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所谓和解
    又是一天早来到。

    赤水出门,就遇到状似经过的黎,她连忙打招呼:“前辈早啊!”

    “……早!”黎显然不习惯这样的问候方式,有些迟疑地回应。

    赤水笑了笑,借过离开。

    不多时,她出现在一个窑口,打量了一下周围,没有遇见任何人。

    她正犹豫着,忽然一扇门后掠过一道黑影。

    她立即追了上去。

    看着前方纵横交错的隧道,她不由更加谨慎起来。

    不要小看了遗民的智慧,这些隧道讲究甚多,不清楚里面的道道,很可能的结果会是有进无出。

    仔细观察着每个隧道间的不同,心下一动,选择了其中一条路飘忽行去。

    就这样一路东拐西拐,她都有点不耐烦了,才见到了故布疑阵的人——黎。

    见他向她招招手。

    她倒不惧,跟了进去,才好奇问道:“这是哪?”

    “我的洞府!”黎在前面带路,赤水只能见着他一个飘忽的背影,他的音波经过隧道的反射,有点失真,再加上这幽暗的环境,竟是生生多了些诡异惊悚之感。

    赤水自己也住过地下,但是也从未弄得如此阴森,这或许是对方的喜好?

    好在路不长,二人很快穿过了结界,进入洞府中心。

    这里终于正常了。

    二人都不是客套之人,随便找了个地坐下。

    黎开门见山,道:“我知道你在找什么!”

    “哦?”赤水挑了挑眉,这几天她一直在外徘徊,也并不奢望能够瞒住这个人,但他如此之快就能找上门来,也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她以为,他还得再观察一阵。

    黎掏出一个储物袋,直接向她抛过来。

    赤水扬手接过,往内一扫,笑了:“前辈果然善解人意,就是不知前辈想知道什么?”

    “很简单,你和尊上交谈的内容。”黎抛弃掉一直以来的和煦面,反倒显得真实了很多,“你放心,你若全告诉我,你要的东西我自会给你备齐。”

    “为什么?”赤水眼中闪过一丝兴味,“前辈是害怕我会坑害你们?”

    “并不是!”黎面无表情,“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来害怕一说?”

    “是这样没错。”赤水指了指地下,“前辈害怕的应该是我的某些话影响到他吧?”

    被说中了心思,黎也并不意外,毕竟是他主动暗示赤水来此,以她的聪明伶俐,不出奇。

    赤水掏出一张清单,直接递给对方,显然她要的都在这上面了。

    这清单是早就准备好的,很明显就算黎不去找她,她也会主动联系他?

    不知为什么,明明没啥损失,黎却突然觉得有点亏。

    他接过单子,只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这…,你这是……?”

    赤水笑着点了点头。

    黎深吸了一口气,才咬牙将清单推了回来,“太多了,没有那么多。”

    赤水未接,“前辈肯定很清楚,这件事做成之后,对谁的好处最大?”

    黎沉思了数息,才问道:“你擅阵?”

    赤水笑了,“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一鸣大师……”

    见对方神色微动,她才接着道:“其实就是我。”

    “嘶——”黎吸了口气,双目灼灼逼人,“你说的可是真?”

    一鸣大师以前他还真没听说过,但架不住在战场上手下有好几回出手都落了空,偏偏那法阵的标记还那么明显,几次过后就是他也略有所闻了。

    赤水慢条斯理道:“不然你以为祈连家族的少主为什么宁愿舍了一个正妻位,也要将我娶回去?”

    黎恍然想起第一次见她时,她确实是依在祈连沐泽身边。

    不过之前他并不在意,对她的资料也只是匆匆瞥过,现在才知道是想差了。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

    他不知想到了什么,手紧捏成拳,指甲陷入肉里却浑然未觉。

    赤水发现了,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心里却渐渐安定下来。

    有戏!

    黎很快就察觉自己的失态,看了她一眼,似不经意地将那只手移至身后,咳了下,道:“我会派人协助你,材料我们也包了。”

    赤水便又将那张清单移过去,她就说了,遗民无数代人的底蕴,怎么可能这点东西都拿不出来。

    这次黎颇为慎重地收了起来。

    赤水才将之前与灵曦本尊的谈话又和黎复述了一遍,关于传承的,生存策略的,上下关系的,事无巨细,没有遗漏。

    黎先是静静地听,随后有些惊讶,再至最后似是想到什么,震惊不已,看着赤水的眼神像放着光。

    待至赤水讲完之时,他已经移到了赤水面前。

    赤水见着他那已经被挤压变形的蒲团,不着痕迹地往后移了一点。

    黎哪里还能注意到这些细节,好歹还晓得男女有别,没有硬扑上去,只得压抑住激动的心情,问:“你是想……,想……同化他?”

    赤水只笑。

    黎这时候却稍懂了,他反复蹂躏着可怜的蒲团,越想越是兴奋,终于忍不住轻赞道:“妙哉妙哉,你这一手,可算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没有坑前辈吧?”赤水问道。

    黎想到之前,略尴尬地摸了摸鼻梁,“没有,我们还得感谢你帮我们化解了一次重大危机。”

    没有人知道这段时间以来他是如何辗转不安的。

    不管遗民是多么感激敬重着灵曦,他却清醒地明白,他们之前的盟约已经完成,现在他们是生活在同一片大陆上的两个完全不同的种族。

    他们两族有着完全不同的目标。

    而灵曦是这片大陆真正的主宰,他们天生就处于弱势,必然要为其种族的发展让路。

    这晃眼一看没什么问题,但架不住细思,那就太恐怖了!

    你简直难以想像当灵曦在这片大陆上洒满了后代,无止境地抢夺生存资源,不断压缩他们的生存空间,后果简直不敢想像。

    可他从未曾想到,他一直烦恼并且不知如何着手的问题竟然就被眼前这女子轻描淡写地解决了。

    同化!是的。不过几点分析,不仅杜绝了灵曦乱洒后代提前占据生存资源的行为,而且为了让后代能拥有更强的生存能力,灵曦必然要将注意力转移到传承方面,这给他们争取了一段十分重要的发展时间。

    更甚者,当灵曦改变了生存策略聚众而居,将给他们减少多少潜在的危机……

    惊喜来得太突然,也无怪乎他会接连失态。

    他现在看赤水的眼神,已经带上了敬意,这是一个聪慧的女子,虽然修为低微,她却用她的脑子赢得了他的尊重。

    同为人族,赤水深深了解之前黎的那种焦虑恐慌。

    最可怕的来源于未知。

    他根本无法预测,当灵曦为了种族的未来,会突然做出何种决定,这简直太可怕了。

    就好像你知道你的头顶悬着一柄大刀,却不知道他会何时落下来……

    当赤水再回到山谷,就见灵曦正等着她。

    也不多说,拉着她就出现在堤岸上。

    当当当!

    灵曦像变戏法一样变出了一幅画出来,“阿水,这个送给你!”

    赤水极是惊讶,认出这不是在灵曦洞府里见到的、之前她未来得及仔细观察的那一幅吗?

    “灵曦为什么要送我画?”

    灵曦眼神飘忽一下,“当时你见到它的时候很喜欢啊。”

    这可是他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礼物。

    赤水笑道:“我喜欢灵曦就送给我啊?”

    灵曦急忙点头,好似生怕点慢了赤水会反悔似的。

    赤水望向那画,之前那一缕熟悉感是再找不到了,手轻轻地抚过,问他:“灵曦知道这画的是哪儿啊?”

    “这里?”灵曦将画反了个面,自己也看了看,皱着眉极力思索,“好像是……”

    “……是我所说那支人族以前居住地,在腾耀战场建立之前就被摧毁了。”

    灵曦语气的转变,让赤水若有所觉,转头,就见灵曦本尊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边。

    因为数次交谈,其实他们也算是熟悉了。

    但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那这画的也算是您的故乡了?”

    “我们可没有故乡一说。”灵曦道:“这是当初危难之时他们族长赠送给我的。”

    “那我可不能收。”赤水便将面前的画推过去。

    “为什么?我也可以赠送给你啊!”灵曦显然不懂其中的因果关系。

    “收下吧!”灵曦本尊难得开口。

    灵曦高兴地将画塞给赤水,“这副画都不知道挂了多少万年了,我早就看腻了。”

    他故作一副丢垃圾的模样成功逗笑了赤水。

    灵曦一下就愣了,坑哧坑哧地问:“阿水,你不生气啦?”

    赤水也愣了下,她说灵曦怎么就想到送画给她了。

    其实刚开始是有一丢丢介意啦,可是想到灵曦仅是其一丝神识,神智不全不说,他们之间还夹着种族之别,将责任推到他身上,实在说不过去,相比之下她反倒更怪自己。

    她轻叹道:“灵曦,我是生气,但不是生你的气,我只是生自己的气,怪自己疏忽大意,怪自己还是太弱了,之前好几次都差点死掉了。”

    说着,她看着怀中的画,又有些纠结了。

    她对这画并没有什么特殊情结,但再将画推回去好像也有些难看?

    她想了想,将画收了起来,才道:“既然灵曦都赠送了我礼物,那我也送灵曦一样礼物吧?”

    她说着,将之前在飞舟上做的七个机关玩偶都掏了出来。

    说起来,这几个机关玩偶除了玉髓晶外其余材料都很普通,但有一点,那就是每一个玩偶都是根据她前世所见的各种萌物所刻画,个个憨态可掬,便是心硬如铁的人见到表情也会柔和几个度……

    当萌物遇上天真的灵曦,双方单纯的双眼一对上,又同时眨巴下眼,那杀伤力更是!!!

    灵曦见着这个爱不释手,那个也舍不得放弃,很是纠结……

    赤水偷笑,大方地放过他,“全都是送给你的,不用选了。”

    灵曦高兴得不行,带着七个小萌物,竟是沿着堤岸跑远了。

    她忽然想到旁边还有其本尊。

    转头就见对方正盯着她,眼神颇为诡异。

    “黎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