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真的大佬
    当赤水被逮住时,她的心情是沮丧的。

    唯一值得庆幸的一点,是那个混蛋也没能逃脱,呵呵!

    也不知道那混蛋被带到哪儿去了,当然,她不是担心对方,她只是在担心自己。

    一路所见,强者如云,或许是干成了这件大事情,终于将套在他们身上的枷锁斩开,一贯狠厉阴沉的面目略微缓和,精神面貌都换了个样。

    更有不少遗民小孩、少年赶来好奇地围观她,他们的双眼都很纯净,尚未被仇恨浸染,除了身上的衣裳太过简陋之外,与外界小孩并无不同。

    但被人如同小动物一样围观,这滋味仍然让赤水一言难尽。

    这是一个大殿,古朴有余精巧不足。

    赤水被人推进门,还没看清具体情况,身后的大门就被合上了。

    “……!”可怕!

    大殿内安静得吓人!

    赤水缓缓移步,绕过屏风,发现里面并没有人,她暗自松了口气,走至一旁位置上坐下,顺手提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闻了闻,正欲喝上一杯压压惊,抬眼就见前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

    “唿!”茶没喝上,还差点被惊得摔了杯子,赤水暗赞自己心理素质强,一滴未洒出,却也不敢再喝了,连忙将茶杯放下,并起立,厚着脸皮打招呼:“赤水见过前辈!”

    虽然仙族大多不将遗民放在眼里,口中也多出污言秽语,贱民什么的都是常见称呼,但赤水本没有高人一等的心思,自然也并没有太大的为难?(真不是脸皮厚?)

    面前的青年兴致盎然地打量着她,浅笑道:“你可以叫我黎。”

    赤水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面前的青年脸实在是太嫩,也没有给她任何压迫感,但特么只要一想到这位就是筹划了整个事件将遗民数十代没有完成的任务都能轻松搞定的大佬,还是坑了她的罪魁祸首,最重要的是她现在还落到对方手里!

    她讪讪笑了下,可不敢当真!

    要知道修真界怎么区分尊卑贵贱,仅从名字就可知晓,你看豪门世族都是四字,她这样的两字,对方更惨,直接一个字,能随便叫吗?

    万一他从中联想到点什么不愉快的牵怒于她怎么办?

    黎好像并不在意赤水的拘谨,硬生生绕着赤水打量了半圈,才在一旁坐下,“听说你是祈连沐泽的未婚妻?”

    赤水很快答道:“祈连大哥是这样说的。”顿了顿,非常自觉地给对方斟茶,满是讨好。

    别说她没骨气,在她心目中,眼前这人就是忍辱负重、扮猪吃老虎、心思深沉、喜怒无常的真反派大佬啊!

    所以骨气是什么,真惹不起惹不起啊!

    赤水的回答所带信息之多,黎难得一见的无语了。

    之前祈连沐泽对这女子的照顾他可看在眼里,对比现在,他心里默默可怜了祈连沐泽一把,什么眼神儿啊?

    “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

    赤水摇头,直白道:“前辈若有能用上的地方,尽管吩咐。”

    这就没有什么意思了,黎本来也就是只有一丝好奇,此时也消失得差不多了,除了觉得此女比较识趣有点小聪明之外,再找不出别的优点了。

    他也无意探寻更多,遂起身,示意赤水跟上。

    赤水一头雾水,却也只能忐忑不安地跟上。

    从后殿至曲幽小径,又绕至一处悬崖,盘旋而下,到达一深静山谷,入目所见全是奇花异草,在山谷最深处,隐约可见一株参天大树,斜斜探出一根枝桠,引人探寻。

    黎停住,只示意赤水进去。

    赤水心想到了这把年纪啥大风大浪没见过,可不能弱了心志凭添笑柄惹人耻笑,遂也不说什么,自进去不提。

    行到大树处,果见这内里别有洞天,整个山体被掏空,呈半圆形,加以亭台楼阁填充,山的古拙,楼的精致,相辅相成,极为雅致。

    山一侧又有那瀑布倾流而下,形如白练,击于青石之上,水花飞溅,雾霭几许,又有小桥流水,和以茂林修竹,郁郁葱葱,给此地增添了几分仙灵之气。

    赤水探头探脑,正想着该怎么办,忽觉有异,仰头一看。

    就见楼阁旁支出于山体的栈道上一凉亭处,有一人正向她招手。

    赤水估摸了下,轻轻一跃便轻盈地落在凉亭外栈道上,只上前几步便至对方面前,却又忽然愣住了。

    怎么形容眼前之人呢!如此让人惊叹的容貌赤水可说是凭生未见,有少年人般的精致,又有青年人般的朗阔,揉和在一起,却又毫无侵略力,反而让她极想亲近,心中更是生不起一丝防备。

    甚至她五个元婴没有一个跳出来示警,这就很不正常了。

    之前在黎面前她都能沉着应对,在这人面前她却难得地卡壳了,她总觉得怎么称呼对方都不太对,所以纠结了。

    对面之人竟是笑了笑,丝毫不以为忤,只一挥袖间,赤水便觉眼前一片绿芒掠过,待再看时,却发现二人又已经换了地方。

    “哇——!”好高!立于巨山之巅,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无论经历过多少次,每一次都会有不同的感慨。

    虽然天穹之上仍然什么都没有,却诡异地让这个世界处于有光的状态,只举目远眺,群山峻岭,层层叠叠,不知其远也。

    忽又变换,立于一处深潭上空,也不知对方如何操作,就见那深谭中之水不断扩张,蔓延,升腾,水位线不断上涨……

    有那些觅得一径,倾涌而出,形成一条条小河,又不断壮大,分支……

    赤水眼睁睁看着这里从小小一个水潭演变成一片浩瀚的海洋,早已惊得无以言语了。

    又忽然,二人来到一荒漠处,看着漫山遍野的草木疯狂生长……

    “你看,这是我的世界!”那人似完成了一件极有成就感的事情,看向她的眼神是带着一丝期待?

    赤水再三确定,是真的?可是又怎么可能?她有些紧张地嚅动了下双唇,肯定道:“嗯,这是你的世界!”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无中生有之能,随手就能创造出万千生灵,这与创世主又有何区别?

    恐怕就是以仙尊之能都无法做到吧?

    同时她心里也在默默哭泣,原来她误会黎了,黎只能算小BOSS,这位才是真大佬啊啊啊!

    得到她的肯定,对方似乎很开心,他带着她又来到一处高楼的檐角处,极为率性地坐下,又拍了拍旁边。

    赤水挨着他坐下,心中并没有什么男女之别,只有满满的疑惑。

    就见他晃悠着小腿,极为悠闲地指着下面忙碌的遗民说:“这里有八十万人。”

    “那么多?”赤水讶然。

    对方点头,“整个腾耀战场的遗民青壮都被我带来了。”

    赤水能说什么呢?难道真要化身咸鱼不住喊六六六吗?

    她摇摇头,挥去脑海的不正经想法,有些迟疑地:“你是风绒古树?”

    虽然已经很明显了,可是她仍然忍不住想问个明白啊。

    对面那人笑眯眯地望着她,并没有否认,只是道:“那可不是我的名字。”

    “那你叫什么?”赤水好奇地问。

    对方不答,反而移目望向远方,说道:“之前我曾听你说,我的本体像是菌柄?”

    赤水只愕然一瞬便恢复了正常,好像这之前经历的所有都得到了解释,她想了想,给对方描述了一下灵芝的形象和性状。

    对方颇有兴趣,听得甚为专注,竟让赤水将之印画下来。

    赤水依样照办,也申明这只是她在某个小世界中所见,也并未生出灵性。

    要是对方真要去找,那她不得哭死,她到哪去找一株只在前世见过的灵芝啊。

    对方珍而重之地将那画收好,才叹道:“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疑惑,为什么自己无论怎么生长都长不出一片叶子?”

    ??!

    虾米?赤水完全懵逼脸。

    她听到了什么?大佬这是在逗她玩吗?

    就听对方声音雀跃地又道:“这下好了,也有别的生灵同我一样,只是我还未碰到而已。”

    “……”大佬等等啊,说了半天,原来你就只关心那灵芝长没长叶子吗?

    你本来就是生长在土里从来没有冒出地面需要长叶子来干什么啊?

    不管赤水内心如何凌乱,对方却真好似放下了一个包袱般,皱眉略加思索,道:“灵芝,灵芝,这名字好听,那我叫什么比较好呢?”

    赤水倒抽了一口冷气,震惊地问他:“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你们不是有血脉传承吗?”

    “我怎会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对方略带鄙视地横了她一眼,“我只是想给自己取个好听的名字。”

    “……”无力吐槽。

    “那你取好了吗?”

    “还没有想到满意的。”

    对方苦恼的样子真实的让赤水忍俊不禁,难道菌类大妖都是如此单纯吗?她想了想,建议道:“灵芝,取‘灵’字,曦者,晨光是也,这个世界的新生都得归功于你,你觉得‘灵曦’怎么样?”

    “灵曦,灵曦,嗯,好听,那我就叫灵曦了。”他高兴得一跃而起,仰望苍天,道:“总有一天,我能将这里的天道演化完整,让这个世界的生灵都能看到真正的朝阳!”

    赤水笑眯眯地听着,也如之前对方一般晃悠着小腿,难得清闲的模样,冷不丁就见对方蹲下拉起她的手,恳切地对她说道:“你也同我一起吧!”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