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独有机遇
    初春的清晨,晨光熹微,薄雾渐散。

    灵台之上,满园新绿,草木共生,和谐而又趣雅,清风拂过,几颗珠露从叶尖滑落,簌簌往下,此起彼伏,谱奏出一曲自然的旋律。

    几只小灵兽从树洞中跃出,快似闪电般,不停穿梭跳跃,目标却正是那些珠露。

    一只尖耳小灵兽直接用嘴接住一颗,似是品尝到美酒一般,双眼微眯,一副陶醉销魂貌。

    突然,传送阵门传来一声清鸣。

    众兽循声望去,就见传送阵门上灵光微现,金色的阵纹被激发,形成蔓枝形的纹路往阵门上缠去。

    这种情形它们早已见过无数次,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阵纹的勾勒非常缓慢。

    等它们争相将珠露抢完,阵纹也才勾勒出十分之一。

    众兽排排蹲在传送阵前。

    它们虽然早已开智,但一直生活在这片园林里,心思都特别单纯,别看它们体型娇小,这整个园林可都是由它们照顾的。

    此时有远客到来,它们自然要代表主人先行迎接。

    只是,这位远客也太拖拉了吧?

    怎么能这么慢?

    众兽已经在原地蹲守大半天了。

    待到阵纹终于勾连完整的那一刻,它们齐齐地松了一口气。

    然而很快它们就发现这口气松早了。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远客仍然未到,那好容易才勾连好的阵纹居然已经开始消退了。

    这不对啊?

    众兽这下急了,再蹲不住,上前开始绕着阵门转圈,试图找出发生意外的原因。

    它们当然没有找到。

    不知是否因为它们的躁动,终于引起了此地主人的注意。

    百里出现在阵门前,手指抚上那金色阵纹,似在感应着什么。

    而小兽们见主人现身,纷纷蹲到他面前。

    百里眉头微皱,显见问题并不简单。

    他略作沉吟,先安抚住小兽,却动作极快地掏出灵石安放在凹槽内,随即也不知怎么操作的,他便消失在阵门前。

    小兽们心中疑惑不已。

    主人这是被传送走了吗?可是前一次勾连的金色阵纹尚在,怎么又能进行新的传送呢?

    好在它们都不是纠结的小兽,想不通很快就放下随后便去工作(玩耍?)了,它们今天的工作还未做呢?

    再说它们的主人百里,循着空间隧道前行,虽然步履沉稳,但心里却并不平静。

    经过之前腾耀战场黑洞事件,他几乎不用猜就能知道刚才是谁在使用传送阵。

    但显然传送并不成功。

    或者说,只成功了一半。

    他估计是因为距离太远,阵门上所镶的灵石能量不足,虽然空间隧道已经建立,人却未能传送到目的地。

    至于人,应该是在能量耗尽的那一刻落在隧道某处了。

    虽然空间隧道相对比较安全,但别忘了隧道没有能量补充,很快就会崩塌。

    只要是牵扯到空间,就绝没有小事,更别说是波谲云诡、凶险难测的暗空间,其中包含着无数空间法则,以那女子的修为境界,稍有不慎恐怕会凶多吉少。

    他面上少见地浮现一缕忧色。

    就好像是多年平静的湖面被投入了一颗小石子,引起的波澜虽小,随波荡漾开来,却也是一眼就能发现。

    他一路猜测着她会出现的情况,然而当他真找到她的那一刻,心还未落下,在看清楚了她在做什么的时候,他的眉峰仍然忍不住狠狠地跳了跳。

    就见那女子完好无缺不说,双足悬空坐在一支墨笛上,在空间隧道中蹦跶得极为欢快。

    之前的担忧都白瞎了,百里难得地觉得被什么咽住,上不来又下不去。

    “你在做什么?”百里问道。

    “前辈?”赤水看到百里前辈在这里出现,虎着的小脸一愣,又是欣喜,又是惊讶,不过想到她用的是穹目所给的定位符,勾连的就是他家传送阵,他知道也是理所应当的。

    只是她没想到他竟然会找来?

    她脚步不停,不对,是那墨笛带着她不停往前飞跃,而在她后方不远处,空间隧道似被外力辗轧,不断龟裂,又如烟般湮灭无迹。

    如果是别人遇到这仿如灾难一般的场景,恐怕早就被吓得面如土色,怆惶逃命。

    然而现在此女却好似遇到了很有趣的事情,不慌不忙不说,反而是被墨笛带着左奔右突,她还不时回头去看看,简直不要太悠闲……?

    百里难得地沉默了。

    她究竟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

    赤水现在根本来不及回答前辈的问题。

    或许对于别人来说是极端危险的举动,但对于她来说却是在她精确控制范围之内的。

    之前传送出了意外,将她丢在了半途。

    她一开始也很惊慌,但是她很快就发现这对她来说不仅不是灾难,反倒更像是一场机遇。

    一般来说,人在被传送的时候所有感官都是被屏蔽的,也就是说不管传送时间多长,除了事后的不适外,在过程中不会有任何感觉。

    但是意外出现了。

    她在半途中醒来,入眼就是完整的空间隧道。

    这种感觉很神奇,明明是身处在一片黑暗之中,但她就是能知道隧道边缘在那里,哪处能量最薄弱,哪里又有危险……

    仿佛不需要她任何操作,她的感知就自动勾勒出了她所在的空间环境。

    她甚至能模糊地估量出隧道还能持续的时间。

    这种机会太难得了。

    她是看不懂完整隧道的法则构成,但是在它湮灭崩溃的那一瞬间,法则解体,就是领悟空间法则最佳的时刻。

    不需要她回答,百里就看懂了她在做什么,因为她现在正停在一个还算安全的位置,全部心神都集中在法则崩塌处。

    他甚至能看到她的双眸中,无数神铭文凝聚成形,又快速从她眸中如流星般坠落。

    有些神铭文可能是因为无法领悟,只现出模模糊糊的一团,但随着其它文字不断坠落,这些团子也在逐渐变化。

    真是不要命了!

    百里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这个女子的疯狂,明明一贯沉稳理智的模样,原来都是唬人的。

    虽然她参悟的速度还算可以,但是这里面所包含的法则何其多,岂是她这短时间内可以摸透的。

    “快走!”几乎就是在他提醒的同时,小翼已经乖巧地带着赤水往前飞奔了。

    一阵仿似鸡飞狗跳般的奔逃后。

    赤水再次获得喘息之机。

    她明亮澄彻的眸子在后方与前辈之间徘徊,百里哪能不懂,近呼于叹息一般地道:“要看就快看吧!”

    赤水高兴得不行。

    之前她还得分出一半神识来注意周围的情况,这一次,她却是全身心地投入其中。

    在她的眼中,无数神铭文如同代码一般唰唰跃过,之前有些模糊的团子在彻底定型之后并没有随机滑落,而是收录进早就预留好的位置中。

    代码越刷越快,而她就如同一块超级海绵一样,来者不拒地读取着那些代码。

    如果是普通人,遇到了不懂不明白的,或许就看不下去了,因为后面肯定更加难以理解。

    但她不会,她现在根本不求理解,她就像一个复写程序一般将她眼中所看见的那些代码完整复制并存储下来。

    可别小看了这一点,大家都知道神铭文极端特殊,是真正的神性文字,有些慧根差的就算是整天面对着几个神铭文,也不见得能记下来。

    因为这种文字是活的。

    秦炎师叔为什么特殊?就是因为他不仅能写出神铭文,准确解述其意义,他还能教导别人。

    而赤水,她虽然也学了神铭文,但离开了秦炎师叔所给的玉简,她根本无法将自学所学传授给别人。

    由此可见神铭文传承的艰难。

    扯远了,就在赤水专注于法则的时候,百里却是往隧道注入一缕能量,后方隧道湮灭的速度转眼间放缓。

    他也得承认,法则这东西,纸上得来终觉浅,哪比得上自己切身感悟。

    所以赤水真说对了,这确实是一场机遇。

    但是想要真正得到这场机遇的前提是:必须先确保能在这样环境中保得性命;所在位置足够近到能够看到并感知到其中的法则;要识得神铭文;要能完整记录下来;要有足够的时间。

    缺一不可。

    偏偏赤水所有的条件都满足了。

    所以这是一场独属于她的机遇。

    对于赤水来说仿佛与这些法则鏖战了三天三夜般精疲力竭的漫长时间,对于百里来说仅仅是只过了十数息而已。

    百里眸中掠过一道光。

    赤水根本不知道,她又进入了她之前一直疑惑却又无法主动进入的那种时间突然变慢的奇特状态。

    但百里却是明白这是天赋神通在缓慢觉醒的标志,比起第一次所见,她的天赋神通竟已进化到如此强度了吗?

    赤水回过神,徒然看见隧道崩塌已经近在眼前,还不待反应,就听到百里前辈安抚的声音:“别慌!”

    赤水这才发现,其湮灭的速度已经减缓到可忽略不计了,她立即猜到是前辈做了什么,赶紧道:“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百里颔首:“都记下了?”

    赤水眼睛亮晶晶的似在发光,欣喜地答道:“全都记下了!”

    这次的收获大得超乎她的想像,她就像一个小孩却挖到了一个巨大宝藏一般的欣喜雀跃,简直恨不得能飞起来在天上蹦跶几圈儿。

    “那就出去吧!”

    “好!”赤水话刚落,正想着怎样出去,便觉一只强劲有力的大手就着衣袖握住她的手腕,眼前一花,她已经到达了前辈的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