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一醉解忧
    师姐妹许久未见,自然是要好好叙叙。

    赤水从重三殿出来,就和悟月来到她的副峰上,二人随意找到一处回廊栏杆处相对坐下。

    赤水一手撑在栏杆上,侧头看向对方。

    其实当初悟月能走得那么干脆她也是惊讶的,毕竟她也只是提了一个建议。

    后来她没有消息传来,她一度很是担心。

    幸好现在看来,结果是好的,那她就放心了。

    然后她就开始好奇悟月这些年的经历了,“五师姐,你这变化可够大的了?”

    悟月掏出一壶灵酒出来摆在二人中间,闻言忍不住嗔笑道:“能有你这变化大?”

    “那怎能一样?”赤水道:“我这就是一身衣裳的事儿,你这可是整个气质都不同了啊,难道师姐遇上了什么好事儿?”

    悟月抿了下微勾的唇角,先给赤水满上了一杯,“是遇上了一些事儿,一时半会儿说不清。”

    她又给自己也满上,随即举起酒杯道:“这第一杯师姐先敬你。”

    赤水连忙坐起,拾起酒杯与她碰了一下,又扫了周围一圈儿,打趣道:“你这也太没诚意了吧?就这么随意敷衍我啊?”

    悟月还能不知道赤水的性子,见怪不怪道:“不是你直接坐在这就不挪脚的吗?我本是打算直接去花室的。”

    好吧,这是她的锅,她认,直接将杯中酒一口饮下,口感绵软又回味甘甜,正正适合女子饮用。

    酒入腹中,一阵暖意随之而起。

    “好酒!”赤水眼睛一亮,很久没喝上如此合口味的灵酒了,她将空杯递过去,“这是何酒?”

    “这是万花酿。”悟月给她满上,道:“这趟出去,还真见识了不少东西,这就是收获之一。”

    “你能平安回来我就放心了,之前你可一直没有消息。”

    悟月心中一暖,解释道:“那时我掉进了一个很特别的秘境,与外界失联了一段时间。”

    赤水小口抿着杯中酒,笑道:“看来你收获不小啊。”

    悟月道:“最大的机缘自然就是斟破了心魔屏障,明悟七情六欲,心境通彻,自然与以前不同啦。”

    赤水一拍脑袋,她怎么把这个忘了。

    她举起杯,“那这第二杯就贺你修为精进有成,来日再攀高峰!”

    悟月也举杯与之相碰,道:“之前是我钻了牛角尖,幸亏得你点醒……”

    赤水笑着打断她道:“别,明明是师姐自己想通了,偏要将功劳归到我身上,这可不行啊,我可不同意。”

    二次都被赤水带过去了,悟月哪还能不明白赤水的意思,本就是师姐妹,这样谢来谢去貌似也显得很生疏似的。

    二人相视一笑,各自干了杯中酒。

    随后二人都侧身趴到栏杆上,举目远眺。

    要说紫霞峰的晚霞那也是圣岛有名的一景。

    而悟月峰本是位于西南方,此时夕阳余辉斜照,园中事物像是被渡上一层金辉一般。

    也不知是喝了灵酒有些醉了,还是晚风实在太过温柔,她只觉得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有一种朦胧不清的美感。

    如若无骨地挂在栏杆上,赤水侧头问道:“麦丘启英呢?你们关系怎么样了?”

    若是平常她定然是问不出口的,这不是有点醉了吗?

    “就那样吧!”悟月似乎心情不错,摇晃着脑袋,反问道:“这时候你不该关心下你自己吗?”

    “我怎么了?”赤水其实是真好奇,只是之前一直没有机会问,“你当初怎么就同意了呢?”

    她指同麦丘启英结契之事。

    虽然她身为小师妹没有置喙的余地,但也不是不奇怪,师尊为人处事她还是明白的,牵个线搭个桥没有问题,多余的肯定不会轻易做的。

    再说当时她和麦丘启英相识的过程她可是一清二楚,也看不出来师姐有待他特别的意思。

    怎么就答应了呢?

    从这次师姐宁愿自己出去游历来看,赤水也没有看到师姐从这段联姻中获得什么好处啊。

    悟月笑看着她,道:“没有什么特别原因,只是当时刚好觉得有点累了,又刚好有这么一个还算不错的人送上门来,我也就顺水推舟地答应了。”

    赤水还在想这算什么理由,就听师姐又说道:“不过我后来一想又觉得你说得挺对,去外面看看总归比自己闷着的好,所以我就出去游历了啊……”

    我没说,我不是,我没有……

    怎么甩了两次这锅还是扣到她头上了?

    赤水无奈极了,“那你回来有联系他了吗?”

    悟月捂嘴笑了笑,“当然有了。”

    “他什么反应?”等等,师姐这可是用完就丢?不对,好像他们还没有举行结契大典呢?

    这算什么?明明嘴上答应得好好的,转个身人就先跑了?

    真是好可惜错过了当时麦丘启英的表情。

    悟月也学赤水的样子手掌撑着脑袋,晃了晃,道:“我不知道啊,我又没有亲眼见到……”

    赤水眨了眨眼,好似才听懂了师姐的意思,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这酒后劲有点大啊。

    人生难得一醉,更何况还有人陪着一起,赤水也没有驱散这份朦胧的醉意,而是又饮上一杯,难得地八卦了起来。

    “那师姐打算怎么办呢?”总不能一直拖着吧?

    赤水其实也明白,如悟月和她这样从下界上来的女修,刀山火海都闯过了,心理防御都是极强的,能找到一个让她们放下心防的人可不容易。

    在漫漫长路中有个人扶持着走肯定比一个人来得轻松和有趣。

    悟月愣了半响,才迷迷糊糊地问道:“我的打算……能……能退吗?”

    !我*?赤水睁大眼,师姐这操作,有点风骚啊!

    这是只想撩不打算负责吗?

    她感觉自己的醉意都减少了两分,默了默麦丘启英的身份,“……怕是不太好退吧?”

    “哦……”悟月完全不在意似的,“那就留着呗……”

    赤水:“……”

    有一种白操心了的感觉。

    悟月似想到了什么,醉眼惺忪地伸指指向赤水,痴痴笑道:“你还说我,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呀,我一回来就听说了,祈连少主来提亲了呢。”

    “额……”这下换八卦赤水自己了,她也抻手将对方要挨着她鼻尖的手指头推开,才低声嘿嘿笑道:“你还不知道吧?我已经同师尊说好了,等过几天就去祈连家说清楚……”

    “你要拒婚?”悟月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瞪大眼看着赤水,声音都拔高了几度。

    赤水赶忙伸手捂住她的小嘴,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才和松了口气,收回手道:“怎么能叫拒婚呢,就是去说清楚……”

    悟月愣愣地问:“有什么区别吗?”

    赤水白了她一眼,跟看傻子似的,“有约才叫‘婚’,我可从头到尾没答应,怎么能叫‘拒婚’呢?”

    悟月皱着眉,想了半天没想清楚,“可外面传言都在说你已经是祈连少主的未婚妻了啊?”

    赤水:“……”

    不知过了多久,赤水终于忍不住“啊——”地一声尖叫,惊起莺雀无数。

    她双手抱着脑袋,心里愤愤然,都怪祈连沐泽那个狡猾阴险奸诈的小人,居然还想到从舆论出手,仗着家大势大就不把她放在眼里……

    悟月好似被她这一吼震懵了,拍了两下受惊的耳朵,才好似缓了过来,问道:“他怎么就不将你放在眼里了?不都要娶你为妻了吗?”

    赤水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将心里话说了出来,她理直气壮地反驳道:“他都不尊重我,不就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吗?”

    悟月又斟上一杯酒递过来,又给自己也续上一杯,才缓缓问道:“他怎么不尊重你了?”

    赤水抱着脑袋想了很久,才道:“我都说了不同意不同意不同意了,他都听不到,不就是不尊重我吗?”

    她将手中酒饮尽,一丢,才“切”了一声,不屑道:“以为我不知道呢,他也没啥真心,就是大男子主义面皮薄接受不了拒绝,想要阵诀明说就是嘛,非要拉着我同归于尽,至于吗至于吗?明明我都要答应发誓不往外传了……”

    悟月:“……”

    她忍不住有些黑线,同归于尽是什么鬼?

    虽然她一直都知道小师妹的脑回路总是很清奇,但是细想还诡异地觉得有点道理。

    若是这理论被恋慕着祈连少主的那些女子知道了?

    她被这想像吓得打了个冷颤,不想了不想了,难得一聚,当然要一醉解千愁啊。

    她也不再倒了,直接就着壶口,将余下的灵酒全部喝下,摇了摇酒壶,确定一滴未剩后才将之丢在了一旁。

    此时太阳已落山,晚风徐来,抛却诸多烦心事,只觉惬意。

    她手臂枕着脑袋,眸中是小师妹醉意陶陶的身影,醉意上涌,缓缓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们旁边。

    赤水被吓得徒然清醒,整个人往后退了数步之远,这才认出对方正是她们之前八卦的男主角——麦丘启英。

    就见麦丘启英横了她一眼,仿佛在责怪她一般,竟也不再理她,只凝视着已然醉深沉了的悟月,上前轻轻将她抱起,随即转身就走了。

    赤水:“……”

    他什么时候在的?他听到了多少?她这是被硬塞了狗粮吗?

    她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又看了看周围,悟月这家伙也太懈怠了吧?她怎么御下的,怎么随随便便就放人进来了呢?

    这下想来一场宿醉都不成了。

    怎么办?

    只有回家咯!