方全力一击,不能保护她却还要消耗她的气血精力,可谓得不偿失,除非她能炼就一件灵衣!

    但这现实吗?她连一品宝衣都还没有炼出来过,更别说更高级别的炼衣材料在哪?她没见过啊。

    还有她的五个元婴,果奔两千年了,从来没敢放出来过,想想都是泪!!!(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