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释然服果
    赤水也未想到,仅仅是这只言片语,就能触动灵曦修为的瓶颈,使他不得不暂停交流,运功压下翻涌的灵力浪潮。

    而灵曦拉着她,一个瞬移,再度回到那飞起的檐角上。

    举目远望,天空阴云密布,电闪雷鸣,斗大的雨珠随之倾泄而下。

    地面上,遗民倾巢而出,他们密集地挤拥在一块儿,感受着雨珠滴落在他们脸上,身上,如同施放了魔法,倾刻间所有人的脸上都绽放出喜悦的光芒。

    八十万人的狂欢何其可怕!

    人潮涌动,仿佛整个大地都在颤动,随着他们的动作起舞。

    漫山遍野密密麻麻一片,一眼望去,黑乎乎的全都是紧挨着的头颅。

    赤水震惊了。

    在她印象中的遗民形象,大都是畏畏缩缩地窝在最偏僻的角落,恨不得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没有,而成长起来的遗民又都走上另一个暴戾的极端……

    六族从未将这些遗民看在眼里,因为他们本就是一群没有未来、没有希望、什么都没有的人。

    而现在完全不一样了,就算他们自已前路尽绝,但他们的子孙后代将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他们亲手创造的未来。

    赤水抻出手,接住一滴雨珠,感受着其中纯粹的灵气,这哪是雨珠,这明明就是灵曦本尊压抑修为而溢出的灵能。

    不知有多少人在这一刻放声痛哭,又有多少人仰天欢呼,又接连跪伏倒地,无论什么动作,无一不是在表述着对这个新生世界感激之情。

    黎来到他们身边,也沉默地看着眼前一切。

    他们被压抑得太久了,祖祖辈辈活得如臭水沟里的老鼠一般,如今这在赤水看来不过是打雷下雨,一个普通到泛善可陈的天气现象,却是牵动着他们所有人的心。

    能打雷,说明天道法则真的在极速演变。

    他们追随着灵曦,是在绝境中能抓住的唯一的光,他们不是没有忐忑,没有恐惧,却都只能压抑在心底。

    而现在这一切就是他们下注之后得到的丰厚回报,他们从中看到了未来美好光明的世界。

    赤水想,从仙族的角度,灵曦无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大恶极之徒,然而从遗民的角度,灵曦却无异于是他们的救世祖。

    她很难用语言去描述这个生灵,她也无法预想其将来还会做些什么,她只是有些释然。

    机缘巧合流落此地,她不是没有恐慌,没有忧愁,她也会害怕,悲悯于自己的无能为力,病急乱投医地找那庚桑混蛋结盟却被拒绝,现在想来,却是失了平常心。

    想她就连重生都能淡然应对,现在就当是流落到一个荒岛,前路虽然渺茫,却并不如预期的凶险,只要她耐心等待,或可寻得一线生机。

    灵曦只觉得赤水一直以来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松了下来,整个人也显得柔和亲切,不由更高兴了。

    因为灵曦对赤水的优待,黎也和赤水打了些交道,渐渐熟稔起来。

    此时三人来到之前赤水所见的谷中,随意寻一回廊处围坐。

    之前穿过这里不过匆匆一瞥,只觉精致,现在方知建造此地的遗民是怀着怎样感激崇敬的心情为灵曦所造,这里的每一砖每一瓦每一木每一石无一不是精挑细选而成。

    住在这里,无疑是舒适的。

    感觉整个空间都静了下来,外面的喧嚣丝毫影响不了这里。

    赤水直接向黎问起庚桑如涛的情况。

    黎略有些惊讶,答道:“因尊上现今正忙,那小子也还算老实,又有禁灵环约束,我便让他去建筑地了。”

    赤水闻言不由黑线,堂堂庚桑少主大能之士却是去搬砖了,这打击对他可够大的,可惜不能亲眼见到。

    “那小子可算不上老实。”灵曦难得地反驳道。

    他在二人目光移过来时道:“庚桑族的家伙能老实到哪儿去。”

    赤水二人皆无语。

    黎显然也是知道其庚桑族身份的,就不知是其主动告之还是他们自己所发现的。

    但她猜是前者,那混蛋可是个聪明人,为了不成为刀下鬼,自然要如她般体现出应有的价值。

    偏偏这又是一个新世界,恰恰需要各方面的人才将这个世界的格局雏形构建起来。

    他们定然另有考虑。

    赤水现在看似自由,却只能作为旁观者并不能参与其中,她现在心绪渐宁,也打消了和那混蛋结盟的想法,只略过他,向二人请教道:“我欲服用风绒果,不知有何禁忌之处?”

    黎闻言,看了灵曦一眼,笑道:“现在我们可不称它风绒果了,我们称这为‘葵果’。”

    灵曦毫不介意地摆手道:“不过是个称谓,你自己挑选最大的一个吃了便是,这就是本尊灵能溢出所结之物,并非果实。只是其中蕴含了一丝本尊对天道感悟,那表面金纹就是由此而来。”

    赤水恍然大悟,她就奇怪,灵曦对这果子的态度太随意了。

    “对了,我给你寻个安静的地方。”灵曦说着,抛下黎,拉着她就走了。

    二人随栈道蜿蜒而上,很快就到达山顶。

    这最顶端似被削平,极为平整,四周并无鸟兽经过,倒真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赤水在此地静坐数日,才掏出最大的一颗果实,没有立即吃,而是细细观摩着其上的金纹。

    当然,就算这仅含有一丝天道之力,也并非现在的她所能参悟,她只能尽量将其记下,以便在将来进阶时能有所助益。

    服用果实果然如他们所说的简单,根本不用咬,那果实就随着食道一路往下,扩散,又直奔经脉而去。

    那金纹却无法保持原状,而是化作点点金光随之涌入丹田。

    五个小人早已迫不急待,为免分配不均,合为一体,直接将其一口吞下,能消化多少就看她们自己了。

    赤水只觉自己已经精分出了水平,足足有五个元婴都能保持和谐,反而无法理解那些只是生出些心魔就能弄得疯癫成痴前程尽毁的修士。

    果然她还是强大的。

    不待等她骄傲一会儿,背后忽然而至的危险让她寒毛直竖,下意识里一个翻滚,又一个翻滚……

    密集如雨的攻击步步紧逼,这地本就不大,还空无一物,赤水一咬牙,一个瞬遁至空中。

    五个小人因为还未消化腹中物,只恨得牙痒痒。

    待确定对方的身份,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之前她吃了亏也就罢了,那算是她自找的,她活该。

    明明大家处在如此特殊的环境里,有着共同的目标,合则两利,偏偏这混蛋就是不愿摒弃前嫌,暂时结盟,蠢笨如猪。

    要问庚桑如涛为什么偏偏抓住赤水不放,那还得从获取三足灵鼎开始。

    你能想像自己筹谋数百年才获得了三足灵鼎,却因为之前一个小小的失误而前功尽弃吗?

    是的,就有这么严重!

    三足灵鼎本是一个空间灵宝,其内所养阴魂也是需要能量的,所以玄阴玉其实是与灵鼎是相辅相成的。

    而他虽得到了灵鼎,但每使用一次灵鼎,内里的阴魂就会消散一批,还留着的也会进入虚弱状态实力大跌,他还得四处拼命给他们寻找能量。

    明明得到了灵宝,却成为他最大的拖累,这对一个深谋远虑后面还有着重重计划未能实施的人来说怎么忍?

    至于赤水,玄阴玉本与她无用,但通过百里前辈那一交谈,她也想升级指环,自然也就不想放弃,虽然自己实力稍低尚不能和他正对抗衡,但也不是没有肖想过那三足鼎。

    更何况这个混蛋每次都是上来就喊打喊杀,连个交换商量的余地都没,显见不是个好相与之人,之前算她脑门被夹了还想和他结盟,幸好未成……

    这一次,赤水是真真的打出了火气。

    因为都无法使用大规模的秘术,二人难得地驱使法宝作战。

    然而庚桑如涛的本命银匕实在是太厉害,赤水那靠着自己粗制滥造的混金钩珠完全不是对手,幸好其中含有重磁能影响其攻击路线,才争取到喘气之机而不至于输得那么狼狈。

    就算是这样,混金钩珠也被那银匕刺了好些个窟窿,直逼她身前,好几次都是靠着心遁术避开了危机。

    对方显然是专门研究过她,知道她燃魂针的厉害,从不让她近身,竟让她生出无力之感。

    小翼早关注着这一切,心急地想出来帮她,可他本是辅助,她现在又是手忙脚乱根本无法靠他施展音攻之术。

    庚桑如涛步步紧逼,这样的战斗他早已不知在心中演练了多少回,赤水已经捉襟见肘,而他却还显得游刃有余,操纵银匕如臂直使。

    这银匕给赤水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它路线诡谲隐蔽,她靠着强大的感知,也只有到了近前才能发现。

    因为见识过其一匕抽取修士生机之力,她都不敢靠近它,只能躲避……

    这一刻她是挫败的,引以为傲的阵技和苦练很久的音术都无时间发挥,大型秘术施展不出,小型秘术并不能阻挡银匕的进攻,其它杂七杂八获得的法宝更是无所作用,便连灵兽袋里的吸灵虫也因对方的远避而无法出其不易,威力大减……

    被逼得太狠了,赤水混乱之间赶紧喘了口气,细汗涔涔早已将她的眼睫毛打湿,她却不敢眨一下眼。

    好久没有这样被逼到极限的经历了?此时的她已经记不清,她只知道如果她再不采取行动,恐怕她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她几乎没有考虑,化守为攻,用心遁术拉近距离,随即一个奔袭……

    这一次,她不再紧张考虑银匕在哪,她的双眼死死盯着对方,眸中群星浮现……

    谁生谁死就将在这一刻见分晓。

    或许是被赤水眸中狠劲震住,庚桑如涛难得地怔了一下,也就在这一刻,他感觉到一种极端危险的伟力将他锁定……

    而赤水也清晰地感应到那银匕正冲她而来……

    忽然,一只手出现在她身侧轻描淡写间便阻止了她,指间轻轻一弹,就将那银匕弹远。

    赤水缓慢移目看向灵曦,眸中星辰随之隐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