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议会再聚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裂岩大峡谷。

    因为其距离荣耀城实在太远,又有多处区域内空间结构不稳定,时有空间乱流侵袭,使得传送阵也不太稳定,安全问题得不到保障。

    所以此次选择了飞舟进发。

    飞舟体型巨大,无以伦比的装贮能力使它成为团队出行必不可少的通行工具。

    但其也有缺点。

    每一艘飞舟都造价不菲,而其所行驶区域又是条件又最为艰苦恶劣,因此,飞舟除了需要数位修士合力掌舵操纵引导方向外,还需要有熟悉各种环境、能防范和处理各种复杂情况的护航修士。

    当然,这些事情都不需要赤水操心。

    她此时正如同一条咸鱼般趴在一张小案机上,百无聊赖地逗弄着一个机关小玩偶。

    在她占据的床榻上,周围都是各种造型的机关小玩具。

    而祈连沐泽本人,则避到了一侧的睡榻上。

    这些小玩具都是赤水这段时间里做的。

    有造型可爱袖珍的小萌猫,看似敦厚老实的小汪犬,威风凛凛的大老虎,懵懂可爱的小迷鹿……

    反正小玩偶内在构造自有定律,但外型却可以有多种选择,影响并不大。

    至于其核心,自然是选用了机关傀儡的最佳灵材——玉髓晶。

    没错,就是之前初入荣耀楼那种震撼人心的玉髓晶。

    如果你问赤水这个清洁溜溜的穷光蛋怎么会有玉髓晶?

    咳!这说来就话长了。

    自飞舟出发后,祈连沐泽就包揽了她每日的衣饰妆容打扮,理由是碍眼,看多了会影响他高雅的审美、拉低他们整体团队的着装水准和品味?

    不过赤水一点不介意,反正又不用她操心,还有好处拿,每日还可以美美的,为什么要拒绝?

    因为之前所带的炼阵和炼衣材料在任务过程中已经用完,在荣耀楼又未来得及补给,造成现在的她出现无所事事的状态。

    提到荣耀楼,不可避免又想起那个人,那样的决绝……擅自决定了一切……

    赤水捂住心口,压下欲泛滥而起的酸涩。

    祈连沐泽似察觉到某些异样,注意力移向她。

    赤水不想被他看笑话,装作无事般撇过头。

    当然,要不是这个混蛋在身边,现在也不会这么无聊,她有好些事情做不了,比如精神分裂,五个元婴分工合作什么的,那效率简直杠杠的……

    但这种情况在别人面前就有点惊世骇俗了,这混蛋现在就对她有兴趣,如果再知道这些,她不能保证还会出现什么情况?

    至于是什么样的兴趣?据她多日观察下来,他对她的态度更像是对待一个有趣的玩具?

    也因此,赤水化悲愤为动力,从对方给她的某件首饰上抠出了镶在上面的玉髓晶,用机会术制作出了这些小萌物玩具。

    大大小小共计有九颗。

    没错,就是这么壕!

    这种做机关傀儡的最佳灵材,旁人求而不得——特指赤水,而在对方眼里也不过是做一件首饰的材料而己,也就图个颜色好看?

    对,就是这么壕无人性!

    甚至,在发现她将那件首饰弄得支离破碎,只为抠出所有玉髓晶时,对方也没有任何表示。

    赤水内心有无数只神兽奔腾而过。

    这九颗玉髓晶虽大小不一,但质地极佳。最大的一颗约有灵珠大小,被她收藏起来了(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至于余下的八颗,她通过各种尝试,终于挑选出了最佳构造模式,并给它们加上了她以前超级心水的小萌物外观。

    看到这八个小萌物出世,她感觉自己就是个人生赢家了。

    在她周围这些奇形怪状的玩偶,自然就是失败品,也并没有被镶入玉髓晶,所以它们横陈床榻上,颇有种凄冽悲壮之美。

    而那八个幸运儿,则早在赤水给它们装上玉髓晶后,活动了下关节,就利索地溜下床榻了。

    就见那只黄纹大老虎,最是灵敏,双眼骨碌碌地转了一圈,在赤水鼓励地拍了下它后,很快便迈着虎步开始探索周围的环境了。

    其实说是大,也就不过成人一个巴掌大小。

    但因其所镶玉髓晶的品质最佳,所以相比其它,它的灵性要高出不少。

    就见它一圈圈地活动,如同在巡视自己的领地,范围在逐渐扩大,很快,它就发现了旁边榻上端坐的祈连沐泽。

    好似发现新物种一般,它先是远远在观察着,并不动作。

    与它正好相反,小萌猫是一只并不怕生的小可爱,早在发现祈连沐泽之时就已经开始努力往睡榻上攀爬了。

    或许是祈连沐泽一直没有反应,大老虎无法判断这个家伙的威胁性,它决定试探一下。

    它先是活动了下两只前爪,锋利的爪甲探出又收回,如此数次,似乎满意了,这才只露出肉垫,压低虎躯,呈潜伏状态小心往前行进。

    忽然,它一个下蹲,又猛地向上跃起,朝着对方就是一个虎扑。

    祈连沐泽本不为所动,然而让他意外的是,那大老虎竟然毫无阻碍地穿透他周围的灵力屏障,眨眼间已近在眼前。

    并没有什么动作,那大老虎便被冻凝在空中。

    大老虎还保持着张牙舞爪状态,本来很唬人,然而挡不住它现在满眼懵懂。

    索性祈连沐泽也并没有伤害它,让它很轻巧地跌落到睡榻边沿。

    然而,大老虎是那么容易就放弃的大老虎吗?你太看不起大老虎了。

    不过在原地溜达了数圈,它就已经重整旗鼓迎难而上了。

    不出所料很快就又被挡住,但它仿佛是玩上瘾了,围着对方尝试着从不同的角度进发。

    直到这一次,祈连沐泽似乎也是被惹烦了,将它齐腰一把抓住。

    大老虎的前爪还在努力往前扑腾,挣了两下才发现被抓住了,且对面之人正木着脸注视着它。

    它毛绒绒的圆耳朵机敏地抽了抽,意识到不妙,闭上满嘴利牙眨了眨圆溜溜的大眼,脑袋下意识晃了晃,虎头虎脑,有种奇诡的萌感。

    祈连沐泽并不知道这叫蠢萌,他只是觉得有点移不开眼,同时心里泛起一种说不上来的软呼呼的感觉,如同手掌心的肉感一样,有些熟悉?

    他下意识便移向不远处的那个女人。

    就见那个女人正和一只小鹿玩偶的双角较劲,似是对这边所发生之事一无所觉。

    如果不是已经深切知道这个女人的脾性,他也就相信了。

    哼!虽然知道这些都是那个女人表达不满的小伎俩,并不能真伤害到他,但任谁修炼时频繁被打断,都会有些小情绪,可他也真无法抱怨什么?

    谁让他自讨苦吃,非要将她拘在身边呢!

    再说手中这个小傀儡,从未见过的黄黑条纹,由此可见这个女人灾难性的审美,肉乎乎的躯体,还在挣扎不停乱蹬的四条小短腿,无一不在诉说着它的无害。

    当然前提是他没有看到那四只利爪以及那满口尖牙。

    果然那个女人连炼个傀儡,脾性都和她惊人地相似。

    他正犹豫着怎么处理这个小傀儡,就感应到什么,移目往门禁处看去。

    就见一个弟子入内几步禀报:“主上,云舟主派人前来,说有要事相商。”

    祈连沐泽闻言,顺势放下手中小傀儡,目光扫过赤水,人已率先出门。

    赤水也不去管那些小傀儡,含恨跟了上去。

    不过是承受点异样的眼神打量,总比得两眼一抹黑的好,好歹也能听到些一手消息。

    在议会厅外,果然已经汇聚了不少修士。

    对于这个紧随祈连家最受关注新星进内的女修,他们现在也有所耳闻。

    据说这位就是祈连沐泽未定的未婚妻。

    以仙族圣岛如今的环境,世家高门大族的婚姻,无一不是利益交换的产物。

    而此女好像是个例外。

    据说此女身份低微,却能被祈连沐泽带在身旁形影不离,也不知祈连家这位新星如何操作,竟然能通过家族长老的许可,得到最为尊贵的位份,这简直就是麻雀变凤凰,不可谓是一个奇迹。

    看看她那精致得体的妆容,蓝彩浣纱衣裙,繁复华丽的配饰……

    人群中,不知有多少女修羡慕嫉妒恨得差点咬碎了银牙。

    赤水没有理会背后灼热的视线,刚入厅,就敏锐察觉到气氛有些异样。

    大门随即关闭。

    并无上次初登飞舟的闲适,众修迅速往内集聚,就连修士间默定俗成的安全距离都被打破,极为难得地挤作一团。

    幸好有祈连沐泽开路,赤水才摸进去。

    就见正中央是副虚拟悬空的地图,图上山脉走势,部落分布让赤水很容易就猜出这是裂岩大峡谷的地图,只是这地图比之前在燕纹处所见要更清晰,立体,完善。

    云前辈正研究什么,见人到齐,只略点头,很快便进入正题。

    也不知他怎么操作,悬空地图上瞬间出现些红点零散分布。

    “据前哨发回的信息,在这些位置均发现有魔族隐秘活动的踪迹。”

    祈连沐泽皱了下眉,继续听其解说。

    赤水依于他身侧,不自在略动了下,余光观察发现除了他们这一行,另外还有好些身着家族徽饰的生面孔,但显见在这一群人中,祈连沐泽仍是领军人物。

    云前辈又列出了遗民部落所处的位置,标记为黄点。却并没有标记已方的战略分布。

    但显然与会主要人员心中都有数,至于赤水这种一问三不知的人士完全可以忽略?……

    “看来魔族也在打这里风绒古树的主意。”

    祈连沐泽倒是并不在意,只是凝视着空中的地图在思考着什么,随即说道:“本是虎口夺食之举,他们潜入,正好可以把水搅得更浑。然则正道同盟对此处是势在必得,恐怕会有一番龙虎斗,须得谨慎布局。”

    未尽之意是可别做了别人的马前卒,损失惨重不说,还让别人渔翁得利,丢了仙族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