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所谓代沟
    如果说之前还有那么一丝不确定,在见到灵曦的那一刻,那一丝不确定变成了肯定。

    赤水启唇,似想问什么,忽然又住了口。

    灵曦将她带至谷内一厢房歇息,她也未有反抗,或许是之前拼尽了全力,所以此时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唯余下沉默。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着。

    偶尔灵曦本尊也会找她去问一些问题,她也都据实回答了,虽然语气相比以往少了几分生动,几分烟火气儿,不疾不徐的样子?

    灵曦也曾想向她解释,但她只是微笑,并不在意。

    虽然是灵曦亲手将之前那些欢乐泡泡戳破,却也让她恍然醒悟。

    人说自己所看到的外部世界其实并非是真实的世界,而是自己内心世界的投影。

    她自觉已经睁大了双眼来看这个世界,仍然免不了进入某种误区。

    她自己也若有所觉,或许是前世提倡人人平等的后遗症,她对下并不算严厉,堪称亲和,对上则显得不卑不亢,从不认为修为是评价一个人高低贵贱的唯一标准。

    这给她带来了很多好处,也让她渡过了重重危机。

    可是,这个世界,修为高的人却是拥有对下位者生杀予夺的权利,杀一个人甚至不需要理由。

    在这里,人命实在太过微贱。

    她想她只是有些累了。

    ***

    再说另一边,轩辕仙尊调息好之前亏空的灵能,才移至百里旁边坐下。

    一柄硕大的墨绿莲叶托着他俩,叶边轻轻起伏,无风而动。

    前方祈连家族的弟子正在密切关注着黑洞的情况,倒让他俩得了空闲。

    “百里,幸亏你能及时赶到,帮了我大忙。区区薄酒,聊表心意!”轩辕仙尊掏出一壶酒,给他满上。

    百里并不拒绝,只是道:“让你这个战斗狂人来维护这个黑洞,也真是难为你了!”

    “恰好就赶上了。”轩辕仙尊无奈,“这个我可弄不成,还得祈连家族的人来收拾。”

    “这边空间震荡太频繁,他们恐怕不能冒着风险长跨度传送。”

    “长距离不行,短距离应该没有问题。”毕竟是祈连家族,之前或许还会担心,现在有百里在,他们早几日晚几日也就不重要了。

    轩辕仙尊扫过前方矜矜业业不知疲惫的某人,唇角抽了下,他就不明白了,那个女子除了没大没小外,有哪一点特殊?

    怎么一个二个好像都为她要死不活的。

    想到那女子在他面前也照样蹦跶得厉害,忍不住暗嗤一声,幸好之前快刀斩乱麻,将子珩与她的联系斩断,不然凭她那拈花惹草的性子,场面得有多么难看?

    百里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某人憔悴消瘦的样子实在有些与众不同,联系之前顺带收到的消息,略一细思,遂笑了。

    这个笑很浅,却真实地表述着他的愉悦,蓝眸中波光粼粼,眼尾微弯,连轩辕仙尊见之都愣了下。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百里笑……

    ×××

    荣耀城,悟日在传送阵前焦急地踱步,终于等到了一行人到来,连忙迎了上去。

    “师尊!”

    素和向紫颔首,身形却未停,带领一行人极快往飞舟停靠处行去。

    悟日规矩地跟在明天身后,其后还有素和向紫向家族申请的一众擅长空间法则的弟子。

    因为岩脉阵地消失,在腾耀战场上引起了极大的动荡,有传言说空间要崩塌整个战场都要保不住了,无数修士连任务都放弃了,争先恐后地选择离开。

    但也有修士认为事态不可能发展至此,反而欲前去一探究竟。

    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很快就有飞舟承接这项业务,专门运送这些修士去岩脉阵地。

    之前就已经发出了一艘,素和向紫一行所登录的是第二艘。

    他们一行安顿下来后,才有时间谈话。

    悟日极为愧疚,她知道的并不多,甚至都不知道小师妹是怎么就去了岩脉阵地,却没有给她留一个口信。

    她还是因为回来交任务,岩脉阵地侥幸存活的修士回到荣耀城消息传开后才知道的。

    至于小师妹怎么又变成了祈连少主的未婚妻,明明之前素和知玉护她得紧,反正这问题太复杂了,估计只有师尊才能想明白。

    同时她内心也忍不住咋舌,小师妹果然不同凡响,别说祈连沐泽,就是素和知玉那也是这代嫡系极为杰出的英才啊。

    明天听得小师妹的传言,略有所动,她是素和向紫真正嫡传人,对于望气,她更了解师尊心中布局。

    “为师来之前特意查看过悟星的魂玉,完好无损,且光晕有所增强,看来悟星是有奇遇了,修为又增长了一大截。”

    素和向紫揉了下眉,神色复杂,“就是不知现在流落到了何方,想来有段时间是见不到了。”

    说真的,素和向紫都有点习惯了,这个小弟子啥都好,就有一点,别个弟子在外游历总会按时传回信息,就她只要一出门,就和走丢了似的,百十年能传回一个信儿都算是好的了。

    守护魂玉的弟子现在见到她都见怪不怪了,之前还特意询问过她是否要将那魂玉领回去。

    悟日本来是愧疚加担忧,心绪难宁,此时也有些无语,看来是白担忧了。

    素和向紫语重深长道:“你们应该知道,悟星她向来气运与霉运皆重,时不时就会卷入某些漩涡之中,为师又将你们的气运相连,就算是绝境也能闯出一条生路,通常绝境又往往伴随着机遇,你们若是跟在悟星身边也要把握住机会。”

    明天还好,悟日还是头回听闻此事,惊讶不已,师尊这话显然是特意说与她听的。

    她琢磨了下,这意思倒不像是怪她抛弃小师妹自己去做任务了,反倒像是在怪她没有把握住机会留在小师妹身边以致错过了某种机遇?

    悟日有点哭笑不得,她一直知道师尊对小师妹另眼相看,却也未想到还有这层缘故。

    现下小师妹下落不明,师尊竟然是这种态度,小师妹若是知道了估计……

    好像也并不会伤心?

    悟日想到小师妹一贯洒脱的作风,又怎会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呢?

    心里突然就安定了。

    “那师尊此次前来,是为了……?”

    “祈连家族的弟子早已赶去处理黑洞了,安全得很,我这是带着他们去蹭一下经验……?啊,不是,是去参悟空间法则!”素和向紫状似正经地申明。

    明天:“……”

    悟日:“……”

    好吧,你是师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过心下难免吐槽,果然有什么样的徒弟,就会有什么样的师尊?

    喂,你说反了吧?

    如果赤水知道,一定会这样反驳。

    赤水现在在干嘛呢,心情连续低落了几天后,她终于又出门了。

    你要问为什么?

    切,谁还没有受过点挫折、打击,意思意思行了,世界又不是围绕着她转的,日子还是要过的嘛。

    灵曦和黎立于高阁之上,看着她走街串巷,摇头晃脑,还不时和一些正在劳作的遗民交谈询问,之前的阴霾尽去,那股子插科打诨的劲头又回来了。

    “她这是气消了?”灵曦有点茫然,之前不还一幅死气沉沉的样子吗?

    “应该是吧?!”黎好似也不确定,最是难猜女人心啊,古人诚不欺我。

    “那她之前在气什么?”灵曦问道。

    “这个……”黎也不知道啊,他难得认真地估摸了下,“大概,她对您付出了信任,您却没有提前通知她有危险吧?”

    灵曦皱了下眉,“可是我最后不是救了她吗?”为什么她还要生气?

    “这可能不一样吧?”黎很有点绝望,为什么他一个大男人要在这里和一株完全不懂感情为何物的生灵讨论这个问题?

    就算是他的道侣,他也没有这样认真琢磨过好吗?

    然而对方还在等着他的回答,他不得不硬着头皮道:“你看,你帮她选择了一个地方,她认为这是你的地盘,信任你所以连防护阵都未布,而你在发现有危险时却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她,你还躲在一旁看戏,你说她会不会生气?”

    “那个……”灵曦双眼心虚地眨巴了下,“不是那个庚桑族太狡猾了吗?连禁灵环都锁他不住,我就是想看看他想干什么嘛!”

    “那后来你为什么不出手?”黎昧着良心问道,他会说他当时也在旁边?

    “那不是他们打得太精彩了吗?”灵曦说到这里双眼发光,“没想到阿水也那么厉害,明明修为比对方低那么多,打起来竟也旗鼓相当,厉害!”

    哪里旗鼓相当了?不是好几回都差点被捅了个透心凉吗?黎估摸着,在灵曦的概念中,没有受伤就算是不落下风?

    想到灵曦仅是其本尊分离出的一丝神魂,遂耐心引导道:“你看,那个庚桑族一直想杀她,你还不让她报仇,是你你会不会生气?”

    “额……”灵曦气势又弱了几分,“可是那个人被本尊带走了啊……”

    “那你想想,做点什么去向她赔罪?”黎建议着,心想,女人嘛,还是要靠哄的。

    这可难住灵曦了,他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啊,他不由将求助的眼神移向黎。

    黎:“……”

    突然觉得心有点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