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真亦为假
    待得休整时,赤水仍有些神思不属。

    祈连沐泽在她旁边坐下,“在想什么?”

    赤水将之前的发现描述了下,又可惜得到的信息仍然太少。

    “这不是理所当然吗?”清河也凑上来,“你想了,这古树最早可以追溯到上古腾耀战场开辟之时,已经不知活了多少年,有灵智才正常吧?”

    祈连沐泽也道:“古树有意识这事倒确有所闻,不过没人会在意!”

    “为什么?”

    “因为风绒古树性情温和,只要不伤害到他,他也不会伤害你的。”

    “那要万一?”赤水随口问道。

    “没有万一,因为这样做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哇!”这句话信息量巨大,要知道能进入此地的哪个不是一方大能,能轻松就覆灭一方大能的古树,他们居然还认为他性情温和?言谈间毫不在意?

    仍然是清河接着补充:“你想想看,这偌大的区域全靠古树支撑,而这些分隔空间的材料又是修士短时间内难以撼动的钢岩……”

    赤水思绪随着描述起舞,“假如古树能抽回枝条……?”

    她抬眼,就看到清河满脸的肯定。

    真能?

    祈连沐泽接着:“整片区域都会崩塌!”

    赤水想了想那样的场景,完全不下于毁灭性的灾难现场,且他们现在正身上这样的空间内,代入效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在那样的环境里等待救援……”

    “没有救援!”祈连沐泽残酷地打断了赤水的天真,“或者说,从来没有任何人能等到救援!”

    赤水:“……?”

    似乎难得见到赤水这样震惊的表情,“你可别忘了我们身处的环境,我们现在还只在最上层,平常有遗民清理,我们一路行来也没遇上什么危险,所以给了你安全的错觉。”

    赤水默默闭嘴,消化了下才讷讷道:“我知道会有诸多危险,比如遗民设置的陷阱和埋伏,为了资源同魔族争,甚至同道相争等等,但我没有想到……”其危险性大大超出她的预料之外。

    关于这一点,清河最为理解,回想他第一次来的经历,整张脸扭成一团,安慰道:“你能想到将遗民排在最前面,可见是认真琢磨了。”

    “遗民因为其特殊身份和环境,资源最为稀缺,会更加不择手段,他们不只会抢资源,还想要你的所有,包括你的命,所以你遇到了遗民千万别留手。”

    赤水早已做好心理建设,却仍忍不住感叹道:“他们也是一群可怜人!”因为祖先造的孽,被限制在这一方土地上,不只是他们自己,还包括他们的子孙,所有的后代。

    这是何等的可怕?世间最残酷的刑法也不及此。

    “打住!”清河劝道:“你可千万别有这种想法,且不说他们先辈犯了何等过错,就他们本身也并不无辜。”

    都是环境造人啊!

    赤水并不争辩,现今整个小队里,祈连沐泽在研究地图,其他人在警戒防卫,轮流休息,也就清河能和她聊几句了,“真没有遗民出去吗?”

    “倒真有。”清河想了想,“万里存一吧!”

    几近于无,这可说是把遗民的后路全都切断了吧!也难怪传说中这些遗民都是疯狂凶狠不顾一切的形象。

    “那要是婴儿呢?”赤水知道,遗民出去后最大的问题在于天道,腾耀战场是没有雷劫的,但如果是未修炼的婴儿或者小孩,天道应该没有那么闲专门和他们过不去吧?

    “你问到点上了。”清河瞄了祈连沐泽一眼,才道:“婴儿在这里出生,就被打上了这片空间的烙印,且不说长辈需要花费何等高昂的代价才能将他送出去,就说出去后,婴儿如何生存,获取资源,天生注定被天道压制,再如何挣扎不过百余年光阴,还不如就留在战场呢……”

    祈连沐泽插了一句,“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婴儿从小与亲人分开,每日奔波劳碌,还能否想起战场上的亲人不说,就算能想起,要想培养出一个能够进入腾耀战场的修士,你想想其中的艰辛……”

    赤水想想自己年岁,又想想这些年的风霜,感同身受。

    “所以留在战场反而成为他们的最佳选择了?”

    “自然。”清河道:“还有一点,腾耀战场虽然广阔,却被划分为数以百计的阵地,每个阵地所出资源有限,且品种单一,根本无法满足他们的修炼需求,这才是他们雁过拔毛心狠手辣最根本的原因。”

    赤水表示受教了。

    层层分析下来,她对整个遗族有了更立体客观的了解,也算收获满满,相比之下,风绒古树那只要不惹到他就不会动弹的性子也确实能称得上温和了。

    话题结束,她略显慵懒地伸了个懒腰,起身来回踱步,活动几下筋骨,心说这大概是她所经历的最为轻松的一次任务了。

    轻松得她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这样想着,她目光略微复杂地看向祈连沐泽,在他眼神示意她回去时,她没有抗拒。

    抗拒啥?现在身处一个队伍,离开了队伍,在如此复杂的环境中那不是找死吗?

    赤水刚回他旁边坐下,就听他问:“知道魔族为什么会冒着巨大风险来抢夺资源吗?”

    赤水有些迟疑地答道:“为了…风绒?”心里却暗自叫苦,特么这就是计划外任务的苦楚,偏生她独自一人,还被拘着,消息渠道全被斩断,两眼一抹黑,不过如此。

    祈连沐泽见她明明料定另有理由却因为不知而憋屈得蹦出“风绒”两字,笑了,邪邪地。

    赤水莫名觉得有点眼瞎,想打人,正牙痒痒间,对方丢过来一张皮卷。

    她疑惑地打开,看着上面的图案,圆溜溜的像是某种果实,“这是?”

    “这是风绒果,魔族就是为了这个。”

    “风绒树居然还结果?”风绒树不是产风绒的吗?这样啥都不知全靠猜的状态让她有点崩溃,悔恨当初在燕纹介绍时没来得及了解更多。

    她以为可以在路上慢慢了解?果然同她教育徒弟的一样。

    想到当初她将“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这句话砸钟英她们三头上时,她们满脸崩溃的神情……

    “你再细看!”

    赤水低头,左手继续解卷,果然后面出现了风绒果的介绍——提升神识强度。

    原来是个提升精神力的药剂啊,赤水反应过来。

    等等,神识还能提升吗?难道不是全靠炼吗?

    待看到“每次产出不会超过九枚”时忍不住咋舌,偌大的修真界,需要此果实的修士足可以海计,却只有九个名额,难怪引得仙魔两道疯狂呢。

    “可别小看了这九枚果实。”祈连沐泽将卷轴抽回去收好,“如果运用恰当,九枚果实,足可以培养出九位超强级大能,因为风绒果还有促进身魂合一之效。”

    随即凑近,双目相对,“比如我!”

    突如其然的靠近,毫无防备的被撩,赤水一下没反应过来彻底僵住,呼吸骤停,连眼睫毛都不敢眨一下。

    近距离看此子,果真是长得得天独厚,连声音都带着某种无以言说的磁性,无怪乎一副娶你是你幸运的拽?样。

    周围的空气似被冻结。

    赤水内心不停在呼救,清河童鞋,我需要你???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清河刚不知遁去哪了!

    她自以为隐蔽地上身缓缓向后倾……

    然而,祈连沐泽并不想就此放过她,距离并未有任何改变?

    赤水老脸胀红发烫,才发现自己忘记呼吸了?她再忍不住一巴掌覆其面上使劲将他推开,赶紧深呼吸两口气,要死了!

    祈连沐泽迤迤然地坐直身,面色如常,实则心里也是偷笑。

    别看此女上天入地似的闯祸闹腾,招惹是非,还偏要端着一副早已司空见惯又沉稳又阅尽千帆的模样,其实就和那只小老虎如出一辙,都是纸老虎……

    看着唬人,其实一戳就破,本人果然如他所料般的纯情。

    而此时的赤水内心是崩溃的,她的手掌心似乎还残留着对方灼热的呼吸,让她忍不住使劲又甩了两下……

    并不停在心里作自我建设,想她前世也是阅尽千帆,虽然都是在网络上?啥没见识过,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

    她怎么能从气势上输给对方?

    这样下去不行,得想个辙!

    良久,她自认为调适好了,慢吞吞地凑过去,也不看他,只移向前方,自以为平静道:“我们是不可能的!”

    “哦?”祈连沐泽眼中闪过一丝兴味,看她还能说出什么理由来。

    赤水沉着小脸,沉声道:“我们有世仇!”

    “世仇?”他们有仇他信,但世仇?他记得她是从下界升上来的吧?如何能结仇?

    “对!”赤水一本认真,“毁家灭族之仇,就是你们祈连家族的某个人。”

    祈连沐泽微顿,眸中似闪过什么,“你确定?”

    “确定!”赤水连眼都没眨,再次申明道:“所以我们是不可能的,你还是放过我吧!”

    听到这里,祈连沐泽神情放松下来,眸中甚至闪过一丝笑意,他隐含无奈地看着她,止住想摸她脑袋的冲动,现在还不到时候,“别皮了,你就这么不想嫁给我??”

    此话一出,如同被天雷劈过,赤水整张脸都垮掉了。

    “还毁家灭族之仇,也亏你能想得出来。”祈连沐泽摇头无奈道:“若真如你所说,那我可不是更不能放你走了?”

    “赶紧休息,待会还有硬仗要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